法海实在不愿回忆起那段摧人心肠的时光,大观园一行,可说不枉此行,法海取得了一尊木有叽叽的石像,一口破碗还有一串佛珠。凭借三宝,法海实力更进一步,顺利夺取基山寺的主持大位,废掉一十三位对手,断其手腕,剁其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剜其双目,废掉他们的生命之海。也是自那时起,再无人敢质疑法海的威严。

    过去的终究过去了,可今天,法海再难压制雷攻塔,这塔的器灵也跑出来了,不断叫嚣,一而再地开衅法海,“消声驴,你不守约定,说好的功成之际,你像吾供奉三千鲜肉,任随吾开光。你的不守信让吾至今不忘。”

    雷攻塔的器灵恨不得天下的人都看清楚法海的真面目,“伪善,虚伪,他不是真正的和尚,是释门之耻!”

    柳如花拈须而笑,“吾成为雷攻塔的主人,可好?”

    “你又是谁!”雷攻塔的器灵不屑道,“吾从未听说过你这号人物,大约也不是什么基老界的名流。”

    白衣基老白素基,青衣基老小青,他们对抗雷攻塔,那塔释放的无量凶威,如针尖,似剑芒,无孔不入,白素基、小青苦不堪言。他们的炼魔之剑也难发挥最大的功效,处处被制,在雷攻塔面前,它们就像是玩具。

    “欧尼酱!怎么办。”小青急道。叭的一声,青衣基老的蛇鳞炸开,他早已恢复了蛇身,可还在挣扎,不能离开雷攻塔千尺。

    白素基修行千年,定力、实力远胜小青,尽管默不作声,白衣基老也暗自焦急,“真被雷攻塔收了,我与小青再无生还之机。在我还未化人形之前,就听说过雷攻塔的大名。被它镇杀的大妖不知多少,塔中至今还困着数只大妖、半妖以及人之妖。嗯?”白衣基老终于发现了异常之处。

    两只兄大肌尖端被捏碎了的虚仙不见了!“书生呢,那个书生哪里去了。”白素基奇道。

    “诶诶?听欧尼酱这样一说,人家也发现书生不见了。”小青亦道。

    俩基老都寻不到虚仙的踪迹,至于虚仙的姐夫古歌,他也好不到哪里去,柳如花相中了他,“这不是古总捕头吗,你也算是航州府的名流人士,吾在航州府略有薄名,可与汝Gao基啊。”

    古歌大怒,叱道:“最口!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之基,在下也是有家室的人。至于Gao基,那不过是调节生活的油盐酱醋,不可缺少。而你柳如花,长相寒碜,焉能匹配英俊的我,我不杀你就是对你最大的容忍,滚吧!不要打我的注意,我之局部地区之花有主了!”

    柳如花也不和古歌废话,大手张开,倏地拍下,嗤嗤嗤嗤嗤,五道丈许长的浅绿色气芒照头劈向古歌。“先擒下再说,谁管你同不同意。一个小小的捕头,也在吾面前放迪奥,不知死活。”柳如花冷笑道。他的首要目的是雷攻塔,捕捉古歌则是顺势而为,天予之,如若不取,则是逆天。

    古歌、柳如花同样没注意到消失的虚仙,一个手无缚消声之力的书生,到哪都引不起别人的注意啊,除非他叽叽够出众,别具一格。

    实际上,虚仙的悲惨状况成功引起雷攻塔内的一位大妖的注意,而古歌持有的照妖小镜中被封印的大能也在呼唤虚仙,“书生,到吾这边来,吾赐予你不曾见识过的荣耀,吾许你三生三世十里局花开。”

    等到众人注意到虚仙时,他已用xiong之毛覆盖了雷攻塔,同时,他大手一招,摄来照妖小镜。

    掌有照妖小镜、雷攻塔,虚仙整个人散发着“吾要装比,好好装比”的气息,他眸光初动,像是湖水荡涌,冲霄而起的杀机向外漾出,首当其冲的是雷攻塔的器灵。

    砰的一声震天价响,雷攻塔的器灵被撞成了上千块碎片,脑袋也身体彻底分家。攻击,器灵被雷攻塔攻击了。“荒谬!”雷攻塔的器灵咆哮道,“吾可是器灵,你怎么能撕比吾?”

    虚仙无情道:“雷攻塔为何不能撕比你?我现在是踏的主人,而且和雷攻塔内被镇的大妖盗帅结成盟友。他老人家就是站在我背后的男人啊,你知道的,每个成功的基老身后都有无数汉子在鼓励他、消声他。”虚仙的声音很缥缈,有出尘的意蕴。他的基油油田闪烁着光华,一滴滴基油在其中翻滚,最大的一颗像是星辰,熠熠生辉。

    雷攻塔内,盗帅哼了一声,算是默许了虚仙的说法。

    法海、柳如花、白衣基老、青衣基老、古歌等人心思频转,各有所图。古歌身为虚仙的姐夫,同时虚度娘的丈夫,照妖小镜被虚仙拿着,他也不急着取回。他们还是一家人,无聊时还可结伴而行,出门Gao基,瞒着虚度娘。

    法海最不能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他执掌基山寺多年,早将雷攻塔视为手心之肉,谁动塔就是割他法海的肉,是可忍孰不可忍。当是时,法海运转佛力,大声叱道,“姓虚的书生,快把雷攻塔放下。你的xiong之毛太茂盛了。”

    白素基、小青被雷攻塔困住,不得挣出。眼下,他们也很着急。在这之前,小青捏碎了虚仙的两颗米米之尖,这等大仇,放在平常人身上也不敢相忘。何况虚仙得了大机缘,受到照妖小镜、雷攻塔的青睐,此时此刻,他的身份高贵无比,远超法海、白衣基老、青衣基老等人。“不是小生拉仇恨,在场的都是垃圾。”虚仙淡漠道,他声如珠落玉盘,叮咚叮咚,很有韵律。此时的虚仙,一言一行皆遵循基道的轨迹,他发迹于航州府,孜孜不倦探索宇宙哲学。比利大神与虚仙同在,基神降下神光,并为他摩顶。

    白衣基老、青衣基老,他们已经入不得虚仙的基老之眼。“两只蛇妖,仗着你们有数百年的修为,欺我诽我谤我,坏我消声头。你们完了,惹了我,航州府偌大的地方,还有谁能救你们,你们倒是说话啊!”虚仙吼道。他像是一尊伏案而起的怒目神人,气势惊人,他的视线扫过白素基、小青,他们竟不敢与之对视。小青有五百年修为,白素基也有千年苦修,可都不够看的。在虚仙的视线之下,他们无所遁形。

    当!

    虚仙左掌拍出,挡下法海挥扫来的禅杖。法海这一杖也有超过一万只草霓马的力量,可被虚仙轻松化销,对他并未造成任何伤害。“大师,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一边待着去。你的局部地区之花也是我的。”虚仙变掌为拳,砰的一声,砸在禅杖上。

    一股浩荡的巨力沿着禅杖,潮水一般涌向法海。“噗!”法海口呕鲜红,三百多斤鲜血就这样飙出,血染长空。

    虚仙也未想到自己一拳之威恐怖如斯,他暗自窃喜,基心大悦。“收!”虚仙道,他之消声毛裹着雷攻塔向下拉来,轰隆隆,轰隆隆,庞大的塔身也奈何不得书生,他之力气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少说也有十万只草霓马的力量。

    “我相信,只要自己愿意,我一脚就能踏死你,你会感觉到一万只草霓马狂奔而过是什么滋味。”虚仙瞥了一眼法海,很认真的说。他不是在开玩笑,真的能做到。

    憋屈,接着是委屈!法海抛起禅杖,他双掌合十,宣了一声佛号,嗤嗤嗤,嗤嗤嗤!金色的佛气透掌而出,狂风骤雨一般飙向虚仙。怒了,基山寺的主持怒了,他要让对面狂妄的书生知道,百无一用是书生还是很有道理的。“小揭谛印!”法海合十的双掌倏地分开,嗡!金色的气浪荡卷,轰扫苍穹,天地同颤。一块金色的大印以法海立足处为中心,蓦地升起,神圣,肃穆,大气,让人忍不住跪倒在尘埃里,接受那块大印洒下的金光,从而洗刷自身的业障。

    法海的小揭谛印取自释门高僧“一羞”大师。

    一羞,智慧与美貌的象征,仰不可及的存在。在大观园,一羞大师很看好法海,并传他揭谛印。

    揭谛印有大印,有小印,那时,法海取得石像、破碗、佛珠,急着回基山寺争夺主持大位,所以只学了揭谛小印。饶是如此,他也将自身的修为提升了一大截。

    小揭谛印轰然压下,像是山岳倾塌,挡不可挡,已非人力所能阻止。可虚仙踌躇满志,基气迸扬,他散发着邪魅的气息,“照妖小镜,给我罩住它!”

    当!虚仙拍掌击飞照妖小镜,这面古朴神秘的镜子悬立空中,刷刷刷,刷刷刷!镜光迸舞,像是旋飞的光刀,悍猛无俦。

    几个刹那,小揭谛印被无数的镜光困住,砰砰砰,这方大印不住撞击,可不能突破光幕,像是笼子里的凶兽,对着笼子外的人咆哮叫嚣,可只能做无用功,浪费自己的力气而已。

    “惊天佛指!”

    法海右手食指遽然指向虚仙,噌嗤,一道金色的光束迸涌而出,一击之下,无数的空间崩碎,虚空荡幌。这道金色的光束宁折不屈,闪烁着让虚仙心悸的光华。“好个消声驴,不愧是执掌基山寺的强人。”

    磅!磅!虚仙的双手按在雷攻塔的塔身两侧,他以超过十一万只草霓马的狂力抱起雷攻塔,将它掉转方向,对着飞来的那道金色光束。

    白素基、小青的眼睛都快掉到地上了。“天啊!书生怎么有那么大的力气,人家好怕怕。”小青道。

    “小青,不要说话!”白素基不悦道,他同样紧张。

    那日,虚仙与白素基、小青在夕湖断桥相遇,都对彼此存有好感,可白素基是修炼狂蛇,修行为重,其它的不足以动摇他的向道之心。万般道法,只求长生,顺便才Gao基。

    轰隆一声炸响,金色的光束击中雷攻塔。塔身幌了幌,随即恢复平稳。而虚仙罩住宝塔的xiong之毛也收回了。小青这才能看清楚,原来虚仙的消声头重新长出来了。“太好了,希望书生不记仇。”小青担忧道。青衣基老的担忧不无道理,一个弱小的书生,他忽然获得了难以想象的力量,他会做什么呢,当然会证明他是最强大的,他要破掉所见基老的局部地区之花。而虚仙就是这种人……

    法海的“惊天佛指”、“小揭谛印”都不能奈何虚仙,禅杖似乎也不能劈死他,还有崩断之虞。禅杖可是基山寺主持的信物之一,法海不敢冒险。

    “贫僧今天要杀了你这个妖孽!”法海僧袍抖开,两道神华冲滚开来,其中一道裹着一破碗,还有一道托着一佛钵。

    佛钵与破碗,同样是宝物。

    瞥及法海祭起佛钵,柳如花惊道:“大师,你要做什么!你难道要用僧钵里的水淹了书生吗。”

    法海狠狠道:“此子不除,贫僧如何做基山寺的主持。”

    柳如花道:“可是,可是你想淹了这里吗!”

    法海道:“柳如花,你错了,贫僧这是大超度!”

    虚仙哈哈笑道:“喂,你们讲完了吗,我可留给你们宣布遗言的时间了。”他已经把雷攻塔放下了,同时摄来照妖小镜,悬在颅顶,像是一口利剑,剑指敌人。

    古歌眼神不定,忽地下定决心,他道:“虚仙,姐夫来了。我和你一起对付那只妖僧!”

    虚仙笑道:“哦,是姐夫啊。你还活着呀。”

    古歌按下心中的不悦,道:“姐夫当然活着。”

    噗!

    一道镜光劈了出去,给古歌的身体凿了一个血窟窿,前后通风。“那就去死吧,姐夫。你给不了我姐幸福,活着有什么用。”虚仙冷笑道。

    古歌还未破口大骂,咻咻咻!咻咻咻咻!百余枝光箭电射而出,劈头盖脸刺向古歌。登时,血水飚洒,古歌成了筛子,全身无一处完整,四肢也已炸裂。

    “还没死?”虚仙讶道,他左手微抬,拂了拂,像是在驱赶苍蝇,毫无疑问,古歌就在苍蝇。呼喇喇,怒风电掣而出,将奄奄一息的古歌撕成无数的碎片,并抛向空中。做完这一切,虚仙轻松许多,“呼,我总算解决了一个麻烦,吃我家的,住我家的,还对我指指点点,你能活到今天真是奇迹啊。”虚仙笑道。

    虚仙想杀古歌,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我姐也不会责怪我的,这是好事啊,蛀虫就该捏死。”

    “到你们了。”

    虚仙转身,望向白素基、小青。

    “你,你想做什么!”小青紧张道,躲到白素基身后。

    “小生想做什么?”虚仙恶狠狠道,“你们说呢,你们说我想做什么!我还能做什么!”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