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日,基老之神与三万基友交流哲学与人生消声华,忽然发现自己最好的基友比利大神不见了。“嗯哼?比利哪去了?”基神的智慧又岂是凡人能明白的,他当即斩了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那物倏化一翩翩汉子,循着比利的气息,追了过去。

    没过多久,基老之神的分身就觅得比利大神,“你我亦师亦友,比利,为何瞒着吾来此地?”基神笑曰。

    “因为你烦啊。”比利大神道,“吾想离开你,再创一个基老界,与你平分天下基老。”

    “志向很大,值得肯定。”基神笑道,“可众基都知先有基神后有比利,你再怎么模仿,还是活在吾的阴影之下,终你一生,也难挣出藩篱。既是如此,何不与吾Gao基。吾之基友不可数,然比利你是特别的。”

    “吾当然知道自己是特别的。诸君都说吾是基老界的第二尊神。他们言之凿凿,比利是大神。可吾明白,在他们心里吾只是一尊小神,站在你王座之下的小神,是你分出一点荣光,让吾有了小神之位。”

    “比利。”基神的分身郑重道,“不是所有的基老都能获得吾的垂青,也不是所有的鲜肉都肯向汝献出局部地区之花。你要学会与时俱进,急人所急,这样基老们才会对你念念不忘。”

    “可你不同!你什么都不用做,众基无时无刻都在歌颂你的存在。那自开天辟地就在了的神啊,吾基老界之神!”

    比利表情变得有些狰狞,哪有之前的谦谦君子之态。

    “吾心爱的徒儿与基友啊,汝迷失了!让吾以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打醒你,醒来吧!”

    话声落,基老之神的分身变成原本的形态,好长一支,只能这么说。

    比利冷笑,心道,不如斩了基神的擀面杖,让他此生只能做一个“受”。这念头方甫兴起,如同烈日焚江,万重焰浪涌迸开来。

    可基神就是基神,哪怕是一具分身,也不容小觑。何况来到此间的是他的最强分身,那号称天上地下,无坚不摧的消声炮。“比利,你释放出不友好的信号,要与吾翻脸吗。吾该当这是小打小闹还是割席?”

    “基神!基老界只能存在一个神,你活的时间够久了,是时候挪一下位置,吾该上位了!”比利大神吼道,神威浩荡,燃烧方圆九千里。比利左目如日,右目如月,无数星辰在右掌中旋转,他就像是主宰诸天的神王。

    基神的最强分身,也就是那支超过千丈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倏然间开眼了,刷刷刷,刷刷刷!十几万道目光切割虚空,照向比利大神。

    比利怒了,吼道,“基神,你有大消声巴,吾也有啊!看棒!”在基老界,能力越高,小伙伴越强,一言不合亮出擀面杖可是传统。

    星云滚动,恐怖的能量风暴成型,比利大神的擀面杖冲开名为裤的束缚,向前捅去,贯穿苍穹。呜呜呜,呜呜呜!无数风旋在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上旋转,三十三万基老的虚像降临,他们纷纷向比利大神的擀面杖撒花,撒花。

    基神的最强分身哼道:“比利,斩了你,吾会心痛的。”

    比利不屑道:“弑神是为了成为神!腐朽的神座早该毁去,新的基神神华由吾开启。”

    燃烧基气,释放激情,比利转动他那支同样超过千丈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气势汹汹地扫向基神的最强分身。

    两支超过千丈的擀面杖在空中砸来砸去,虚空难以承受它们的威压,支离破碎。

    几乎在同一时间,法海、踏浪阁的阁主、一羞大师等人齐齐望向天空,大观园上空一副末日之景,焚天之焰,灾难之云,以及两支好大的消声巴。

    这等异象,一羞大师也未见过。他当即明悟了,“噢,是吾基老界的两尊神在撕比。”

    法海则趁势斩了比利大神的那缕残念,“神又如何,贫僧的局部地区之花业已关闭。”凝神仰望,法海也震撼莫名,“这就是基神与比利大神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吗。”

    踏浪阁的阁主,他的定力差了,灵台已被比利大神的残念占据,他现在相当于是比利的一具分身。“一羞和尚,吾观察他很久了,可成为吾在这个世界的代言人。”比利大神的残念暗道。

    踏浪阁的阁主右臂挥起,刷,一道禅光劈了出去,罩住一羞大师。

    “大自在印。”

    一羞大师一扬手,一团佛气涌开,佛门圣印倏现,四四方方,巍峨浩大,只是一震,撞碎了那记禅光。

    “贫僧九十九世都在轮回中浑浑噩噩,第一百世不容任何人指摘。哪怕是神也不行。比利大神,你占据了贫僧看上的处男基老,这是为何!”一羞大师质问道。

    “呵呵呵。”

    踏浪阁的阁主笑了,不,是比利笑了。“一羞,来吧,吾将和你行那双羞之法。”

    “哦,是酱紫啊,那贫僧就不反对了!”一羞大师喜道。

    “”

    喂,你这样接过话头,吾还怎么与你愉快玩耍,比利大神的那缕残念也很无语。他是占据踏浪阁阁主的身体,也不打算离去。

    在两位大神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荡扫之下,大观园没支撑几个回合,就已成了废墟。数不清的基老葬身此地,一命呜呼哀哉。大神一怒,伏尸无数,流血也得LU。在那废墟之上,有个基老正在强消声,他也不惧灰飞烟灭。“哈哈哈,吾早就想对着比利与基神释放吾之小蝌蚪,想不到今日就实现了。”此人正是贾秋田,贾泰迪与贾二哈的弟弟,泰迪城主死去了,二哈也离开大观园,贾秋田自然而然地成了大观园的新任城主。可城池已毁,群基涂炭,秋田这个城主当得也很意思。好在他还有意消声的对象。

    “活着的人就该豁达些。”贾秋田终于释放了他的基老之消声华,整个人焕然一新。“基神,比利大神,终我一生,还能见到他们的消声巴,放在以前,我想都不敢想。”贾秋田的十指姑娘运转如飞,其小伙伴也无比陶醉。也没谁了。

    高中,比利大神的擀面杖似金非金,闪烁着无穷无尽的凶光。甚至略胜于基老之神的最强分身。这让基神有些微诧,“吾之基友,他成长了。看来待在吾身边对他还是有好处的。比利啊比利,为何想取代吾?你的能力真的足以支撑你的野心吗。”基神的本体终究没有降临,他左手附在额头,右手摊开,五指晶莹如玉,纤细而又美丽,却异常危险。被基神五指抓住,不成飞灰都难。

    在漫长的岁月之中,尊贵如基神,也有无聊之际。是他发掘了比利的潜力,亲手打造了另外一尊神,是为比利大神。“比利,不管你如何努力,付出多少代价,永远达不到吾的高度。吾是你的造物主,是你的师傅,更是你的基友。吾比任何人都了解你,包括你。”

    基神能创造出一尊神,亦能毁掉他!一个比比利死了,还有两个,三个,四个,十个,百个……基神有自信能造出更多的比利。“吾亘古不朽,吾就是基老界的太阳啊。”基神笑道。他这一笑,万千基老匍匐在地,不敢抬起头,聆听基神的轻声细语。

    “噢。”

    基神脸上的表情凝固了。

    “毁了,吾的消声巴毁了,怎可能。比利再强,他也不可能毁掉吾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那是吾的最强分身啊!”基神震怒,啪,他右掌拍下,击碎了七宝神座。神怒如潮,哗哗哗,荡卷万里方圆。

    蓬!蓬!蓬!一只只虔诚的基老躲无可躲,死于基神的余威之下,血光飙舞,基气迭炸。基神,基老界的神怒了。他霍然而起,身长超过万丈,双目转动,像是日月齐动,“比利,谁允许你破坏了吾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吾能创造出你,当然能毁了你。”

    基神的吼声在他的神之域回荡,成片的殿堂崩碎,无数的基灵死了又活,活了又死,全在基神的一念之间。沧海干涸,万木枯竭,神怒倏化雷电,自九天降下,劈入万劫之谷。

    “哈哈哈哈,基神,你生气了!”

    “是谁,是谁让吾等高傲的神生气了。”

    “基神,你将吾等封印于万劫之谷,动辄以飞剑击穿吾等的颅腔,以此为乐。哈哈哈,这种程度,你杀不了吾等的!”

    “吾等是你的兄弟啊,与你一同诞生。”

    “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吾等若是离开万劫之谷,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万劫谷中有无数道声音在咆哮,隆隆炸开,震彻亿万里。基老之神的怒火这才止住,他悠然道:“吾的兄弟啊,你们可知吾为何将你们封印在万劫谷吗?”

    “万劫,万劫!万劫不复!汝等杀不死,也休想逃离万劫谷,在世间的长河中,你们只是微不足道的尘埃。”基老之神表情狞戾,雷电在他眉宇、双目、鼻子、口、十指处旋舞。“都给吾安静些。”基神大手镇下,咔嚓,咔嚓,咔嚓,咔嚓!数十万道雷霆劈下,整片万劫谷成了雷池,惨呼迭起,血浪荡飙。

    “吾的心情好多了,不就是一支消声巴吗,毁了就毁了,吾再造出一支就是。”基神心道。“比利,你成了吾眼中的刺,是时候摧毁你了。”

    “吾之主人啊!”

    一头百丈高的基老伏倒在地,“比利是您最完美的杰作,不可毁掉。”

    “噢,是你啊,海灵盾。你亦是吾的创造物,比利与你都是吾的神作,比利已经封神,可海灵顿你还是那么低调,这是为何。”基老之神笑着问道。

    “是酱紫滴。吾与比利不同,比利拥有美好的消声体,而吾则以智慧见长。”海灵盾回道。

    “打个比方说吧,比利是最强之矛,而吾是盾!故曰海灵盾。吾与比利同为您的完美之作,基神啊,请不要毁去比利,摧毁他的意志即可。”海灵盾道。

    “去吧,海灵盾,你是盾,比利是矛,让吾见识你作为最强之盾的厉害之处。”基神手一扬,神域裂开,一股浩然巨力托起海灵盾,将他送向比利那边。

    而比利大神因为毁掉了基神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洋洋得意,“哈哈哈哈,吾果然是最强的,基神也不是吾的对手,他太腐朽了,早该死去。吾的时代来临了,吾是王啊!王之荣耀不可轻视!”

    “妈妈!我看到了什么!”贾秋田吃了很多斤土。“比利大神砸碎了基老之神的擀面杖。”

    “比利大神!”一羞大师也很震惊,“基神会放过比利吗。听说基神很腹黑。”

    “哈哈哈,一羞,你也从了吾吧。”被比利的一缕残念控制的踏浪阁阁主笑道,“基神不足惧,吾之名将取代他,成为基老界的唯一。”

    “狂妄啊!”

    虚空尽头,一点亮光遽然亮起,像是星星之火,千分之一个刹那,无可计数的星光照亮了这片世界。海灵盾来了!

    比利与海灵盾,前者被誉为基神的最强之矛,后者被称作是守护之盾。

    “是你,海灵盾!”

    比利大神怒道,“你为何来此,是基神让你来当说客的吗。”

    “比利,住口!”海灵盾同样怒道,“基神创造了你我,为何你要对他大不敬,神之威,非是你能臆测的。跪下吧,比利,向吾献出你珍贵的消声花。”

    “哈哈哈,海灵盾。你疯了吗!”比利大神笑道,“谁不知基老界有两位神,不,现在只有一位神了,吾是唯一,是不朽的存在,世界走向尽头,吾亦长存!”

    海灵盾是以巨盾的形象降下来的,可巨盾上浮起一张人脸,仔细一看,那张人脸和比利殊无二致,都是那么的俊俏,坚毅中带着点小消声羞。

    “海灵盾也来了。”

    木龙复道,“先是比利大神真身降临,接着基神的擀面杖也来了,他们厮杀在一起,比利成功拿下第一滴血,然后海灵盾就来了。王语基,吾的表弟啊,你在哪里,快来看大神!”

    卓一碗、腐荔枝、断玉兽、契约鳝等也停止了撕比,同时望向天空。

    王语嫣不悦道:“比利,海灵盾,基神,哼!”

    刷!

    一道绝美的人影穿越虚空,飘然而至,他散发着“吾是基老,吾是大基老!”的气息,来人正是王语基,王语嫣的亲弟弟。

    “表弟!”木龙复大喜,“表弟啊,你终于来了。”

    “嗯。吾来了。”王语基道。他面容冷峻,白衣如雪。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