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僧可是要做基山寺主持的汉子。”

    法海怒喝一声,一身佛气轰然迸开,像是扫荡苍穹的金色浪潮,刷刷刷,金剑、金钟、金鱼、金舍利、金贝……佛气、法力凝成种种金色的法器,横亘在空中,前后达千丈有余。金光摇舞,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目运佛光,法海向石像那边扫去,犹如凝实的视线劈开虚空,荡开数十丈高的云团,“贫僧不净化你,如何服众,如何统领群僧。”

    法海的长眉再次生出,可是这次不是白色的了,而是浅金色的。两道长眉倏然升起,与空中的金剑、金舍利、金贝等悬在一起。

    石像起手一抛,黑色的魔气荡滚,覆盖千尺方圆。锵!剑吟涌起,那柄石剑划开一道黑色的剑弧,骤然劈向法海。

    木龙复右手执剑,向前踏去。他凌空蹈虚,衣袂翻舞,像是神人,不带人间之气,好似徜徉尘世的海中仙客,“踏天波,仗绝剑。不负如来不负卿。那边的法海大师,木龙复久闻你之大名,航州府,人杰地灵,大师自会成为其中的佼佼者。在下只问一句,Gao基不!”

    南巧凤,北木龙。基老界当世的两大豪杰,木龙复向法海发出讯号,约不……

    法海置之不理,神识一动,当!当!当!金钟鸣起三声,爆音叠起,高达百丈,金剑、金贝、金木鱼齐齐冲出,斩向飞来的黑色剑弧。

    仅仅一个照面,那道黑色的剑弧被斩碎了,渣都没剩下。

    法海的长眉像是有生命了一般,统帅诸多金色的法器,在空中排列开来。“普天同悲。”法海脚底升起一座莲台,托着他冉冉升空。

    石像开口了,“大师,你这话肯定讲错了,你是想说普天Gao基吧,愿天下汉子都是基老!”

    佛、魔之气鼓舞,石像向前迈出,咔咔咔咔,他的身躯不断拔高,很快超过二百九十四米,停在了二百五十米的高度。而那柄石剑改变长度,落入石像手中,人剑不分彼此。

    法海苦修百余年,佛力深厚,又得高僧传法。他自视甚高,哪怕Gao基时也不忘参禅,修释门之法。今日见了一尊石像,石像散发的佛气盖过自己,法海焉能不怒。“贫僧拿下他,带他去基山寺,如果基山寺的消声驴不同意我做主持,哼,贫僧把一山的和尚都变成石头。”主意打定,法海骈起两指,向前指去,他的两道长眉倏地舞动,荡开阵阵金光,另有千百僧众的梵唱之声响起,齐齐涌向石像。

    渡一人是渡化,渡一石像同是渡化。法海发大愿,万千佛力聚于长眉,陡地劈向石像。两道长眉分开,右眉转了一圈,形如金刚索,套向石像的脑袋。左眉摆动,像是划水而行的金蛇。

    “烦啊!”石像的双耳崩裂,化为齑粉,随后殁入到石剑之中。“消声驴,你功力不够,也想渡化我?”

    佛珠散开,迎风就长,比石盘还大,一颗颗滚了出去。法海的右眉变成的金刚索还未落下,就被三颗佛珠撞偏了,金铁交击之声铿然大作。

    至于法海的左眉,怒腾腾摆来,几颗佛珠还未靠近,就被金色的光浪撞开,飕的一声,金色的长眉劈向石像的肩膀。

    锵!

    石像抡起阔剑,斩向那道长眉。石剑看上去不怎么锋利,剑身厚实,若没剑形,说是石板也不为过。可就是这样的石剑,当的一声,劈爆了法海的左眉。

    断玉兽虽然吃惊,可还是下定决心投靠法海,它虽是契约兽,可也是基老啊。王语嫣算什么东西,成天使唤它,不高兴时还将它封印,毫无自由可言。“生命诚可贵,基情价更高。”断玉兽咆哮数声,血盆大口张开,刷!刷刷刷!几十柄玉剑迸驰而出,它们最长的也只有一指长,然杀气腾腾,不容小视。

    “我吐出去的三十柄玉剑,其中只有两柄是用我的牙齿、蜕皮锻造的,剩下的都是凑数用的。只要那两柄小剑能刺中石像,不凿出个洞都难啊。”断玉兽心道。

    断玉兽的想法一字不差,全部传到了王语嫣那边。只要王姑娘愿意,她可随手接收自己契约兽的想法,包括它对她的评价之类的。“断玉啊,断玉啊。你想从我这里逃掉?哼,想得到好。除非你死或者我亡,否则别想解除契约。”

    刷。王语嫣掷出一物,皎洁若明月。断玉兽要助石像,王语嫣就和它对着做,她出手帮助石像,和法海、木龙复为敌也在所不惜。

    “是月光宝盒!”

    断玉兽心惊道,“王语嫣真舍得啊!唉,她一定是相中了我的消声巴。当我变成人时,也是一头好汉,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是极其出众的,笑傲群棒啊。”

    身为王语嫣的契约兽,断玉当然知道月光宝盒的可怕。盒中飞出数缕月华,倒垂而下,当当当!拦下了断玉兽吐出的几十柄玉剑。

    “表妹,这蠢婆娘又来找事。”木龙复不悦道。月光宝盒,玉光宝盒,这是一对异宝,分别由王语嫣、王语基持有。

    王语基用玉光宝盒,也就是那个玉匣形状的盒子盛放被封印的断玉兽。如今,断玉兽挣出,逃得生天。玉光宝盒也就落入木龙复手中。

    木龙复看王语嫣不顺眼已久,当下抛出玉光宝盒,“疾。”木龙复道,他打出一道剑气,推着月光宝盒向前驰去,像是流星飞逝,玉光宝盒劈头砸向王语嫣。

    “表哥,你这只小消声巴!”王语嫣怒道,“十年前,你发情了,频频向我示好,可我听弟弟王语基说了,你的消声消声不怎么雄霸,故而不理睬你。是个姑娘,都不会拿自己的终身幸福当玩笑,你给不了我消声福,就要有自知之明!”

    脸皮已经抓破,王语嫣直接道出木龙复的不足之处。叮叮当当,王语嫣撒了一把珠子,撞飞了玉光宝盒。这些珠子如蝶逐花,附在玉光宝盒的表层。

    比起木龙复,王语嫣更熟悉玉光宝盒,它本来就和月光宝盒是一对的。说来,这对异宝还是释门之物。

    听表妹当众拆穿自己隐藏很久的隐疾,木龙复大怒,可又不能喧哗,吵得天下人都知他是小消声巴。他与南巧凤齐名,北木龙之威不容置喙。而偏偏南巧凤又是大迪奥之基老,心气很高的木龙复更加不能忍受。

    曾经,王语基半开玩笑似的对木龙复讲过,“表哥,杀了王语嫣,我们就能愉快地探索宇宙哲学的奥妙……”

    “好好好。”木龙复寒心道,“我就应了表弟的请求,剑斩王语嫣。”

    铿锵!木龙复挥剑而来,誓杀表妹,不成功就自宫。

    “特么的都是套路啊。”

    断玉兽大喜。“王语嫣这蠢婆娘自命清高,颐气指使,木龙复、王语基早就对她心存不满,我本以为王语基会杀了她,想不到木龙复先动手。管它呢,只要她死了,我就自由了。”

    另外一边。

    腐荔枝对上了变成石人的卓一碗。

    卓一碗仗着自己的石棒,无往不利,打得腐荔枝抱头就逃,很是狼狈。卓一碗窃喜,继续痛打落水狗似的大腐女。“叫你吖幸灾乐祸,叫你吖见死不救,我非杀了你不可。这天上地下,谁还能救你。你个思想腐坏的女人啊,我真是瞎了眼跟你做闺蜜,被你卖了都不知。”卓一碗尽情数落腐荔枝,郁积之气一扫而空,拨开云雾见青天。

    “四蛋!”卓一碗大吼一声。

    轰隆隆!四颗石蛋滚滚而来,声势极大,它们围住了腐荔枝,封住了她的去向。

    腐荔枝也很懵比,心想,卓一碗这伪娘怎回事,成了石人后,实力大增,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了,再这样下去,小命难保。“不行,天下的汉子那么多,我还要意消声他们呢!”腐荔枝凭空增添了求生的渴望。

    “只能放出我的契约兽了。”腐荔枝悻悻道,“勿以鳝小而不为!”这位腐女姐姐尖声尖气道,哗哗哗,水汽迸爆,她的荔枝花灯也炸开了。

    “腐荔枝,你终于肯将我放出来了!我是天地间最可怕的鳝啊!”

    伴着一声响彻天地的吼啸,一条鳝鱼显化了,它长不过数尺,长得就像是汉子的擀面杖,很是形象。看到自家的契约兽,腐荔枝的眼泪止不住流,“草,我不想把它放出来的,都是你卓一碗的错。”

    卓一碗震怖莫名,“天啊,那条小鳝散发的气息太可怕了,恐怖如斯!”

    “哈哈哈,我就是最近声名鹊起的鳝啊!”小鳝得意道,“我的风头很强盛,谁也不能掩盖我的锋芒,哪怕是我的主人腐荔枝也不行。”它丝毫不把大腐女放在眼里。

    腐女界、基老界、写手界、时尚界、画界、八卦界等,不知为何,鳝就火了起来,火的一塌糊涂。要是没人知道这个梗都会被嘲笑的,认为是土鳖、蠢物、呆瓜。

    卓一碗的四颗蛋与那支石棒都是石像赋予他的多余物,无一是他想要的。“四蛋之力!”卓一碗一扬手,轰隆隆,轰隆隆!四颗庞然重物滚向那条小鳝。

    可是那鳝的小眼中迸发出两道血光,直贯琼霄,望之触目惊心。“我的比格你们这些凡人不懂啊。”腐荔枝的契约鳝寂寞道。

    一声长叹,它寂寞如雪。哗哗哗,碧水掀天,聚成四面墙,每面墙挡下一颗石蛋。

    “给我爆。艺术的真谛就是爆啊!”契约鳝笑道。

    蓬!蓬!蓬!蓬!

    四声炸响,水浪荡爆,四颗石蛋无一完好,都成了碎渣,可它们并未坠下,也没被水冲掉,就那样铺在空中,像是一条石路,不,是死路!契约鳝为卓一碗铺的路,死路。

    卓一碗毫不心疼,被毁的又不是他自己的蛋。“啊,最好把这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毁掉。”卓一碗挥动他的石棒,呼呼,怒风鼓舞,石棒像是倒塌的柱子,砸向那条小鳝。

    “还不知悔改!”契约鳝怒气腾腾道,“鳝入消声花!”

    飕!

    契约鳝一头撞了过去,水幕迸爆,化雨而去。小鳝的目标自然是卓一碗的局部地区,休说是石人,就是铜人也给你凿出一个孔。这才是它的可怕之处。

    卓一碗心道,那鳝肯定要遭殃了,我的消声花早已愈合,一丝裂痕都无啊。

    虽说如此,卓一碗还是很谨慎。扬臂一震,一层石屑簌簌落下,覆盖在他的石头做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上,长,厚,必须加长,必须增厚!

    没任何意外,契约鳝撞中卓一碗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前端,咔嚓,那坚不可摧的消声头碎了!

    “啊,终于碎了嘛!”卓一碗喜道。双足运力,大伪娘向前冲去,咔咔咔咔!整支石头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寸寸炸裂,“坏了好,坏了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卓一碗吼道。哪怕是变成石人,他也不希望自己拥有叽叽,赘物就是累赘,断了就好。

    “那边的契约鳝,我在沉睡的时候也听过你的大名!”断玉兽觑定它,眼神不善。“你的名声甚至超过我了,那些老牌契约兽,像是草霓马、威胜鲸都没你风光!”

    “哈哈哈哈,江山代有才人出。”契约鳝大笑,它终于摧毁了卓一碗的石制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心情顿好。

    “你的使命完成了。”卓一碗冷酷道,“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大伪娘将手中的碗掼了下去,罩向契约鳝。

    “纳尼,怎么有这样卑鄙的伪娘。”契约兽恼道,它向左右突围,砰砰砰!撞到无形壁障上,脑袋都懵比了,还未逃出。

    “收。”卓一碗道。

    碗口降下的吞噬力加剧,哪容契约兽挣扎,一点点拖进碗内,绞碎它的生机。

    奇怪的是腐荔枝并不在意,小鳝可是她的契约兽啊!

    空中,王语嫣、木龙复互不相让,表哥、表妹都想弄死对方。

    可王语嫣持有月光宝盒、玉光宝盒,可远攻可近守,木龙复也无可奈何,他们都是熟人啊,彼此知道底细的。

    “断玉兽。”

    王语嫣冷然喝道,以法力拘来断玉兽,不管它愿意与否。

    断玉兽恨死王语嫣了,可它还是王姑娘的契约兽,无从躲避。“主人,你让我去对付你表哥?”

    “嗯。”

    王语嫣点头,“在那之前,断玉兽,你先恢复人姿。用英俊基老的形象与木龙复撕比,你知道的,木龙复对女人心狠手辣,可他对小鲜肉情有独钟,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伤害他们。”

    “主人,你太卑鄙了,可我喜欢。”断玉兽笑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