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洗凤心如沸水,闹腾个不停。

    “药药药,切可脑,切可脑。”偏偏有诡异的歌声飘了过来,“憋说话,什么都鳖说,安静地听吾唱歌,吾是基老界有名的美男子,基皇。”来人笑道。

    王洗凤停了下来,被“基皇”两个字吸引了。

    基皇,与王语基齐名的大基老。

    “你也想取走我的大观园!”王洗凤道,她劈手撒出上数百道金线,嗤嗤嗤,嗤嗤嗤!光芒迸舞,虚空都被切碎了。

    基皇右脚一蹬地,咔嚓,地面崩塌,百米高的泥尘涌起,夹杂上万块大大小小的石头,聚成一堵墙,拦在他前方。“女人,都讲了,憋说话,你就不能听懂人话吗。”基皇怒道。

    刷!

    基光的身影遽地消失在原地,他像是一柄薄刃,切开石墙,穿梭而过。“基不择食掌!”基皇右拳攥紧,拳头外蒙着一层金属光泽,像是铁拳。气流四下荡滚,恐怖的能量风暴肆意涤扫四方,只是一拳,基皇只打出一拳,可威势裂天劈地。

    破面而来的窒息感让王洗凤异常紧张,她无暇分心,右手虚化,像是不存在一般,渐渐的,她的右臂也消失了。

    面对基皇,王洗凤怎敢掉以轻心,也顾不上她儿子巧哥儿。

    轰隆隆!一只巨大的手掌倏然而现,正是王洗凤消失的右手。能够成为大观园最强势的女人,王洗凤不但有手段,修为也很高,否则如何服众,躲过一次又一次的暗杀。王家也是大观园的大姓家族,武学渊源非寻常大家族所能比的。王家的汉子修的是“食古不化诀”,至于姑娘,她们因为体质的缘故,不能修炼“食古不化诀”,修的是另外一门武学,小虚无印。

    王洗凤自幼修炼“小虚无印”,从不敢怠慢,生怕误了自己的前程。生在豪门望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尤其是女人,往往是家族获取更大利益的筹码。

    大观园女主的右掌先是由实化虚,飘散在空中,再由虚转实,给予敌人惊天一击,挫敌于惊鸿一瞥之间。

    基不择食掌,小虚空印,两种不传武学遽烈碰撞。方圆千丈内,花坛、水榭、抄廊、阁楼,全部化为乌有。金色与黑色的能量浪涛轰然撞击。

    “王洗凤,可惜了。你为什么是女人。吾敢向你保证,如果你是汉子,吾自会与你Gao基!”

    基皇言之凿凿,不容置喙。初次试探,他已知道王洗凤的能为,“哼,没有这个女人,贾泰迪那只狗一样的东西,怎可能保得住大观园。”基皇心道。

    王洗凤右臂消失了,袖子已空,却未坠下,反而鼓舞。“基皇,讲出来吧,除了你与王语基、刘大姥,还有谁对我大观园感兴趣。”

    基皇双瞳剪水,眸光幽寒,“吾不屑与任何人联手,王语基是王语基,至于那刘大姥,虽然是个人物,近来崛起的速度很快,可他还不配做吾的对手,岂能与吾相提并论。”

    王洗凤听出来了,基皇和王语基不和,两只大基老并没联手,可他们的目的相同,皆为大观园而来。

    像是无形的风,王洗凤凝实的右手再度消失,而她虚化的右臂一直未现,基皇暗中戒备,有了几分期待。“大观园太容易取得,吾反而失了兴致。游戏的结局固然重要,可充满变数的过程更有趣啊。”基皇认为自己是猫,而王洗凤就是老鼠,不,是大一点的老鼠。

    基皇左臂负在身后,指诀连换,无声无息,五道基气散开,其中有道基气中包裹了一滴无色的基油。“让吾看看,你将右臂藏在哪里了。”基皇暗笑。

    “去死吧,基老!我此生最恨的人就是基老。”王洗凤忽地冷笑,她本该拥有更好的前程的,消声生活也应很幸福才是。可实际上呢,王洗凤的丈夫从不理会她,面对大观园最强势的女人,贾泰迪的擀面杖和废了无异,巧哥儿的出生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崩!崩!崩!崩……

    地面炸裂,一条条发光的金色手臂探了出来,它们均由王洗凤虚化的右臂转变而成,数量不下万,密密麻麻,像是从地狱里伸出来的索命之手,逮到谁,谁就会命丧当场。

    而基皇就正在中间位置,刹那间,他被数以万计的手臂吞殁了,一声惨呼都未发出。金光璨烂,一道道光柱骤然间矗立而起,直刺苍穹,打破了神秘石像带来的无尽黑暗。王洗凤在向大观园中活着的人宣告,她才是真正的女主,谁敢质疑,谁就是绊脚石,王洗凤会碾碎他们!

    “嗯?”

    王洗凤没来由地紧张起来,她抬眼一望,金光荡飙,数百条手臂崩裂,碎肢乱飞,基皇出来了!“药药药,切可脑,切可脑。”基皇仍在唱歌,他周身笼罩着一层水蓝色的光幕,无坚不摧,靠近光幕的金色手臂无一完整,血雾迸洒,残肢四下飞散。

    刷,刷刷!基皇目运神光,在摇幌不停的手臂中发现了一条特别的,它看上去和附近的手臂没什么不同,“就是你了。”基皇笑道,他抬手一指,哧啦,一道蓝色的电弧向前劈去。

    “不要!”王洗凤尖叫,除了那条手臂以外的金臂都毁去也没事,如果基皇劈碎了它,王洗凤的右臂再难恢复。

    砰!

    一只金色的大手当空拍下,浑似万马奔腾,千军齐进,声势之壮,让人侧目。危急之瞬,王洗凤顾不得许多,虚化的右手凝实,拍向基皇。

    嗤嗤嗤,嗤嗤嗤!基皇撑开的蓝色光幕向上迸射数千道光华,斩向金色的大手,将其贯穿,一个照面,就把金手凿出无数的孔,千疮百孔,破破烂烂,眼瞅着是废了。

    右臂、右手虽然虚化了,可它们还和王洗凤牵连着,一损俱损,撕心裂肺的剧痛齐齐涌来,王洗凤银牙交迸,凤目溢血,与此同时,她的右肩遽烈颤幌,鲜血飙出,洒向地面。

    基皇不但废了王洗凤的右手,同样劈碎了她的右臂。

    “呵呵。女人,看到了吗,这就是你的下场,与吾作对的下场。吾之耐心有限,你又不是大迪奥美女,杀了就杀了吧。”

    基皇身体外罩着的蓝色光幕倏地一颤,即化水雾,被他收入到生命之海中去了。

    大袖一挥,基皇摄来王洗凤千疮百孔的右手,咔咔咔咔,他一根根捏碎王洗凤的指骨,其间,王洗凤目光阴冷,一言不发。

    “你想要,拿去就是。吾将它施舍于你。”基皇右臂一挥,扔出王洗凤的右手。

    呼。一道神华迸洒,王洗凤的识海内飞出一面镜子,照虚镜的正面之镜,反面还在巧哥儿手里。

    照虚镜方甫离开王洗凤,刷刷刷,镜华迸舞,旋斩向基皇抛来的那只废手。

    崩!血雾迸滚,碎肉荡炸。王洗凤自己毁掉了她的右手,还是彻底摧毁,毫无转圜余地。

    当是时,巧哥儿手中的反面虚空镜不受他的控制,自行飞出,向王洗凤这边投来。巧哥儿也不在意,还和好基友板儿相爱相杀着呢。再说,巧哥儿对他的父母并没任何实感,他们并不像是一家人,坐在一起时都会尴尬的。

    正镜,反镜,也能说是正面、副面,两面镜子再度相逢,倏化一镜。这才是原原本本的照虚镜。

    “此镜和吾有缘,当属于吾。”基皇笃定道。宝物有能者居之,你本无罪,怀璧其罪。

    王洗凤也不答话,暗颂咒诀,登时,照虚镜绽放数十万道光华,以它为中心,光潮四下涌荡,覆盖万尺方圆。

    基皇的指尖碰到了一缕镜光,嗤的一声,血水迸溅,他不由收回手指。同时运转玄功,哗哗哗,他的生命之海涌动,蓝色的雾气滚滚而出,将基皇罩定,掸去靠近的镜光。

    “王洗凤,还不死心吗,在吾面前,你毫无胜算。吾游戏的兴致没了,所以,你可以去死了。”基皇淡漠道。

    可在基皇动手之前,王洗凤整个人都开始虚化,从头开始,再到她的颈部、肩膀、身体、脚踝、脚。“女人,你在加速自己死亡的进程!”基皇哼道。

    王洗凤心怀死志,儿子、丈夫、家族、大观园……什么都无所谓了,她忽然觉得自己的一生都很失败,还不如生于常人之家,做一世村妇,远胜此生啊。

    “你,你以小虚无印拍碎了自己的生命之海!”基皇这才发现对方玩笑开得有点大。驭使蓝色的光幕,基皇向东投去,可他愕然发现遁速太慢了。

    “照虚镜!是照虚镜在使坏。”基皇怒道。

    千仞高中,照虚镜呼呼旋转,播撒开一道道镜华,光华所及,里面的活物行动受制,步履维艰。

    基皇气急败坏,“疯女人,你这个疯女人,基老界还有很多鲜肉等着吾去开发他们的局部地区呢,怎能被你杀掉。”

    砰的一声,基皇散开蓝色的光幕,同时,他催动无上秘法,双掌齐用,大开大阖,劈开涌过来的镜华。

    “可悲还是可笑?我这一生啊。”

    虚空中传来王洗凤的叹息,像是徜徉千年的忧伤,一经散去,风卷云舒,再不留恋。

    “啊!”

    基皇怪叫道。

    他的肩膀被一道金色的光绳抽中了,登时皮开骨裂,血水迸扬。

    飕!飕!又飞来两道金色的荆条,一道劈中了基皇的左腿,一道扫中了他的面门。不是基皇不想躲避,而是做不到。他的油田还有生命之海被照虚镜封印了。

    哗哗哗,光浪涌来,高有千丈,基皇这才知道害怕,可晚了。

    像是在油锅里炸过,基皇再看不出原本的形貌。

    咔嚓一声,照虚镜的中心裂开一纹,接着如蛛网一般,裂纹密布,这镜子也随着王洗凤的死去而毁掉了。

    王洗凤一死,不管是贾泰迪还是巧哥儿,他们没来由地一阵心痛,像是丢失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东西。

    巧哥儿失神的瞬间,板儿连拍数掌,砰砰砰,劈头盖脸,击中巧哥儿的面庞。一张俊俏的脸就这样被毁了,骨裂肉绽,血水迸洒。巧哥儿也不在意,“毁了,都毁了吧,大观园还有什么存在价值。”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倏然间,巧哥儿疾纵而出,双手按住板儿的肩膀,与他面对面。

    “食古不化诀!”

    巧哥儿无表情道。哧哧哧,哧哧哧!死气穿过他的周身百窍、气孔,灌入板儿的四肢百骸、生命之海、油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板儿痛呼,他的身体罩了一层灰蒙蒙的光泽,开始石化。

    巧哥儿哪会放手,食古不化诀异常霸道,经由它的催动,巧哥儿压碎自己的油田,毁掉生命之海,他对这个世界再无半分留恋。

    死亡对他来说是痛苦的终结。

    可板儿不想死,他是刘大姥安排在大观园的暗子,虽然可有可无。

    板儿虽然爱过巧哥儿,可他更爱惜自己的生命。

    砰!板儿使出最大的力气,一头撞向巧哥儿的面庞,经他一撞,对方的颅骨崩裂,脑浆都撒了出去。

    拖着沉重的身躯,板儿还没跑出几步,人已石化,当他鼻孔涌出的最后热气消散时,人已死去。

    贾泰迪追赶法海,忽然间就变得失落起来,再无半点兴致,人变得异常颓废。“死了,王洗凤怎么就死了啊……”贾泰迪疯狂道。

    “唉,我最怕的女儿终于死了吗。”

    贾秋田叹气道。“也亏了她,我养成不好的嗜好,喜欢被揍。”

    长袖一甩,贾秋田放出两只神烦狗头,嗷呜,嗷呜!它们咬掉了贾泰迪的双臂,接着分食了大观园城主的残躯。

    贾二哈也没阻止,更没出手。“死了,都死了才好。哪有什么不朽的城池。大观园早晚也会消失。”贾二哈伤感道。

    一转身,贾二哈独自离去,也不再管贾秋田、沙魔爷、忍姑娘。“你们随意,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终于不再受大观园的束缚,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沙魔爷怒道:“二哈,你想做什么!”

    贾二哈道:“其实,我不想做基老的,我想做个安静的大消声美女啊!伪娘界,我来了!”

    听他这样一说,沙魔爷、忍姑娘都呆掉了。草哦,这是咋回事?

    “我们应该尊重他的选择。”忍姑娘道。

    “尊重?”沙魔爷道,“他就这样走了?我的仇还怎么报?”

    “他已经不是基老了,你没发现吗,贾二哈转身离去的刹那,就已毁去基油油田!”忍姑娘道。

    “啊!”沙魔爷吃吃道。是这样吗,什么都舍弃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