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浪阁的阁主颇具传奇色彩,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人知道他的擀面杖之长,更没人知道他为何还是处男。像他这样有地位有风度有颜值的大基老,至今单身,这本身就是基老界的一桩奇闻。

    爱慕阁主容颜的基老数量众多,也有优质的小、中、老鲜肉排队向踏浪阁的阁主告白,可他很高冷,匆匆扫描了一眼对方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嗤之以鼻,拒绝了他们。

    然而阁主的追求者中有一人特别坚持,屡败屡战,即是紫烟山庄的庄主,也是贾二哈的师傅,紫烟居士。

    紫烟居士本是一僧人,自创照日摘花神光,武学天赋极高。“日照吾叽叽生紫烟。”只听居士朗朗道,刷刷刷,柔和的阳光穿梭而下,照在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之上。真如他所讲的,紫烟居士的擀面杖紫气氤氲,梦幻无俦。

    坐在酒肆中的阁主呆了,半晌之后,他才悠悠道:“紫烟居士,那个,你的消声巴似乎烤糊了,都有焦味了。吾真的很为你担心呐。”

    紫烟居士淡漠道:“胡扯,吾之擀面杖,神秘而又坚强,区区强光,岂会烤糊它。吾一直坚信它不屈不挠,是战无不胜的。阁主,吾多次向汝告白,愿行双羞之法,一证基老大道。阁主为何拒绝吾,吾好伤心呐。”

    踏浪阁的阁主饮了几口高脚杯中的蒸馏水,目光陡地锋利,刷刷,他瞥向紫烟居士那支散发着糊味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吾他消声的就是受不了你独特的嗜好,故而拒绝你。你敢不敢收起自己的擀面杖。你以前明明是得了基道的高僧,为何改头换面,成了如今这副德行。”

    紫烟居士右掌暗纳基气,倏地翻掌,拍向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蓬嗤、蓬嗤、蓬嗤,紫烟迸爆,居士的擀面杖再无烟光缭绕,再度焕发出新姿。“阁主啊,你这是强词夺理,吾知汝也爱吾,可是汝将那份爱深藏在心湖,不敢示人。愚蠢!爱一个人,大声讲出来啊,汝不说,吾知道,可别人不知道啊。”

    腾!紫烟居士向前纵去,瞬息之间来到阁主前方。

    砰的一声,居士的右脚踏在桌面上,而他本人目光灼灼,扫视踏浪阁阁主那张英俊的面庞。“讲出来,说汝稀罕吾。”紫烟居士大声道。

    紫芒荡滚,五阳升起,热浪掀涌。酒肆内的温度迅速升高,地面、四壁、梁柱、窗棂、屋顶化灰烬而去,整片酒楼竟然成了废墟。

    “居士失火,殃及吾身。”

    踏浪阁的阁主叹道。除了他身前的桌子与坐着的八宝绣墩,周围再无矗立之物。

    “吾的爱就是那么直接与炽热。”紫烟居士道,他秀发抛扬,咻咻咻,发丝舞动,涌向五颗紫色的太阳,将其罩在下面,登时,温度遽降,恢复了常温。

    “喂,你这变态,放出五阳,只是想焚烧掉自己的衣服吧!”踏浪阁的阁主怒道。

    一开始时,紫烟居士除了汉子的擀面杖放置在外面,和常人无异。现在好了,五阳同出,烧掉了居士的衣服,他身心坦诚,直接面对踏浪阁的阁主。

    阁主焉能不怒。“发棵哟!你的变态等级增加了!”滚开啊,你这只魂淡。

    紫烟居士冷笑,“阁主,汝今天必须给吾一个首肯。吾耐心将逝,不与汝玩那过家家游戏,吾要动真格的。”

    话声落,紫烟居士甩动他那骄傲的头颅,秀发舞动,旋向踏浪阁的阁主。距离他还有数寸之际,五阳同时旋开,绕着阁主旋动。紫炎飙舞,炙热之极。

    然而踏浪阁的阁主并不在意,他摇动高脚杯,哗哗,杯中的蒸馏水迸窜而出,即化水龙。昂!龙吟撼天震地,两条水龙的身躯并不长,首尾不过五尺,可它们吞噬了周围的紫炎,化解了阁主的危机。

    “无奈啊。伤心啊,吾不该这样啊。”紫烟居士起手就是一掌,砰!拍向踏浪阁阁主的兄大肌,“汝之大肌,吾只可远观,不可近玩。哼,阁主,吾厌倦了这样的生活。”

    “关吾何事。”

    踏浪阁的阁主不屑道,他右臂一挥,手中的高脚杯挡住了那道掌气,将其泯灭。“居士,吾就是讨厌你,不愿和你证道,来啊,追上吾,吾就让你……”

    平地而起,阁主连同绣墩一起升空。飞起十几米高,他俯视地上的紫烟居士,“此间的基老啊,你有照日摘花神功,可吾也有‘动静热’神光。今日,吾再向你证招,验证吾‘动静热’神功的威能。”

    “哈哈哈哈。”紫烟居士放声大笑,“很好,吾就以武学锉汝之瑞气。”咻咻咻,居士五指弹舞,数百道螺旋气柱打入五颗紫色的太阳之中,登时,气浪掀爆,四下迸涌。

    “三阳开泰。”紫烟居士喝道。

    飕!飕!飕!三颗紫色的太阳怒飚而起,挟起千丈高的焰流,轰然旋扫向踏浪阁的阁主。五阳之中的另外两颗太阳,一左一右,护着居士,极其忠诚。

    三紫阳释放数十万道焰火,聚成巍巍高山,重于泰山,从高天降下,在地面上投下巨大的阴影。这才是真正的“三阳开泰”,此招亦属于“照日摘花神功”。

    身怀“动静热神功”,踏浪阁的阁主临危不惧,袖袍一展,基气沛然而生,向外涌去,如同大江之浪,怒啸苍穹。

    轰隆隆!紫炎迸爆,不能靠近阁主三丈,均被阁主散发的基气弹开。

    这时,紫色的高山降临,就在踏浪阁阁主的颅顶不足十丈处。像是悬在他上方的坟冢,会将他葬于此地。

    阁主深知紫烟居士的修为,他人虽然是个高级的变态,一身武学修为不可小觑。屏息存神,阁主右掌徐徐升起,似缓实急。呼呼呼,数千道蓝色的热气从阁主的掌心迸出,此为“热”功,另有七百道寒气迸涌,此是“冷”功。动静热神功,需将两种截然不同的功法相融,而又不会相斥。

    当然,普通的基老也想修得全部的“动静热神功”,哪有那么容易。即便是踏浪阁的阁主也需宝器相辅,比如说他口中的那个不可名状的小球,以及眼罩啊之类的。

    等等,就连阁主的衣服都换了,衣服外还有绳索加身,以某种独特的手法绕着阁主的颈项、两块兄大肌、腰、后背等。

    紫烟居士大骇,心道,这厮原来早就准备好了,就是为了撕比吾。哼,居心不良,居心不良啊。他不再纯洁,吾需要用基老的消声华净化他。念头已毕,紫烟居士倏地升空,两颗紫色的太阳随他一起腾空。“三阳开泰摧毁不了他,吾需施展更强的招式。”

    呼呼。紫烟居士双臂舒展,掌心向上,五指并拢,两颗紫色的太阳分别落入他的左右掌。

    蓬!

    一声剧烈的响动,紫色的高山崩碎了,被道具齐备的阁主拍成碎片。因为口中有一个小球,阁主不能说话,故而他以腹语传声,“紫烟居士,吾的动静热神功,你怕了吗。”

    “怎会。”

    紫烟居士冷笑。腾,他一步纵出数十丈。左右手掌中的紫阳倏地升起,两颗紫色的太阳迸绽出数以万计的光束,将这片天空都给刺穿了。

    “来啊,相杀吧。”

    紫烟居士双掌齐出,啪!啪!他将两颗紫色的太阳拍成一颗了,接着,居士单手攥着紫阳,向自己的擀面杖撞去,嗤的一声,居士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贯穿紫阳,而他本人似乎很痛苦的样子,面庞青筋密布,双瞳几乎掉出眼外。“吾之擀面杖同样是吾最强的神兵。断!”紫烟居士冷喝道,咔嚓,他折断了自己的擀面杖,幌了幌,碗口粗,长有丈余。

    麻麻!吾好震惊!踏浪阁的阁主,下巴都掉在地上了。草,居士,你在作甚,为何自断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还能愉快地做基老吗。

    “阁主,不用担心。吾的擀面杖虽然断了,可在一个时辰内还可接回去。吾曾经是写手界的一员,也有小神神位,修过一门秘法,曰割叽之术,断了后还能长出,长出还能割了,如是反复,也无任何异处。只需脸皮厚实即可。汝知道的,吾根本不要这脸啊!”紫烟居士笑道。

    “你讲得好有道理,吾不好评论。”踏浪阁的阁主仍以腹语发声。

    手执最强神兵,紫烟居士精神百倍,可惜他受伤的地方流血不止,至少也有一百多斤血液吧。看得踏浪阁的阁主极是忧伤,有股淡疼之感。

    “阁主,记住了,对自己狠的人对别人更狠。”紫烟居士笑道,“吾有一个徒儿,其名二哈,生于大观园。吾曾以割叽秘法向他展示,可他心生怯意,不敢修炼,故而难以继承吾全部的照日摘花神功,也是吾的一桩憾事。也罢,吾的绝学要求很高,衣钵传承还需等待。”

    “发棵!要是吾,吾要不敢断自己的擀面杖。居士,你太绝情了。若那割叽秘法不好使了,你该如何是好?”踏浪阁的阁主关切道。

    “那亦无妨。吾紫烟山庄有一宝鼎,重五千四百六十七斤,鼎中镇着一只奇兽,它之擀面杖,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斩去还能长出。自从成为紫烟山庄的庄主,吾每天都去收割那兽的擀面杖,迄今为止,已收了五千多支,汝可知为何吾的擀面杖这般雄奇吗,哈哈哈,不可说。吾只能告诉你缺少什么吃什么。汝懂的……”

    “吾他消声的懂了,可不想懂啊!”踏浪阁的阁主怒道,“紫烟居士,不杀你吾就不做阁主了,让位于吾徒儿忍姑娘。”

    因为受不了紫烟居士,阁主张口吐出那枚不可名状的小球,呼噌,那枚小球迅速增长,表面上生有很多孔,都是贯通的。呜呜呜,风声呼啸,尖厉高亢。

    终于不用腹语了,踏浪阁之主,神情大悦,一仰头,口、鼻之中飙出三束火焰。一束是白色的,一束是黑色的,还有一束是蓝色的。这三道火焰大有说法,又曰“三妹真火”,嗯,是的,是三妹真火,与道家的三昧真火不同。

    三妹真火方甫离开阁主,呼喇喇,逆风而长,连天而起,似能焚尽苍穹。白色的真火一抖,登时,一个个强壮的女汉子跳了出来,她们都是阁主杀掉的,残魂仍在,怨气不灭。一个个执剑抓刀,捧金瓜,倒拖斩马刀,怒气滔天。黑色的真火一荡,一群小姐姐走了过来,她们同样死在阁主手中的怨女,杀机炽盛。蓝色的真火中旋起一株株蓝莲花,莲花之中站着病娇之女,眉眼中都是冷漠,每个病娇的姑娘都抄着一柄柴刀,也是骇人之极。

    紫烟居士怒道:“草,这是哪门子三妹真火,分明是三群妹子很火大,分分钟灭了你!”

    踏浪阁之主道:“居士非要这般解释,吾也不反驳。你真么说都行,可你的命留下吧。”

    三群妹子在前方那只大球的带领下,向前涌去,把紫烟居士围在亥心。

    “杀!”

    “杀!”

    “杀!”

    “杀了负心汉子!”

    “剁了他的消声消声。”

    妹子们杀声震天,愁云惨淡,鬼神皆退,不敢靠近。

    紫烟居士冷笑数声,攥紧手中的长杖,嗯,这杖的本体是居士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吾最讨厌姑娘了,你们早已死去,还不散去,让吾超度你们,希望汝等来生做基老呐。”

    挥动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紫烟居士狼行虎步,一股让苍天都感到颤栗的气息向外涤荡,几千个妹子瞬间爆掉了,残魂化为乌有。可有怨念很重的妹子,双目幽红,柴刀祭起,齐颂毒咒,“眼前的基老以后不会再有叽叽。”

    “即便有,他的小伙伴也丧失最基本的功能。”

    “放水时,他的手会留有残消声。”

    万千咒声传入紫烟居士耳中,在他灵台上空徘徊。“啊啊啊啊!”紫烟居士痛吼道,运气于掌,灌到他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中,铿锵!居士的擀面杖发出金铁相撞之声。“你们这些该死的死人,吾灭了你们啊。”

    刹那间,紫烟居士挥动长杖六千多次,砰砰砰,砰砰砰!一只只病娇之女、女汉子、怨女,全都迸爆开来,再度归入三妹真火当中去了。

    可那颗大球还在,上面生有七十多个孔。

    “炸开吧。”紫烟居士腾啸而起,长杖凌空劈下,崩的一声,劈碎了大球。

    然而空中的三股真火还在,三妹真火一同涌下,像是三道悬瀑轰然坠下,声势浩荡。

    呼,紫烟居士吐出一道明灭不定的霞光,内中隐藏着不知多少蛊虫。这些蛊虫颜色斑斓,生有尖长的口器,喜食活人的脑浆,尤其是那些很有基情的汉子。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