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海再逞凶威,眸光瞥及之处,黑焰陡生,与那红莲业火形成鲜明的对比。

    “贾泰迪,任命吧。贫僧会烧掉你的长衫,烧焦你的消声毛,最后把你按在墙上,行那不可描述之事。就问你怕不怕啊。”法海声如隆钟,轰然震响。

    闻言,贾泰迪大喜。“大师,来啊,就按照你说的做吧。本城主乐意配合你。”

    在与基友的游戏中,贾泰迪一般占据主动权,可有时也会被动,让基友们释放汗水与消声华。简而言之,可攻亦能受,是全才。

    听法海一席话,贾泰迪芳心大悦,基油油田开始涌荡,基气冲天旋起,盘踞在大观园的上空。“大师,来啊,快来发棵吾!”贾泰迪吼道。

    “啊。”法海怔怔无语,暗道,草,怎回事,贾泰迪是怎回事,为何很开心的样子,贫僧观他身形高大,肌肉也是极好的,可想不到是个受。“贫僧今日心情不佳,想在下面,而不是上面啊。”法海怒道。

    这玩笑可就开大了,法海与贾泰迪都等待着被对方消声。还能愉快地玩耍吗。

    贾二哈冷汗涔涔,心道,握日。泰迪欧尼酱又动情了,看来妖僧危险啦。“我记得有一次,临城的城主派人送来一尊石像,而泰迪欧尼酱恰巧动了基情,可旁边无人,他很难受。偏偏运送石像的都是姑娘,泰迪大哥一咬牙,杖杀了那些妞。并将大门关好,随即放出他的擀面杖。Duang!两米多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让人生畏,然而大兄的对象却是那尊石像。我刚好躲在他的房间里,目睹这可怕的一幕。细细想来,真恐怖呐。要是泰迪发现了我,那我的局部地区之花危矣。”

    贾泰迪的二弟至今记得那天发生的事情。临城送来的石像材质坚实,高有三丈,除了没有消声巴外,和寻常石像并无区别。据传,是某个大腐女开辟了雕刻石像木有叽叽的风潮。后来人竞相模仿,只可惜学了皮毛,并未得其真髓。

    “梦魇啊,梦魇!”贾二哈道,“大兄围着那尊石像走了几圈,怒道,为喵无洞,让吾如何是好。可泰迪欧尼酱绝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的基老。他双臂下沉,十指舒展,蓦地抓住自己的擀面杖,呼呼舞动。只见棍影幢幢,密不透风,我吓得大气不敢出,生怕欧尼酱发现我。砰砰砰,泰迪欧尼酱以棒击打石像,终于,他发现石像的脆弱地方,冷笑一声,道了一句‘干’。旋即他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再长五公分,尖端形如钻头,那是基老的浪漫啊。”

    “我已经麻木了,眼睁睁看着泰迪欧尼酱的擀面杖撞碎了石像的局部地区,而后一往无前,整个过程是那么的惊心动魄,我的芳心都快停止跳动了。”

    “泰迪欧尼酱那时的眼神就和现在看妖僧的一样一样的!”

    贾二哈如何不惊,同时担忧自己的消声花。

    回忆完毕,贾二哈生起一念,先离开再说,否则又会见到大观园的惨剧。

    砰。一颗石子击中贾二哈的额头,油皮一破,血流如注。贾二哈吃痛,抬起他那骄傲无比的头颅,“马币的,谁啊,是谁用石子打我,我消声他大爷。”

    “贾二哈,不要生气。”

    刷。一头基老从天而降,他目运两道基光,倏地扫向贾二哈。“二哈,你忘了我吗。”来人道。

    “是你,沙魔爷!”贾二哈怒道,“沙魔爷,谁给的你胆子,大摇大摆出现在大观园,像你这样的蠢货,吾能打十二个。”

    贾二哈的额头飙出七十斤鲜血,所以他有些头晕。“吃些菠菜就好。”贾二哈心道,他念头一转,当即摄来一罐子菠菜,仰头就食。食用完毕,贾二哈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与基情,“那个力气很大的水手,果然没有欺骗吾,菠菜是好东西啊。”

    名为沙魔爷的基老,他不是本地人,而是周游诸国的诗人,平常带着竖琴,背着书包,走到哪里Gao基到哪里,并言世界那么大,我想出去Gao基,家里的基老哪有外面的劲道!

    沙魔爷可谓是贾二哈的劲敌,某年某月某日,他们相遇了,而且喜欢上了同一个鲜肉。那鲜肉极具碧池的潜质,即道:“哥哥们,谁的叽叽大,我就稀罕谁。”沙魔爷、贾二哈一听,笑了,均道,不就是比谁的小伙伴更威风吗,小菜一碟,谁怕谁啊。

    两只基老一言不合就亮出各自的擀面杖,霸气异常,杀气腾腾,旁边的小鲜肉看得是目瞪口呆,落荒而逃,因为他深知对方器重,他承受不起。

    小鲜肉是逃了,可沙魔爷、贾二哈一见如故,主要是钟意对方的擀面杖。

    砰、砰、砰。

    他们以棒击棒,如是七十多下,这才停歇。大笑道:“在下沙魔爷。”

    “在下贾二哈。”

    “Gao基不。”

    “相遇即是缘,来吧……”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两只基老因爱生恨,忽地成了仇人,再见面时,分外眼红。

    沙魔爷长相清奇,白发如雪,眼如星子,很萌的。论美貌,贾二哈是比不上沙魔爷的。

    “你不该来的,沙魔爷。”贾二哈道。

    “可我来了。”沙魔爷道。

    “你知道的,吾的芳心不属于任何一个基老。”贾二哈道。

    “我以为自己是特别的,兴许能留住你。看来是自作多情了。”沙魔爷伤感道。

    “不,你是特别的。”贾二哈道。

    “既然我是特别的,为何你还要离开我!”沙魔爷怒道。

    “天下基老何其多,沙魔爷,劝你不要单恋吾之局花。”贾二哈道。

    “不,我不能没有你。二哈!”沙魔爷动情道。

    “你错了,沙魔爷。谁离开了谁都能活下去,你要学会坚强与一夜情,久了,你就会忘了吾,就当吾在你的生命中不曾存在过。”贾二哈道。

    “二哈,你咋能这么无情。说好的白首到老,说好的此生不负,说好的长相厮守呢。”沙魔爷疯狂道,“我等了你那么多年,难道换回的是你的冷漠?”

    “沙魔爷,你太痴情了,也太执着。”贾二哈道,“你与吾不同,你随风而来,化雨而去。润了吾的油田,可吾是大观园之人,是你高攀不起的存在。死心吧,吾不会娶你的,沙魔爷。”贾二哈漠然道,语气中不带任何感情。

    “天啊,天啊!”沙魔爷泪眼婆娑,“你这冷酷的二哈,我为什么会稀罕你。”

    “因为吾有大叽叽。”贾二哈道。

    “去死吧,我的爱人。”杀魔爷右手一招,锵的一声龙吟,剑出断贝山,倏地飞来,落入杀魔爷手中。“既不能与君相伴,我活着也没甚意思,还是先杀了你,我再与青灯相依。”

    “唉,多情不寿,杀魔爷,你还是死在吾手里算了,让你去祸害别的基老,吾于心不忍。”贾二哈冷笑道。曾经的基友执剑相向,贾二哈哪还有半分情谊,撕比吧。

    “注意看吾轻蔑的眼神。”贾二哈忽道。

    刷刷,贾二哈目中绽放两道光华,犹如撕裂雾岚的日光,照亮了沙魔爷孤寂的身体,“你无情无义,我还是爱着你。这不是作贱自己么。”沙魔爷叹息道,随即掠出。基老如玉,剑气如虹。

    “哼,不受吾瞳术的影响,你实力又增强了。”贾二哈收回目光,宽袖一摆,蓬,基气荡开,涌向沙魔爷。

    沙魔爷长剑挥舞,剑气飙出,绞碎贾二哈放出的基气。

    足踏罡气,贾二哈缓缓升起,他左手划动,嗤嗤嗤,五道颜色互异的罡气甩出。“死在吾手下,你该知足了,沙魔爷。”

    沙魔爷不知足!

    刷,刷,刷!沙魔爷瞬间刺出五剑,每一剑皆刺向一道罡气,如是五剑,无一落空,剑不虚发。

    爆炸之声隆隆传开,五道罡气尽碎,难以伤害沙魔爷。

    贾二哈也不在意,蓦地,他吐出一口浊气,眼睛陡地一寒,“沙魔爷,让你看看吾最近新学的神功,照日摘花神功。”

    飒飒飒,空气中细微的闪电炸开。贾二哈初次提升真元,右掌忽地抬起,做出摘花的样子,嗡!一团基气涌开,凝成一颗金球,像是小太阳。当此之时,光芒璀璨,拂扫天地,瞬间吞噬了沙魔爷。

    沙魔爷目不能视物,局部地区陡地一凉,“纳尼!”沙魔爷惊道。

    照日摘花神光本是一位神僧创出来的,可惜释门中人不屑修炼,神僧恼了,遂蓄发,再入红尘。神僧化名紫烟居士,以雷霆手段除去傲笑山庄的一庄之人,又将傲笑山庄更名为紫烟山庄,他以庄主自居。

    紫烟山庄成立之初,罕有基老上门求学,紫烟居士心道,一群不长眼的汉子,还要贫僧亲自动手啊。于是他广发英雄帖,在帖子中言明,汝若不来紫烟山庄,小心汝之局花会残,特此相告,望君好自为之,落笔人,紫烟居士。

    这样的英雄帖谁喜欢啊,收到帖子的人都觉得智商与消声花受到了威胁,他们毁了帖子,相约月明星稀之夜,群雄同去登山,撕比那狂妄的紫烟居士。

    而贾二哈也是其中的一人,他同样收到了英雄帖,贾泰迪、贾秋田也收到了,可他们置之不理,不屑而往。

    紫烟居士神人也,说到做到,前来撕比他的群雄,除了贾二哈,无一生还。都成了山庄里的枯骨,被紫烟居士丢到山涧之中。贾二哈福至心灵,拜倒在地,成了紫烟居士的关门弟子,学到了他的照日摘花神功。

    身负绝学,可贾二哈不想被人知道,他很低调。如今,二哈不想低调了,决定拿沙魔爷开刀,验证照日摘花神功的厉害之处。

    砰、砰、砰。贾二哈三掌拍出,看似缓慢,实则迅疾。而那团金色的基气倏地炸开,迸射而出,像是梨花针爆散开来。更诡异的是,这些金色的针全都刺向一个方向,即是沙魔爷的局部地区。三道掌气也像是有生命了一般,两道怒拍而下,一道掌印,四指蜷起,唯有那中指向前绷直,指尖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沙魔爷大吼一声,“风裂拳。”

    青色的拳芒迸起,将沙魔爷围在中心。

    可这不是长久之计,再说,沙魔爷的“风裂拳”抵不过“照日摘花神功”。只听轰隆一声炸响,青光荡爆。接着,啪!啪!两道金色的掌印拍中沙魔爷的局部地区,而第三道掌印瞬息而至,向着沙魔爷的不可说之花捅去。

    “敢伤我基友,贾二哈,你死定了。”

    怒啸陡地炸开,虚空中,一道绝丽的人影降下,数千道基光绕着来人旋舞,他面容清秀,脸上刺了一个“忍”字,也是基老界声名显赫的人物,众基以“忍姑娘”呼之。

    忍姑娘暗恋沙魔爷已久,可惜佳人心中记挂的不是他。这日,忍姑娘悄悄跟着沙魔爷来到大观园,见到贾二哈之后,忍姑娘终于明白一件事,做人不要太实诚,基友不让消声,那就用消声巴感化他。“贾二哈真是个人才,我还要谢谢他呢。”忍姑娘心道,不枉此行。可贾二哈要伤害沙魔爷,忍姑娘焉能不管。

    手执短刃,忍姑娘倏地斩出,哧啦,蓝色的剑气抖开,向前劈去。削断第三道掌印的金色中指,挽救了基友的局部地区之花。

    紫烟山庄向南六百五十里,有一处古刹,名曰“踏浪阁”,踏浪阁的阁主是活了三百多岁的处男,嗯,还是基老。他的徒弟当然就是眼前的这位忍姑娘了。

    紫烟山庄的庄主相中了踏浪阁的阁主,奈何,那阁主很高冷,拒绝Gao基。紫烟居士大怒,放出话去,非要拆了踏浪阁不可,可是阁主也不是一般人,他听说紫烟居士自创“照日摘花神功”,暗中较劲,翻阅阁中的武学道藏,终于创出一门神功,曰“动静热”神功。

    忍姑娘理所当然的修炼了“动静热”神功,这门神功由拳法、剑印、指法与舌功构成,忍姑娘虽然未能全部修完,可也有小成。就说踏浪阁的阁主,他之舌功惊天地、泣鬼神,号曰横扫千军……

    贾二哈身为紫烟居士的弟子,看到敌人的徒儿在眼前,怎能不怒。“你们踏浪阁的人都是小表砸,吾师傅紫烟居士,动之以基情,晓之以宇宙哲理,可阁主不为所动,还反唇相讥,说吾师傅是消声僧,唯有自断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才能静心。可恶,吾今天就灭了你,为吾师傅出气。”

    “啊,是你。忍姑娘。”沙魔爷笑道,“我终于明白了你的好处,也愿意向你献上吾之珍贵的花。”

    “哈哈哈,沙魔爷,你终于悟了。”忍姑娘大喜,“像我这样标致的基老,你去哪里找。”

    “嗯嗯。”沙魔爷不住点头。

    “”

    一旁,贾二哈看得是眼皮直跳,忖道,草,沙魔爷,你这就移情忍姑娘啦?不是说好的非吾不嫁吗。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