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泰迪忙得不可Gao基,他的夫人王洗凤也摊上事了。

    虽然王洗凤的三位闺蜜仗义而来,对上了白仁斩、千仁斩、万仁斩。可终究不能解决大观园的危机,基老界有人看上了这座人烟阜盛的城池,要将其纳入基老界的版图,“或者说是那人的私有花园。”王洗凤道。

    “嗯?”王洗凤的灵台倏地一幌,一面椭圆形的冰鉴旋了起来。刷刷,王洗凤的灵识扫向那面椭圆形的镜子,照虚镜一体两面,王洗凤持有的是正面,而她儿子巧哥儿持有的是副面。两面镜子合二为一,才是真正的照虚镜。

    通过正面照虚镜,王洗凤可轻而易举地掌握巧哥儿的一举一动。“板儿他是刘大姥的人,我早已获悉。想不到我儿也知道了。依他的脾气,宁可毁掉基友,也不愿遭人背叛。板儿危险了,不,危险的是我儿子!”王洗凤骇道。

    她以为自己了解板儿那个乡巴佬,其实不然。

    刷!

    板儿左目绽放一道彤光,像是一柄光剑,冷冽幽寒,倏地劈向照虚镜的副面之镜。

    登时,镜面涌起数丈高的能量涟漪,电弧荡舞,杀伐之气惊人。

    而照虚镜的正面之境则在王洗凤的灵台附近,隔着镜子,王洗凤也可感受到板儿释放的杀气,心志坚毅如她,也心旌一摇,“好个凶狠的乡巴佬,巧哥儿不是他的对手。”王洗凤冷冷道。

    “而且板儿发现我在窥视他,真是可怕的基老,他还很年轻,将来会成长为怎样的大基老呢。”王洗凤不愿想象,反正比她的夫君要厉害。

    要说贾泰迪没有大志向,王洗凤第一个不信。她与他,夫妻一场,再怎么形同陌路,还是懂得彼此的,否则早就分开了,也不会生下巧哥儿。“泰迪看不上大观园,他志不在此,这片城池困不住他,他以大观园为石梯,将会登上更高的楼台,俯视基老界!”可惜啊,王洗凤心道,为何贾泰迪偏偏是个基老,否则他们夫妻联手,真的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姐妹们,我先离开一会。”王洗凤对卓一碗、腐荔枝等人道。

    “太够意思了吧,把我们招来,你这个主人反倒急着离去。”腐荔枝笑道,她在开玩笑,四女当中,她和王洗凤的关系最好。顺便一说,荔枝认为伪娘卓一碗也是姑娘。

    “姐姐你去就是,不要管荔枝姐。”妖界的凌梦玲笑道,“荔枝姐,你又在拿凤姐开玩笑。”

    “去吧。”伪娘卓一碗笑道,“你是大忙人,哪像我们,闲的淡疼,不,吾的蛋已经没了,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没了。”卓一碗有些恍惚。一开始,他是拒绝的,可最后还是下定决心成为真正的姑娘,不该有的玩意坚决摘掉,该有的地方想办法补起来。

    王洗凤向三人笑了笑,双袖一展,人已掠出,她很担心巧哥儿的安危。儿子如果死了,她和贾泰迪甚至是贾氏一族、大观园的关系也完了,也许会分道扬镳,各玩各的也说不定。

    “贾泰迪再怎么讨厌,巧哥儿还是他的儿子。”王洗凤忖道,“儿子就是一根刺,贾泰迪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的接受。”

    瞥及大观园最有能力的女人离去了,白仁斩、千仁斩、万仁斩不乐意了,他们此行的目的主要是劝说王洗凤投靠他们背后的汉子,基老界的传统派大能之一,王语基。王语基还有一个姐姐唤作王语嫣,这个女人很不一般,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据传,除了王语基与她本人外,世上再无第三人知道王语嫣的真实容貌。

    “王洗凤,你这个贱人,哪里去。”万仁斩第一个冲了上去,“你知道吗,吾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可以连续运动一万次,所以才有了万仁斩的美名。”

    “什么,原来是这样啊。”伪娘卓一碗很吃惊,“我还以为你破掉了一万只基老的局部地区之花呢。”

    “你他消声的想累死我啊,我也是正常的汉子。”万仁斩嘲笑道。

    “快到碗里来。”

    卓一碗右手一抛,手中的碗旋了出去,数十万道光华迸出碗外,瑰丽异常。一股让基老心悸的恐怖气息蓬然荡出。万仁斩不由打了一激灵,他之基油油田上空笼罩着数百丈厚的积云,死气沉沉,不见生气。“我体内的基气流转不顺,油田也有枯竭的迹象,那个碗怎回事?看上去破破烂烂的,无甚惊奇之处。”万仁斩心有所虑,右掌运转斗气,倏地向前拍出,蓬嗤,斗气如溃堤之江水,迸滚开来,撞向那只飞来的破碗。

    然而,那只破碗摧枯拉朽一般,向前驰去,涌过来的斗气自行分开,闪出一条路来,像是在惧怕它。“万仁斩,我今天要让你死得瞑目。”卓一碗道。“实话告诉你,这只碗我也不知它的来历,是它主动寻到我的,认我为主。我依靠它在伪娘界闯出一番名堂,赢得美誉。”

    咔嚓!万仁斩基油油田完全缝合了,油田表层蒙了一层灰,厚达丈余。“纳尼。”万仁斩此惊非同小可。基老的油田若是被封印,就不能再产生基油,基气的流转也会受制,再做基老也没甚前途了。

    “卓一碗,你欺人太甚,吾是基老界之人,而你是伪娘界的人,两界并无冲突,你主动寻事,就不怕两界因此发生大规模的撕比之战吗。”

    “哈哈哈,万仁斩,你还不够格。杀了你也不足以让基老界震怒。”卓一碗笑道。他起指一弹,咻,一道真元打出,没入碗内。破碗当即绽放万丈光芒,劈开云雾,撕裂雷电,无穷无尽的吞噬力扯着万仁斩向碗口拖来。

    万仁斩使了“千斤坠”的术法,可无济于事,仍被拖向破碗。更要命的是,他的两颗基蛋似乎有飞离的迹象。“草!不行啊。”万仁斩心惊道。

    汉子的擀面杖不可无蛋,否则有失威风,岂不大煞风景。

    一念遽起,万仁斩强行开辟油田,哗哗哗,浪涛迸涌,基气滚荡,接着,几百颗基油怒腾,冉冉升空。

    “吾万仁斩的名号岂非浪得虚名。”

    一声怒啸,万仁斩右臂上扬,基气如风,聚于指尖,嗤嗤嗤,不住涌舞。几在同时,他油田上空升起的几百滴基油冲出体外,连成一片,星辉迸洒,浩瀚如海。

    哧啦!万仁斩右臂挥扫,一道百丈长的橙色基光划开,倏地斩向卓一碗抛来的那口破碗。

    “还有余力?”卓一碗心道。

    他目光所及,轻蔑之意陡生。

    你强任你强,我还是要摘掉你的蛋。卓一碗玉葱似的长指微弯,蓦地弹开,一缕翠光旋出,旋即大作,绿意盎然,春风遽起,吹散漫天绿意,天地皆碧,浑然一体。

    而万仁斩挥出去的那道橙色基光,轰然劈中一团绿芒,像是石沉江底,刚开始时还有波澜,到了末了,涟漪不起。已现疲态。

    经由这一阻,万仁斩挣得一线生机,刷,他向高天冲起,远离破碗内的吞噬力,不至于被吸纳到碗中,成了无蛋之基老。“可怕的碗,吾还需更小心才是。”万仁斩心有余悸,瞥向破碗时,目光阴沉许多。

    千仁斩、白仁斩无暇脱身,他们同样被困住,凌梦玲、腐荔枝也不是好说话的主,怎会让两只基老逃掉。

    “可恶的腐女,该死的王洗凤,还有那自断擀面杖的伪娘。”万仁斩既怒又惊,咬牙切齿之余,将心一横,云袖甩开,刷,一物飞出,宝光荡涌,一股让万千生灵颤栗的意念降临了,是王语基寄存在玉匣内的念识体。

    大基老王语基和他姐姐王语嫣都是成名人物,王语基更是名动基老界。“大观园,吾志在必得。”王语基的念识体轻声道,他的声音像是朔风卷地而过,震彻方圆千丈。

    玉匣自行打开,匣子里升起一只小兽,它四肢蜷缩在腹部,全无生气,像是死了一般。

    刷!万仁斩远远避开玉匣与小兽,他最是了解它们的可怕之处。玉匣中的小兽非是死了,而在沉睡,其名“断玉兽”,断玉兽本是王语嫣的契约兽,奈何它太烦人,而且管不住自己的消声巴,处处留情,和很多契约兽都有消声情。王语嫣大怒之下,封印了断玉兽,并把它丢给了自己的弟弟王语基。

    王语基善加利用,把断玉兽放在玉匣之中,平时盖子是密封的,若将断玉兽放出,它即便睡着,也会释放凶威,若有契约兽在此,不管对方是雄还是雌,断玉兽都会与之发生难以描述的感情。

    有时候,断玉兽不挑剔了,旁边有基老也没关系,它照样行事。所以万仁斩才会远远避开它。

    “卓一碗,你去头疼吧,断玉兽还有王语基都不是你能招惹的存在。”万仁斩心道。

    王语基的念识体轻轻一摇,倏化翩翩俏公子,黑袍玉带,手按长剑,风姿若仙。“卓一碗,吾听说过你,伪娘界的后起之秀。吾有爱才之心,你可愿拜入吾门下。”王语基的念识体道。

    “承蒙你厚爱。”卓一碗道,“可惜,我不敬天不拜地,更不跪基老。收起你的邪恶心思,我不会做你的基友。你可知道很多伪娘相当讨厌基老的。”

    “话说过头是为不智。卓一碗,你也是愚人。”王语基的念识体淡然笑道,“既是蠢人,斩了就是。”

    锵!

    长剑出鞘,瞬间,剑光照亮琼霄,引动九天落雷降下。

    王语基是基老,不但Gao基,在剑术上的成就也让人望而惊叹。

    卓一碗蓦地大凛,不敢小觑王语基,哪怕是对方的一道念识体,“王语基,这么快就要和他撕比,王洗凤,你真会玩啊,把我们都拉下水了。”卓一碗心道。

    刷刷,白仁斩、千仁斩急电似的旋起,来到万仁斩身边。他们看到大哥放出玉匣与匣中的断玉兽,皆道大势已定,让他们想不到的是王语基还在玉匣中封存了一道念识体。既出乎他们的意料,又让他们忧心,是不是王语基不信任他们,如果他们生有二心,那道念识体是否会毫不犹豫地挥剑斩了他们三人!

    万仁斩依旧摆出高深莫测的表情,白仁斩、千仁斩均拿不准大哥在想什么,只得凝神屏息,翘首以待。

    腐荔枝右臂幌动,荔枝花灯陡地变作一柄刀,胭脂色的刀身,刀柄缠着红线。“王语基,你不Gao基,为何来到大观园。怎么,想我了吗,姐姐。”腐荔枝故意道,她以“姐姐”称呼王语基,也不怕激怒他。

    妖界的凌梦玲站在雪舟之上,一双俏眼闪烁着无穷杀意,她同样不惧怕王语基,据传,凌梦玲对王语基的姐姐王语嫣有些想法,曾经想以闷棍放倒对方,然后拖走,奈何失败了,可凌梦玲成功地引起王语嫣的注意了。

    王语基的念识体扫遍凌梦玲、腐荔枝、卓一碗,这才道:“你们三人不怕死,吾也不惧麻烦。凌梦玲,听说你差点掳走吾亲姐。”

    “如何。”凌梦玲不悦道。

    “草!你为什么失败了。”王语基的念识体咆哮道,“你要是成功了,吾就不用在受那个女人的气。她脾气有多坏,你们不知道。吾深有体会,恨不能远离她,可她手段通天,动辄搬山拿月,日天发棵地,吾有什么法子,吾好为难的,碰到这样的姐姐,想死的心都有了。”王语基向在场的主人倾诉他的不幸。

    包括白仁斩、千仁斩、万仁斩在内的人都惊呆了,感觉自己很萌。传闻中的可怕女人,她是那么的神秘,无人觑到她的真容,原来她喜欢摧残自己的奥豆豆。

    尤其是凌梦玲,心思转动,什么啊,王语嫣难道是那种女人,说好的高冷呢,听王语基这样形容,她分明是一个弟控嘛。

    停了停,王语基的念识体又道:“凌梦玲,努力啊,再努力!算吾拜托你了,把吾的姐姐弄走吧,有她在吾身边,吾有多少条命都不够,她早晚会无意识地弄死吾。那时,吾死不瞑目。”

    讲到最后,王语基的念识体甚至洒下几点清泪,很是可怜。

    腐荔枝、卓一碗、凌梦玲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好。

    可白仁斩、千仁斩、万仁斩心中的惧意愈发炽盛,他们都知道自己活不过今天了,因为他们知道了王语基的秘密。有什么比死人更会保密的麽。

    心如坠冰窖,万仁斩三人想逃,哪敢啊,王语基的念识体还在,断玉兽也在。就说那个玉匣,它也是一件宝物,内中自成一界,如果被困在里面,想死都难。

    “大兄,怎么办。”

    “大兄,我们要死了吗,王语基大人会杀掉我们吗。”

    白仁斩、千仁斩纷纷传音给万仁斩。

    “淡定,奥豆豆哟,淡定。”

    万仁斩故作镇定道。

    可他的身体很诚实,犹在发抖。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