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临十二基老排开阵仗,也不再掩饰自身的基气。他们都是骄傲的基老,贵为金临的十二城中管事,所到之处,群基都赞美他们拥有大叽叽。

    法海、刘大姥不以为意,尤其是法海,他快没时间了。基山寺里的那些消声驴可不会给他时间,晚了,主持的大位早已让位他人,他法海还玩个叽叽啊。“可恶,贫道收了你们这群妖孽。”法海怒道。

    “妖僧,你僧不僧,道不道,若非你有一张好脸,我等早已上前,乱刀碎了你,看你如何嚣张。”

    “以德服人,我们金临十二城中管事以德服人,从不仗势欺人。妖僧,我们给你一个机会,跪下吧,然而依次捧起吾等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用你的手去爱它们,让它们感到愉快。”

    “泰迪城主在此,二哈大人也在。刘大姥、妖僧,你们还不投降,当真要与我们撕比吗。非要做过一场,你们才知掉眼泪。两只不见棺材不死心的基老,休怪吾辈辣手摧汝等的局花。”

    “哥哥们,妖僧很不耐烦的样子,杀了就是。”

    金临十二基老还在讨论,法海一往无前,足踏金轮,剑指十二基老,“砸碎,贫道送你们去吃阎王的消声巴。”

    十二基老凝神一瞬,危机已至。铮、铮、铮,剑气如潮,旋扫向十二头基老,无差别攻击。法海哪还留半分情面,先杀了他们在说,然后再观摩他们的局部地区之花。“也许贫僧还会为他们画素描也说不定。”法海心道。

    贾秋田在旁冷笑,神烦奥义倏地上手,“神烦之狗。”

    蓬嗤!蓬嗤!两团基气荡开,蓦地凝成两只狗,牛犊子大小,它们凶眼放光,仰天嚎叫数声。接着奔了出去,齐齐咬向刘大姥。

    “贾秋田,你在大观园混得并不好,为何不自立门户,非要与贾泰迪、贾二哈待在一起,他们真的当你是兄弟吗,吾看不像,你在他们眼里连条狗都不如啊。”刘大姥冷言相向。飕!刘大姥挥动青木杖,一道青灰色的长流扫了出去,砰砰,击中两只神烦之狗,劈碎了它们的狗头。

    可碎掉的狗头很快长了出来,两只神烦之狗大为不耐,它们幌动欠揍的脑袋,再次冲向刘大姥。

    “嗯?”刘大姥运掌挥退靠近的神烦气息,让他局部地区紧张啊。

    身为大观园的城主,贾泰迪终于出手了。“好激动呀。”泰迪城主大笑道,“你们看我的擀面杖,足足有两丈长,而且还在拉长,我小伙伴的上限是天空啊。”

    刷刷,两道人影飞至,他们是金临十二基老中的两位,泰迪一出手,他们怎能闲着。两位基老分别捧起城主的一颗不能描述的基蛋,“妖僧,屈服于吾城主的擀面杖之下,你将享受基乐的无上妙谛,比利大神与你同在。”

    法海嗤笑,蓦地,他一掌拍向自己的脑袋,佛气拂过他的头皮,嗤嗤嗤,法海的秀发落下了,“贫僧有感而来,不达目的绝不甘休。贾泰迪,你拦在贫僧面前,不知死活。来吧,品尝贫僧的兄大肌的味道吧。”

    僧袍鼓舞,佛气涌滚,法海高宣佛号。刷,他向前驰去,快如惊电。砰砰!法海的左右兄大肌猛地弹动,跃出僧袍,展现在外面,两块宛如钢铁浇铸的奶大肌闪烁着迷人的光芒,如梦似幻。

    贾泰迪一见到法海的兄大肌,两眼怒睁,樱桃之嘴也拉开邪魅的弧度,“太美了!你太美了。我想和你困觉。”贾泰迪忍不住道,“本基执掌大观园数十载,品尝过的基老不可计数。其中也包括基僧,基道,妖道。可还没有人像大师这般迷人。大师的奶大肌,颜色自然,历经岁月的淬炼,沉淀了无尽的寒华。我,我想去抓一下你的迷之尖端,可以吗!”

    “哼!”

    法海冷笑。

    “贾泰迪,你这蠢狗,来啊,亲身感受贫僧兄大肌的美妙,然后去死吧!”

    “我来了!”贾泰迪怪叫。

    “城主不可啊!”

    “城主淡定,基色当前,会要了你的命的。”

    两位基老疾呼。

    贾泰迪置之不理,他起身而上,双掌半屈,向前抓去,“大师,are-you-ok?我反正是OK了!”

    法海倏地侧起身子,让左边的奶大肌撞向贾泰迪的爪子。“悉听尊便,城主你不怕吃苦,那就来吧。”法海暗运佛元,聚于左兄大肌之上。只要贾泰迪碰了,他的手也别想要了,和废了无异。

    基色当前,贾泰迪还是很有自制力的,他当然知道法海的盘算,可泰迪城主也有自己的打算。他的双掌早已不是凡手,贾氏有一门失传已久的绝学,曰“铁傻掌”,功成之后,发招的人一双大手无坚不摧,铁人也得变成渣,而且还会变傻,神志不清,成为傻子,故曰铁傻掌。

    贾泰迪只想得到法海的身体,至于他的脑袋是否灵光,那都不是事。太聪明的人放在自己身边,泰迪城主也不放心。

    砰!砰!砰!声如铁石碰击,贾泰迪接连催动“铁傻掌”,在法海的兄大肌上烙上了十几个掌印。“哈哈哈,大师,如何,我的铁傻掌让你讶异吗?”

    然而法海仍旧清醒,并无变傻的迹象。贾泰迪暗呼不好,收掌即退,毫不留恋,来去如风。可就在泰迪城主飞遁十几丈之后,啪的一声,一只大手按住了他的香肩。贾泰迪再不能动弹,一股大力将他禁锢在空中,而法海冷漠的声音响起,“城主,为何落荒而逃,你不是想用手感受贫僧的奶大肌吗。贫僧来了,你却心生退意,贫僧好受伤,我一受伤,就有人要死了。”

    法海的声音如同厉鬼低笑,贾泰迪的消声巴再不能维持两丈长的最强状态,登时回归田螺形状。

    基山寺未来的主持手掌发力,掰过来贾泰迪的肩头,砰的一声,把泰迪城主的脑袋撞向自己的兄大肌。猛击之下,贾泰迪头晕目眩,感觉自己萌萌哒,似乎要吃药了。

    金临十二基老岂能坐视城主被人欺负,腾,腾,腾!一头头基老翩若蛟龙,倏地飞来,基气迸卷,声势浩荡。“放开那只泰迪。”

    “有什么冲我们来,不可为难泰迪。”

    “放了泰迪,消声驴。”

    “你这是在自寻死路。贾泰迪是大观园的城主,地位之高,不是你能想象的。”

    十二个基老怒道,他们最大的后台就是贾泰迪,如果泰迪有失,别说他们还能待在大观园,就是在金临城也混不下去了。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贾二哈动也不动,对泰迪的生死漠不关心,原来二哈也想做城主。

    试问,谁不想呢,坐拥一城的鲜肉,贾二哈焉能不动心。贾泰迪一死,二哈上位的可能很容易实现。

    相比二哈,秋田就淡定多了,直接与刘大姥撕比。可他释放的两只神烦之犬已被刘大姥杀死,“竖子,你成功引起吾的注意,汝的局部地区之花,吾收下了。”刘大姥气息一沉,右臂抖动,青木杖倏地祭起,刷刷刷,青芒迸舞,绕着木杖旋飞。

    贾秋田道:“刘大姥,你又何尝不是呢,你也引起我的注意了。自从你第一次进入大观园,我就在暗中观察你,你那优美的身姿与甜美的基老香气让我魂牵梦绕,至今不忘。神烦之汪汪!”

    汪汪汪,汪汪汪!

    贾秋田一言不合就开始唱歌,他那洞动听的歌喉让刘大姥悲伤感动,双眼飙血泪,恨不能上前杀了贾秋田,“你他消声的别再汪汪了,吾怕你了,行不。”

    可是贾秋田不管刘大姥的声责,他继续用汪星人的语言唱歌,哗哗,两条神链甩了出去,是神烦之链,若被锁住,人会跪地,膝盖都能跪碎。

    刘大姥两指并起,朝天空中的两条神链点去,咻咻,两道青色的光芒迸出,分别扫向两条神链。

    铛铛!两声寒铁相撞之声过后,神链崩碎,可是碎了之后,还是鸡肉味的,嘎嘣脆啊。碎裂的神链凝成一只鸡腿,肯定咬不动,牙齿会崩掉的。

    轰隆隆!神烦鸡腿重逾千钧,压得虚空迸荡,汹涌的神烦气息倏地拍向那支青木杖。

    法海、刘大姥等外人均感不适,因为他们是外来者,很少有机会体验贾秋田的神烦奥义,金临十二基老、贾泰迪、贾二哈等人则不同,他们都是大观园的本土基老,秋田的神烦之妙,他们有了些抵抗力,可也不能完全抗拒。毕竟贾秋田还未实力全开。

    青木杖像是溺水的小鹿,不住幌动,可它挣脱不得,被神烦的气息裹住。越是挣扎,越是深陷。

    贾二哈心道,好个老三,你也许真的能擒下秋田,我拭目以待。哈哈哈,贾泰迪不行了,他被妖僧擒下了。二哈喜滋滋道。

    砰、砰、砰!

    “城主,如何,美妙啊,贫僧兄大肌的滋味美妙吗。你说话啊,说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法海疯狂道。他双手抓着贾泰迪的头发,向自己的左右兄大肌撞去,一下又一下,磕得城主的脑袋都懵了,血水朦胧了他的眼睛,视线模糊。

    可法海没有放手的意思,愈发使劲。砰砰砰,砰砰砰!狠撞贾泰迪的脑袋。

    不得不说,法海的兄大肌比铁塔还结实。可贾泰迪也很有骨气。即便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变成了田螺形状,没有两丈的长度,可他还是大观园的城主。积威已久,已有了王八之气。

    金临十二基老近身不能,法海从生命之海中摄取一串佛珠,每颗珠子有拳头大小,共有三百颗。三百颗佛珠分开,它们吸收了法海的基气、佛气,迅速成长,约有冬瓜那么大,远胜人头。

    十二基老各自为战,他们被三百颗佛珠分开了,苦不堪言。

    “想杀贫僧,你们也配!”法海讥笑道。“对了,忘了问你们,为何大观园的城门挂着那么多消声驴的脑袋?他们和你们有什么仇,为何被杀?”

    贾泰迪终于清醒了些,嘭嗤,一团王八之气散开,强行推开法海。

    摇摇坠坠,贾泰迪差点掉下去,好在他擅长平衡,还是稳了下来。“大师,你的兄大肌很有味道,我喜欢!”贾泰迪怒道,“敢这样对我,大师,你的下场只有一个,先被我消声然后再被我的手下消声,最后我才会命人割掉你的头,挂在城门之上。”

    暂时与法海分开了,贾泰迪仍觉不安全,“铁傻掌!”他大吼道,洗脸盆大的拳头不分先后,砰砰砰,重重地砸向大和尚。

    然而,法海早已看透贾泰迪“铁傻掌”的不足之处。

    顺便一讲,并非“铁傻掌”有缺陷,而是贾泰迪不能发挥出它的全效,怪不得别人。

    “金刚之贫僧有大肌肌!”

    法海宣了一声佛号,向前踏去,凌空渡虚。而他的两块奶大肌闪烁着古铜之光,像是被埋在地下的宝器,历经无尽岁月再次见到了天日。

    砰!砰!砰!

    一团团气浪炸开,上百个“铁傻掌”拳头砸在法海的左右兄大肌上,可它们都被弹开了,并不能伤害到法海。“贫僧的大肌肌岂是你能测量的。贫僧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是人间罕有,可你无缘参悟。”法海冷笑数声,倏尔旋身,呼喇喇,罡风迸舞,另有梵唱响起,可净化基老的心灵。

    形势不妙,贾泰迪向后退去。可他的十二基老无暇他顾,哪里顾得了他这个城主。“二哈、秋田,你们俩个窝囊东西,欧尼酱有难,你们在做什么,一个袖手旁观,一个只顾着与爱慕已久的基老相杀。”贾泰迪动了无名之火。蓦然间,他双手向前推去,蓬,一大团王八之气如同黑水迸沸,滚荡开来。

    “千年黑王八。”贾泰迪怒吼道。

    “是谁在召唤吾,吾来自太古,吾是大黑暗天座下的神圣之兽,黑王大肌霸。”一只大鳌从那团黑气之中冲了出来,它小眼一瞪,电扫四方,刷刷刷,墨绿色的电光来回舞动。

    “很好。”法海喜道。“贫僧缺少一个坐骑,这只黑王八与吾有缘,贫僧就收了它吧,我佛慈悲。”

    “消声驴,你这是找死。”黑色的大鳌不屑道,“你想收了吾,妄想!”

    “黑王八,你还在等什么,吃了他。”贾泰迪大声道。眼前的黑色大鳌并不是泰迪的契约兽,可他们之间有约定,大观园的城主有难之际,可将它招出,他们一同御敌。

    “废物就要有废物的样子,别在吾面前狂叫。”黑色的大王八不屑道,根本不把贾泰迪放在眼里。它是受人所托,照顾大观园,而非忠于贾泰迪。

    贾泰迪也不反驳,他还不是黑王八的对手。早晚有一天我会炖了你,泰迪城主心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