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园大观园,今日的大观园注定不太平。

    某处隐蔽之地,王洗凤与贾泰迪的独子巧哥儿一脸冷漠,通过他桌子上摆放的照虚镜,他能看清大观园发生的一切。

    巧哥儿的出生就是个悲剧,他的父亲是基老,从未想过和姑娘产生任何感情且诞下一儿半女。至于巧哥儿的母亲,她很疼爱自己的儿子,可王洗凤的爱建立在谋取更高位置的基础上。丈夫可以是工具是筹码,儿子亦然。王洗凤注定是要做女强人的。

    “贾泰迪,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好。”巧哥儿面容冷峻,他的模样和城主有六分相似,剩下的几分随母亲。

    出生在大观园,若无意外,巧哥儿会是下一任城主。可捧着金钥匙出生的人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寒门之苦,巧哥儿无从体验,豪门望族的冷漠他已厌倦。“基老,我要做基老,并且做基老中的基老!”啪,巧哥儿一掌击在桌案上。咔嚓,桌案崩裂,上面摆放的照虚镜跳了出去,旋又落下。这面照虚镜可是王洗凤重金购得,为了给巧哥儿解闷用的。

    “咳咳咳。”巧哥儿吐血三斤,“我的体质还是太弱了。一次吐血只能吐几斤,我听说大基老受伤时,流几百斤血的血跟玩似的,根本不当回事。”巧哥儿暗道。他有心成为大基老,奈何生来就是病秧子,如果不是生在富贵人家,得了这种娇贵的病,注定会早夭的。

    “刘大姥想收我做他的基友,我同意啊。”巧哥儿轻声道。他伏案而起,右手抓来照虚镜。“金临十二基老,你们好威风,仗着贾泰迪的面,在大观园横行无阻。我若是城主,第一个杀了你们。十二垃圾,要了何用。”

    年纪虽轻,巧哥儿心机很重。“贾泰迪,你有金临十二基老,我也有!”

    刷,刷,刷!数道人影倏然而至,他们都是年轻的基老,而且都是在大观园中不得势的基老,像是贾小猫,贾小狗,贾大虾,只是听他们的名字就知道他们的命运有多凄惨。贾氏一族是大观园的大族,姓贾的人多了去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出人头地的。

    贾大虾道:“巧哥儿,刘大姥又来了。他的目的我们都知道。”

    贾小猫道:“老大,我们准备数个月,就是为了今天。下决定吧。时不我待,错过了,就不知还要等多久。”

    贾小狗道:“小猫说得对。我们要让大观园里的人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巧哥儿现在就能继承城主大位,甚至比泰迪大人做得更好。”

    巧哥儿拎着照虚镜,忽地将镜子对准他的心腹们,咻咻咻,一道道镜光迸出,扫在贾大虾、贾小狗等人身上。“不要动,而且不要说话。”巧哥儿命令道,“你们三个人当中有一个是叛徒,我还不确定是谁。可你们知道的,我宁可全杀,不放过一个!”

    闻言,贾小猫、贾小狗、贾大虾震怖莫名,不知巧哥儿在打什么主意,是试探?还是清算!

    贾大虾年纪最大,心机最深,他站在原地,像是一截枯木,任随照虚镜在他身上照来照去,照虚镜除了能看清贾府发生的一切外,还能透彻人心,若生有二心,镜光将会大作,变作火光,将那人说烧成灰烬。

    贾小猫、贾小狗的定力显然没有贾大虾的高,他们惴惴不安,并且深知巧哥儿喜怒无常,除了那个叫“板儿”的乡巴佬外,谁也不信任。

    板儿,来历不明。突然出现在大观园内,王洗凤本是要杀了他的,可巧哥儿一眼相中了土里土气的板儿,说什么也不让母亲除去他。王洗凤无奈,几经试探板儿,确定他是真失忆后,也不再为难他,将其升为二等小厮,做了巧哥儿的跟班。说来也怪,自从板儿来了之后,巧哥儿的脾气好多了,不再无故伤害甚至杀掉身边的婢女、侍卫,想来也是板儿的缘故,因为他心地善良,潜移默化之中,巧哥儿也被他影响了。

    贾小猫、贾小狗心焦难安,可他们又寻不到那个乡巴佬的踪迹,只得暗道苦也。“板儿那厮和巧哥儿形影不离,人呢,他人哪去了。”贾小猫想不通。

    贾小狗同样困惑。贾大虾依旧淡定。

    自照虚镜中透出的镜华,来回旋扫,照在阿猫阿狗身上也无任何变化,就在贾小猫、贾小狗暗暗庆幸之际,乍闻贾大虾嘶声痛嚎,“不是我,不是我!巧哥儿真的不是我。”

    烈焰荡起数米之高,深蓝色的火舌绕定贾大虾,他逃都逃不掉。巧哥儿哪管贾大虾的生死,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贾小猫等人中谁是叛徒,也许有,也许没有,谁知道呢。先杀了一个再说!不幸的是,贾大虾成了牺牲品,“谁让你那么淡定,不是故作镇定就是心虚到极点,反而无所谓了。”巧哥儿忖道。

    贾小猫、贾小狗瑟瑟发抖,也不敢看火焰中的贾大虾,生怕惹恼了巧哥儿,他们也会被丢进火里,成了陪葬品。

    咻咻咻!四滴基油从火海中飞了出来,落入巧哥儿的左掌。它们是贾大虾的基油,人已成灰,基油尚且留下了。“成色不差。”巧哥儿哼道。他起手一翻,将四颗基油按进自己的油田内。

    “巧哥儿,叛徒已经死去,我们……”

    贾小猫这才敢开口。

    贾小狗则紧张的不会讲话了。他不是没见过巧哥儿杀人,可每次见到都会心有余悸,对这位公子哥的畏惧更甚。

    吱嘎,木门忽地被推开了,房间内的光线陡地变亮了。是板儿,巧哥儿的跟班来了。他一眼瞄到尚在燃烧的蓝色残焰。“你又杀人了。”板儿说,不带任何表情,并不因为贾大虾的死去而有起伏。

    “是。”巧哥儿承认道,“他们三人中有不忠者,怪不得我,谁让他自己作死。贾大虾没救了,我送他一程,让他少犯错,已是对他最大的宽容。”

    “你说是那就是吧。”板儿开口道,他一身灰衣,长相平淡无奇,身段不是很高,甚至有些佝偻。

    然而此刻,不管是贾小猫还是贾小狗都不敢小觑他们口口声称的乡巴佬,有他在,巧哥儿才会收敛坏脾气,不至于伤及无辜。

    呜呜旋转,照虚镜发出耀目的光芒,倏地飘向板儿,在他前方停了下来。

    贾小猫、贾小狗大骇,难道,难道巧哥儿要杀板儿不成?他真的疯了?还是说板儿是叛徒?两人猜不准巧哥儿的心思。

    板儿伸出手指,陡地点向照虚镜,叮的一声脆响,照虚镜的镜光黯淡下来,像是平常的镜子,看不出高贵之处。“巧哥儿,大观园里谁是真心对你的,相信你也清楚。”板儿道。

    “我知。”巧哥儿道。“不觉得悲哀吗,我父亲当我不存在,母亲与其把我当成是儿子,不如说是商品,而且待价而沽。”巧哥儿笑了。“别人争破头皮也想进入大观园,我却想出去。你们说我傻吗。”

    “不不不,怎会呢,巧哥儿要傻,我们都是智障。”贾小猫立即道。

    “巧哥儿是文曲星下凡。”贾小狗也道。

    “你太陶醉了。”板儿道,“走不出自己的小世界。你觉得自己不幸?好像世界上的人都欠你的,包括这个世界。巧哥儿,你要是离开大观园,我相信你活不过三天。”

    “板儿,你住口!”

    “放肆,你怎么敢这样说巧哥儿。”

    贾小狗像是吃了耗子药,开始狂吠,一扫先前的颓态。

    板儿无视贾小猫、贾小狗,当他们不存在,因为他知道他们是两条虫子,还很可怜,和他们讲什么道理。

    巧哥儿先是呆了呆,随后大笑。呼,他一掌拍出,气劲绵长。当啷,照虚镜被那道掌气扫中,飞向穹顶,又被无形气罩撞了下来。

    哧的一声,一道比柱子还粗的镜光倏地劈下,毫无意外,劈向板儿。

    这一瞬间,贾小猫、贾小狗睁大了眼睛,他们心情很纠结,既希望乡巴佬被劈死,又希望他活着,否则他们也活不多久。巧哥儿还有谁不敢杀呢。

    板儿看也不看那道镜光,右袖一拂,刷,一口小剑电射而出,登时,剑芒若悬瀑,倾天而起。在隆隆声中,镜光被撞成数不清的光点。“你当真要杀我麽,巧哥儿。我知道你深爱着我,至今仍是。”

    “爱让人发狂,更让人变得愚蠢。我已下定决心。”巧哥儿道。

    “何不用照虚镜照照你自己的心。”板儿道。

    “我的心坚如磐石,千年不倒。无需照耀。”巧哥儿道。

    贾小猫、贾小狗待在两只相爱相杀的基老中间,很是为难。按理说他们应该帮助巧哥儿,可他哪天要是后悔了,追究起来,阿猫阿狗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板儿,你是刘大姥的人吧!”巧哥儿冷笑道。

    “你既然都知道了,我又何须隐瞒。是,我是刘大姥的人,是他的远亲。”板儿承认道。

    刘大姥将板儿丢到大观园,让他接近巧哥儿,自有他的目的。毕竟,刘大姥和巧哥儿的年龄差了很多,也许有隔阂。可板儿就不同了,他年纪和巧哥儿相仿,人长得又实在,让人望而心生好感。

    “板儿,如何,待在我身边你愉快吗。”巧哥儿问道。

    “愉快。”板儿道。

    贾小猫、贾小狗这才醒悟过来,“狗东西,你竟然是刘大姥的人。”贾小猫怒道,“少主真心待你,你却虚情假意。刘大姥还在外面叫嚣,你刚才消失了一段时间,是不是出去通风报信啦。”

    “肯定是这样的,板儿,你貌似老实,难怪我一看到你就觉得讨厌。”贾小狗也道。

    既然板儿是刘大姥的人,贾小猫、贾小狗也用不着对他客气。

    巧哥儿淡淡地瞥了一眼贾小狗、贾小猫,示意他们闭嘴。

    “板儿,你也知道我的为人,以及对你的爱。”巧哥儿道,“我们虽不曾山盟海誓,可也在断消声山下许下了此生不相忘的诺言。原来,我始终是棋子,而你亦然,是刘大姥安置在我身边的暗子。”

    “我对你的爱是真心实意的。这点你毋庸怀疑。”板儿道。他右臂招展,摄来空中的那口小剑,剑长尺余,寒气森森。“这口剑唤作斩尘缘。”板儿又道。

    “哦,我曾经挚爱的基友啊,你要斩去我们之间的红线吗。”巧哥儿大笑道,声音中带着悲哀。

    造化弄人啊!

    为何相爱的基老不能待在一起。

    巧哥儿五指抛舞,咻咻咻,金线迸出,缠了照虚镜,将其拉下来。“板儿,是你伤害我在先。我杀了你,你可有怨言。”

    “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板儿回道,“我自己做的选择,却让你承担后果。巧哥儿,如果你不是生在大观园,我们真的会很幸福的。”

    “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却可改变命运!”巧哥儿五指扣在照虚镜上,倏地,金光迸驰,烈焰似海涛。照虚镜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金蚕弯月刀。

    照虚镜本来就封印在金蚕弯月刀之中,况且巧哥儿不愿以镜子伤害板儿,毕竟他们手牵着手在照虚镜前互诉衷肠,齐眉并举之后,Gao基在所难免。睹物伤情,巧哥儿挥刀斩情。

    板儿要斩尘缘,巧哥儿斩情,两人也很有默契,哪怕是相杀。

    贾小猫、贾小狗取出各自的武器,站在巧哥儿左右。

    “早知今日这么痛苦,我当初就不该答应刘大姥的。”板儿幽幽道,“人这一生,究竟该有多少基友才会满足。而伤害我最深的却不是你,而是我自己。”

    锵的一声,剑鸣骤起,板儿手中的短剑迸爆出数以百计的剑虹,彻照方圆千尺。

    巧哥儿目光一沉,哼了一声,刷,他人已电掠而出。金蚕弯月刀蓦地向前劈去,哧啦,金色的刀芒撕裂虚空,斩爆数十道剑虹。“板儿,我要割下你的脑袋,放在我的房间里,提醒我不忘今日的痛苦。”

    铛铛铛,剑气、刀芒激撞,金鸣之声不绝于耳。板儿、巧哥儿你来我往,刀剑相向,哪还有半分旧情,一出手就是要对方的命。

    贾小狗正要出手,贾小猫狠狠瞪了他一眼,传音道:“你个呆比,瞎参合什么,人家夫妻从相爱到相杀,关你何事。你上前掺和,除了做他们的共同出气筒,还有其它利用价值?”

    贾小狗恍然大悟,当即止步,并向贾小猫投去感激的目光。

    “我的心好难过,好难过啊啊啊啊啊。”巧哥儿道,锵嗤,刀气迸出,如同金羽散开,涌向板儿。

    “我的心也好痛。”板儿道。他手中的小剑掷了出去,蓬,剑芒涌爆,扫退漫天金羽。

    “看得我好激动。”贾小猫传音于贾小狗,“撕比中的基老真是太美了。”

    “可也很危险。”贾小狗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