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秋田一离开,王洗凤当即寒下脸来,春兰、茉莉已死,“刘大姥、妖僧,我的人你们也敢杀。”

    王洗凤并不在意春兰、茉莉,她在意的是自己在大观园的地位。外人杀了她的人就是打她的脸,王洗凤以半个城主自居,高高在上,她的脸能打麽。

    “巧哥儿已经藏好。是时候和刘大姥做个了断。”王洗凤心道。她素手不知何时拈着一支烟花,只要放出,她的姐妹们很快就会赶来。

    王洗凤的人脉极广,她在腐女界、伪娘界、妖界都有知己。伪娘界的卓一碗,腐女界的腐荔枝,妖界的凌梦玲,她们都是王洗凤的好姐妹。尤其是伪娘界的卓一碗,听说他最近自断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长得更像是女人了。王洗凤很为他感到开心。

    心思未定,王洗凤忽地望向门外,“谁,出来!”

    刷。

    门外,一道人影倏然旋入,基气飘纵,显然是基老界的人物,“王洗凤,吾又来了。”

    “是你,白仁斩。”王洗凤怒道。

    “是在下,白某有礼了,夫人。”

    白仁斩笑嘻嘻道。

    “夫人,吾的目的你早已知道,白某人不再废话。”

    “白仁斩,不管你身后之人是谁,我都不会同意的,大观园并非基老界之地,任何妄图将大观园并入基老界的人都是我的敌人。”王洗凤寒声道。

    “贾夫人,你的夫君可不这样想。贾泰迪,贾城主他很乐意成为基老界的权贵人物之一。当然,世上并无唾手可得的好事,大观园是城主的筹码,是他通往成功的捷径。夫人,你一个女人,在大势面前,又有多少能量。”白仁斩笑道。“也不瞒你,夫人,吾并非一人而来。”

    “夫人。”

    “贾夫人。”

    又有两道声音响起,一人自南边而来,一人自西边而来。南边而来的人唤作千仁斩,西边而来的人更是了得,号曰万仁斩。他们是白仁斩的结拜兄弟,能为更在白仁斩之上。三兄弟在基老界也是名动一方的人物,此番结伴而来,所图不小。

    王洗凤再无任何犹豫,将手中的烟花放出。她需要姐妹们的支援。

    白仁斩、千仁斩、万仁斩也不理会空中散开的烟花,只当没看见。来再多的人也无用,大势已定。

    千仁斩、万仁斩与白仁斩守住院子,“贾夫人,好巧啊,刘大姥也来了。”千仁斩道。

    “刘兄可是吾等的好友,我们经常一起出去Gao基。”万仁斩道。

    “还有一位大师,他现在名不见经传,将来也是大人物。基山寺很快就是他的袖中之物。”白仁斩也道。

    显然,他们知道法海的真实身份,而且有拉拢之心。

    王洗凤此惊非同小可,思道,白仁斩、千仁斩、万仁斩有备而来,贾泰迪那个没用的东西,像是一条狗,谁给的骨头多,他就会向谁摇尾,不能指望他。“难道我大观园真的守不住了?”王洗凤心湖骤起狂澜。

    白仁斩像是看穿了王洗凤的心思,又道:“贾夫人,单凭你一个人是守不住大观园的。”

    千仁斩也道:“夫人,叫上你的好友,那又如何。大观园被基老界的超级大能看上了,我们兄弟三人不过是马前卒,探路石。夫人,你若不从,后面来的基老可不像我们这样好说话。”

    万仁斩道:“废话休说。王洗凤,摆在你眼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通往生路,一条是死路。自己选的路,不要怪别人。”

    王洗凤冷笑:“自己选的路。”

    哧哧哧,数百道金线自王洗凤十指迸出,轰然扫向房屋。喀拉拉,屋梁碎、房顶迸炸,整间屋子化为废墟。

    白仁斩、千仁斩、万仁斩分别守住三个方向,不退不让,他们自不会放王洗凤离开。“夫人,何苦做困兽。识时务者为俊杰,贾泰迪这样的人,真的值得你付出一切吗。夫人,我们兄弟三人虽然也是基老,可不排斥女人。来吧,让我们的消声消声满足夫人的迫切愿望吧。”万仁斩大笑。

    千仁斩、白仁斩也笑了起来,他们都不是纯粹的基老,不介意和女人产生感情。

    就算在基老界,白仁斩、千仁斩、万仁斩的名声也不是很好。

    “吾有一碗,曾经装满吾之眼泪。”

    刷。清光漫天,残像幢幢,一伪娘娉婷而来,是卓一碗,王洗凤的知己。

    卓一碗右手捧着一碗,碗里面撞了几颗打了圣光的不可描述之蛋。反正不是他的。卓一碗自断汉子之棒,又向姑娘之路靠近了。

    “现在,吾的碗只装汉子的蛋。”卓一碗清冷道。他左臂挥拂,清气浩荡,方圆千尺内,寒霜骤生,铺满废墟。比寒霜更冷的是卓一碗的那对眸子,刷刷刷,卓一碗目光如电,扫向三只基老。“你们,该死!”伪娘怒道。“吾的碗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又准备好了么。献出汝等的基蛋,吾碗自会炼化它们。”

    “小卓,你又在吓人家。”

    腐女的气息如同千丈悬瀑,丛高天降下,哗哗哗,涤扫苍茫大地。是腐荔枝,王洗凤的另外一个闺蜜到了。

    腐荔枝宫鬓高挽,款款而来,她手里挑了一盏荔枝花灯,“三位基老,何不现场消声消声,小女近来灵感枯竭,需要刺激。你们就是我要找的人啊,从你们身上,小女才能找到久违的腐情。”

    白仁斩、千仁斩、万仁斩怔怔无语,他们不想见到腐荔枝,可又不能招惹她。腐荔枝和基老界的很多超级基老都有不错的交情,他们不敢惹她,否则就是和她身后的那些朋友们为敌。

    妖气飞舞,血雾弥散,妖界的凌梦玲来了。她乘雪舟而来,“姐姐们,小妹来晚了。”凌梦玲道。

    风雪如刀,一刀刀刻在三只基老身上。

    “凌梦玲!”

    万仁斩怒道。

    “哦,是你,凌梦玲。你这女人还活着吗。”万仁斩恨不能上前杀了她。

    “是我。”凌梦玲笑道。轻轻一跃,遁离雪舟。

    凌梦玲、腐荔枝、卓一碗三人站在王洗凤身边,笑吟吟望向白仁斩、千仁斩、万仁斩。“你们不过是基老界的小丑,偶然得势,装作一副大基老的样子,其实不是。要不是你们有大叽叽,站在你们背后的基老早就杀了你们。我说的是与不是。”腐荔枝笑着问道。她的朋友遍布天下,其中不乏基老。

    “腐荔枝,有些话还是不要讲出来为妙。”千仁斩道。他可不愿被人当众揭丑。

    “小卓,听说你自断烦恼之根,好好好,真是利落的姑娘。”凌梦玲赞道,她向卓一碗挪了挪,正要伸手去碰他的脑袋,刷,卓一碗急忙退开。“自重啊,凌梦玲。”

    “切。”凌梦玲不屑道。“小卓,没了叽叽,你就当自己是真姑娘了?”

    “至少我的灵魂是的。”卓一碗争道。

    “哦,按照你的说法,我的灵魂一定是汉子!”凌梦玲道,“我喜欢的可是姑娘啊,漂亮的姑娘。”

    “你这变态,不要靠近我。”卓一碗继续躲避凌梦玲。“喂喂,我的灵魂是姑娘,身体不是啊,以后会是的。你寻我作甚,去找腐荔枝啊!”

    “腐荔枝散发着腐女的酸味,让我不喜。”凌梦玲直接道。

    “”

    腐荔枝冷笑,且不说话。喂,什么是腐女的酸味,明明是香味。你们俩个笨蛋,不知道腐女的美妙之处,只会在一旁瞎比比。

    王洗凤略微无语,她的三个闺蜜都是麻烦啊,单独一个还好,三人凑到一起准没好事。“姐妹们,不可忘了我啊,是我把你们唤来的。”王洗凤忽觉自己没存在感,立即大声道。

    白仁斩、千仁斩、万仁斩想走又不能走,因为他们奉命而来,目的尚未达成,回去的话,那位大人物会杀了他们的。“刘大姥与法海是怎回事,还没擒下贾泰迪与贾二哈吗。”白仁斩传音给两位兄长。

    “情况有变。”千仁斩道,“以刘大姥的能为,两个泰迪也不在话下,再加上一个二哈也不是他的对手。”

    “法海也不是池塘里的泥鳅,龙一样的人物,为何不见他的峥嵘头角,他不是很想见贾泰迪吗。”万仁斩奇怪道。

    那边。

    贾泰迪、贾二哈携手金临十二基老,气势如龙,围起了刘大姥、法海。

    泰迪、二哈兄弟俩一见到法海,喜的不要不要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不住幌动,尤其是贾泰迪,“妖僧,你果然不是好人,本城主愿意亲自净化你。来,到我身边来,我会用爱与基情净化你的身心。”

    贾二哈如何不知大兄的心意。恼道,欧尼酱,你太不够意思了,眼前的妖僧,你一个人能净化来吗?我们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两支擀面杖齐用,方可拿下他!按照贾二哈的意思,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家不是兄弟吗,客气什么啊。

    暗中观察,贾秋田躲在暗中观察,一双基老之双眼闪烁着奇异的光泽,“妖僧,好个妖僧。我喜欢。可我喜欢的人,大哥、二哥也会喜欢,他们就是这样的人,专门和自己的兄弟争夺基老。”贾秋田很不服气,现出一副宝宝好烦恼的样子。“没办法,用我的神烦奥义抢走妖僧,让泰迪与二哈吃土去吧。”

    贾秋田也很有想法,暗中戒备,倏地,他双掌一扬,呼呼,两股基气迸飙,一道劈向贾泰迪、贾二哈;另外一道像是彩带,甩向法海。

    秋田骤然发难,泰迪、二哈无暇多想,仓促回应。“大迪奥无情。”贾泰迪冷喝道。呼,他的身体急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迎风就长,约有两丈长短,煞气很重。

    砰的一声炸响。贾泰迪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扫碎了贾秋田发来的那道基气。“熟悉的味道,是你吗,秋田。”泰迪震怒道。

    法海也不看扫向自己的那道基气,忽地,他掌气摧开,直如翻江之龙,风云齐变。砰!基气荡炸,法海轻易地化解了危机。

    贾秋田大笑而来,周身上下散发着邪气,神烦的气息放了出去,如风卷大地,呼喇喇,天际陡暗。“我名秋田,掌有神烦奥义。那妖僧,你可愿与吾Gao基。”贾秋田自信道。

    “贫道拒绝。”法海当即道。

    “纳尼!”贾秋田大怒,“妖僧,你怎么忍心拒绝我,我的相貌放在大观园也是极好的,你看看我的两个兄长,贾泰迪就不说了,一看就不是正经的东西;贾二哈,除非你用绳子,否则拴不住他。我就不同了,我根骨不凡,向道之心不曾改变。”

    “你身上散发的神烦气息让贫道厌恶。”法海不悦。

    “贾秋田,你什么玩意啊!”贾泰迪怒道。“我可是你的大兄,还是大观园的城主,身份比你尊崇多了。你敢小觑我?”

    “用绳子拴我?真亏你想得出来。我的二哈美名远扬,天地间罕有。”贾二哈也道。

    贾秋田的话让他们很不舒服,要不是有外人,他们已经上前,大义灭亲,弄死秋田。

    “两位兄长,哈哈哈。”贾秋田大笑。“你们安心吧,我已将你们出卖给大嫂了,大嫂会好好修理你们的。”

    “太阳。你有多无耻啊。”贾泰迪忍不住道。

    “秋田,你的脸呢,你的脸要不。”贾二哈吼道。

    “如果不能Gao基,我要这脸有何用。”贾秋田认真道。“大嫂说,我不听她的,她让我娶很多悍妇回家。还不如杀了我算啦。大哥,你最熟悉其中的痛苦,做弟弟的就问一句,大嫂处处针对你,你开心吗,开不开心!”

    “这……”贾泰迪不想说。

    事关城主的脸面,不可当着众人的面讲出来。

    “巧哥儿在哪里。”一直没讲话的刘大姥开口了,他挥动青木杖,飕、飕、飕,青藤飞舞。

    “还有你,刘大姥,你数次光顾大观园,来去自由,如入无人之境。真当我大观园的爷们不是基老吗。我早就看中你了,来吧,刘大姥,与我Gao基!”贾秋田冷笑道。

    “喂喂,二哈,你说秋田是怎么了。”贾泰迪消声询问身边的贾二哈。

    “不知啦,老三今天逮到谁就说Gao基,受到什么刺激了吗?”贾二哈困惑道。

    “交出巧哥儿,否则吾今天拆了大观园,让汝等无家而归。”刘大姥发狠道。青藤迸舞,犹如长龙,在大观园上空徘徊。

    金临十二基老纷纷叱道:“刘大姥,休要放迪奥。”

    “滚吧,大观园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我等与大观园同在,生是大观园的人,死是大观园的鬼。”

    “是是,做鬼也不放过你,刘大姥。”

    刘大姥并不把金临十二基老的话放在心上,树倒群鸟散,到时候,你们跑得比谁都快。刘大姥似乎看穿了基老们的心思。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