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贾泰迪思绪不宁,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很没精神。不管那些小鲜肉如何努力,手也好,脚也罢,就连口也未闲着,可贾泰迪的擀面杖就是不配合。

    “你们这些废物都退下。”贾泰迪大怒。他右手一扬,一股磅礴的基气荡开,涌向房间中的鲜肉基老们,砰砰砰,将他们轰出门外。有几个体力不支的鲜肉,张口吐出几十斤鲜血,再没了气息,赫然死掉了。

    拥有泰迪之名的城主,郁闷道:“来人,来人啊,快把地面清理干净。王洗凤那个悍妇看到了,又该啰嗦啦。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比我的还坏。”

    还能站起来的鲜肉们,赶紧行动,半盏茶的功夫,他们已经拾掇完毕,地面干净,“泰迪之主,如是,我们退下了。”带头的鲜肉轻声道。

    “去去去,你们这些不知进取的东西,好好学习先进的技术啊,否则如何让我开心。我一不开心,你们就有苦头吃了。”

    贾泰迪挥挥手,示意那群标致的鲜肉离开。

    待众人离去,贾泰迪盯着自己的擀面杖,“发棵,这还是我的小伙伴吗?都成什么样了,比虫子还不如。我需要善待它啊,否则它会死去的。”

    砰!

    贾泰迪房间的门被人撞开了。

    一人不请自来。

    “二弟,是你吗,贾二哈。”贾泰迪笑道。

    “欧尼酱,大事不好了!”贾二哈气急败坏道。“那个刘大姥又来了,非要掳走我们的巧哥儿。”

    “哼,那个逆子,还有人要?刘大姥喜欢,直接带走就是。我不在意。”贾泰迪不悦道。“二弟,你也是的,成何体统,快快把你的小伙伴放倒裤里,不可闲置在外。”

    “哥哥喂,嫂子生气了。她发了好大的火,人家好怕怕。”贾二哈很没骨气的说。

    “王洗凤,那个女人,确实很可怕。别说你怕她,就是我也怕她啊!”贾泰迪心有余悸。王洗凤发起狠来,十足的泼妇,谁能受得了,反正他贾泰迪不行。

    刷!

    又有一头基老降下,观他模样,和贾泰迪、贾二哈相似,只是身高不足。他是贾氏的老三,唤作“贾秋田”。

    贾秋田大呼小叫,“哥哥们,不好了,大嫂发疯了,她很快就会来此地。我们的秘密场所再不能保住了。”

    贾二哈、贾泰迪目光不善,刷刷刷,齐齐望向贾秋田,“你这厮做了什么,说,你是不是告密了,把我们的基乐场所告诉你大嫂了!”

    贾秋田当即道:“欧尼酱们,你们真是太小瞧我了。我是那种没气节的基老吗!不是!大嫂狠狠地揍了我一顿,可我很坚强,什么都没讲。然后她又揍我了,揍得我麻麻都不认识我啦,所以我什么就招了。哥哥们,速度逃啊,大嫂就要来了。”

    “”

    “”

    贾泰迪、贾二哈鄙夷地盯着贾秋田,就知道这厮不仗义,可兄弟们之间的感情还在啊,他还特意前来通知自己逃跑。

    叮叮叮,玉珏相撞之声响起,幽兰的香气随后而至。

    贾泰迪、贾二哈面色遽变,他们知道王洗凤来了。

    “糟了!”

    “完了!”

    贾泰迪、贾二哈目瞪口呆。贾秋田“扑通”一下,给跪了。“大嫂吉祥。”贾秋田恭敬道。

    “你这个渣!”王洗凤怒道。

    人还未至,怒火先到。

    贾秋田瑟瑟发抖,“大嫂,不关我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一揍我,我就坦白了。什么都告诉你啦,大哥、二哥他们荒唐,我可荒唐。”

    贾泰迪一脚踹了过去,把贾秋田放倒在地,“老三,你还真是长大了,大兄也敢出卖。”

    砰砰砰,贾二哈也帮着泰迪大兄狂踹贾秋田。

    “嘛的,我一定不是亲生的。”贾秋田的眼泪糊了自己一脸。

    刷。一道清绝的身影倏然而至,王洗凤怒视贾泰迪、贾二哈、贾秋田三兄弟,三只基老大低下他们高贵的头颅,不敢看王洗凤的丹凤眼,那双眸子中的怒火能把他们烧成渣渣。给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去挑战王洗凤的耐心。

    “大哥啊,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都吓成田螺了,好迷你。”贾秋田认真道。

    “”

    “”

    “”

    闻言,王洗凤、贾泰迪、贾二哈同时望向贾泰迪的擀面杖,太阳!还真像贾秋田说的,太迷你了。王洗凤更是火大,素手一翻,咻嗤、咻嗤、咻嗤,五道金线迸出,倏地劈向贾泰迪。

    “夫人不可伤我的小伙伴。”贾泰迪骇道。

    王洗凤当然不会摘了贾泰迪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只是略施薄惩,让丈夫知道轻重。

    “三弟告诉你了吧,刘大姥又来了。”王洗凤道。

    “那个基老和疯子无异,夫人不必理会。”贾泰迪紧张道,因为五根金线在他眼前飞来飞去,只要王洗凤愿意,它们会切断它的不可描述之棒,不,现在是田螺了。

    “大哥,大嫂,刘大姥是个人才,我们用爱感化他啊。让他为贾府做事,不是说贾正经那厮死掉了吗,南门缺一个门将。我们把这个肥差抛给刘大姥,如何。”贾秋田小声道。

    大观园有四个大门,十三个小门,其中,南门、东门、北门还有四个小门都由王洗凤派人巡守,油水之丰厚让人侧目。贾秋田有心捞走一个门,可王洗凤门毛都不给他。贾正经死了,贾秋田的心思再度活跃。

    王洗凤不理会贾秋田,她自然知道贾秋田在想什么。“哼,贾正经是死了,可南门还在我手里,谁担任门将我说了算,什么时候轮到你了。”王洗凤瞥了一眼贾秋田,“你先站起来,我待会再问你话。”

    “大嫂英明。你想知道我都告诉你,别揍我了,我这身板真的不行啦。”贾秋田道。

    贾泰迪、贾二哈极其鄙视他们的三弟,没用的基老,吃不得苦,我们还能愉快玩耍吗。贾泰迪、贾二哈决定了,以后不带贾秋田,哪凉快他哪待着去。

    贾秋田哪管两位欧巴的脸色,他急忙站起来,搬来太师椅,“大嫂,坐啊,站着怪累的。”

    “嗯。”王洗凤还真坐下来了。

    贾泰迪、贾二哈脸上的苦比之意更盛,心知他们今天遇到麻烦了,王洗凤又要对他们施展教诲,耳朵上都起茧子了。草。

    好在大观园中,法海、刘大姥非常嚣张,还在大吵大闹,“贾泰迪,快出来,听说你擅长日天。”

    “王洗凤,别躲了,吾知道你怕我,快把巧哥儿交出来,否则吾今天就不走了,不走了。”刘大姥开始撒欢。

    贾泰迪、贾二哈顿时喜道:“谁人敢在我大观园喧哗,我们去灭了他。还有没有城法,金临十二城中管事何在,出来,与我等一起去撕比外来者。”

    大观园中还有一座城中城,唤之曰金临,金临中有十二大基老,他们都是贾泰迪的心腹与基友,十二基老号称同境界无敌,又因为擅长在街道撕比,故曰城中管事。

    腾!腾!腾!腾!

    十二道基气怒涌,“哈哈哈哈,泰迪大哥,你是在召唤我们吗。”

    “泰迪欧尼酱,我等来了。”

    “大兄的命令,我等岂敢不来。”

    “我们十二兄弟是一个团队,真要认真起来,什么都能拆掉,我们是战无不胜的。”

    “金临十二城中管事,简称十二城管,我们威名远扬,流传千古。”

    十二头基老齐齐而至,双手垂拱,站在门口。因为他们早已感受到王洗凤的气息,故不敢放肆。有王洗凤在的地方,她就是无敌的象征,十二基老焉敢与之争锋。

    贾泰迪、贾二哈狠狠地瞪了一眼贾秋田,随后向门外走去,“兄弟们,跟上,我们去撕比敌人。刘大姥那厮又来了,似乎还来个一个妖僧。不管他们是谁,有什么目的,敢在大观园无故喧哗,索取巧哥儿,我们杀了他们!”贾二哈大声道。

    “巧哥儿是我儿子,刘大姥放出话去,说巧哥儿和他有缘,可恶的基老。我儿子什么时候和他有缘了,明明是我和他有缘,走,去和刘大姥Gao基!”贾泰迪怒道。

    “”

    王洗凤很无语。心道,随你们去了。

    贾秋田很尴尬啊,特么的成了哥哥们讨厌的对象,这非他的本意。

    刷刷刷,刷刷刷!金临十二基老随贾泰迪、贾二哈一同离去,风卷云舒,好不快意。贾秋田待在王洗凤身边,心如猫挠,恨不能给自己装上一对翅膀,也去撕比刘大姥与妖僧。“大嫂,我也去了!”贾秋田道。

    “哪里去。”王洗凤一甩手,五道金线劈出,缠了贾秋田的四肢、颈项。“我有说让你离去了吗。”王洗凤语气不善。

    “巧哥儿不容有失,大嫂,让我去撕比刘大姥,多一个人多一份力气。你也知道的,刘大姥能力通天,在基老界也是大名远扬,不,是恶名昭彰。大哥二哥还有金临十二基老不一定能弄死他。”贾秋田分析道。

    “不牢你费心。你还是跟我说贾泰迪、贾二哈还有什么秘密场所,不许少说。”王洗凤冷冷道。

    苦啊。贾秋田暗道。要是把什么都告诉王洗凤,他和泰迪、二哈之间的兄弟之情以及友情都完了,比陌生人还陌生人。在大是大非的原则上,贾秋田的立场还是很坚定的,他绝口不谈他们三兄弟的基乐之地。

    王洗凤呵呵一笑,五根金线倏地收缩,“痛痛痛!”贾秋田嚎叫道。

    “秋田,招了吧,我不想揍你。”王洗凤道。

    “大嫂,我宁死不屈。”贾秋田严肃道。

    “哦。”王洗凤不觉意外。“贾秋田,你再不招,我寻思着你也该成家立业了,哪家的姑娘配得上你呢,让我想想……”

    “大嫂,不可啊!你太卑鄙了!我怎么可能像大哥一样娶了一位悍妇!”贾秋田急道。

    “悍妇!”王洗凤气得不知如何是好。

    “不不,是贤淑的夫人,大哥积了几辈子的福缘啊,才娶了像大嫂一样贤惠的夫人。大嫂,在我心里,整个大观园都没有像你这样的好人。你是大好人呐!”贾秋田冷汗如泉涌。

    “呵呵呵,贾秋田,我在你心中的形象原来是这样的啊。既是如此,我也无话可说。你大哥的福气,你确实比不上。这样吧,我做主,寻来几十个大家闺秀,你都娶了吧!”

    “大嫂,饶命!”

    贾秋田的心都凉了,哇凉哇凉的。

    “那就从实招来,贾泰迪、贾二哈还有什么瞒着我的。”王洗凤耐心有限,哪容贾秋田打哈哈。

    “为了我自己的终身大事,抱歉了,大哥二哥,你们注定是大嫂铁掌下的渣渣。我亦然。”贾秋田如实相告,不敢隐瞒。兄弟情,去尼玛的,我要Gao基呢,贾秋田忖道。

    王洗凤也很满意贾秋田的做法,认为他孺子可教也。不像贾泰迪、贾二哈,一个不成体统,一个放手没。“秋田,你前途不可限量。听大嫂的没错。”王洗凤道。

    “大嫂,只要你让我Gao基,我什么都听你的,别说是出卖大哥,就是出卖我爹也没问题!”

    “这。你多想了。”王洗凤道。

    “大嫂,我什么都招了,可以让我离去了吗,听说贸然而来的妖僧很俊俏,我要是去晚了,大哥、二哥什么都吃了,我汤水都喝不到。”贾秋田气道。

    “你去吧。”王洗凤道。

    “就此别过。大嫂,你可不能出卖我,不许在大哥、二哥面前说我不忠。”

    “放心吧,你还衷心,我很确信。”王洗凤道。

    “嗯嗯,有大嫂这句话,我就安心了。”贾秋田道。

    消声的,怎可能安心!贾秋田心道。

    刷!贾秋田向大观园最热闹的地方飞去,“妖僧,刘大姥,我来了。”贾秋田大笑。

    贾泰迪、贾二哈还有金临十二基老,他们先行一步,最先遇到了法海、刘大姥,至于春兰、茉莉还有她们的契约兽,早已成了死物,死的不能再死。法海面无慈色,是他亲手断绝两位腐女的生机,刘大姥也不遑多让,除掉罚琴兽、角村兽。

    “贾泰迪。”法海一眼认出了大观园的城主。金临十二基老簇拥的那人,气度不凡,眉宇间基气纵扬,而且他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就放在外面,早不是田螺形态,而是最佳状态。

    见到法海、刘大姥,贾泰迪的擀面直刺苍穹,杀机凛然。“外来者,就是你们要夺我的巧哥儿。”贾泰迪怒道。

    “不错,贾泰迪,识相的话交出巧哥儿。”刘大姥笑道。

    “住口!”

    “怎会有如此无礼之基。”

    “这人好不要脸。”

    金临十二基老纷纷斥骂,一副正义凛然的表情。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