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撕比的如火如荼,虚仙还在昏厥之中。他的一双兄大肌之尖端已被青衣基老毁去。

    血染长衫,虚仙分明是无辜的。可你跟蛇妖讲道理,还是那种喜怒无常的蛇妖,他能听懂人话吗。虚仙的罪是白受了,也无处伸冤。他姐夫古歌很霸气,非要降妖除魔,表面上看是为了虚仙出气。实际上呢,古歌还是为了自己着想。

    讲真,古歌相中了两只蛇妖,都想收了。仗着异人传授给自己的法宝,古歌和白衣基老、青衣基老撕比的难舍难分。可不长眼的基老来了,还是大基老。

    柳如花、法海先后而至,更要命的是雷攻塔也降临此间。

    而且雷攻塔的器灵和法海因理念不同,大打出手。长久以来的压抑,一旦爆发,将会毁灭基情与热情。法海与如花就是最好的例子,两人Gao基多年,熟悉彼此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可该撕比时绝不留情,藕断了就断了,只要消声巴不断就行。

    雷攻塔投下的巨大阴影,让谷歌想起了被度娘支配的恐惧,“不行啊,我要反抗。我可是基老,度娘是我夫人,可也不能打扰我Gao基。”

    眼睛闪烁着不可磨灭的基光,刷,谷歌豁然飞起,照妖小镜在他头顶呜呜旋转,一道道镜光迸驰,扫向雷攻塔。

    然而雷攻塔是基老界的重宝,远非照妖小镜所能比的。镜光扫在塔身,如同泥人过江,焉能兴起风浪。

    雷攻塔的器灵则在和法海撕比,看也不看谷歌一眼。小角色而已,雷攻塔的器灵不屑一顾。

    谷歌很郁闷,脚踏两颗星星,身前悬着五颗星星。他的七星铜剑的本体是七星,隐去剑形,以本体显化。“暗镯!”谷歌劈手打出一镯子。

    嗡的一声爆鸣,纯暗色的镯子旋斩而出,荡起一层层乌光,齐齐涌向雷攻塔。

    暗镯也是谷歌的法宝之一。

    白素基、小青在旁观望,有些不明所以。不久前他们还在和古歌撕比,一眨眼,法海与柳如花来了,还带来了雷攻塔!

    白衣基老、青衣基老皆是蛇妖,他们本能地畏惧雷攻塔,远远避开此塔,单是从塔内飘出的热浪就让他们吐息不畅,生命之海也像是凝固了一般。“好可怕的塔,我们夕湖游玩时,也远眺过,不敢靠近。为何雷攻塔离开了夕湖?”小青问道。

    白素基修行千年,见识要比小青高明。他道:“青儿,法海怕是镇不住雷攻塔,器灵已出,并与法海对杀。这也是我们的机会,待他们两败俱伤之际,我们出手杀了他们,再毁掉雷攻塔,永绝后患。”

    “欧尼酱,雷攻塔真的有那么容易毁去?”小青笑道。

    “事在人为。”白素基道。

    “可我们是妖啊。”小青道。

    “不要在意细节。”白素基无视小青。

    大基老有大基老的想法,蛇妖有蛇妖的道路,没人注意到地下躺着的书生,他的米米们被摧毁了,意志炽盛如昔,“我要Gao基,我要Gao基,谁也不能阻拦我!”虚仙散发着惊人的基气,如同瀚海澜江,澎然涌起。

    照妖小镜、雷攻塔内的两只妖物同时醒了过来,他们还算友好,并未发难。刷!刷!刷!刷!四道有如实质的目光劈向虚仙。

    腾。虚仙坐了起来,应了那句“垂死病中惊坐起,响起基友坟头五丈草。”

    “痛啊。”虚仙失声道。“小生的米米都被青衣基老毁了,此仇不报,小生怒火难歇。”虚仙蓦地瞥向空中的小青,那对眸子中有杀气舞荡。

    虚仙被四道目光盯住,可他怡然不惧。对一个基老来说,少了兄大肌的尖端是仅次于断了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痛苦。是以,虚仙对白衣基老、青衣基老的好感荡然无存。“你们视我为弱叽,我偏偏要变强,我要破掉汝等的局部地区之花。”虚仙发下大愿,登时,他的基油油田向上迸起百十米高的巨浪,滴溜溜,一颗黑色的基油浮了起来,像是黑珍珠。

    本命基油,虚仙凝出了本命基油。

    “哈哈哈,我做到了,我做到了!”虚仙大喜过望。尝试多年未果,一朝踏入全新的领域,书生好不得意,他那消失的兄大肌尖端倏地再生了,左边的形似蚕豆,右边的像是小番茄。“这,这!”虚仙笑了,他用手掸了一下左右兄大肌啊之尖,坚韧而又很有手感。“很好,这才是小生想要的消声头。”

    神采奕奕,顾盼生辉,虚仙挥手扫爆觑定他的四道视线。“前辈们,汝等看够了没。小生的无垢之躯,你们想得到吗!想得到就要付出代价。”

    虚仙分出两缕念识,一缕飘入照妖小镜,另外一缕飞进雷攻塔之中。

    轰隆隆!雷攻塔遽震,塔中的妖物狂笑,“小子,吾待在塔内,今生再难出去。就算你献上局花,吾也采撷不能。不过吾好钟意你,也期待你的成长。法海那消声驴,不知进取,枉为基山寺的主持。若非吾与尘缘和尚有约定,早就催动宝塔,彻底摧毁基山寺。唉,自尘缘之后,基山寺越来越没落,法海成就虽高,可远不及尘缘和尚的千分之一。小子,吾期待你能超越尘缘,逍遥基老界。”

    “滑稽啊!”照妖小镜内有一道秘音传出,只有虚仙、塔中大妖能听到。“你被困雷攻塔,戾气与英雄气概所剩无几。为了逃出生天,不惜向法海投诚,可人家怎么待你的,当你是灵气之源。”

    “唉,老夫太善良了,错信了法海,怨不得别人。”雷攻塔内的大妖无奈道。“人心不古,消声驴到处走。老夫与尘缘和尚撕比过,奈何技不如人,只得踹门而入,安坐于雷攻塔之内。可怜老夫一身基气滔天,也曾桀骜过,时间腐蚀了老夫的棱角,时至今日,吾与寻常老头无异也。”塔内的大妖叹息道。

    “老家伙,你又在说笑了。”照妖镜内的人笑道,“你要是服输,天下无贼也。你是基老界的神偷,众基称呼你为盗帅。盗帅啊盗帅,还敢偷天乎?”

    “谁,你是谁,如何知道老夫的身份。”雷攻塔内的大妖吼道。“老夫就是盗帅,处处留下小蝌蚪的盗帅。哼,尘缘那消声驴算计吾,将吾囚于雷攻塔之内。吾穷极人算,也难获自由。法海利用雷攻塔汲取老夫的灵力,老夫真的会如他所愿?”盗帅笑道。

    虚仙越听越吃惊,不管是雷攻塔内的盗帅,亦或照妖小镜内的大能,都不是他能招惹的狠厉基老。与他们合作,如临深渊,稍有不慎,将会葬身无间,永坠黑暗。

    “照妖小镜内的蠢物,你也没多大能耐,否则也不会被人塞进镜子里,像个可怜虫。你的那条虫还能用吗,老夫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愈发精神。”

    “老匹夫。你继续得意,外面的小哥如果不搭理你,你如何利用他。”

    “小子,不要听他的。吾许你千般Gao基大道,大道成,汝将登基天下!”盗帅即道。

    “人为财死。前辈们,你们都想利用小生,拿出你们的诚意,我自会评估。”虚仙道。“额,这是怎回事,为何我长满了Xiong之毛。”书生一低头,握草,xiong之毛太旺盛了,都不用穿衣服了,可虚仙很担心他的兄大肌会闷死在里面。

    “不要担心,小子。你这是基道将成的迹象。当年,基老之神降下,他要去渡一人,让其归入基老界。”盗刷忽道。

    “敢问前辈,基神所渡之人可是比利大神!”虚仙好奇道。

    “然也。”盗帅说。“比利是基老之神渡化的第一个汉子,他与基神亦徒亦友,成就虽然难超基神,可也被后世的基老们冠以大神的称谓。在基老界,谁人不知比利大神的威名,一神之下,万基之上,声名显赫。”

    “盗帅,你怎么知道其中的过程!”照妖小镜内的大能困惑道。

    “因为吾是盗帅。”雷攻塔内的大妖笑道。“基老界还有吾不知道的事情吗,老夫可是被人称作行走的图书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更是洞悉了宇宙哲理。吾有三千基老之道,谁愿取之,吾自不会吝啬。”

    “拉倒吧,你要真那么厉害,还能被尘缘和尚困在雷攻塔之内。谁不会说大话,我还说自己是比利大神的儿子呢,你信吗。”照妖小镜内的大能不屑道。

    “你究竟是谁,为何处处与老夫为敌。真当老夫没脾气吗,纵是被关在塔内,吾依旧可以灭了你,只手遮天,吾有大迪奥!”盗帅哼道。照妖小镜里面的人,不管他是谁,可他惹了盗帅,就别想安稳地走完下半生。

    虚仙的xiong之毛愈发飘逸,朝天卷舞,像是摆动的水草。人道是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虚仙偏偏是兄毛三千丈,Gao基也发难。

    “壮哉。”

    “妙哇。”

    盗帅与照妖小镜内的大能同时称赞。

    “虚仙,你基道已经小成,油田再扩,本命基油熠熠生辉,你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拜在吾门下,吾赐予你无上的杀术,可偷天,可窃一江之水,亦可盗走群基的芳心。”盗帅急着拉拢虚仙。

    “虚仙,去吧,拜倒在那个疯老头的门下,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言尽于此,你也是聪明人,知道如何做。”照妖小镜内的大能冷笑道。

    “两位前辈。”虚仙展颜一笑。“承蒙你们看得起小生,奈何小生的消声花只有一朵,只能献给你们中的一人。让我说,还是你们撕比一场,谁赢了,谁就能赢取小生的芳心。”

    “滑稽。”

    “哼。”

    不管是照妖小镜内的人还是雷攻塔内的盗帅,他们都不愿动手。因为受制于镜、塔,还有反噬的危险。

    虚仙早猜到他们的意图,当下冷笑,一拧身,兄毛甩动,像是大江迸涌,瞬间覆盖了雷攻塔,“做什么,你做什么,好黑,老夫什么也看不到了,虚仙,你这是自寻死路!”盗帅震怒道。

    “纳尼,吾与雷攻塔的联系被切断了。”与法海撕比的器灵惊道。“不科学,这不科学啊,吾可是雷攻塔的器灵,因塔而生,吾即代表雷攻塔!那黑压压的毛是怎回事,人类怎有那么多的兄毛。”器灵难以置信。

    咔嚓、咔嚓、咔嚓!虚仙的兄毛勒紧雷攻塔,不住绞动,塔内的盗帅怒火冲出颅顶,重重地拍打塔顶、塔门、底座。“虚仙,快住手,老夫愿将平生所学悉数交予你。”

    通过兄毛,虚仙也向盗帅传达了他的意识,“老头,你不死,我焉能成为雷攻塔之主。还有白衣基老、青衣基老等着我去点化他们,哪有时间和你废话。我用兄毛覆盖整座宝塔,它也未拒绝,说明此塔很钟意我,愿意奉我为主。天地间的宝藏,有能者居之。而你,只是被困在塔里面的冥顽不灵的垂死之人,如你所言,我前途不可限量。”虚仙胆大心细,先试探雷攻塔,发现它完全接受他的兄毛。故而开始嚣张,放出话去,弄死盗帅。

    照妖小镜疾遁,飞离虚仙。生怕被虚仙的兄毛擒下。“那小哥怎回事,明明是基道小成,却有这般威能。还好我够机智,哪像盗帅,装比不成反成了傻比。”

    地面上,虚仙的异变终于引起白衣基老、青衣基老、柳如花、法海、古歌等人的注意。古歌长袖一舞,吞噬之力油然而生,将照妖小镜收于袖中。“怎回事,虚仙的消声毛太长了。”

    雷攻塔的器灵一脸悲愤,刷,他向下坠去。“放开雷攻塔,放开它。数千年来,还未有人敢用兄毛捆住雷攻塔,你是第一人。”

    “你的赞美我收下了。”虚仙冷笑。他抬起宫傲的头颅,目中绽放两团基光,飕飕,飙出眼外,斩向雷攻塔的器灵。

    “臣服于我,否则必死。”虚仙道。他自信满满,丝毫不把器灵放在眼里。

    “欧尼酱,那书生变了。”小青道。

    “是,他变了。”白素基也道。“奇怪,是什么刺激他了。”

    “欧尼酱,你忘了吗,我损坏了他的一颗消声头,而你非让我除去另外一颗,这样才对称。我照做就是了,也许是我们把虚仙变成这样的。”青衣基老还算有良知。

    “哼,他心智不坚,怪不得我们。变成这样,太难看了。”白衣基老道。

    “嘻嘻嘻,欧尼酱,你真冷酷。明明对虚仙动了心,为何不认真面对他,偏偏伤害书生。”青衣基老笑道。

    “我们是蛇妖,而他是人!”白衣基老一字一字道。“小青,不可忘了自己的身份。一旦对人类动了心,我们将走向那万劫不复之地,回头无望。你可听清楚了!”

    “是是,欧尼酱你太严厉啦。”小青道。

    “我是为了你好。”白素基道。

    “我知。”小青道。

    “你不知。”白素基道。“你要是真知道了,也不会处处让我为难。”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