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言有缘千里来Gao基,无缘相见不识君。

    那命中注定相遇的基友啊!虚仙芳心大悦,瞄到了白衣基老。是白素基,青衣基老的欧巴。

    白素基依旧摆出冷漠脸,好像天下的基老都不及他似的。可虚仙喜欢啊,在虚度娘的教育下,书生毫无意外的成了M。

    “白公子的眼神太棒了。就喜欢他用鄙夷的目光刺穿我的灵魂!啊,我的心脏因为他而跳动,我的生命也因为他而精彩。白素基,小生一定要与你困觉。”虚仙暗自道。

    刷。

    青衣基老瞬间来到白衣基老身前,牵起他的手,道:“欧尼酱,你怎么来了。”撒娇,撒娇。

    白衣基老冷笑,“青儿,你的修道之心何在,为何背着我出来,我讲过,我们是妖,和人类中的鲜肉基老不可能长相厮守。”白素基以秘法传音于小青。

    小青放下白素基的手,也不答话,拿眼瞅着虚仙。

    虚仙大步而来,身上散发着寂寞如雪的气息,侧身四十五度对着白衣基老、青衣基老,“白公子,我们有见面了。”虚仙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淡些,可话一讲出来,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虚公子,不管小青对你说了什么,你无视就好。”白素基道。

    “欧尼酱!”青衣基老不悦道。

    “白公子,怎会。小青知书达理,通晓宇宙哲理,比利之光与他同在,小生和他走在一起,顿觉心情舒坦,局部地区之花放松。”虚仙直言道,也未说青衣基老的坏话。

    “谁,出来!”

    白素基忽地一扬手,飕,一支蛇形玉簪飞了出去。银芒炸散,水气氤氲。

    虚仙的姐夫古歌,古捕头,他顿觉慌张,像是被无数的蛇盯住了。紧张之际,古歌当即大呼:“虚仙,是我,是你姐夫啊。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可伤害我。”

    “嗯?”白素基望向虚仙,“虚公子,他是你姐夫,为何鬼鬼祟祟躲在暗处。”

    “这个……”

    虚仙不知如何解释。只得转过身去,气冲冲走向古歌,“姐夫,你跟上来做什么!都说了别打扰我Gao基,你偏不听。你Gao基的时候,我有打扰过你吗。”

    “没,你就安静地站在一旁,观赏我与基友行那不能描述的运动。”古歌道。

    “这不就对了。我与白公子、小青情投意合,情比金坚,绝无第四人可加入到我们中来,姐夫,你离开吧。还有,到了家里不可乱讲,不能让我姐知道白衣公子的存在。”

    否则,她会想尽一切手段除去白公子!虚仙如何不知他姐姐的手段。所以他和那些鲜肉基友之间并无真正的感情,萍水相逢,拔迪奥无情。

    古歌站在原地,说什么也不走。初遇青衣基老,古歌惊以为天人,再见到白素基,古歌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白衣基老比青衣基老更漂亮,虚仙这小子好福气,一下子勾搭了两只绝品基老,他一介书生,如何应付得来。我身为他的姐夫,理应为他分担基友。他的基友就是我的基友啊。小青好还是白素基好?”古歌的目光在白衣基老、青衣基老身上逡巡,拿不定主意。

    不管了!两只基老都要!古歌心道。“错过了他们,我会后悔一辈子的。”古歌生平所见的基老,还没有人能超越白素基、小青的美貌。

    白衣基老被古歌盯得有些不自在,要不是虚仙在旁站着,白素基早已动手,剜出古歌的双眼。“”“无礼的汉子,第一次见到我,就盯着我的兄大肌,可恶。”白衣基老杀机炽盛,近在咫尺的青衣基老不由地打了一寒颤。

    “好冷!”青衣基老道,“欧尼酱,住手。吓坏了书生怎么办,我知道你对他有些意思。”

    “小青。”白素基冷冷道。

    “啊啊,我不说就是了。”青衣基老抱怨道,刷,他迅速远离白衣基老,绕到虚仙身后,“书生,我手冷,借你的米米一用,温暖一下我的小手。”

    “”

    “”

    “”

    白素基、古歌、虚仙都呆掉了。

    小青我行我素,还真那样做了。嘶!虚仙倒吸了一口凉气,“小青,你的手太凉了,小生的Xiong之尖端都冻坏了!”

    “什么嘛,你是不是汉子,大家都是基老,何必那么见外。”小青大大咧咧道。

    “这不是见外的问题,而是……”

    虚仙正想说些什么,小青手指用力,弹了一下书生的Xiong之前端,力道重逾千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血水迸溅,虚仙当场昏厥。

    白素基大怒,“小青,快住手!你怎么能伤害虚公子,快把他的另外一个消声头也摘掉,你知道我喜欢对称的东西,虚公子不对称了,入不得我的基眼。还不动手!”

    “啊,抱歉,差点忘了这茬。”

    青衣基老毫不迟疑,即将动手之际,古歌挥刀而来,“不可伤害虚仙,度娘会杀了我的。”

    锵嗤,刀芒如同雪水迸滚,冲起十几米高的气浪。

    小青不予理会,古歌的刀法他还看不上眼。“欧尼酱说了,让我掸去书生的另外一颗消声头,我怎敢拒绝。欧尼酱的话就是真理,我坚决执行他的命令。”

    铿锵,清辉荡舞,剑吟清越。青衣基老唤出他的炼魔之剑,青肠。

    “青肠”剑方甫现世,寒光飙舞,剑气凝成一线,向前劈去,嗤的一声,青芒迸炸,将涌过来的刀芒冲散了。

    “啊!!”

    昏厥过去的虚仙再度醒来,因为他仅存的兄大肌的前端也消失了,皆因小青下了死手。

    “欧尼酱,这下你满意了吧。”青衣基老喜道,“我按照你的吩咐做了。”小青向白衣基老讨好道。

    一旁的古歌惊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草,你们敢不敢正常些。为何伤害虚仙的米米头,回到家中,他姐会杀了我的。古歌开始担忧自己的未来。

    虚仙他姐是个重度弟控,虽然严厉了些,可还是很关心虚仙的。

    看到虚仙在地上痛的直打滚,古歌再不能忍耐,“可恶,你们知道规矩吗。”

    敢在航州府伤人,分分钟弄死你们啊。“暗镯。”古歌吼道。

    飕!

    一道乌光迸出,寒芒迸舞。是镯子啊,古歌祭出他的最强法宝,暗镯。这镯子一放出,迎风即长,径逾两丈。

    青衣基老不屑道:“有用吗,反正书生的消声头已经被我毁了。你现在才出手,无济于事,来,让我也捏碎你的兄大肌的尖端。”

    小青将手一晃,五道青丝旋出,缠住“青肠”剑的剑柄,“你有暗镯,我亦有苹果。”青衣基老冷笑。

    五道青丝缠成一股,接着绷紧,锵的一声震吟,青肠剑劈开生死路,剑气遽地涌出,凝成一颗青苹果。“去吧。”小青叱道。

    呼。青苹果怒旋而出,撞向暗镯。青与黑的对撞,铛!爆音如天崩,又似地裂,震天价响。

    暗镯与苹果难分轩轾,在空中僵持。

    青衣基老略显意外,她手指弹舞,咻,一缕青色的气旋击中了剑柄,将它向前推去。青肠剑无坚不摧,剖开虚空,斩向暗镯。

    铛!金声遽起,暗镯迸绽出百米高的乌光,被青肠剑斩退千余丈。

    而那颗青色的苹果倏地一闪,化为剑气,没入青肠剑之中。

    刷。小青轻掠而起,信手攫来青肠剑,执剑在手,他道:“总捕头,航州府今天要少一人,只是不知道你的手下是否如你这般无用,他们会发现你的尸体吗。”

    青衣基老动了杀念,他戾气本来就很重,可他待在白素基身边,一直被他钳制,不敢生有二心,白衣基老不许小青杀生,尤其是人,青衣基老虽然不悦,还是照做。可今天不同了,小青决定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妖就该有妖的活法,像人一样活着,岂不是很无趣,毕竟非人。

    古歌左臂一扬,五指戟张,哧哧哧,数道基气涌出,绕定暗镯,将它收了回来。“虚仙真是不走运。不管是青衣基老还是那白衣基老,他们都不是善茬,而且还和法海大和尚有过节,哼,他们多半不是人,而是妖啊。”古歌心里跟明镜似的,不像虚仙那样迷糊。

    幼时,古歌曾遇一异人,授予他四宝,一镯一镜一剑一扇。镯子自然是暗镯,镜子即是照妖小镜,剑则是七星铜剑,扇子是铁花扇。

    “其实,妖族中的基老更俊美,青衣、白衣两只基老,他们多半是妖族。斩了他们太可惜了,我还是先收了他们,纳为己用,待我玩够了再除去他们。”

    古歌当即丢下右手中的钢刀,大袖一展,宝光外漾,照妖小镜、七星铜剑、铁花扇同时飞了出去。

    锵!

    七星铜剑电掣而出,劈向青衣基老。

    古歌放出四宝后,白素基面色如常,素手一翻,剑气扶摇而上,一口白色的炼魔小剑飞坠而降,落在白衣基老手中。

    虚仙再支撑不下去,昏死了过去。也不知是幸福还是不幸。

    刷刷,照妖小镜放出两片光幕,一片打向青衣基老,另外一片照向白衣基老。

    登时,两蛇妖现了原形,白衣基老分明是白蛇,而青衣基老则是青蛇,他们人身蛇尾,瞳仁竖起,觑定古歌。

    咝咝咝,青衣基老的蛇信吐出,毒瘴飘散,像是青雾,飘向古歌。“人类,你有些能耐,比之法海如何。”如果比不上,那就去死吧。

    小青挥剑斩断罩住他的光幕,咔嚓、咔嚓、咔嚓,光幕碎为千百片。

    白素基一拧身,身后拖着的蛇尾陡地劈向高中的光幕。崩!光幕崩碎,粉晶冰渣也似,抛洒了出去。

    铛铛铛,照妖小镜不住跳动,镜光暗淡下来,看得古歌眉头直跳,“不好,这对妖孽太强大,照妖小镜定不住他们,我破不掉他们的局部地区之花,遗憾呐。”

    古歌已将暗镯套在手腕上,他左手挥舞铁花扇,右手抓来七星铜剑,“蛇妖,航州府不容你们猖狂,束手待命吧!”

    青衣基老挥剑即砍,哪还用得着客气。“欧尼酱,你站在一边就好,让我劈了他。”

    白素基稍稍一愣,旋即点头,默许了青衣基老的说法。

    小青很兴奋,“总捕头,来啊,撕比啊!如果我抓到你,你就让我嘿,嘿。”

    刷!

    古歌蹑空而起,七星铜剑劈向青衣基老,“受死。”

    铛!

    青肠剑、七星铜剑劈在一起,青衣基老并不恋战,他左掌倏地拍出,一股磅礴异力扫向古歌。借此,小青斜里飞出,执剑砍向空中的照妖小镜。

    “这才是你的目的吧。”古歌道。他不急不躁,左手摇幌,铁花扇扇出数百道恶风,呼喇喇,吹向青衣基老,恶风所过之处,地面覆盖了一层寒冰,气温遽降。

    青衣基老尝试未果,他并不能毁掉照妖小镜,因为镜子里封印了一只可怕的异兽,它还在沉睡。小青挥剑劈向镜子时,那兽忽地睁开一眼,瞥向镜外的青衣基老,浩荡如海的威压涌向小青,他几乎站不稳。

    “可怕!”小青心有余悸,刷,他远远离开照妖小镜。

    古歌不依不饶,认定青蛇妖怕了自己,“哈哈哈,小妖,古某人怜你修行不易,这样吧,你就做我的捧棒基友,我饶你不死。”

    呼呼呼!古歌再次挥动铁花扇,飓风骤起,紧追着小青不放。风中藏有数千片铁翎花,比刀片还锋利,如果被割到,不死也残。

    小青恼道:“这人好不要脸,真当我怕他不成。”

    念头一转,青衣基老降下遁光,蛇尾横扫,砰!砰!砰!扫爆了追来的飓风。

    “如何,你同意了吗,小鲜肉。”古歌喜道。

    “嗯,我同意。”青衣基老笑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小青,我会好好疼惜你的。”古歌一脸消声荡。

    “是吗。”

    青衣基老笑语嫣然。

    哧啦!一道比水桶还粗的剑气从天而降,劈头盖脸砸向古歌。

    “贱人。”古歌冷笑。他左臂扬起,铁花扇向上挥去,一朵朵黑色的小花旋开,铺了三层,像是冠盖,挡在古歌头上。

    蓬!剑气打在黑色的小花之上,贯穿了两层,第三层并未贯透。

    “七星高照。”

    古歌手腕一抖,七星铜剑倏地一幌,消失了。

    随后,星光大作,七星照耀天际,刺得小青、白素基睁不开眼睛。

    原来,古歌的七星铜剑的本体是七颗祭炼过的星子,合而为剑,散开是星。七星同出,杀机弥漫,将两只蛇妖照住。与此同时,照妖小镜的镜面也亮橙橙的,刷刷刷,几十道光剑劈向小青、白素基。

    “你们完了。”

    古歌冷漠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