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风狂舞,飞沙走石,方圆千里皆回荡着一个声音,“吾乃龙傲天,吾要装比,吾的比格绝世无双。”

    腾!

    一道颀长的人影遽地降下,九头身的帅哥哥,那双眸子开阖之间,狂狷之气跃出眼外。“银龙,你的觉悟,吾收到了。”龙族大能再临世间。

    傲天睥睨之间,一股让苍穹都颤栗的气息扫卷万里山河,沉睡了几个纪元的圣兽,大草霓马忽地醒了过来,噼啪、噼啪,大草霓马眼中升起凌厉的撕比战意,“是傲天一族的大能崛起了。吾也该与他斗上一斗。吾草霓马一族,男的都是大好基老,女的都是腐女。要不是为了延续血统,我们才不会行那交配之事。”

    轰隆隆,大草霓马一甩头,马鬃迸舞,震碎了长满青苔的山洞。此地人烟罕至,兽影难觅,除了这头大草霓马外,再无它物。“傲天,傲天!”大草霓马嘶声吼啸,一气动山河,万千生灵战战兢兢,向大草霓马所在的方向拜倒在地,无比虔诚。

    “噢,是吾族的某位大能醒来了。”草霓马一族的当代首领笑道。

    “首领,您才是我们的王,就算那位前辈醒来了,他也要尊您为主,如果识相的话,最好献上封印了几个纪元的局部地区之花!”

    “寇长老所言有理。率土之滨,莫非王土。”

    “王啊,下令吧,我们去消声他几下,让他知道时过境迁,他的神话早已结束,现在是您的天下。”

    “王,您的局花是吾等的荣耀所在,任何胆敢轻视您的存在,皆是吾等的敌人。”

    “列队,出发,去撕比醒来的老前辈。”

    “等一下。”

    草霓马的王喝道。

    “不可无礼,老前辈是股肱之臣,德高望重,辅助过数代先王。吾身为贤王,怎可因为些许小事降罪于他。传吾口谕,草霓马一族不得打扰那位前辈,让他去撕比龙族傲天。”

    草霓马王说出的话就是命令,一众草霓马、小草霓马、大草霓马、特草霓马奉为圭臬,不敢拂逆。它们虽然不知王在想什么,却忠实地执行王之命令。

    “马里奥基,是你吗,那个喜欢吃蘑姑的特草霓马,你出生的地是‘忍天堂’,沉睡时你以草霓马的形态安卧如山,醒来时,你以人类的形态现身,戴着帽子,帽子上写着一个‘M’,而且你穿着吊带裤,留着胡子。呵呵呵,你的双胞胎兄弟路易基还好吗。”

    草霓马王目光寒冷,刷刷,眸绽两道电芒,贯穿霄汉,驰向那不可抵达之处。

    正像草霓马王所猜测的,醒来的大能确实是马里奥基,他隐去本形,以胡子男之姿行走基老界。手里拿着扳手,马里奥基咂咂嘴,“呸呸呸,真难吃,野生的蘑姑不好吃。还是基友的蘑姑美味呐。不管是生吃还是摘了洗干净煲汤,都是极好的。”

    马里奥基动用秘法,早已锁定龙族傲天的方位,是以,他不急着去撕比傲天。历经数个纪元,世界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马里奥基需要适应一下,顺便寻找美味的蘑姑,“听说一个叫奈须蘑姑的人很美味,可以的话,吾想与之Gao基。”马里奥基心道。

    另外一边。

    龙族的大能傲天,真身降临。英姿消声发,帅的惊天地泣鬼神,尤其是离地一尺的小伙伴,闪瞎了基老佛爷、肌如来、赵基龙、银鳞之龙的眼睛。

    肌如来恍惚道:“纳尼哟,这小哥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是怎回事,生平所见,还未有超过他的!”

    基老佛爷喜道:“哈哈哈,肌如来,比下去了,你被比下去了。贫僧终于见到有个基老的消声巴远胜于你。看你还怎么嘚瑟,心情好多了。”

    砰。基佛一掌印在肌如来的左兄大肌上,将其拍退数十丈之远。

    “这位小哥哥,就是你向天空撒了几千斤的消声华吗。你的惊世之举成功地引起吾的注意,吾名傲天,龙族的不朽,没有之一。怎样,吓到了吗,吃惊吗,吾美丽吗,吾的小伙伴潇洒吗,想与吾Gao基吗。”龙族傲天接连抛出很多问题,他语速很快,气势凌人。

    锵。

    赵基龙拎起长枪,指向龙傲天。“你这厮身上散发着让我讨厌的气息,我知你实力出众,样貌也是极好的,更夸张的是汝之小伙伴,从外表看我就知道它能能量惊人,前途不可限量。可我拒绝你的基情。”

    “纳尼,你敢拒绝吾的基情?”

    龙族傲天不敢相信。

    “为喵!吾要身材有身材,要大消声有大消声,你对吾有何不满意的。你手中攥着的那杆龙枪,它之本体是银龙。银鳞龙一族都是花瓶,放在龙族也是拿不上台面的基老,不能与吾相比,吾出生时就已不朽,万载之后,基名远扬,仍是传奇。小子,与吾Gao基,是你百世修来的荣幸啊。”

    傲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尽量让自己的语气随和些,生怕吓到了赵基龙。不能做基友,那就太遗憾了。

    银鳞之龙被傲天的气势唬住了,龙也变得萌萌哒,“傲天!为何与我抢主人。你是龙族大能,可也得讲道理,还有,先穿裤,我们还能愉快交流。”

    “让吾穿裤?”龙族傲天指着自己的鼻梁,反问道。“有搞错,吾可是龙傲天,谁让吾穿衣就是吾的敌人。龙族完美的躯壳就该展示给基友们看,藏起来作甚,自己看吗,有意思吗,吾还没那么自恋,不想对着自己的胴体灰飞烟灭,其中省略了两个字。”

    “银酱,你是不是嫉妒吾啊,讲真,吾之擀面杖,是不是好犀利。”龙族傲天得意道。

    银鳞一族有着龙族的花瓶之称,然傲天自认他比花瓶还漂亮,去尼玛的花瓶,本龙是瓶中的局花啊,完全压制你们,好伐。

    银鳞龙尽量不去看傲天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这厮怎么回事,吃了什么长出来好难形容的擀面杖。我超羡慕的。”银龙暗叹。

    腾!肌如啦怒冲冲奔来,“不可原谅,不可原谅啊。你的小伙伴怎可能比贫僧的壮观。贫僧不相信,不相信呐。让贫僧用手去感知它的温度与质感。”

    在傲天降临之前,肌如来的小伙伴才是最出众的,赵基龙的水龙头虽然迸洒几千斤的消声华,可还是比不上肌如来的。

    然龙族大能的出现打碎了肌如来的美梦,回到现世,如来手中持有一刀,此刻,他才明白拥有小消声巴的基佛的痛苦之处。“难怪贫僧想用刀子削去傲天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我之佛友,他也曾想为贫僧去势。立场不同,道理相同啊。”

    “喝!”

    肌如来扬声一喝,左手掌心旋起的“基”字冲了出去,登时,基光迭爆,如同惊涛骇浪轰撞礁石。刷,肌如来右臂挥扬,长刀陡地劈出,刀芒若雪水,寒气可入骨三分。

    危机临身,龙族傲天哂然一笑,脸上、眼中、手上、消声巴之上,全都是邪魅的弧度。“孤独求败啊!”龙族大能寂寞道。

    呼。

    龙傲天的身后飞出一条尾巴,长有丈余,生满细鳞,每片细鳞都闪烁着危险的光泽。

    蓬、蓬、蓬!

    龙族傲天单凭一条尾巴扫爆了迸涌而来的刀芒。

    “哈。”肌如来道,“龙族中的傲天一族,确有其本事,贫僧也有大叽叽,岂会怕你。”言语中满是轻蔑,可肌如来并未掉以轻心,他知道龙傲天是与他旗鼓相当的基龙。

    “光头,你还有两次机会,逾期将是你的死期。”龙族傲天的右手放在后颈上,叭嗒,他抓碎了自己的颈肉,竟把自己的颈椎骨向上提了起来。

    肌如来看着都觉得疼。“草,吓得贫僧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都没精神了。”

    锵!

    龙傲天挥动他的颈椎骨,厉鸣遽起,像是刀吟,其中夹杂着鬼泣之声。

    “吾傲天一族的骨头最是结实。又有骨龙一说。”龙族傲天笑道。他后颈的伤口渐渐愈合,新的颈椎骨也长了出来,取代原本的那截。

    “来啊,光头,与吾撕比,让吾兴奋,吾赐予你死亡的终焉之曲。喝!”龙傲天轻声慢语,是嘲笑,更是挑衅。

    腾。肌如来快步如飞,尽量做到不扯蛋。“傲天,你太狂了。贫僧与你比划比划。”

    “来啊,光头。吾接受你的挑战。”

    刷。

    龙傲天再次施展小周天挪移术,留下一排残像,人已冲至肌如来身前。“傲八马。”只听龙族大能轻笑道。铿锵,傲天以自身的颈椎骨作为利刃,向前斩去,剑气瀑涌,忽地凝成八匹马,每一匹马都是神骏,和傲天一般,八匹马也很傲慢,故曰“傲八马”。

    肌如来被八匹狂马围了起来,很是不悦。“龙族大能,你真是小瞧贫僧了。傲八马,哼。”

    Duang!Duang!Duang!肌如来口诵真言,佛气迸滚,扫向由剑气凝成的八匹马。傲慢的八匹马登时受挫,不得不低下它们高傲的头颅。

    遽然间,肌如来刀起刀落,残红迸洒,八颗马首旋了出去。轰、轰、轰,傲八马的无头之躯纷纷炸裂开来,再次化为剑气。

    八颗马首在空中飞旋了数圈,也化剑气而去。八股剑气绞缠,拧成一股,比参天古树还要高、Cu,仰之弥高,望而生畏。

    “光头,这才是真正的傲八马之剑。”龙族傲天淡淡道。

    轰隆隆!

    那股数百丈高的剑气陡地劈下,直取肌如来的脑袋。

    “普天同悲。”

    肌如来印诀连换,大悲天悯人咒施放了出去,千佛齐现,或坐禅,或卧,或站,或哭,或笑,衍化众生相。

    两千只佛手同时挥舞,将那股数百丈高的剑气分割成九万截,再一截截拍碎。

    “消声驴,有些能耐,吾承认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可及吾之三分之一。”龙族傲天赞许道。肌如来的表现算是好的了,傲天罕见地称赞了他。

    刷。

    基老佛爷比闪电还快。手臂抡向龙族傲天,即将落下之际,他之手臂陡地化作戒刀,刃口也是金色的,锋锐异常,可斩基老之颅。“三生斩。”基佛吟道。

    锵嗤,纯金色的刀芒自刀尖旋出,砍斫龙族大能纤细的长颈。

    三生斩与五定禅斩同是释门绝学。可三生斩更无情,可斩断基老三生的情缘,注定孤独三辈子,寻不到基友,只能自己Lu,哪有基友的五指姑娘帮忙啊。

    哗。龙族傲天脸色陡变,心忖,好个消声驴,本龙要认真了。“斩吾三生?可能吗。傲娇之拳。”

    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

    龙傲天右拳猛地砸出,砰砰砰,数不清的拳影爆飙而出,大的像是一头牛,小的如包子,再迷你些就是小拳拳碎你之心口。

    傲娇之拳,傲天的得意武技。发拳时需要倾注百分十七十的基情与百分之三十的爱。

    铛、铛、铛!几万个拳头轰中那道纯金色的刀芒,虚空都在幌抖,刀芒皲裂,寸寸炸开,作烟消云散状。

    至此,基老佛爷的三生斩彻底无用矣,已被龙族大能的“傲娇之拳”破掉了。

    短暂的胜利并未给龙傲天带来任何喜悦,他神情严肃,因为基老佛爷的刀悬在他的脖子上。“你如何做到的,大师。”

    “攻其不备,贫僧攻值很高的。”基老佛爷道。

    “哦。”龙傲天眼中有赞许之色。

    “好个攻其不备,好个大师。你比全身是肌肉的消声驴强多了。吾愿意与汝Gao基,喜悦吗,大师。”龙族傲天向基佛抛出基情的小花朵。

    可基老佛爷淡漠以对。“肌如来,不算什么。贫僧才是基老界的翘楚,哪像某些消声僧,腰悬大叽叽,只会嘚瑟,还能做什么。”

    基佛这话很有针对Xing,分明是讲给肌如来听的。

    砰砰,肌如来挥拳猛砸自己的兄大肌。“佛友,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消声巴小的痛苦让你迷失了方向吗。贫僧为你指路。”

    腾。肌如来身、法合一,纯粹的佛法伟力经由如来之手涌向基佛。

    可现在的基老佛爷早已不是先前的那人,他秀发飘舞,他眸中有光彩,他进化了!

    基佛的右臂化刀,悬在龙傲天的脖子上,而他的左臂向外扫去,呼哧、呼哧、呼哧,道道金光绕臂旋舞,最后凝成金龙,吼!龙吟遽起,响彻九霄。

    呼!金龙奔啸而出,撞向肌如来放出的澎湃佛力。

    轰隆隆!两种可怕的力量撞到一起,山河变色,天悲地泣,众生颤栗。方圆千丈内,飞沙走石,肆虐的金色能量、佛力冲扫苍穹,拍击山峦,截断河流,所过之处,皆成废墟。

    赵基龙为之一凛,“大师们的基情让我动容。”

    圣僧留下的金色佛光照定小鲜肉,守护着他,不至受到伤害。“你和我有缘吗。”赵基龙暗道。

    哗哗哗,金色的佛光像是流水般涌下,灌入赵基龙的生命之海。

    “这种感觉!”

    赵基龙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