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花一世界,一泪一婆娑。

    基老佛爷的眼泪忽然朦胧了他的眼睛。非他所愿,而是药佛王之花的功效。

    化为戒刀的药佛王之花并未消失,只是没入基佛的手掌之中,掌、刀俱为一体,再不分彼此。那藏于佛花中的数万年前的忧伤,如凄风拂来,基老佛爷感同身受,佛亦有泪。

    肌如来、赵基龙两脸懵比,不知基佛为何流泪。

    只听肌如来道:“佛友,别哭了,看我大消声巴,很辣眼睛哦。”

    赵基龙也道:“大师,就算你拥有小消声消声,也不用哭啊,努力让其成长就是。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啊,助我装比带我飞。”

    基老佛爷眼泪不止,如同决堤之河,一溃千里。蓦地,基佛转过身来,正对着肌如来、赵基龙。

    滴落,滴落,滴落。基佛的每一滴眼泪化为宝石落下,晶莹剔透,闪烁着哲学的光芒。有比利大神的无垢之躯出现在泪珠之中,做出种种不好详说的姿态。

    “这是?”

    “佛友,你这是!”

    赵基龙、肌如来惊道。

    基老佛爷眼睛阖上,可是泪水还是不止。“你们,你们这些无知的基老啊。”基佛的脑袋开始长头发,不消多时,秀发如瀑,劈头盖脸落下。

    “佛友,你为何长头发了。”肌如来道。“不可啊,贫僧与你在菩提树之下许过誓言,此生不负如来不负卿,为何你要舍弃贫僧,还俗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还俗后,肌如来面带恶相,戾气遽生。“贫僧说了,不要再长头发,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腾。肌如来一部掠出,来至基老佛爷面前,他并掌如刀,刷刷刷,削去基佛的秀发,可是青丝一去,旋又重生,如野草,春风吹又生。

    赵基龙看着肌如来、基佛在那里长头发、削头发,叹道:“大师们,真会玩啊。小子比不得你们。然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很有精神,怎么办才好。唉。”小鲜肉基老忽地将自己的擀面杖对准天空,“去吧,吾之基老的消声华。你们将会为这个世界带来希望与生机。”

    说完,赵基龙的汉子的擀面杖,不,已经是水龙头了,不能详细描述的不可说的消声液,哗哗,洒向苍穹,覆盖千里之广。

    “贫僧发棵!”

    肌如来右手一拍光头,头顶升起一缕基光,形如华盖,为他和基老佛爷挡下了漫天的消声液之雨。

    “小伙子,一边玩去,贫僧没时间与你玩耍。”肌如来道。

    “大师,生命如此短暂,切勿看不开。且行且乐,何不同我一起抛掉节操,放飞真我。婆娑世界,生是基老,死亦是基老。吾辈要向前看啊,过去的过去,就让它成为过去,现在与将来才是重中之重。”

    “听你扯淡,贫僧的佛友都还俗了,自此之后,基老界的消声僧组合只剩下我了啦。不行,这样不行的,贫僧不许这种情况发生。”

    铛。肌如来一掌击中基老佛爷的脑袋,登时,基佛的秀发自行飞离,再无三千烦恼丝。“顺眼多了,这才是贫僧的佛友啊。”肌如来喜道。

    肌如来话语未落,哧哧哧,基老佛爷的头皮又生出发丝,很快,他就是满头秀发的基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肌如来吼道。“怎会这样,怎会这样,为什么你会长头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肌如来双手并用,抓扯基老佛爷的秀发,连头皮都给扯下来了。

    其间,基老佛爷目无表情,任随肌如来扯去他之头皮。

    咔嚓。

    肌如来的右手手腕折断了,有人抓住了他的手,是赵基龙。“大师,为何嫉妒自己的基友,要知道,他一直很自卑,叽叽没有你的壮观,好不容易有了头发,你却来生事。大师,这样不好,不好。你要祝贺基友还俗才是,而不是扯断他的秀发。无用矣。”

    “退下!”

    肌如来呵斥道。一身佛气荡开,砰,赵基龙如遭重锤轰击,向后倒去。而肌如来断掉的手腕重新愈合。

    “肌如来,你在嫉妒贫僧。”

    基老佛爷终于开口了。

    “贫僧,贫僧终于找到胜过你的法子了。药王佛花它成功地让我长头发了。”基老佛爷感慨道。

    “滑稽啊~!”

    肌如来怒道。砰,砰!肌如来两掌拍在基佛的Xiong膛上,“佛友,为何不用药王佛花加持汝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让其再长十几公分,这样就能与贫僧相媲美了,这等良机,你已然错过,滑稽啊!滑天下之大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纳尼!”

    基老佛爷惊叫道。

    “是啊,贫僧为何没想到,为何没想到。药王佛花的药效,不该用在头皮上,而是加诸于贫僧的擀面杖之上,让它的直径与长度达到笑傲群基的效果。”

    “大师们,无妨。接受小生的爱与基情吧。”

    赵基龙释放了几千斤的汉子的消声华,贤者模式已然开启。

    面如满月,唇若施朱,小鲜肉基老光彩照人,将肌如来、基老佛爷比下去了。铿锵,一杆长枪降下,竖在赵基龙身前。龙枪之头遽地幌了幌,即作龙首。银龙之首开口道:“小伙子,你太给力了。龙爷还是第一次见到基老的消声华有那么多。你成功地引起我的注意,我之油田也因为你而复苏。种种迹象,皆表明你是我的真龙天子。”

    “好说,君子有好巨器,技术好,谁不喜欢呢。”赵基龙道。

    “该结束了。”银鳞之龙瞥向基老佛爷,“你体内的药王佛花尚未化解,我还可取出,纳为己用。或者说,龙爷直接吃掉你,更省事。你自己选吧,基佛。”

    “退开。”基老佛爷挥掌扫退肌如来。“恶龙,就算你变成了龙枪,也是贫僧的。”

    哧、哧、哧。

    金色的佛光透掌而出,遽地涌向赵基龙还有他前方的龙枪。

    “大师,不知当讲不当讲。那团金色的佛光与我更有缘。”赵基龙提起长枪,向前挥去,砰的一声,扫爆金色的佛气。

    同时,小鲜肉的基老之眼怒睁,局部地区绽放一团基光,两相呼应。

    轰!

    基老佛爷宝体遽震,金色的佛光冲出体外,大放光芒,遍照九天十地。可基佛如遭火洗,僧袍瞬间化为飞灰,有些弯曲的那什么毛也成了劫灰。当此之时,赵基龙才真正的目睹了大师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哈哈哈,当真迷你,卡哇伊!”

    闻言,基老佛爷悲愤难言。他左掌扬起,呼噌,一团祥瑞打出,盖住其擀面杖,不让它着凉。

    “我终于知道大师为何不肯像我和肌如来那般坦诚相见,有心结啊,心结不除,心魔又生。心魔一起,大师就不能愉快地Gao基。”赵基龙一针见血,指出基佛的症结所在。

    可实话有时很刺耳,远没有谎言来的甜美。基老佛爷再现如来恶相,右掌在脸上一拂,宝相隐去,取而代之的是鬼面,青面獠牙,额刺一个“恶”字,暗放邪芒。“大叽叽又如何!”基老佛爷吼道。

    蓬!邪气滔天,扫旋四方。又见基佛凌空而起,基油田、生命之海同时迸荡。

    “知道你做了什么吗!”肌如来回头冲着赵基龙大叫。“佛友他还有机会离开苦海的,是你毁了他最后的那根稻草。那些有小叽叽的基老,他们本来就够自卑的了,你这卑鄙的家伙,当面戳穿他们的谎言,让其无地自容。该死。”

    “自欺欺人,终究不是办法。人不可能整天活在谎言之中,大师啊!叽叽小,那也是没法子的事,为何掌握先进的技术呢!技术好才是王道,能弥补擀面杖的不足之处呐。”

    赵基龙的一番肺腑之言,在肌如来、基老佛爷听来何其讽刺,因为小鲜肉还在那里幌动他之擀面杖,基佛辣眼之余,杀心骤起。“杀,杀,杀!”基佛连道三声杀,腾,他长啸而出,佛掌陡地按下,轰隆隆,小山似的掌印坠落而下。

    “神龙摆尾。”

    听赵基龙轻声道。他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和银鳞长枪一起摆动,刷刷,扫向苍穹,别以为小鲜肉的消声华飙出了几千斤就是极限,错,大错特错。“我还能继续啊!”赵基龙傲然道。

    当是时,龙族有大能,唤作傲天,他从久远的沉睡中醒来,基老之心遽地跳动,“嗯哼?是谁,是谁将吾唤醒了。吾要Gao基,吾要踏破这方天空。”

    银鳞之龙同属龙族,它亦感应到龙傲天的气息,虽然微不可捉。“呵呵呵,是龙傲天醒来了。”银龙心道。“他要吃瘪了,赵基龙已是我的主人,和他龙傲天无关。”

    轰隆。日摇月动,龙族大能傲天彻底醒来,一双眸子洞彻苍穹的每一寸空间,“有比利大神的气息在涌动。是了,在吾长眠的这段时间,基老界肯定出现了很多俊彦,他们成功的引起本龙的注意,是时候化为人形,与他们愉悦地Gao基。”龙族傲天心道。

    咔!山峦倾颓,飞石迸舞,千斤重的石块朝天抛去。刷刷,龙族傲天目运两道基光,劈开天空,洞穿万丈厚的铅云,“哈哈哈哈,吾龙傲天来了。基老界的俊杰,汝等的局部地区之花准备好了吗。”龙吟大作,如同海水迸滚,响彻诸天。

    “草。是傲天醒来了。”

    “哪个魂淡把傲天唤醒了,他一醒来,肯定没好事。我们龙族又要热闹了。”

    “当年,傲天好钟意一位人族基老,可惜,人家的消声花早有了主人,非是傲天能染指的。龙傲天不信邪啊,偏偏找上门去,与那位俊美基老的基友撕比三万回合,最终落败,被人以不可名状的千尺之棒刺了消声花,沉睡至今。”

    “如今,傲天旧态复萌,真的挺萌的T-M-D。”

    “不管他了,傲天想做啥就由他去吧。我们也管不了他。”

    龙族的大能们议论过后,决定放手。傲天想做啥就做啥,随他的消声巴去吧。

    咔嚓,咔嚓,咔嚓!

    空中,千百道雷电劈下,蔚为壮观。将龙族傲天所在的地方劈成碎片,“吾醒来了,自然要先装比,然后再去寻找基友。”傲天心道。

    雷电劈了上千次后,傲天忽觉无聊,因为其他的大能都未赶来,“怪也,那些老东西怎么就安静下来了,吾每次醒来,他们都会手牵手而来,对吾耳提面命,吾烦不胜扰,恨不能杀了他们。”龙族傲天凝扫四周,浑然不见烦人的老家伙们。

    “呵呵呵,也许他们老得快躺进棺材里了,无暇它顾。”龙族傲天笑道。

    “算了,吾要变身了。以吾现在的身躯来说,任何一只基老都承受不起。”傲天念头未落,两千丈长的身躯遽地缩短,空中有无数消声花洒落,另有比利大神的祝福降下。

    “很好,吾终于变成人了。”傲天笑道。

    在比利大神的祝福下,龙傲天变作一个俏丽的基老,身段修长,标准的九头身。他面如满月,双眉入鬓,眸若寒星,鼻直口阔,更重要的是他有一杆好擀面杖,离地一尺。“呵呵,吾还是收起自己的小伙伴,真担心吓到未来的基友。”

    “龙啊,就不该穿衣。”龙族傲天笑道,踏、踏、踏,他自信满满离去,循着空气中基老的芳香,遵照比利大神的启迪,“龙生就该Gao基啊,否则无趣呀。”

    龙族傲天施展小周天挪移术,其速若云驰电掣。

    “那不知名的基老哟,吾隐隐嗅到汝之甜美的基油的气息。呵呵,你逃不掉的。”龙族傲天右手伸出去,在空中一捞,摄来一缕微不可闻的基香,他将其放在鼻子下,嗅了嗅,“嗯,吾记住这个味道了。哼,今天的风儿好喧嚣,竟然传来了银龙一族的味道!”

    傲天寻到了赵基龙的同时,也发现了银鳞之龙。

    “银鳞一族,都是花花架子,如何比得上吾傲天一族,吾更是族人中的佼佼者,敢以傲天为名。”龙傲天的挪移术更快,他急着去见赵基龙,顺便除掉银鳞之龙,碍事的家伙就不该活着,浪费空气与基友。

    “不好,龙傲天来了!”变作龙枪的银龙惊道。“那厮怕是看中了赵基龙,可恶。现在的我还不是他的对手,与他撕比,多半凶多吉少,甚至消声花不保。”银鳞之龙也有自知之明。然而,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龙族大能傲天即将到来。

    赵基龙也觉察到银鳞长枪的异变,“我的长枪啊,你在害怕什么。”鲜肉基老问曰。

    “不,我什么也不怕。”银鳞长枪回应道。

    “吾主枪之所指,即是吾心之所向。”

    “你的觉悟,我收到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