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间的长河之中,有人跳了起来,向上看了一眼,即道:“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命运已经攥紧了他的消声巴。

    本是微尘心,奈何心比天高,历史的车轮碾过,众生皆是尘埃。

    基老佛爷、肌如来对望了一眼,看出了基友的迷茫,他们为何而来,因何而生。是失去了人生方向的咸鱼吗。

    那边,赵基龙已和银鳞枪有了感应,龙枪疾颤,万道神华迸放,大地镀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辉。踏,赵基龙向前走出一步,于他来说只是一小步,可在他的Gao基大道上却是难以泯灭的一大步。至此,赵基龙领悟了比利之理,宇宙哲学,再没有人能阻挡他前进的方向。

    “那过去的过去,就让他过去吧,是时候翻开新的篇章。”小鲜肉基老拎起长枪,斜指前方的肌如来。

    肌如来宝相庄严,掌托“基”字。“小伙子,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吗。贫僧的基情与擀面杖的冲击时间,你承受不起。”

    说罢,肌如来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有感而发,向前捅去,好难形容就是了。

    基老佛爷的视线跃过赵基龙,停在他佛友的擀面杖上,“贫僧,贫僧无话可说。肌如来这厮的那什么东西可与我的相媲美。贫僧与他被人称作绝世消声僧,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赵基龙略显忧伤,“大师们啊,你们还在小觑我,赵某人很不开心。”

    蓬!

    赵基龙覆盖身体的多余之布炸开了,他也向肌如来展示自己的所有。“大师,如何,小子的擀面杖可堪与大师互击否?”

    “贫僧,贫僧!”

    肌如来吃吃道。

    “小伙子,看着你瘦瘦的,想不到你的小伙伴很壮观呐。观其外貌,稍显白,哪像贫僧的,这是健康的小麦色。小鲜肉,你需要让你自己的分身多多见见世面,偶尔晒晒太阳,或者接受月光的洗涤也是好的。”肌如来劝诫道,发自本心。

    只因见鸟而喜。

    基老佛爷也看到了赵基龙的后背与局部地区。“为何是后背!”基佛怒道。

    “噢。这边的大师,请LOOK。”

    赵基龙转过身来,一具完美的基老躯壳展示给了基佛。

    幌动,幌动,赵基龙的分身不住幌动,真个是闪瞎了基老佛爷的双眸。噗嗤,噗嗤,基佛眼睛流血了,“为何,为何上天这样待我。肌如来的擀面杖稍胜于我也就算了,就连小鲜肉的分身也比我的强,还让贫僧如何活下去。”

    基老佛爷簌簌发抖,药佛王之花也在颤幌。

    “大师啊,不可气馁。”

    赵基龙安慰基老佛爷道。“大师,只要心诚,并勤加锻炼,你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还有可能继续成长,哪怕是原地踏步走,大师的擀面杖也胜于绝大多数基老,何以自卑?”

    “憋说话!”基老佛爷怒道。“你这是讽刺贫僧吗,讽刺贫僧的消声消声不如你们。”

    “大师,你又错了,小子不是在讽刺你,而是向你陈述事实。我的擀面杖不凡也,将大师的比下去了,完完全全比下去了。不服,请亮出汝之器,让我一观。”

    基老佛爷并不理睬肌如来、赵基龙两只不穿裤的变态,他们无药可救了。是时候为他们斩去不可描述之棒了,基佛暗颂真言,药王佛花灼灼放光,另有千道刀气旋开,哧、哧、哧,遽地斜斩向肌如来、赵基龙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哈哈哈哈,我佛慈悲。贫僧渡化你们啊。”基老佛爷如痴如疯。

    铮!铮!铮!

    药王佛花去了本相,以戒刀之形显化。基佛手持戒刀,掌托佛光,冷冷觑定肌如来、赵基龙。“是你们求死的,怪不得贫僧。贫僧遵循本心,施展无上绝学,为汝等去势,喝!”

    如来现恶相,魔魇纷舞,秽光生,琉璃污。腾!基老佛爷电掠而出,一身魔气让人心悸。

    肌如来叹道:“佛友,你又污了。让贫僧来净化你的身心。”

    刷。肌如来劈手打出一道掌印,是慈航大掌印。浊世无常,慈航普度Gao基之人。

    铛!

    掌印劈在基老佛爷额前,窜起一蓬蓬净世之光,纷洒开来,如甘霖普降,浇灌在基佛身上,“啊!”基老佛爷身体一幌,眉心炸开,一柄金色的小剑冲了出来,刷,剑华炽盛,将那些净世之光涤荡一空。

    “佛友,你想渡化我,难啊。”基老佛爷屈指一弹,咻,一滴基油没入了金色的小剑之中。其时,剑芒荡舞,化龙而去。

    龙形剑气横扫寰宇,斩退了执意向前的肌如来。

    “基友啊,佛友啊,你这是何苦。”肌如来口诵秘真,宝体绽放亿量光华,遍扫四荒。

    砰!砰!砰!

    一道道佛曜扫在基老佛爷身上,“爱米米陀佛。”基老佛爷将身一旋,长叹道。

    “贫僧之下,皆是蝼蚁。你们这些拥有大消声巴的蝼蚁,在我面前炫耀,不是求死吗。贫僧杀你们的理由都不需要了。唉。”

    基老佛爷掌运释门绝式,五定禅斩。刷刷刷,五道刀芒劈出,一定人心,二定人躯,三定人脚,四个定人手,五定人首。五定之后,头去人死。

    肌如来面色陡变,“佛友,以这等狠厉手段对付我,你当真失去了基老之心吗。”

    去!肌如来抛出手中的立体“基”字,瞬间,基光迸涌,如同海洋,吞噬了五定禅斩中的四斩,还有最终一斩没能拦下。

    锵,金铁交击之声响起,第五斩劈中肌如来的侧颈,一丝血红浮现,触目惊心。

    然肌如来面色如常,颂了一声“罪过”,叭嗒,他伸出手,一掌拍中侧颈上的血痕,以佛力愈合伤痕。

    赵基龙在一旁观战,感动的不要不要的。“这就是大师们之间的爱吗,好美的感情,甚至凌驾于基情之上。仅此一观,平生所见,不过尔尔。”

    “”

    肌如来也是醉了,心道,尼玛,贫僧的脑袋差点掉了,你还在那边嘚瑟,佛爷不弄死你才怪。

    还是五定禅斩,基老佛爷再度使出释门杀招,只不过这是换了对象,承受之人是赵基龙。

    杀意蓬涌,赵基龙也不敢再嘚瑟,收起狂态。同时挥动银鳞枪,锵!龙枪扫出,银鳞迸舞,铛铛铛,无数龙鳞和五道刀光撞击,交织出绝美的流霞。

    赵基龙毕竟年轻,拦下了三斩,还有第四斩、第五斩遽然而至,噗噗,砍在小鲜肉基老的手上、脖子上。

    “哈哈哈,死了吧,那拥有大消声巴的小伙子,你终于死了吧。”基老佛爷笑道。

    像是释怀了,又像是得偿所愿。

    “你在说我吗。”

    赵基龙的声音响起。

    发声源在基老佛爷背后。基佛的五定禅斩,斩去的不过是赵基龙的影分身。

    突,突,突!

    赵基龙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向前窜了出去,直达基老佛爷的后腰。

    尚未对接,基老佛爷已然跳了出去,如避蛇蝎。“发棵,发棵,发棵,发棵!”基佛狂怒似兽。“你这厮怎敢这样对我,贫僧杀了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转过身来,基老佛爷浩瀚佛力聚于双掌,倏地向前推出,轰隆隆,虚空荡碎,日月无光。

    赵基龙业已抛出龙枪,他之双手负在身后,蛮、、、腰向前迎去,其不可详述之棒迎击基佛拍来的无尽佛力。

    Duang!Duang!Duang!

    小鲜肉基老的擀面杖在佛力的冲击下,如暴风雨中的麦秆,飘摇不定。可它很坚强、顽强以及发愤图强。

    “感觉来了,我的汉子的消声华就要放出去了。”赵基龙右手食指、中指并在一起,向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点去,叮的一声,小鲜肉的擀面杖发出脆响,旋即,不好描述的某种消声液洒了出去,其量可观,约有一百斤。

    纵是那见惯了大场面的基老佛爷,也大吃一斤土,喔特热发克,对面的小伙砸,你太让羡慕了。切片,必须把你切片,好好研究一下汝之构造。

    震惊之余,基老佛爷停下了攻击,静静欣赏赵基龙的贤者之态。那鲜肉基老因为释放了一百斤消声华之液,人变得很纯很天真,但不傻。

    “太美了!”基老佛爷赞道。“汝生得那么美,贫僧不忍杀你了。”基佛道。

    “佛友,让贫僧来净化你。”

    随着一声吼啸,肌肉发达的僧人瞬间而至,他挥掌拍出那个“基”字。

    基,基,基!一基化为两基,两基生三基,三基变四基,数千个“基”字盘旋在基老佛爷四周,将其困住。

    “爱米米陀佛。”

    基老佛爷再运佛力,砰砰砰,拍出数掌,掌劲雄浑,扫退三百多个“基”字。

    “这等基力,也想困住贫僧。荒谬。”基老佛爷僧袍一振,合身而起,上千道佛气轰然荡开,剩下的“基”字逐一崩碎,无一幸免。

    “佛友,不可妄动。”

    肌如来道。他手拈鞠花印,将崩散的“基”字收纳过来,聚成完整的“基”字。

    “大师,赵某人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又孤单了啊。”

    刷,一道人影冲至基老佛爷背后。突,突,突。赵基龙的擀面杖撞向基佛。

    “贫僧怒啊!”

    基老佛爷气得吐血。“那小伙子,你找死,滚开!”

    砰!

    基老佛爷僧袖一甩,扫中赵基龙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划开一溜火光,极是好看。

    “为何大师总是拒绝我。”

    赵基龙不悦道。

    踏、踏、踏。赵基龙疾走数步,人如狂龙,倏地接近基老佛爷。“不得到大师,我不甘心,大师,休走,接受我的基情。”

    闻言,基老佛爷宝体一幌,向前一个踉跄,几乎栽地。“把贫僧迫到这种地步,你还是第一人。”基佛也不知是称赞还是怒斥。锵,锵,锵!基佛挥动金色戒刀,浩然刀气荡扫向前方。

    “枪。”

    赵基龙右手一招,摄来银鳞长枪。

    “愿得大师心,白首不会离。”赵基龙随口道。

    砰!砰!砰!

    小鲜肉基老挥舞银鳞枪,扫退如渊似海的刀气。“大师啊,你就从了小生吧。”赵基龙还未死心。

    蹬、蹬、蹬。基老佛爷一退再退,与赵基龙拉开百丈之远。“此人的变态气息太盛,贫僧暂避锋芒,不可与之Gao基。”念头既起,基佛退的毫无迟疑。

    “佛友,真忘了我吗。”

    肌如来快步上前,擎起不可名状之擀面杖,递向后退中的基老佛爷。

    螳螂捕蝉,焉知有雀在后。肌如来就是雀,基佛是蝉,赵基龙是螳螂。三者关系奇妙。

    “大师,你就是我的证道之基友,不必推却,跟着心情走就对了。”赵基龙执枪而来,气势豪迈,基情荡飙千里之遥。

    基老佛爷暗道不好,前有小鲜肉,后有肌如来。

    “贫僧发大誓,不除去肌如来、赵基龙,此生不再做基老。”

    誓言方出,自然生效。基老佛爷再不躲避,因为他知道该来的终究会来。那就撕比吧。

    嗡!

    一直不作为的金色佛光发出一声清啸,金色的浪涛涤扫虚空,将其拍碎。

    “喔,哦哦。”

    基老佛爷大喜。

    “基老之神还是向着贫僧的,我死而无憾矣。”基佛感动之余,不忘本心。颂了一声“基神在上,请收下贫僧的膝盖,贫僧不死,一定与你Gao基。”基老佛爷也是妙人。

    刷,刷。赵基龙、肌如来同时而至,小鲜肉基老长枪抖开,银辉舞动,仿佛是瑞雪降下。而肌如来再次强化自己的肌肉,“佛友,这下你逃不掉了。”

    逃?

    基老佛爷窃笑。

    为何要逃,你们还不知死到临头,贫僧送你们最后一程。

    崩!

    基老佛爷的生命之海迸出一团恐怖的能量,当即荡扫开来,咔嚓,咔嚓,肌如来暗中施放的法阵毁掉了,不能承受基佛的佛威。

    “莫欺贫僧穷,三十年Gao基,三十年河东。”基老佛爷将身纵起,升至高空,他僧袍猎猎而动,狂狷之气伴他而生,邪魅之笑挂在他的脸上。

    “美不美,大师腿,靓不靓,大师亮。”赵基龙赞美道。

    “不得不说,贫僧的佛友还是很漂亮的,帅呆了。”肌如来也道。

    两只基老的惊叹并未引起基老佛爷的注意,他左掌划开,五指早已分散,并未抓住戒刀。

    戒刀由药王佛花所化,问题是,刀呢,刀去哪里了!基老佛爷笑容高声不可测,瞥向下方的两只基老,当他们是死物,不足惧。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