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你们无耻啊。”

    赵基龙左肩向后一荡,蓬嗤,一团基气漾开,将偷袭的基老佛爷震退。

    “小伙子,你有所不知。”

    肌如来笑了。

    “贫僧与基佛喜欢一起和小鲜肉玩耍,通常我在后面,基佛在前面,小鲜肉在中间,你懂的。”

    一句你懂的说罢,肌如来目绽凶芒,同时身上的那个“基”字璨璨放光,像是一轮小太阳缓缓升起,烤炙大地。

    赵基龙运转基气,聚在双眼,为它们蒙上一层清辉,阻去伤害他眼睛的强烈光线。“大师们好品味。有时间,带上我,我一定在旁观摩,而不是中间的被施为之人。”

    锵。赵基龙右臂抬起,长枪遽地点向肌如来的左兄大肌。

    肌如来也不退让,身子向前迎去,铛的一声,枪头刺中了他的Xiong膛,寒芒迸舞,如来宝体完好无损。

    “贫僧又来了。”

    基老佛爷腾掠而起,佛气泼洒,像是挥舞的金辉,煞是好看。那团圣僧遗留的佛光忽地敛起,如同米粒之光,毫不起眼。“这是为何!”基老佛爷心惊。他获取金色佛光百余年,从未见过这等异事,心头遽震,心湖骤起狂澜。

    肌如来也察觉到佛友的异样,长眉扫开,砰砰,击中赵基龙的香肩,登时,鲜肉基老皮开肉绽,鲜血迸溅,“这就是活着的实感麽,痛苦,而且快乐着。”

    赵基龙肩头一抖,基气涌开,覆盖受伤的肩膀。“大师,食我龙枪,可以的话,我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请享用。”

    铛!

    赵基龙又是一枪刺出,还是扎在肌如来的Xiong膛,和第一次的位置相同,并无改变,分毫不差。

    “嗯?”

    肌如来一惊。

    小伙子,你这是作甚,明知无用,为何还要为之。

    在肌如来思量的瞬间,赵基龙连刺了几十枪,每一次都落在相同的位置上,铛铛铛,铛铛铛!饶是肌如来铁打的Xiong膛,也被刺出一个血窟窿。

    忽地,肌如来身上的“基”字向外迸出数缕基光,叭嗒,叭嗒,叭嗒,劈在赵基龙面庞上。“大师,你这是什么玩法。”赵基龙讶道。

    “怎有可能。”肌如来道。“为何小伙子你像是没事的人。我的甜心基光对你无效!”

    “甜心基光?”赵基龙笑道。

    “是的,甜心基光。”肌如来道。“你看贫僧身上的这个‘基’字,他是由百位得道高僧的心头血刺出来的,再经贫僧的佛力催动,化光而出,扫中谁,谁就会屈服于贫僧的基情之下,愿为贫僧献上一切,包括自己的局部地区之花。”

    既然甜心基光无效了,肌如来也不怕告知赵基龙。

    大师的实诚,赵基龙还是很感激的。“大师,你知否,我之前为什么想去死。只要我待在基老界,任何见了我的基老都想和我发生不可描述的行为!心好累,消声巴更累,所以我才看破红尘,愿入轮回,舍弃此生。休说甜心基光,就是麻辣基光对我也无用矣。”赵基龙道出其中的缘由。

    只因小伙子长得太帅了,走到哪里都是焦点,每个见到他的基老皆愿与之登断消声山。

    “年轻人,你有些实力。抗拒的了贫僧的甜心基光,贫僧认同你了。”肌如来赞道。啪,他一掌拍中自己的Xiong膛。在他掌下,那个“基”字竟然消失了。

    不,不是消失,是被他抓起来了。

    “基”字不再是浮在他身上的印痕,而是实体,货真价实的立体字。

    “小伙子,贫僧也要认真了!”肌如来摊开手掌,让赵基龙观赏掌中的立体字。

    刷刷刷,一道道基光迸飙而出,耀耀放光,较之先前的基光,刺眼数十倍。赵基龙双目浮起的那层基气炸裂了,经受不起“基”字冲扫而出的基光。

    “啊。”赵基龙失声道。哧哧,双目飙血,洒了几十斤。“大师,为何要伤害我的眼睛。”赵基龙左臂挥动,“我的眼睛不止长在眼窝里!”

    大师,LOOK啊!

    蓬嗤,赵基龙的左袖炸开,胳膊现出。

    “纳尼!”肌如来惊呼。“小伙子,为何你的左手上长满了眼睛。你,你,如何做到的。”

    “呵呵。”赵基龙冷笑。“我有一基友,据他说,他来自一个叫做木叶村的地方,那个村子里有一个家族,唤作宇智波一族,我之基友相中了宇智波一族的当代族长,可惜族长不与之Gao基,我的基友怒啊,心道,你不和我困觉,我就去找你儿子。讲真,我基友相貌平平,宇智波一族都是俊美之人,他还真把族长的长子弄走了,数次不可描述的交易后,我的基友联手宇智波族长的长子,灭了他们一族,除了族长的幼子外,再无漏网之基。我见基友手臂上移植了很多写轮眼,羡慕之极,故而效仿他,也在自己的手臂上移植了很多眼睛。通过他们,我也能看清现实。”

    忽地,赵基龙左臂上的眼睛齐齐睁开,注定肌如来。刷刷刷,一道道狠厉的凶光自那些大眼珠子中迸炸开来,迥然回旋,斩向肌肉发达的如来。

    肌如来被数十只眼睛盯着,难免有所顾忌。“太糟糕了,贫僧的一切都被小伙子看穿了。去尼玛的僧袍。”

    嗤嗤嗤,裂帛之声陡地响起,肌如来的僧袍裂开了,他向赵基龙展示全部,包括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小伙子啊,用你的眼睛好好盯紧贫僧。”肌如来喜道。

    在他们身后,和金色佛光相争的基老佛爷暗道一声不妙,“贫僧的佛友又在发癫!他是百分之百的变态,没的说。最喜欢别人用炽热的眼神注视他,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来这套。”基老佛爷哀叹交友不慎。

    不顺心之事接连而来,基佛凭空失去了对圣僧弥留佛光的控制,奈何它不得。

    “药王佛花。”基老佛爷喝道。刷刷,他的生命之海旋出两道金光,药香氤氲,闻之让人心旷神怡,一扫疲态。一株佛花徐徐绽放,其形如人之手掌,分五指,每一指代表一瓣花,五指即是五瓣花。此花是释门贤佛王之一的药佛王的象征。

    即将失去对金色佛光的主控权,基老佛爷不得不祭出药王佛花。

    一尊尊佛像以药王佛花为中心,分列四方,唯它最尊。那团金色的佛光被一股浩瀚佛力禁锢,动弹不能,再次成了基老佛爷的持有物。“哼,你再逃啊,此役过后,贫僧自会炼化你,彻底抹去你的灵力。”基老佛爷发狠道。

    银鳞之龙目中有贪婪之色升起,它觑定药王佛花,“吃了它,我的修为即可再上一层楼。”毫无迟疑,银龙俯冲而下,去夺药王佛花。

    可药王佛花早被基老佛爷炼化,并以他的生命之海作为生长之地,再难分开,除非基佛死去,他的生命之海也成了死海,药王佛花才会飞走,寻找新的沃土。

    “恶龙,你想得到贫僧的药王佛花,掂量过自己的实力吗。”基老佛爷僧袍一振,佛气荡出,咔嚓咔嚓,虚空都给磨碎了。

    砰!

    银鳞之龙被一股浩重的佛力抽飞了,银鳞崩碎,龙血狂洒。“消声驴,老老实实交出药王佛花,龙爷饶你不死。”

    铮的一声怒响,银鳞之龙散去龙形,衍化为一柄长枪,龙鳞伴枪而生,凶威荡扫四境。

    “哦。”基老佛爷匆匆扫了一眼那柄龙枪,“把自己炼成枪,你也是奇龙。”

    刷。

    银鳞枪风驰电掣,划过长空,抡扫向基老佛爷的大脑袋。

    “贫僧说收了你作为守山之兽,心意不改。”基老佛爷左手托起药王佛花,右手攫来那团金色的佛光,“来吧,吾之守山之兽,让贫僧见识最强的你。”

    佛法无量,苦海无边。基老佛爷身化一道长虹,跃过苦海,迎挡银鳞枪。

    铿锵。金声喧沸,虹光崩碎,寒芒爆舞。银鳞枪扫爆了基老佛爷的护体基气,“噗!”基佛吐出两公升的佛血。

    更可怕的还在后面,基老佛爷陡觉身后有不可描述之物抵住了后腰。且那物向下划去,直向他之局部地区前进。

    “怒啊!”

    基老佛爷震骇莫名。从来都是他为别人开光,他怎允许别人为自己开光。

    砰,砰。

    基老佛爷的局部地区散开两团基气,向来人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挡开。“大师,为何拒绝我。小生好伤心。”讲话的人是赵基龙。

    可还有一只赵基龙正在和肌如来撕比呢!

    “怎会有两只赵基龙。”基老佛爷诧道。

    “呵呵呵,我会分身术啊,此术亦是取自我之基友,木叶暗部的团藏。”赵基龙道。

    两只赵基龙同时发声,音调殊无二致,很是诡异。

    一只赵基龙手里拎着长枪,与肌如来撕比。第二只赵基龙腰悬擀面杖,分明是要破了基老佛爷的局部地区之花。

    锵。又是一声长吟,银龙所化的长枪再次劈来,银芒飙舞,如同樱花散落,基老佛爷被其包围了。而第二只赵基龙再次扶正他之擀面杖,对准了基佛。

    “不给力啊!”基老佛爷心道。圣僧留下的那团金色佛光偏偏不和他一心,还有可能帮倒忙。“都是些不争气的东西。”基佛抛起药王佛花,顷刻间,药香弥散,结成璎珞、彼岸花、菩提子、避尘珠、摩尼珠等,乒乒乓乓,砸向那杆银鳞枪。

    呼。基佛转身,正对第二只赵基龙,佛爷也不知那具身体是分身还是正体,就在他思忖之际,刷刷刷,四道人影降下,他们面现得色,狂态尽显,还是赵基龙,又来了四只赵基龙。

    “纳尼!”

    基老佛爷降魔杵祭了出去,铛的一下,击中了一只赵基龙,后者身体一晃,化为一缕轻烟,散了开来。

    “其实,我在木叶村还有一个基友,他是标准的二代,其父是木叶村的村长,可惜英年早逝,那小伙子的多重影分身术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较之团藏,更胜一筹。”

    几十个赵基龙现身了,他们一本正经道。向基老佛爷、肌如来道出可怕的事实。

    “你们是本体还是分身?”

    肌如来掌中的立体“基”字飞旋而出,当此之时,基光迸洒,好似钱塘大潮涌起,吞没了十几只赵基龙。然而,他们都是分身,化光而去,不留痕迹。

    银鳞枪再度化为龙形,拱起龙躯,目运两道神光,遍扫四方,刷刷刷,光华电舞,如烟霞蒸腾。银龙也起了好胜之心,它要先两位僧人之前找到赵基龙的本体。

    “嗯?”

    银龙忽觉身体有异,颈部多了一片陌生的鳞片,虽然它和四周的龙鳞并无区别,可它非是银龙所生,而是外来者,自己混进来的。“找到你了,赵基龙。”银龙喜道。“好小伙,敢打我的注意,伪装成我之颈鳞,还真被你瞒过去了。”

    “被发现了吗!”

    一个声音自银龙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那边传来,在那一簇簇的不可说之消声毛里,有个小人跳了出来,分明是赵基龙啊!

    “”

    银龙震惊了,瞠目结舌,完全讲不出话来。

    一龙一人对视了几十息,银龙这才道,次奥!你吖,你吖知道自己在作甚吗!

    刷。

    赵基龙跃出银龙的不可详述之消声毛,涩然一笑,“有何不可,大丈夫,萌大迪奥!”此言一出,银龙怔怔无语,因为赵基龙讲的好有道理的样子,银鳞之龙无法反驳。

    肌如来、基老佛爷也是无语凝噎。

    “给跪了!”

    基老佛爷道。

    “谁说不是呢。”

    肌如来也道。

    “小伙砸,你为何那么迪奥,汝父知否。”

    肌如来已将周围的赵基龙分身全都杀死了,他望向小鲜肉基老的本体,目光明显不同了。基老佛爷头顶药王佛花,也是心湖难静,涟漪骤起。“多么具有创造力的小青年,贫僧还是你这般年纪时,死板的很,哪有你给力啊。”

    “大师,小子就收下你们的赞美之词。”赵基龙认真道。

    说真的,小鲜肉自己也震惊了,握草,我也许是天才。赵基龙忖道。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群基莫敢与之撄锋。

    “我是逍遥世间的一条龙啊。”赵基龙仰天大啸,不远处,银鳞之龙有所感应,遂化枪而来,悬在小鲜肉基老的前方。

    啪。

    赵基龙一把抓住了银鳞枪,人与龙枪,至此达成契约,再不分彼此。

    “他就是我等待的基老!”银鳞之龙笃定道。

    肌如来、基老佛爷难以置信,却无可奈何。只得望向赵基龙、银鳞枪。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