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老有泪不轻掸,只是未到伤心处。

    就在赵基龙、银鳞之龙、基老佛爷僵持之际,一头基老不请自来。他双足涤浪而行,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为什么我的眼里常有泪水。”他问道。可惜没人回答他的问题,鬼知道啊。

    “啊,是你!”待基老佛爷看清来人的面庞,登时基颜失色。

    “是我,佛友,久见了。”来人是基老佛爷的旧识,他们同时修佛的基老。

    “肌如来!”基老佛爷不悦道,“你来此作甚。”

    闻言,那唤作“肌如来”的释门中人,双手合十,道了一声“贫僧有绝世兄肌,敢向天下肌友挑战。”

    蓬嗤,肌如来的僧袍炸裂开来,如飞絮散去。

    僧袍一去,但见“肌如来”一身腱子肉,异常壮观。原来是肌界达人,肌友与基友遍地走啊。基老佛爷看不惯他的佛修挚友,“肌如来,不要动不动就亮出自己的铁疙瘩,怪渗人滴。贫僧心理承受能力不好,不可吓坏了贫僧。”

    肌如来向赵基龙、银龙、基老佛爷展示他的肌肉,“诸君,何不锻炼身体乎,贫僧可做你们的引路人。”

    赵基龙被肌如来的兄大肌闪瞎了眼睛,“发棵!那光头的米米比我的还要壮观。我果然不该活着,还是让我去死吧。”念头起了又落,刷,赵基龙分开水汽,再次向水中投去。溺死算了,此生无聊至极。“终于要结束了吗。”赵基龙欣慰道。

    梆的一声,赵基龙的脑袋撞在了一块石头上,“哎呦雾草。”鲜肉基老捂冒血的额头,略显委屈。“为何只是脑袋撞出一个血窟窿,而不是撞碎了!”赵基龙陡地赞出一掌,砰,碎石穿空,粉屑迸舞。

    “小伙子,为何寻短见?”

    原来那块石头是肌如来踢过去的,他眼瞅着赵基龙坠入河中,担心他死之前尚有心愿未了,故而将他救下。“年轻人,不要太感激贫僧,贫僧不是为你而来。而是为他。”肌如来伸手指向基老佛爷。“基佛是贫僧的佛爷,挚友,基友,可他不是贫僧的肌友。可恨啊。”

    那边,基老佛爷不住冷笑。“肌如来,休在外人面前提起我们的事情。”

    肌如来道:“佛友,不可动嗔。来,过来。”

    猛见肌如来右掌掀起数丈高的佛气,朝前拍去,轰隆隆,气流飙荡,向前横扫而过。

    “如来又怎样。”基老佛爷左手拈印,向天打去,呼,一团金色的佛光冉冉升空,蓦地,化雨而落。金雨缤纷,遍洒四方。将肌如来拍出去的佛气冲淡了。

    “佛友,你还是那么冲动。”

    刷。

    肌如来一跃而起,左足在银龙的背脊上点了一下,旋又高高腾起,“花开见我,我见肌肉。”

    喀拉拉,肌如来的身高拉长到两丈,头大如石盘,双目如碗口,那铁疙瘩似的肌肉更是让人望而生畏。“看我这美丽的身体,无与伦比的肌肉,当今罕有。佛友,你为何参不透!”肌如来吼道。

    噗啊!

    基老佛爷吐出三百口鲜血,血染长空,极其悲壮。“不要叫我佛友,我不配做你的佛友!”

    “可笑。”

    腾!肌如来一步纵出,在他周遭,佛气翻滚,梵唱大作,有光世大如降下三千道祥瑞,绕定肌如来。有善、恶金刚手持紫金钵、九环锡杖、木鱼、舍利子、鱼肠、宝盖、金贝,同时显现,高声颂赞肌如来的肌肉。“大哉,肌如来,壮哉,肌如来。”

    呃噗!基老佛爷再次飙出千斤鲜血,“你够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肌如来。释门有你这等奇葩,实在是不幸啊。爱米米陀佛。”基佛右掌凝聚浩瀚佛力,轰然拍出。

    轰隆隆,无量佛力向前推涌,荡碎虚空,有形之质皆化虚无,铛铛铛,金玉之声响起,基佛以左手食指叩击紫金色的木鱼,普天同寂,唯木鱼声声,宛若天音。肌如来四周的善、恶金刚作烟消云散状。绕在肌如来身畔的三千道祥瑞也轰然崩碎,不复存在。

    赵基龙也不急着求死了。“好消声驴。”赵基龙赞道。“两位大师佛力澎湃,小子被你们吸引,向你们请招了。”

    在死之前再和人撕比几个时辰,岂不美哉。赵基龙像是开窍了,人也变得精神多了。蓬!在他颅顶绽放数丈高的基气,摇曳而舞,与肌如来、基佛遥相呼应。

    银鳞之龙大呼:“喔特热发克,我才是此地的主人。你们三个傻比不请自来,还在我家里撕比,破坏了花花草草,毁我灵地,坏我龙脉。此仇不报,我枉为银鳞龙。”

    吼。银鳞龙放声长啸,龙吟响彻诸天,撼动九幽。抟扶摇而上者,唯那银龙。

    蓦地,龙鳞全开,银鳞之龙的体积像是扩大了倍余,双目生嗔,咻咻,两道龙须劈甩了出去,好似藤条窜舞,其疾如电。

    啪!啪!

    银鳞龙甩出去的长须劈中了肌如来、基老佛爷的后背,两僧同时回头,“力道不够啊!”肌如来怒道。

    “再用力些啊。”基老佛爷也道。

    “”

    银鳞龙。

    草,怎回事。被揍了,为何他们很开心的样子。

    当是时,赵基龙左手捏拳,右手掐印,“燃烧吧,我的小宇宙!”鲜肉基老喝道。

    蓬、蓬、蓬。赵基龙的油田、生命之海同时荡舞,基气自周身百孔窜出,如雾似雨,缭绕不散。他枯竭的生命力再次焕然一新,若冰之将逝,春临大地。

    像是换了一人,赵基龙脸上的死气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基情。

    “大师们啊,我已经不想死了。是你们挽救了我。请受小子一拜。”

    言罢,赵基龙朝肌如来、基老佛爷遥遥一拜。

    两僧感觉莫名其妙,也没理睬赵基龙。

    “佛友,与我谈论肌肉之道吧。”肌如来道。

    “杀你才是正解。”基老佛爷冷道。

    “你们都得死!”银鳞之龙怒道。“还有,不要无视我。但是这条,你们就该死。除了我的前任主人外,擅入此地者皆求生无门,除非我大发慈悲。可对你们,我再无任何好感。”

    肌如来、基老佛爷成功惹怒了恶龙。

    那一片片立起的龙鳞闪烁着寒光,“去死吧,你们三个!”银龙将赵基龙也算在其中,它对小鲜肉有些好感,那又如何,斩去就是。

    崩!崩!崩!崩!

    一团团银芒炸开,无数龙鳞自恶龙的身体上迸出,纷舞的龙鳞凝聚成三杆长枪,一杆指向肌如来,一杆指向基老佛爷,第三杆长枪遽然劈下,寒芒荡爆,赵基龙不得不承受第三枪。

    自赵基龙颅顶升起的白色基气倏地一旋,如瀑流迸起,朝天飙卷,蓬的一声巨响,宛若昆仑崩塌。第三杆长枪被拦下来了,枪头距离赵基龙不足一丈。铿锵,枪身遽地旋动,甩开道道能量涟漪,奈何再不能前进分毫。

    这时,枪身自行散开,它本由数千片龙鳞凝聚而成,不过是恢复原状。过眼不过刹那,枪头也崩散开来,六千多片龙鳞将赵基龙围在中心,这些飞舞的龙鳞像是高速旋转的利刃,触之将会被削去骨上之肉,甚至是骨头也会砍碎。

    “嗯?”赵基龙眉头微蹙,“死念已无,生机却渺茫,讽刺啊。”

    道了一声讽刺之后,赵基龙长衫猎猎而舞,他双臂舒张,呼哧、呼哧,基气跃出手臂,在他指尖盘踞,形如白蛇。“切糕大帝啊,我通过你的后人知道了你的不朽功绩,人言你痴、狂、傲,我不以为然。古往今来,成大事的基老,谁不狂,谁不傲。敢为人不敢为之事,你用双足踏出属于自己的大道。而我愿效仿你,用我的双手打出一片天下。”

    蓬,蓬。赵基龙双拳攥紧,气劲横扫,将数千片龙鳞冲散了。“我辈都是gao基人,仰天大笑出门去。”赵基龙大啸数声,基情爆飙,引动潭水荡卷,哗哗哗,恶浪连天而起。

    银鳞之龙眼中有诧异之色闪过,它分出数缕念识,悄无声息地跟上了赵基龙,测量他的擀面杖直径与强度。“此人是基老中的王者,不该落魄如斯。”银龙心道。

    肌如来、基老佛爷也是撕比小能手,银龙抛出去的两杆长枪并不能奈何他们。

    身上的龙鳞散了一批又一批,可很快就有新的鳞片长了出来,可以说源源不绝。银龙目光闪动,同样跟着赵基龙幌动。“难道他真的是我命中注定之人。我的那个腐女主人说了,有天会有一位英俊的基老牵着白马走来,带我一起装比一起飞。”银龙忖道。

    “跟着我作甚。”赵基龙大袖拂舞,白色的基气旋扫而出,瞬间吞噬了数千片龙鳞,并将其重新塑造成长枪。“过来吧。我缺趁手的神兵。”鲜肉基老右手一招,攫来那杆龙枪,执起长枪,赵基龙这才满意。“重量不足,勉强可用。”

    锵!龙枪发出一声长吟,穿云裂石,山涧为之肃穆,而后,山河俱寂,天地萧瑟。唯有一头俊美的基老拖枪而来,他步伐时急时缓,极有韵律。

    肌如来、基老佛爷停止撕比,即在同一时间向赵基龙望来。“小鲜肉变了!”基老佛爷道。

    “不,是他成长了,而你我还在原地。”肌如来道。“Gao基的路上,一步落后,步步落后,佛友,我们懈怠了啊。”

    砰。肌如来右掌猛击自己的兄大肌,蓦然间,他之Xiong膛浮出一字,古朴而又大气的“基”字。

    “基”字方甫浮出,肌如来两眉遽地飘起,眉长三十丈,其白如雪,拂动时如白虹经天而起。“贫僧要认真了,否则就不能Gao基了。”

    “哦,看来你是认真的。”基老佛爷左掌徐徐上抬,一团金色的佛光自他掌心腾起,像是跃动的金色心脏,噗通、噗通、噗通,虚空中响起有节律的心跳之声,源自那团佛光。

    昔年,有圣僧画虎,画作方成,那虎跳出画纸,匍匐于地,口吐人言,“大师,渡我,渡我。”

    圣僧曰:“妖孽,食我大消声!”

    虎曰:“大师,不可打诳语。肚饿,将以大师为食。”

    圣僧曰:“贫僧肉老,不好吃。”

    虎曰:“不挑食,能吃就行。”

    圣僧曰:“你他消声的不愧是我画出来的,心魔不除,焉能抛却尘缘。既然如此,来吧,吃掉我。”

    虎就地一滚,倏化基老,丰神俊朗,望之让人心生好感,是个基老都愿与之同登断消声山。“大师,是你自己说的,某不客气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圣僧临死时,将一身佛气凝为一团金光,封于舍利子之中,以待有缘人。而基老佛爷就是那有缘人,他掌中发出的那团佛气非是自家的,而是圣僧留下的。

    肌如来认真对待赵基龙,基老佛爷也起了好胜之心,不愿落后。正如肌如来所言,一步落后,处处落后,焉能不败。

    银鳞之龙卧于彤云之中,见首而不见尾,“趣味了。三只基老,谁是最后的撕比小能手,我拭目以待。我之油田已经复生,唉,红尘多少事,还是寻上门来,躲也躲不了。”银龙叹息道。

    是时候再入红尘!

    银鳞之龙竟有些期待。油田再次涌出基油,它的生命之海表面平静,其下暗流涌动,隐藏莫大的威能。

    肌如来、基老佛爷并肩而立,撼世修为让人侧目。然而赵基龙凭恃一杆长枪,怡然不惧,“两位大师,小子拜佛而来。欲以大师之血洗去我的迷网,大师何不让我渡化你们。”

    话音落,赵基龙抬起长枪,枪身颤幌,遥指肌如来、基佛。

    肌如来身上的“基”字更加耀目,刷,他向前掠出,“小鲜肉,来啊,正面Gang。贫僧接受你的挑战,愿用爱与肌肉感化你,入我门下,方知肌肉之道可堪与基道同秉。”

    “荒谬。”基老佛爷喝道。刷,他也旋身而出。掌中浮起的那团金色佛光照耀千里方圆,火焰生于黑暗之中,引领迷茫的基老走向正途。

    呼。赵基龙抖开长枪,“请指教。”

    首当其中者,肌如来。

    赵基龙的手臂仿佛和长枪凝成一体,不分彼此。玄妙的感觉让小鲜肉基老自信心倍增。

    砰!砰!砰!

    接连三枪,三枪疾风暴雨般扫在肌如来的香肩上。

    肌如来哼也不哼,还觉施于几身的力道不够,“小伙子,大力啊,大力才能出奇迹!”

    “草!”

    赵基龙运转斗气,纳于右掌,铿锵,长枪遽地发出裂涛劈海之声,“大师,你成功引起我的愤怒了。”赵基龙右脚向前踏出,蓬,基浪翻涌。

    “小伙子,你还是太年轻。”

    基老佛爷笑了。

    他和肌如来很有默契,一者与赵基龙撕比,另外一人则是暗中施为。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