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有万法,有千种Gao基之路。而来自蜀黍国的赵基龙只问,可得长生否,可与基友海枯石烂否?

    基老界有佛,其曰基佛。渡天下有缘之基,那日,赵基龙生无可恋,基老佛爷途经此地,心念一动,慧眼再开,遍寻方圆千里之地,觉察到赵基龙的存在。“此子与贫僧有缘,贫僧当为他开光。”基老佛爷大喜,伸出手指,朝地指去,登时,地涌金莲,仙葩遍开。基佛驭起七品莲台,向西驰去。

    终于,基老佛爷寻到了准备跳崖的赵基龙。“不好,此子的消声花还未因基老而盛开过,他的死去对基老界来说是一大损失。”刷,基佛跳下七品莲台,将身一晃,变作谦谦君子,浊世里的佳人。“那边的鲜肉,为何跳崖!”基佛大声喝问。

    悬崖边,赵基龙双目浑浊,毫无生机可言。即便听到有人在背后叫他,他也不回头,“我放佛听到有人在背后说我长得太帅了。”赵基龙忖道。

    消声的,赵基龙就是因为长得太帅,所以他的消声巴很累,以至于他不想活了。一心奔赴黄泉,来世绝不做基老,最好做个伪娘。

    基佛运起慧眼,刷刷,两道神华迸出,向赵基龙扫去。

    蓬!蓬!

    赵基龙背后荡起两团基光,其璨如莲,清香涌溢。饶是基老佛爷阅尽天下基老,也不由心旌一摇。“好个气质与外貌共存的鲜肉基老,贫僧今天就为他开光。”基佛感慨之余,博爱之念陡生。众生皆苦,群基皆痴,唯吾独醒。刷,基佛大步纵出,身后甩开千丈高的气浪,佛光照耀十方天地。

    “啊,我的消声花忽然感到一股杀气疾驰而来。”赵基龙道。他的眼睛总算恢复了些神采,人也精神多了。

    呼。赵基龙转过身来,背后是危崖,前方是佛爷。“你是何人。”赵基龙看出对方的不凡之处。

    “我是旅人,途径此地,发现你有轻生之念,故而停下脚步,特来救你之命,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亦有渡人之心。”基老佛爷笑道。

    “大师,你可是要渡我?”赵基龙无奈道。“放弃吧,大师,我已看破红尘,此间再无吸引我的基老或者事物,只要我跳下此崖,万千烦恼皆成烟云。大师,我们何不携手跳崖。让我渡化你,如何。”

    “年轻人,说说看,你为何想不开,不愿活下去。”基老佛爷又道。

    “大师,我活得好累,感觉不会爱了。就连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失去了往日的消声风。”赵基龙直言道。

    “小伙子,听我一言,你的消声巴只是偶尔疲惫,会有消声起之时。你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跳崖。我手技娴熟,来,让我帮帮你。”基佛道。

    “大师,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寻我开心。难不成大师真的是高人,可伴我上青天,与太阳肩并肩?”赵基龙笑道。

    “小伙子,你的灵台蒙尘了。”基老佛爷大手向前抓去,呼,佛气瀑涌,莲华骤生。赵基龙被一股大力扯了过来,向基佛飞来。

    “少年人,你的兄大肌气血不顺,让贫僧为你搓几下。”不由分说,基佛的左手盖了上去,五指伸开,正好覆盖赵基龙的左兄大肌,一点不多,一点不少,反佛他的手就是为了抓赵基龙的左Xiong而生。

    “怎会这样。”赵基龙道。“大师,你让我吃惊了。”

    “呵呵,小鲜肉。更让你吃惊的还在后面呢,记住,这只是开始。”基老佛爷仍未以本相现身,出现在赵基龙面前的是过去相,佛爷还有今生相,未来相。

    “大师,我们初次见面,你就去抓吾之兄大肌,这样不好吧。”赵基龙也未反抗。

    “小鲜肉,你的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基佛道。

    “不,是大师手上的技术好。”赵基龙道。

    “有区别吗。”基佛问道。

    “似乎没有。”赵基龙如实道。

    “小鲜肉,告诉我,为何不想活下去。”基佛再道。

    “宝宝心里苦啊,可本宝宝不想说。”赵基龙道。

    “看来,你还是不信任我。”基佛道。

    “不,见到大师,我很开心。”赵基龙道。

    “小伙子,你和贫僧有缘。”基佛道。

    “哦,大师原来是有道高僧。”赵基龙道。

    “贫僧只渡有缘人。”基佛道。

    “这么说来,我与大师有缘。”赵基龙道。

    “贫僧是雅僧,品味超凡绝尘,小伙子,不可置疑贫僧的口味与你的眼光。不要讲虚话,你老实告诉我,贫僧是不是很高雅。”基老佛爷淡定道。

    “大师,不可搭帐篷啊。”赵基龙道。“看到了我,大师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都不老实了,如何让人相信你是高僧。怕是消声僧吧。”赵基龙指出基老佛爷的现态。

    基佛不置可否。道了一声“爱米米陀佛”,随后,他三指掐印,佛气顿开,瞬间将赵基龙罩住,断了他的后路,不让他跳崖。这等良玉美质,不与之Gao基,有违佛缘。“小伙子,跟贫僧离开吧。”基佛笑道。他也不管赵基龙是否同意,自顾自地转身,刷,人已遁去。

    七品莲台自天上旋来,基老佛爷一跃而起,带着赵基龙向西方疾驰而去。

    “大师,你很着急吗。”赵基龙问道。

    “贫僧很久没为人开光了,方甫见到你,贫僧就知你是上等的鲜肉。你说贫僧不急吗!”基佛道。

    “大师!”

    赵基龙陡然提高声音,右掌拍出,砰的一声,罩住他的佛气护罩碎掉了。“想不到我也有登莲台的一天,看来是真的,我与佛有缘。”赵基龙无奈道。“我一心求死,大师迫切地想摘走吾之消声花,不让我死。大师,逆人之所愿,岂非高僧所为?”

    “小伙子。别跟贫僧瞎扯淡,贫僧就要为你开光,你省省吧。实话告诉你,贫僧钟意的基老,全他消声的与青灯为伴,与佛像相依。你也会的。”倏然间,基老佛爷现了本相,三分慈悲,两分冷漠,五分基情。

    “大师,你着相了。”赵基龙道。

    “小伙子,你挺萌的。”基老佛爷怒道。“见了佛爷的本相,还敢口舌之利,贫僧的降魔杵会好好收拾你的。”

    呵呵,基老佛爷的两杆降魔杵都很有精神,一杆在手中,还有一杆不可说。

    飞遁千里之后,基佛与赵基龙来到一处险涧,危崖险峻,飞鸟难渡,恶水掀涌,鱼虾不存。即便是佛爷来到此地,也收起狂态。

    “大师,为何不说话了。”赵基龙有想去死了,作死的念头再次升起。“哎,我命绝于此,时也命也运也。”赵基龙心道。“有这么一处人迹罕至的墓地,此生何求。”一念遽起,刷,赵基龙向下跳去,离开了七品莲台。

    “草!”基老佛爷怒道。“小伙子,你想死,贫僧还不想死。”

    悔之晚矣。赵基龙一心求死,哪管基佛的死活。

    “呵呵,大师,且去且去,我认识切糕大帝的后人,带我向他问好,我们今生无望,来世再续前缘吧。”赵基龙一脸的慷慨赴死的表情。

    七品莲台上,基佛钢牙交迸,齿缝中怒火爆舞。“冥顽不灵的家伙,贫僧看走眼了。”

    自赵基龙跳下莲台的瞬间,基佛已把他看作是死人。

    他们路过的险涧又曰“腐龙涧”,相传,此地的主人是一位大腐女,她的契约兽是一头龙,那龙本不是基老,可他的主人是腐女啊,成天向他传授基老方面的知识,量变引起质变,契约龙最终成了基龙。对基老们来说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然而契约龙的主人死后,再没人能降服恶龙,他以福地为巢,并将其更名为腐龙涧,为了纪念他死去的主人。

    这日,契约龙还在潭底打瞌睡,忽觉水潭有异,他沉寂多年的油田再次涌出几滴基油。“纳尼,怎会有这样荒唐的事情发生。”契约龙震骇道。“我明明下定决心不做基老了,为何油田复苏了,基油也诞生了!”

    吼。契约龙长啸不已,潭中之水迸涌,滚动若沸。

    “不好,恶龙醒了。”基老佛爷骇道。“小伙子,你成功地引起他的注意,等着成为他的点心吧,贫僧不陪你们玩啦。”基佛驭使七品莲台,倏地驰出。

    哗,哗,哗。

    恶浪迸滚,朝天涌去,吞天之势让让人望而生畏。基老佛爷的脸都黑了,“草,小伙子,贫僧也跟着你倒霉啊。”

    赵基龙感觉自己萌萌哒。“握草,我名字中有个龙字,今日葬于恶龙之腹,太完美了。”

    听到赵基龙这么一说,基佛只觉对方脑子秀逗了。

    吼。恶龙自潭底窜出,挟起万丈高的骇浪,与两岸嵯峨险峰齐平。“是你吗,和尚,让我再次成为了基老!”契约龙吼道,他身长超过千丈,覆满银鳞,一看就不是好招惹的主。

    基老佛爷暗道苦也。

    “兀那神龙,休说笑,贫僧这小身板,如何经得起你的折腾。看他,看他啊!”基佛指着赵基龙大声道,“是这位小伙子成功引起神龙的注意,你可与之Gao基。”

    “放肆,都说了我不是基老。”银鳞之龙震怒道。“我有着大好前途,可我的前任主人活活把我改造了基老,黑历史,那是我的黑历史。往事不堪回首。”银鳞之龙伤心道。

    “谁都有不想忆起的过往,那是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赵基龙开口道。他被一团水汽接住了,想死都难。在他即将坠水的瞬间,银鳞之龙长尾一扫,水光滔天,他不是想毁灭赵基龙,而是救他。就连银龙自己也不知为何,也许那就是缘分。

    银鳞之龙的主人也讲过,缘分到了,和姑娘相伴过的汉子愕然发现自己喜欢的是汉子,遂大彻大悟,携手基友到地老天荒。

    基老佛爷运转释门绝学,荡散涌向他的骇浪,尽显不世修为。

    刷,刷,刷。七品莲台旋出数十道金光,如同纷舞的利刃,破空而去。银鳞之龙对佛爷不敬,基佛也不躲避,撕比就是了。“恶龙,贫僧会将你带走,以作贫僧看守洞府的山兽。”

    银鳞龙很是不屑,龙颈微拱,银鳞顿开,咻咻咻,咻咻咻!上千片银鳞迸出,叮叮当当,将几十道金光撞碎了。

    “那消声驴,你想降服我,做你的山兽?我没听错吧,和你有同样想法的人都在潭底!你自己去数数看。”银鳞龙施以秘术,潭中之水倏地澄清,潭底铺满了白骨,数量不下千,基老佛爷的眼角直跳,“草,果然是恶龙。”

    “恶与不恶,有谁来定,是你,还是你?”银鳞之龙的目光在基佛、赵基龙身上飘荡。

    “你们撕比就是,让我去死。”赵基龙还是生无可恋的样子。“怎地,想死都那么难了吗。简直没天理。大师,恕在下直言,你就从了这条漂亮的银龙吧。”

    “你消声炸了!”基佛怒吼。“贫僧会死的。”

    基老佛爷抛出降魔杵,陡地砸向银鳞之龙。

    “哼。”

    银鳞之龙白了一眼基老佛爷,“消声驴,你的脑袋好像不怎么灵光,我不是讲了吗,潭底的白骨就是你的下场。你主动跳下去就是,我保证不食用你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还你一具全尸就是了。因为你是强者,我才网开一面。”

    话声落,银龙张口飙出一道闪电,咔嚓,电芒荡舞,在天地间劈开,声势浩大。

    铛!

    闪电劈中了基佛的降魔杵,将其炸飞。

    “鼓掌,鼓掌,鼓掌。”

    下面,赵基龙拍手道。“你们继续啊,快点打完,我还等着去死呢。我知你们不分出高下,我今天是死不成了。”赵基龙还是很有眼色的。观察力也细致入微。

    “”

    “”

    基老佛爷、银鳞之龙同时收手,他们忽然觉得先弄死赵基龙再撕比也很不错。

    “喂喂,你们为什么看着我,我只是废物,马上就是死人。啊,我知道了,你们想用眼睛强消声我,来吧,我也不反对。满足你们丑陋的愿望就是。”赵基龙大度道。

    “那小哥为何这般嚣张?”银鳞龙问基佛道。

    “别看我,贫僧还没给他开光呢,他就成功引起你的注意了。”基老佛爷不悦道。

    “消声驴,你离开吧,我今天心情不错,不想杀你。”银鳞之龙忽道。

    “呵呵,你当贫僧是傻比吗,我们之间的撕比还未结束,贫僧怎可能离开,我们要做到有始有终,自己挖的坑,拼了命也要填上。否则会被人戳着脊梁骨说做人不讲信用,和基老不Gao基有什么区别。贫僧说捉了你去作那山兽,就一定做到。”基佛死板道。

    “大师啊,你又执着了。”赵基龙道。“这条漂亮的龙放你离去,你回家去喝基友的不可描述之浆就是了,为何赖在此地,自讨没趣。”

    “你不要再讲了!”基老佛爷厉声道。“你这厮最可恨,口舌之利已经贫僧比下去了。假以时日,你会和贫僧肩并肩,成了基老界的大消声僧,我们声名远扬,自会流传百世。”

    “大师,放过我吧。”赵基龙无奈道。“还有,我真的不想活了。你们谁也别劝我,因为没用!”想死的人,你如何劝得动他呢。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