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救柳阿豆,蜀黍国的赵基龙和大尾巴国的曹盖撕比上了。两头基老都是上上人选,基老中的佼佼者,他们同时放出了裤之间不曾示人的不可名状之擀面杖。

    生辰纲,让无数基老尽折腰的法宝,此时,它是曹盖的法宝。曹阿玛有大机缘,获得生辰纲,然而此宝和他无缘,待曹公有了后嗣,一直被他嫌弃不用的“生辰纲”再次焕发无量神光。“很好,是吾儿曹盖,他成功引起生辰纲的注意了。”

    曹盖一直不知为何父皇对他关爱有加,原由生辰纲啊。

    生辰纲才是其中的关键。

    “赵基龙,你妄图以一己之力对抗曹公子的生辰纲,简直是自不量力。”身为曹盖麾下的智将,吴不用当仁不让,站出身来,大声斥责蜀黍国的赵基龙。

    就是那画界中神托尔斯基·鱼锅也觉得赵基龙的做法犹如以蛋击石,直取其亡而已。“哗众取宠实在要不得。”托尔斯基遗憾道。

    画界中神本有收了赵基龙的念头,“可惜了,赵基龙终究是生辰纲之下的亡魂。”托尔斯基和智多星的看法一致。他虽然认同赵基龙的实力,可也只是认同。

    神秘基老收敛目光,再度恢复他的高人风范,可惜他没穿裤。再怎么高人一等,也是不能挡住自己消声巴的汉子。

    好在,星河画纸内,除了柳阿豆外,众基坦诚相见,都做一样打扮,即是传说中的消声奔。

    “柳阿豆不知好歹,死不足惜。赵基龙能救他一时,能救他一世吗?”神秘基老哼道。“我曾向曹阿玛讨要过生辰纲,并许以重利。然曹阿玛不为所动,可恶至极。我大怒之下,才答应了柳皇叔,对他施以秘法,让其基友能生崽,也算完成了一桩旷古烁今的大事。相信我会在基老界名垂千代,后世的基老将会传颂我的光辉事迹。”想到这里,神秘基老不由笑了,相当开心。

    生辰纲,还是生辰纲!神秘基老志在生辰纲,然他冷眼相觑,并相信曹盖收到了他释放的讯息。为了能让基友为他诞下子嗣,“你一定会交出生辰纲的,还是主动交出。”

    啪,啪。神秘基老拍了两下手。“是时候向这些无知的基老展示我绝妙的医术,不,是艺术!”

    能让汉子与汉子之间的爱情升华,神秘基老自认功德无量。“千百年来,还有谁比我更伟大,哼,就算有,我也表示呵呵。”

    “这位叔叔。”柳阿豆被凰忠抱着,忽觉爱情的花朵开了,紧张多年的消声花也绽放了。“这就是人与人之间最真挚最纯粹的感情吗。相信在爱情的消声润之下,我会欣欣然以向荣,可是叔叔,你谁啊,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柳阿豆将脑袋偎在凰忠厚实的兄大肌之中。

    “哈哈哈哈,我凰忠也有今天啊!也有今天啊!”中年基老感动的不要不要的,腊肉了,还有小鲜肉喜欢,凰忠如何不喜。

    别人的不能说的花开了,我的也开了。凰忠的喜悦之情难以言表。

    总而言之,柳阿豆满意凰忠,凰忠也很满意柳阿豆,中年基老与青年基老就这样待在骨舟之上,任凭血海翻滚,也不足以引起他们的注意。两人眼里只有彼此,那是情到极处时的默契,此时无声胜有声。

    “噗啊!”画界中神托尔斯基·鱼锅口呕鲜红,偷袭,有人偷袭他。

    原来除了凰忠外,还有其他的人接受了除掉中神的任务。

    靓非凡气定神闲,右手有血,自然不是他的血,而是托尔斯基·鱼锅的血。

    “是你,靓非凡!”托尔斯基·鱼锅骇道。他怎么也想不到曹盖的属下会对他下手。

    “曹盖!”

    托尔斯基·鱼锅吼道。砰的一声,画界中神挥掌击退俊美的基老靓非凡。“吔消声啦,靓非凡。”公笋胜接住了他的同伴。

    “谢过。”靓非凡道。

    “大家都在一个主子手下做事,相互帮助是应该的,必要时,也当为对方献上消声花。”公笋胜严肃道。不久前,公笋胜才真正的成为了基老,他变化之大,靓非凡一时很难接受。放在以前,如果靓非凡说,公笋胜啊,来啊,我们Gao基!公笋胜一定会用虚竹剑将靓非凡劈得他妈妈都认不出来。

    “公笋胜,你竟然主动邀请我Gao基!”靓非凡大喜过望,噗啊!英俊的基老又吐了两斤鲜血,全洒在了公笋胜脸上。

    “”

    公笋胜也很无语。

    草!这就是你对待救你之人的态度吗。

    锵锵锵,九柄长剑凌空降下,剑尖指向靓非凡的脸蛋,冷森森的剑气扑面而来,靓非凡吓得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都呆掉了,同时很萎靡。

    “胜哥,不带这样玩的。”靓非凡求饶道。他真的担心公笋胜会弄死他,单看对方的眼神就知道了。

    这边,靓非凡、公笋胜上演相亲相爱的戏码,那边,柳阿豆、凰忠同样在传情,依靠眉目。

    枯寂的星河画纸内的小世界,因为这两对基老的爱情而有了一点温度,有别于之前的深寒意境。可星河画纸的主人曹盖却高兴不起来。

    在这方小世界内,曹盖一言通天,是主宰,况且他还持有最强法宝“生辰纲”。

    然而赵基龙只凭一杆银鳞长枪,进退有序,杀得构成“生辰纲”的诸多法宝叮当作响,沿路返回,不得近身。

    “喝!”

    赵基龙气息如龙,遽地飙出,引动天地异象,诸佛降临,梵声惊起,清圣佛气拂扫六荒八合。

    “是基老佛爷!”

    曹盖骇然道。

    “赵基龙,你修的是什么异术,为何有基老佛爷的幻象降临。”顿觉不妙,曹盖右手抓来华裳剑,刷刷,朝前挥去,剑光遽起,宛如霓光荡开,和清圣佛气对抗。

    轰!轰!轰!

    华裳剑劈出去的剑光难以抵御佛气,被其扫爆,向四方荡开。

    赵基龙也不答话,右手执银鳞枪,左手拈印,“佛之指。”赵基龙道。他的左手以让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向前推去,在同一时间,基老佛爷的巨像做出相同的动作。

    梵唱遽止,佛曜炽盛,直如千万朵金莲绽放,将星河画纸内的小世界照耀的辉煌无伦。

    铛!

    基老佛爷的指头按住了“生辰纲”中的宫殿,轰隆隆,光华爆涌,冲破云海,直贯天际。巍峨参天的宫殿竟被一根手指按了下去,降下百丈,还未停止。咔嚓、咔嚓,地面炸裂之声响起,宫殿深陷地下十丈处,这才止歇。

    “赵基龙!”曹盖早已怒容满面,仗剑而来,锵的一声怒吟,华裳剑迸绽出惊世神华,倏地劈向无悲无喜的基老佛爷之像。

    “佛说众生皆苦。”赵基龙又道。

    那大佛也开启金唇,重复赵基龙说的话,一字一字,重逾万钧,满天星子迸爆,难以承受佛威。

    锵当!

    曹盖的华裳剑劈中大佛的左眉,然而曹公子却被震得气血荡爆,生命之海滚怒不已。遽听咔嚓一声,坚不可摧的名剑“华裳”碎了,从剑尖至剑柄,寸寸皲裂,最后的结局竟然是这般无奈。

    “佛不度无缘之基。”赵基龙再次开口道。

    大佛左眼倏然睁开,鲜红色的戾气冲旋而出,砰的一声,狠狠撞向曹盖公子。

    噗!

    曹盖血染长空,虎目怒睁,“赵基龙,你怎敢让我流血,我最喜爱的基友都不敢这样对我!”哪怕是第一次那什么运动时,曹公子也未见血。感觉还不差。

    嗡!又是一声轰响,大佛的右眼也睁开了,不见慈悲,不见怜悯,那里漆黑如渊,凝望久了,会被拉入深渊,永坠无间。

    噗嗤,噗嗤!曹盖双目飙血,“啊,我的眼睛。”他只得闭上双眸。“哼,就算没睁眼,我也要装比。”曹盖喝道。登时,装比的非凡意境自曹公子的眉中飘出,气象顿开,大气异常。

    那被基老佛爷之像压制的法宝群“生辰纲”再次焕发出耀眼的光芒,珠光可让日月失色,宝气可令天地垂叹。

    血海中,凰忠这才反应过来,他将柳阿豆放下,刷刷,凰忠目运基光,陡地望向赵基龙、曹盖公子那边。“都说小鲜肉最能扰乱基老的芳心,果然如此。我竟然因为柳阿豆失去了常态,这可不像我。”凰忠念头遽动,收起旖旎心思,关注他该关注的人。

    不管如何,柳阿豆不是凰忠所能养得起的鲜肉,其父可是蜀黍国之主,鼎鼎有名的柳皇叔。阿豆将来继承大位,也是君临一国的大基老。

    “赵基龙,你又让我讶异了。”凰忠长叹。

    旁边的柳阿豆不服气,喂喂,叔叔,看我,看我啊,我的美貌难道不让你动心?赵基龙不过是我父皇身边的一员大将,可有可无,只要我在父皇面前编排他几句,保证他卷铺盖走人,蜀黍国哪还容得下他。柳阿豆妒意顿生,也望向赵基龙、曹盖,“曹公子,不可让我失望,杀了赵基龙。”阿豆心道。借刀除去情敌,有何不可。

    凰忠的灵识恢复了以往的空明,柳阿豆再难以他的基色打动中年基老。“叔叔,你的侧脸也很帅气呢。”柳阿豆赞道。

    “唔。”凰忠敷衍似的开口道,纯粹是为了应付柳阿豆。

    “可恶!”柳阿豆大觉受挫。“赵基龙,你怎么不去死。”等等,我的恩人哪去了,阿豆这才发现神秘基老消失了。

    “我父皇也讲过,神秘基老的意图让人难以猜测,还不让我接近他。”柳阿豆想起他爹柳皇叔的告诫。

    “阿豆,你在寻我吗。”清幽的唤声遽地响起,而且就在阿豆的耳旁回荡。

    是神秘基老,此时,他同样站在骨舟之上,而且气息全无。纵是神识敏锐的中年基老凰忠,也未能察觉到神秘基老的到来。

    “嗯!”凰忠眼神转寒,瞥向神秘基老。“前辈,为何来此。”凰忠道。

    “所来目的有三,其一不可说,其二不可说,其三嘛,自然是为了了却一桩心病。”神秘基老笑道。

    啪。神秘基老的左手按住了柳阿豆的肩膀。

    “啊!”柳阿豆失声痛嚎。

    “放开他,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凰忠冷酷道。

    神秘基老无声无息的分开血海,来到骨舟上,并且擒下柳阿豆,凰忠怎会让他安然离开。“阿豆是赵基龙托付给我的,不容有失。君子重诚,基友所托之事,万死不辞。”

    崩!

    凰忠左脚跺下,骨舟登时幌动,血海同样迸舞,洪浪当空拍下,扫向神秘基老。

    也未见神秘基老有何动作,那些浪头刚要落下,忽地荡开,被一股无形气劲扫退了。“凰忠,既然我给你脸了,说明我看得起你。当我翻脸之时也是你生命走向终结的刹那。”神秘基老的比格要比凰忠高多了,他有狂傲的资格与阅历。

    忽见神秘基老脚尖轻移,重于泰山的力道遽然降下,骨舟再次平衡,不再颠簸。

    “不要怀疑我的能为,十步杀你,只会多不会少。”神秘基老以傲岸的姿态示人,这让中年基老凰忠相当不悦。

    “叔叔,救我啊。”柳阿豆很没骨气地喊道。呵呵,骨气,那玩意是啥,能吃否?柳阿豆只想活命。“父皇说得对,这位不穿裤的基老别有居心,所图甚大!”柳阿豆后悔的肠子都绿了,可又能怎样,自己的小命就在人家手里。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作死的,只是不再这个神秘基老面前作死。”柳阿豆心道。

    砰、砰、砰。

    凰忠掌起掌落,和神秘基老对了数掌。对方看似轻松随意地挥扫手掌,却化去了凰忠的暗劲。“有来历。”中年基老忖道。

    “够了!”神秘基老喝道。

    “苏苏,这家伙用什么东西撞向我的局部地区了,我的消声花好紧张呀。”柳阿豆疾呼道。

    “”

    “”

    神秘基老、凰忠同时无语,都什么时候了,柳阿豆还在这里挑拨离间,手段太单调了,敢不敢深沉些。

    比起柳皇叔,你差远了!神秘基老心道。“你父亲是基老中的豪杰,你为何这般德行,哎。”神秘基老叹道。

    “老家伙,不要用你的那啥撞我的那啥。”柳阿豆怒道。

    “哼,柳阿豆,你真的以为自己是柳皇叔的爱子吗。”神秘基老抛出一个可怕的问题。

    轰!柳阿豆灵识遽荡,差点跌下骨舟。什么,那老头在乱讲什么!阿豆心慌道。

    “呵呵呵。”神秘基老对着柳阿豆冷笑。

    阿豆愈发毛骨悚然,蹬蹬蹬,他向后退去。神秘基老也没拦着他,不再扣住他的肩膀。“阿豆,如果我告诉柳皇叔,你是……”

    “不听,不听,我不听!”柳阿豆捂住耳朵,狂奔而去,刷,他跃离骨舟,纵身而入血海。

    “喂,凰忠,你不去追他,真的好吗。”神秘基老反问。

    “不用,他离不开血海。”凰忠道。

    “那么。”神秘基老道。

    “那么只剩下我们了。”凰忠道。

    “是相爱?”神秘基老道。

    “是相杀!”凰忠怒道。

    白骨舟上,两头基老表情不同,一者,轻松写意,一者,如临大敌。目的不同,难以Gao基,只能撕比了。凰忠心中早有了基友人选,只能说,神秘基老不是他的菜。再来坏了他的好事,除去他已是必然。谁让对方不长眼,还很苍老。

    “来吧,凰忠。”神秘基老道。

    “不想和你说话。”凰忠傲娇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