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画纸外发生的一切都和柳阿豆、曹盖、神秘基老等人无关。三只基老的裤子都没了,可柳阿豆的还在。

    有种说法唤作鹤立鸡群,柳阿豆现在就面临同样的情况,在一群变态中间,你偏偏玩深沉,搞特殊,和别人对着做事,于是在他人眼里你就成了变态。

    “阿豆兄,我等的长裤已经扔了,为何你还穿着!”曹盖冷冷道。“难道你的消声巴小,见不得人。”曹盖猜测道。

    “话不能乱讲。”柳阿豆辩道。“我有一杆好擀面杖,轻易不示人,不像你们这些……”

    “这些什么。”神秘基老接过柳阿豆的话茬。“放肆。阿豆,你是怎么对恩人说话的。没有我,你能来到这个世界?”

    “恩人,我不是这个意思。”柳阿豆激动道。“我想说……”

    “阿豆兄,难道你想说自己的恩人是变态?仅仅因为他没穿裤子。”曹盖瞥向柳阿豆,拿言语嘲讽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柳阿豆急道。草,分明就是这个意思,他心里则道。

    阿豆喜欢作死,可他不认为自己是变态。正常人谁他消声的会不穿裤子就跑出去见人。

    神秘基老医术通天,他的手在智多星脸上一划,吴不用的伤势痊愈了,脸又变漂亮了。“万分感谢。”智多星激动道。“前辈的手段,小生深感敬畏。”吴不用一揖及地。

    “小事而已,不足道哉。”神秘基老挥手道,不加理会。

    “前辈啊,你看,我那么尊敬你,柳阿豆却把你当成是那啥,你懂的。你能不能让我的基友为我生几个崽耍耍。我想效仿柳皇叔,他能做到的,也许我现在做不到,可将来一定能。”曹盖还不死心。

    “不够,你的理由不够。”神秘基老冷漠道。“当年,柳皇叔为了能有后代,而又不想和姑娘有牵连,他煞费苦心,跋山涉水,另有消声眼交易,方才打动我。”

    发棵,这才是重点。曹盖心道,你哪是什么高人,俗人而已。曹公子对眼前的基老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只要高人肯开出条件,曹盖不怕他不答应自己的请求,即便为之献上自己的局部地区之花也没关系。

    嗡!

    星河画纸的上空遽地颤幌,大片大片的星光迸洒,接着,数个基老掉了进来,分别是赵基龙、公笋胜、靓非凡、曹盖、画界中神等人。

    托尔斯基·鱼锅方甫进入画纸内的小世界,眼睛一亮,“星河画纸中别有洞天,这等上品画纸,我也有资格取走的。”如果对方不是曹盖,托尔斯基早就动手了。

    画界中神与曹盖的父亲曹阿玛是好基友,他暂时不会动曹盖。

    御舟而来,中年基老凰忠最后一个现身。

    这几头基老在星河画纸外撕比,突然间,一股涡旋宏力将他们拉入画纸内的小世界。

    “搞不懂画界之人为何那么看重星河画纸。”凰忠讪讪道。他最是狼狈,进入小世界的过程并不顺利,衣服都被碾碎了,故而凰忠和群基是坦诚相见。

    神秘基老、吴不用、曹盖三人瞄向骨舟上的中年基老,“握草!凰忠的身材没的说。”

    “钢铁似的肌肉,小生好喜欢!”智多星吴不用也道。

    “好一只伟岸的基老。”神秘基老也赞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我愿意纡尊降贵,与你Gao基。”世外高人直言道。

    凰忠背负长弓,剑眉拧起,厌恶道:“你这没穿裤子的老东西是哪位啊。”

    他这话一出,曹盖、柳阿豆、吴不用甚至是神秘基老,他们都惊呆了。几只基老怀疑自己的听力是否出问题了,这世间难道有人敢拒绝世外高人?对方能施以秘法,让基老的基友诞下他们的后代啊!

    赵基龙、公笋胜目光同样不善,因为神秘基老不但相中了凰忠美好的消声体,同样钟意他们。“太好了,不枉此行。我一下子可以带走三只基友。”神秘基老笑道。

    “兀那老头!”凰忠再次喝道。“先讲明,我的基老生涯虽然不幸,可还不幸到接受你这老家伙的垂青。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做你之基友。”就在此时,中年基老傲骨峥嵘,铁块似的兄大肌不住跃动。

    凰忠第二次打神秘基老的脸,饶是对方大人有大量,老脸也拉了下来。“混账!”曹盖终于瞅到机会,大声叱道。“凰忠,你这什么态度,你知道这木有裤子的前辈是谁吗!他可是高人!”其实,曹盖也不知道神秘基老的名字。

    “他算哪门子高人。”凰忠不屑道。“在基老界的大街上,我随便一抓,就能抓到很多像他一样的老东西。”

    画界中神托尔斯基·鱼锅看出端倪来了,“曹盖极力为何身边的老头,对方又是气度不凡,也许真的是高人。凰忠这厮吃错药了吗,为何同他过不去?”心思一转,画界中神毫不犹豫地散开一身长袍,“天气好热啊。”托尔斯基道。

    讲真,托尔斯基·鱼锅老早就像消声奔了,可是苦于没机会,如今在星河画纸内,眼前就有几只变态,画界中神深藏心底的愿望再次被唤醒,所以他寻思着干脆放飞自己算了。

    “消声的,你们真要这样!”柳阿豆想哭。“敢不敢不这样玩,大家都是文明人,你们的做法,是个基老都不齿啊。”

    阿豆话还未讲完,遽闻蓬的一声炸响,发声源来自蜀黍国的赵基龙。

    那眉清目秀的鲜肉基老当机立断,碎了一身白袍,也和众基坦诚相见。“心情好多了。”赵基龙暗道。

    “发棵,发棵,发棵!”柳阿豆给跪了,用头撞地。“难道不正常的是我吗,只有我不正常!”

    在柳阿豆血泪横飙之际,他忽然注意到靓非凡的不可描述的基蛋,“吔消声啦,靓非凡!”阿豆痛苦道。

    星河画纸内,众基谈笑风生,唯有柳阿豆泪流满面,怀疑自己的价值观。“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什么跪在这里,我是鱼吗,我会死去吗,好想去死,可我为什么要死,就这样死了真的好吗,他们是正常的基老吗,我正常吗,我父皇正常吗。”柳阿豆神情崩坏,笑得很惨淡。

    这时,高台上的神秘基老道:“诸君,我喜欢你们。今天心情好,我再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只要你们能收集齐七颗龙珠,我就能满足你们一个愿望。哪怕是让你们的基友生下后代也能做到哦。”

    “纳尼!”曹盖狂喜。“前辈此言可当真?”

    “真的不能再真。”神秘基老道,“小子,你知道龙珠长什么样吗。”

    “不知。可只要前辈开出条件,小子一定为寻来七颗龙珠,让我的广大基友都会生几个娃。”曹盖喜道。他记住了神秘基老的话。

    刷!赵基龙纵身而起,来至中年基老凰忠身前,近距离观察他。“很好,你的兄大肌成功地吸引了我。”赵基龙道。

    “小鲜肉,你的美貌同样吸引住了我。”凰忠也道。

    “如此。”赵基龙道。

    “这般。”凰忠道。

    什么都不用说了,可以证道矣。啪!凰忠、赵基龙的手握在了一起。

    柳阿豆也不撞地了,心道,喂喂,怎么就没人阻止我,我失血太多,感觉有些懵比。其实,阿豆流的血也没多少,几十盆子而已,血量算是低的了。哪像凰忠、赵基龙等人,受伤都能飙出几百斤血,真的很壮观。

    “可恶。”画界中神怒道。“赵基龙,当着我的面,你敢抢走我相中的基老。死来。”托尔斯基劈手打出上百道神光,飕飕飕,飕飕飕!神华璀璨,照耀苍穹。

    赵基龙冷笑,“你相中的基友?这里有你的事吗。我家少主公柳阿豆也是画界中人,可他是小神,神位不稳,神格也差强人意。今日,我杀掉你,取走你的神格,将其赠给阿豆皇子。”

    刷。

    赵基龙人如游龙,遽然掠出,他抖开银鳞长枪,当是时,寒芒荡飙,将数百道神光冲散了。

    托尔斯基攫来画笔,将笔头向前点去,哗,一团水墨炸开,顷刻间,黑浪滔天,磅礴的煞气充斥在这方小世界里。

    轰蓬!

    墨浪轰然扫下,将银鳞枪抖开的鱼鳞状寒光悉数收纳,并且绞碎。

    只见托尔斯基抄起画笔,以天空为画布,以黑浪为颜料,奋笔疾划,一只只漆黑的异兽惟妙惟肖,登时跳出,朝天咆哮,纷纷冲向赵基龙。

    须臾之间,蜀黍国的鲜肉基老已被黑色的怪兽包围了。“杀!”赵基龙挥动银鳞枪,向前掠去。砰的一巨响,银鳞枪砸碎了一头黑焰兽的脑袋。

    中年基老凰忠,他也不会坐视不管,呼,凰忠取来背后的长弓,同时掉转骨舟,“疾。”凰忠道。

    腾!

    骨舟向前驰去,凰忠那宛若艺术品的脸蛋愈发冰冷,他眸中的怒火也是冷的,“箭。”凰忠又道一字。登时,一支金色的长箭显化,此箭的箭头由凰忠的基气、斗气凝成,箭身上刻有破魔纹,“着!”凰忠喝道。

    崩。金色的长箭电掠而出,风雷齐啸,撼荡寰宇。

    蓬、蓬、蓬、蓬……

    长箭所过之处,黑色的怪兽当即迸爆开来,抵挡不住箭威,皆成了箭下的葬品。

    “凰忠,为了小鲜肉,你真要撕比我吗。”画界中神托尔斯基·鱼锅面容凄惨,伤心道。“你想要什么,我都能为你取来,为何就不能安静地待在我身边。”

    眼中有不甘之意,托尔斯基右臂划动,画笔陡地扫向那支金色的长箭。铛!金石相撞之声大作,“笔落黄泉生。”托尔斯基吟道。

    嗤嗤嗤,画笔的笔头散开,像是开屏的孔雀,将金箭推了出去,接着,一道散发着死亡气息的河流显化,瞬间吞噬了金色的长箭。

    “你这也叫黄泉?”

    蜀黍国的赵基龙嗤笑道。

    刷,他掠至河面上,渡水而行。哗哗哗,河水翻涌,似将赵基龙吞没,可鲜肉基老总能化险为夷,安然无恙。

    “浅滩焉能困龙。”

    赵基龙左掌陡地一拍,砰,磅礴的掌气向外涌荡,将靠过来的河水屏退。眼眸乍寒,赵基龙祭起银鳞长枪,哧哧哧,长枪急旋,挟起千丈高的水浪,四下荡扫。

    “赵基龙,look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画界中神调整好擀面杖的准确度,让其对准赵基龙。

    “草,那老头想做什么!”地上跪着的柳阿豆大叫道。“你的节操掉了,快捡起来啊。”阿豆高呼。

    托尔斯基·鱼锅置若网闻,依旧我行我素。他左手攥着画笔,右手调整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角度,一气呵成,动作很流畅。

    Duang!

    火光迸舞,一团难以形容的火球从画界中神的擀面杖内旋舞而出,荡起数百米高的热浪,周围的空间都扭曲了。

    “不科学,这不科学!”柳阿豆认真吐槽道。“老头,你的小蝌蚪呢,你的小蝌蚪那道没被烤熟。它们如何生存下来的,你一定教我!”

    托尔斯基·鱼锅完全无视柳阿豆,他心道,傻比孩子,少见多怪。

    赵基龙冷眼一扫,右掌虚划,铛!他一掌击中银鳞枪,长枪怒旋而去,荡开一道道银色的长流。

    轰!

    银鳞枪倾倒,砸爆了飞舞而来的那团火球。

    “这才有点意思。”赵基龙道。

    “是吗。”托尔斯基·鱼锅问道。

    “然也。”赵基龙回道。

    既然一团火球解决不掉你,那就多来几团。托尔斯基再次挥动他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Duang,Duang,Duang……一团团火球怒飚而出,火势滔天,热浪几乎掀翻了跪在地上的柳阿豆。

    “我连打酱油的都不算,不要伤害我。”柳阿豆忽道,“让我为你们吐槽!”阿豆再道。

    “少主公,安静些。”赵基龙忽道。他右手向下拍去,一道掌印遽地降下,砰的一声,将柳阿豆掀翻在地。

    “”

    柳阿豆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喔特热发克!不带这样玩的,阿豆心里苦,可他不敢讲出来。

    腾。赵基龙抄空急掠,快来到银鳞枪附近时,他将身一拧,右肩狠狠地撞向枪身,铛,长枪被撞了出去,再次加速,蓦地旋向画界中神。

    至于那些纵舞而来的火球,赵基龙也不把它们当回事。“给我破!”鲜肉基老合十的双掌遽地分开,登时,两股长流飙出,龙吟之声遽起。

    砰、砰、砰、砰。

    两股长流撞碎了几百团火球,火势将歇未歇,余威尚在。

    刷。

    赵基龙像是游鱼似的穿梭而过,他所过之处,寒气骤临,瞬间扑熄了残火。“托尔斯基,我来了。”赵基龙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