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风有信,秋月无边。”

    画界中神吟道。“凰忠,你敢与我Gao基吗!谅你也不敢。哈哈哈,别人看不上你,因为你是中年基老。我则不同,我表面上喜欢的是鲜肉基老,实则不然!”托尔斯基·鱼锅道出一件可怕的事情。原来他是年上控。

    托尔斯基·鱼锅目光闪烁,觑定凰忠。那中年腊肉汉子的脸上有时间留下的沧桑,也有岁月凿刻的线条。更别说凰忠那飘逸的秀发,坚毅的眼神,似刀裁的唇线。毫无疑问,凰忠是托尔斯基喜欢的类型。尽管对方是来杀自己的,画界中神仍然欣赏他,并愿意用爱与基情以及汗水打动对方,与之证道Gao基哉。

    画界中神自问,他够大度的了。凰忠再不识抬举,活该他孤独一辈子。

    中年基老凰忠被托尔斯基瞅的不自然,“喔特热发克!托尔斯基在作甚。他在说什么,又在看什么。我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其实我心里好开心呀!终于有人知道我的妙处,懂得我是头好基老。呜呜呜。”凰忠喜极而泣,“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始终是一个人,形单影只,每日对着残阳唏嘘,感受局花带来的忧伤。我空有一身好技术,不管是手技还是脚技或者是口之技术,都是极好的。”

    可凰忠是有原则的孤独之基,他不会改变自己的立场。他拿钱做事,有人花重金买托尔斯基的神格、神位,凰忠绝不会半途而废,更不会因为对方赞美了自己的容颜就心软。“遗憾啊,第一个欣赏我的人却不能和我长相守。基神呐,你为何这样待我。”凰忠的芳心都在流血,咔嚓咔嚓,他攥紧弯弓。

    两情若是久长时,汉子之间也有爱。只是,托尔斯基·鱼锅、凰忠二人注定不能Gao基。站在命运对立面的两人,只可相望,也能意消声,就是不能交换基油。

    “我会挽雕弓,也有大迪奥。可惜做不成你的基友。将你的欣赏留给比人吧,托尔斯基。”凰忠抬起头来,没有丝毫动摇。

    “遗憾呐,凰忠。这样吧,你不用告知我是谁要买我的命,他出多少钱,我给你三倍,四倍,五倍。”托尔斯基·鱼锅还不放弃。

    基老的一生中会遇到很多基老,可碰到心仪的基老才是缘分,三生三世的擦肩而过,能换回一世的Gao基也是好的。

    “我虽然生活潦倒,可不会违背自己做人的信念。托尔斯基,你今天只有死路一条。”凰忠寒声道。

    踏!他右腿向前抬起,一脚落地。咔嚓,地面崩裂,尘泥荡滚。“托尔斯基,看箭。”凰忠左手一招,三支长箭倏然而现,箭头上有毒,专破基老的油田。

    嗡!弓弦被拉满,形如满月。三支长箭对准了画界中神。

    “命运啊,唉。”

    画界中神叹息道。

    “基神指引一只中年基老出现在我面前,我们有缘却无份,只得相杀,为何不能相爱?”

    托尔斯基·鱼锅画袍一抖,神光涌瀑,炽丽如霞。“来吧,凰忠,让我见识你的能为,我之基情今日将为你澎湃,我之消声花同样为你绽放。”画界中神的斗气上窜,蓬嗤,蓬嗤,透体而出,像是蒸腾的霞光。

    “如此。”

    凰忠暗喝一声,“着!”

    崩!崩!崩!三支长箭遽然射出,风雷齐啸,引动十方气荡。无穷无尽的杀意随三箭迸出,湮没了方圆百里的虚空。

    托尔斯基·鱼锅面色为之一变,眼中虽有傲慢之意,心神却为之一凛,哪容得他轻视凰忠。“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基友。”刷,画界中神拔身而起,双臂挥舞,嗤嗤嗤,一道道彩线窜出指尖,向前劈去,光华漾荡。

    “出来吧,我的画笔!”画界中神大袍振舞,铿锵,轻鸣之声倏地响起,一杆画笔自托尔斯基袖中飞出,登时,彩浪飙爆,似蝴蝶翩然散去。

    啪!托尔斯基·鱼锅抓住了他的画笔。

    画笔的笔杆长两尺,笔头尺余长,笔杆通体发黑,犹如墨染。托尔斯基握住画笔的刹那间,一人一笔完美接合,像是一体,再难分开。

    适才,托尔斯基十指弹舞,数百道彩线纵出,这些彩线由他的斗气、基气混绞而成。

    铛、铛、铛!数百道彩线扫在三支长箭上,在磅礴的异力的冲击下,三支长箭摇摇不稳,失了准头。这时,托尔斯基·鱼锅合身而起,脚踏玄步,留下一道残像,兀自向凰忠纵去。

    凌虚踱步,衣袍振舞,基气纵发,画界中神好不潇洒。眉宇间尽是快意,他生平所好唯有两件事,其一,作画,其二,Gao基。两事皆不误,齐人之乐。

    待托尔斯基行至三支长箭侧畔,他大袖一拂,呼,怒风飙舞,吹折了三箭。

    “凰忠,吾来了。”托尔斯基·鱼锅大笑。

    话音落,托尔斯基画笔轻点,一点彩墨泅散开来,初时,仅有指甲大小,数息后,那点彩墨已成汪洋。晃得人睁不开眼睛,心神为之扶摇。

    倏尔,画界中神将画笔挥开,笔头向彩色的汪洋划去,蓬!一团绚芒迸炸,汪洋遽起千丈高的骇浪,当空摇舞,陡地拍向前方的凰忠。

    凰忠表情冷漠,左臂摇动,于虚空中攫来一物,是白骨舟。那舟本来只有巴掌大小,凰忠默诵咒诀,骨舟迎风即长,轰然降下。方圆千尺,气浪荡爆。唯白骨作舟,诡异驶来。呼,凰忠长身而起,飞掠向骨舟,站在其上,凌风而立。

    “你以彩墨化汪洋,我有白骨作舟。”

    凰忠脚下一蹬,浩然宏力摧开骨舟,哗哗,碧浪连天而起,凰忠向彩色的汪洋前进,他不退反进。并不畏惧画界中神。

    好似他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蓬!蓬!蓬!

    一道黑色的水柱,一道白色的水柱,一道蓝色的水柱,三道水柱当空劈下,好似撑天之柱轰然倒下。

    凰忠站在白骨舟上,英姿不凡。他再次拈弓搭箭,依旧是三支箭,“开!”凰忠蓦然喝道。

    飕、飕、飕!

    三支长箭乍然而逝,箭分三个方向,一支箭窜向黑色的水柱,一支箭冲向白色的水柱,第三支箭则飙向蓝色的水柱。

    冷风拂面,凰忠依然不觉,中年基老极目远眺,心中所忧者,蜀黍国的俊美鲜肉,赵基龙!

    不知因何,凰忠与赵基龙看对眼了,年龄不是问题,技术也不是问题,叽叽的强度更不是问题,只要有爱,什么都不成问题。“赵基龙,我不能让你死在此地。”凰忠心道。

    一念既起,百念遽生,万般皆缘,诸法皆空。凰忠心情微漾,哂然一笑,“我辈已是此中人,仰天大笑Gao基去。”

    哈哈哈哈。凰忠大笑,活了半辈子,从未像现在这般开心过。

    中年基老的笑容未歇,三道水柱轰然坍塌,倏作千万点墨汁迸去,咻咻咻,咻咻咻!破空之声连绵不绝,几能掀开人的头盖骨。

    凰忠、画界中神的撕比战况愈发紧张,另外一边,赵基龙、公笋胜、靓非凡、靓仔也未闲着,两只基老、一只契约兽,他们一同对付赵基龙。

    然蜀黍国的赵基龙临危不惧,此时此刻,他心中所念者,柳皇叔是也。蜀黍国之主已在赵基龙心里扎根,生芽,相思树萋萋然而长。

    因情所困者,为情所伤。

    只是不知而已。

    “阿豆终究是柳皇叔的儿子,他的命寄放在我这里,不容有失。”赵基龙念头一闪而逝。锵!银鳞枪倏地划开,扫向公笋胜。

    公笋胜长臂抖开,手中握着的九节修竹迎向扫下来的银鳞枪。铛!修竹、长枪撞在一起,声裂碑石,贯透沧海。

    “退下。”赵基龙陡地喝道。

    他右手施力,银鳞枪再次下压。鳞光闪烁,耀目之极,下方,公笋胜烦不胜烦。“赵基龙,放下银鳞枪,洗净汝之局花,等待托尔斯基前辈的临幸,这是你唯一能做的,不可错失良机。”

    公笋胜手腕一翻,咔咔咔咔,九节修竹倏地散开,一节节迸去,公笋胜手里只剩下一节。八节竹子陡地封住了赵基龙的进退之路,将他围定。

    “虚竹之剑。”公笋胜冷冷道,锵锵锵,八节竹子迸绽出眩目的剑华,好似山麓中涌动的彩雾,望之让人心旷神怡,而又不敢轻涉。

    八节竹子衍化为八柄剑,剑尖所向,蜀黍国的赵基龙。

    “嗯?”赵基龙神识微动,“公笋胜,你配得上我,可与我Gao基。可我们立场不同,你代表曹公,而我是柳皇叔的人。”

    “迂腐之见,形同腐竹,百无一用也。”公笋胜手中的那截竹子幌了幌,同样化作一柄长剑。

    九柄剑合起来才是完整的虚竹之剑。

    前代铸剑大师虚竹,一生不近基色,痛苦莫名,“吾明明是基老,明明是基老的说,为何不让吾Gao基!”虚竹大师也曾发自肺腑地问苍天,问大地,问基神,可没人给出答案。虚竹还有两个结拜兄弟,都是极美的基老,尤其是段兴言,此人是大梨果的皇子,要脸蛋有脸蛋,要大叽叽有大叽叽,可他还不知足,见一个基老爱一个,见一双爱两个。虚竹和段兴言情投意合,也动了Gao基的念头,可是每当两只基老要行那不可描述之运动时,总有异状发生,他们若再房间里,房子会塌;他们如果在河中,河流会枯竭;他们在山坡上,山坡会化坟冢,严重影响他们的基情,难以拉近彼此的距离,总之,他们的感情生活很悲惨,终其一生,也未交换过消声液。

    虚竹作为基老很失败,可他身为铸剑师却很成功。生平所铸名剑皆被剑术大家收藏,尤其是以他名字命名的“虚竹之剑”更是了得,此剑自行认主。持剑者如果不被认同,他的下场将会很惨。

    “虚竹剑”的前任主人是公笋胜的爷爷,老爷子和虚竹剑对峙了一生,临终时,剑才认主。老爷子只是碰了一下剑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虚竹剑给了老爷子最后一击,贯穿了他的颅腔。

    那时,公笋胜也在旁边守着,有感而发,“唉,都说补刀很重要,原来补剑也很重要啊。虚竹剑成功地弄死了我的爷爷。”

    公笋家是大家族,在场的族人纷纷喝斥还是正太的公笋胜,“这小子懂个蛋!”

    “回家找个基友,尝试喝他的消声华。”

    “滚滚滚,这么悲怆的场景,你小子一句话将大家的悲伤都打进肚子里去了。”

    族人的讽刺,公笋胜不以为然。他道:“你们这些装模作样的基老啊,为何口是心非。我知你们心里都在盼望族长早早死去,这样你们才有机会继承大位,如果能取得虚竹剑的认同那就更妙了,整个公笋家都是他说了算。”

    公笋胜虽然年轻,可不傻,他同样不喜欢当基老。

    公笋家的大大小小的基老们,也未把小正太的话放在心上,不足挂齿。何况对方还不是基老,根本不能继承家主之位。

    “吾族族长,非基老不可。”公笋家的家训之一。单是这一条就把公笋胜排除掉了,尽管他是上任家主的孙子。

    倏然间,公笋胜福至心灵,他小手一招,道了一声“剑来”,锵!虚竹剑从老爷子的颅腔中迸出,倒飞向公笋胜,落入他的手上。只是去了剑形,而是九节竹子,公笋胜刚好能握住。

    公笋家的基老们面面相觑,你瞪着我,我瞪着你,谁也说不出话来。草!虚竹剑认主了,没有任何惊天动地的仪式,也无波澜壮阔的异象,平淡的不真切,可偏偏这就是真实。

    “哼!公笋胜不是基老,即便持有虚竹剑,也不能做家主大位。”一位长老幽幽道,他不掩饰眼中的妒意,那瞥向公笋胜的视线,几能将小家伙洞穿。

    “不错,公笋胜还小,还需我这个叔叔的扶持。是吧,小胜胜。”公笋胜的小叔笑道。腾,他一个箭步来到公笋胜面前,以看护者的姿态站在侄子这边。

    公笋胜的父亲早已死去,他由爷爷养大。可他和几个叔叔、姑姑的关系并不好。

    明眼人都看出端倪了,公开斥责公笋胜的小叔,“拉倒吧,就你这德行,还能做家主?也不照镜子看看。”

    “你成天无所事事,要不是家主大人,不,要不是前任家主护着你,你早被大家弄死了。你爹还没死透,你就开始得瑟,简直不可理喻,是嫌自己死的慢吗。”

    “要不,我先来,一招解决了那小子,我们在讨论虚竹剑还有公笋胜的归处。”

    “不妥。”

    “有什么不妥的,我的汉子的擀面杖最有力量,而且基友的数量也最多,我说了算!”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