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错,步步错。有回头路,撞墙之后才回去的还有救,掉到棺材里的就没得救了。拳法也一样,东污国的孙拳坚信自己是基老中的拳之霸主,即使是那世纪末霸主也不是他的对手。因为有信念支撑着自己,孙拳才不会回头,更重要的是他还有一个欧尼酱,他所做的事情孙孙肿么辣无条件支持,只因血浓于水。

    听百花基老说自己不行,孙拳怒火难歇。一个人为之坚持了多年的目标被人全盘否认,那种打击不啻于末日降临。

    行尸一般是一种活法,有梦想并为之付出是另外一种活法。折中的活法很痛苦,放弃更是绝望。

    有时,比绝望更绝望的是仰望,不可逾越,此生无望。

    嘭嘭嘭!嘭嘭嘭!

    孙拳、百花仙子的拳头疾风骤雨般挥出,撞在一起,气流飙荡,热浪沸腾。一老一少,两只基老互不服气,百花仙子说他吃过的盐和玩过的基老一样多,孙拳说他从始至终抱有同样的念头,当临拳界之巅,俯瞰无数拳法家,享受他们敬畏的目光。

    当览众山小的那一刻,孙拳相信自己才会重生。在那之前,再多的质疑与险阻皆是荆棘,遇到了,那就用拳头与基情开辟出一条路来。“北斗之剪!”东污国的大拳法家忽地出现在百花仙子身后,双臂作剪刀状,向前剪去。

    百花仙子并未躲避,孙拳想剪断他的脖子,那就让他去做。

    铛!铛!铛!

    一簇簇火星涌起,遂又熄灭。孙拳的“北斗之剪”明明可以剪断合抱之木,却剪不断百花基老的脖子。

    剪了几十次之后,尝试未果,孙拳霍地转身,背对着百花仙子。“北斗之肘!”孙拳喝道。他的铁肘?康刈蚕虬倩ㄏ勺拥暮竽陨祝浼菜萍?

    梆!一声闷响过后,?花基老?然不动,如那不动明王。

    “怎会这样!”孙拳吼道。

    “吾不相信,不相信呐。老头,你怎可能是吾的对手。”东污国的大拳法家失了心智,如狂如癫。

    砰砰!砰砰!孙拳的肘子一次又一次的撞击?花基老的后背。

    百花基老表面上没什么,实际上问题很严重,他的生命之海遽烈幌动,气息紊乱,可仙子运转斗气,将涌荡的生命之海平息了下来,同数?鬯沉四谙ⅰ!安荩⒖茫∪眨锶萘耍也桓彝O吕矗儆弥庾忧梦遥业睦厦岫诖说氐摹?晌乙氨龋谒锶媲白氨龋裨蛑鞍さ米岵皇前状盍寺稹!毕勺右彩且孀拥幕稀?

    欣然一笑,百花仙子的面庞像是绽放的消声花。

    孙拳也感受到了来自百花基老散发的喜悦之情,“不可能,绝无可能!吾的铁肘不可能失效。”东污国的大拳法箭?康刈砝矗娉倩ㄏ勺拥暮蟊场!班蓿嗝醇崾档暮蟊常梦峥戳丝谒共蛔!彼锶牧樘ㄒ坏矗槭肚迕鳌?

    “没办法了,吾只?用自己的兄大肌感化你了……”孙拳决定使出爱的小拳头,先锤击?花仙子的后背,?把他的后脑勺埋到自己宽阔的怀抱里。

    消声擦,消声擦。

    唯有产生热量与汗水,基老方可感受另外一只基老的心意。不经历消声情,怎有可能生情。

    消声擦,消声擦。

    东污国的大拳法家继续用他的兄大肌感化百花仙子。

    此时,?花基老痛苦与快乐并存。心花怒绽,局部?区之花不?紧张,突然就想开了。“这就是小鲜肉的兄大肌的温度吗。”?花基老暗道。“孙拳和我饲养的那些鲜肉基老不同,他身上有大自然爸爸的味道以及最原始的基老芳香,不想那些施?的基老。”?花仙子久久不?平静,不愿离开东?国的大拳法家。如果时间?静止就好了,?花基老许下不可实现的愿望。

    “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

    孙拳用力按住百花仙子的后颈,让其面庞埋进他之兄大肌之中。“百花仙子前辈,如何,如何啊啊啊啊啊啊。知道吾的厉害了吧,让你再嚣狂,也敌不过吾的大米米。”

    嗯嗯。敌不过,敌不过。百花仙子忖道。“如此迷人的兄大肌,我死也不远离开。”百花基老甚至忘了他的黄金蚕。

    刷!一缕金芒迸开,一蚕飞来,它之目标,东污国大拳法家的局部地区。不见血绝不回头。黄金蚕可没忘它的初衷。见了高品质基老的消声花,什么也不做,那还是黄金蚕?

    “啊啦。”孙拳忽道。“吾的局部地区又开始紧张了。”

    又是你,黄金蚕。孙拳的消声们附近的消声毛急遽生长,长逾九?,呼呼呼,一根根消声毛劈了出去,扫向黄金蚕。

    孙拳天赋异禀,不但拳头上的功夫妙到?毫,其它?方的各种不可详述的毛也被他用心祭炼过,皆可伤人。

    铛!铛!铛!

    孙拳消声门四周生长的野生的消声毛劈中黄金蚕,将其挥退。这些消声毛像是深邃的密林,成了天然屏障,是黄金蚕难以逾越的天堑。

    可恶,为何那只基老的消声毛这般厉害,我,我不能靠近他之局部地区之花。黄金蚕逡巡数圈,找不到切入点,可它又不愿放弃,毕竟黄金蚕是有理想有品位的蚕,非消声花不栖。

    “太有品味了!”?花仙子?叹道。他的神识清明,分出去的念识觉察到黄金蚕对孙拳不利,可?花基老并没制止他的契约?,放任它自行活动。“孙拳,你和我有证道之姻缘,千里红?将我们拉近。我如今就?你怀中,即是最好的证明。”?花仙子忽道。

    “净说大实话!”孙拳怒道。“吾当然有品位,东?国有谁敢质疑吾?雅的品味与比格,吾保证他活不过明天。?花仙子,不可得寸进?,吾让你感?兄大肌的坚实程度,并不是让你沉迷?吾之基色。醒醒吧,我们是不可?的。”

    倏然间,孙拳的左兄大肌向前撞去,砰的一声,基风飘荡,而?花仙子被撞飞了。东?国的大拳法家收?了他那短?的爱与基情。“骄傲如吾,只?赐予你稍?即逝的机遇,你既体验过,那就将这种美妙的感觉刻?心里,时时品味就是。吾相信,接下来的岁月中,你离开吾超过三?的距离,将会神魂不宁,顾此失彼。哈哈哈,?花基老,这是吾送给你的礼物啊,既幸福又残酷。”

    “不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花基老双?张开,奔向东?国的大拳法家。诚如孙拳所说,?花仙子离不开他了。

    ?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就是离开了三?远就会心如刀割,肝肠寸断,生不如死。遽烈的?痛???花仙子冲向孙拳。

    然孙拳冷酷道:“吾讲过,你不能再靠近吾。北斗呆毛拳。”

    蓬!蓬!蓬!

    东污国的大拳法家,全身爆绽出一团团斗气,仿佛是迸涌的紫雾。这些斗气疯狂地涌向大拳法家的右拳,一层层沉淀下来。陡地,孙拳的头上竖起一撮呆毛,呆毛左右摇摆,最后锁定了百花仙子的位置。“感受吾北斗呆毛拳的威力吧。”

    ?,残影婆娑,孙拳电舞而出,右?挥扫,发光的紫色拳头轰然砸下,砰砰砰!砰砰砰!大拳法家的拳头锤击?花仙子的心脏附近,“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孙拳嘶声大吼。像是将最后一点力气都用尽。

    本应该躲的,可?花仙子也不知道为何,身体不听使唤,凭空而立,任由孙拳用他石墩大的拳头,一次次?锤自己的基老躯壳。“失了爱,我还?做什么。”?花仙子吃吃道。

    “哈哈哈,你果然离不开吾的兄大肌了。”孙拳得意道。“试问基老界,谁又敢保证体验过吾兄大肌的?上妙觉后还?离开它们。”大拳法家的自信又?来了。

    “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

    孙拳仍用自己的右拳轰击?花仙子的身体,后?吐血几十升,骨头断了数?根,可芳心不死,仍对孙拳心存寄托,希望他??心转意。

    可东?国的大拳法家铁了心,他又如何?头?。

    “?!太残了!”

    “东?国的大拳法家,手下留情,?花仙子?怎么说也是一代大基老,大家同为基老,为何下手这么?。你就不担心仙子的红颜基友、得意门生寻上门来,找你撕比。”

    “够了,孙拳,你?打下去,?花仙子会死的。人家都说基老暮年啦,你的同情心何?。”

    “难道拳法家之间不?共存,为何不坐下来聊聊,兴许就?Gao基哉。”

    “主公,孙拳大人,他,他似乎管不住自己的拳头了。”王基徒传音于东污国之主,基老小霸王。

    孙肿么辣忧心忡忡,他如何不知自己奥豆豆的脾气,平时还好,很斯文,可他要是发起狠来,“除了我,还真没人能制止他。唉,将来我不在了,谁来阻止他伤害自己。”孙肿么辣向孙拳那边飞去。

    “奥豆豆,醒来,醒来啊。”基老小霸王大声叫道。似要唤?孙拳的心智。

    这样优雅的基老,怎会管不住自己的拳头呢。当然,管不住消声巴不算什么事,至少在基老小霸王看来不是事。

    “哦,是吾的欧尼酱。”孙拳蓦?停了下来,望向孙肿么辣。“欧尼酱,来啊,和吾一起用拳头感化?花基老。他不识趣,自己靠过来的,吾不做些什么,对得起他吗。你说是与不是,欧尼酱。”东?国的大拳法家冷冷道。

    现?,他还是?尊敬大兄的,如果大兄和他的想法不一致,那就不好说了。

    铛!

    金鸣之声遽?响起。翠芒荡爆,寒气电舞。是“?情圆轮”,?情轮护主,自动飞来,砸?东?国大拳法家的脑袋上。

    孙拳脑袋上升起的呆毛也塌了下去,似乎?伤了,?情轮的那一击,力逾千钧,就是铁石也?砸出一个坑来,何况是人的脑袋。“?,?情轮。”东?国的大拳法家?眸一寒,呼!他那有气?力的呆毛复苏了,迎风就长,迥然旋动,劈向?情圆轮。

    铛!?情圆轮、孙拳的呆毛撞?一起,声裂天宇,八荒共鸣。蓬嗤,蓬嗤,蓬嗤!?情圆轮绽放一蓬蓬的血雨,每一滴雨水随即变成杜鹃花,有两万之数,香气氤氲,徘徊不散。瞬间将东?国的大拳法家吞噬了。

    “奥豆豆,我的奥豆豆哟!”

    东污国之主急道。基老小霸王瞅到自己的奥豆豆被杜鹃花吞噬了,如何不急。怒火横生,腾,基老小霸王消失在原地,他挥起斩魔戟,怒劈向杜鹃花汇聚成的茧子。茧子里面的人自然是孙拳。

    基老小霸王下手知道轻?,既要劈开花茧,又不?伤害里面的孙拳。

    轰!

    斩魔戟劈中了杜鹃花茧,登时,香气迸飙,残红无数,颇为壮观。这时,无情圆轮又飞回来了,只是它换了目标,要杀之人是基老小霸王,而不再是孙拳。

    呼。?情圆轮怒旋,一道道翠芒离心迸甩,像是柳枝被劲风拂动,扫向大堤。基老小霸王只想着自己的奥豆豆,顾不得?情轮。“给我滚开!”孙肿么辣左拳轰出,砰的一下,击中了?情轮,光屑荡飙,好似浮沉的青萍。

    将身一拧,孙肿么辣?度挥舞斩魔戟,锵嗤!斩魔戟爆绽出一道数十丈长的紫色长流,如同迸涌的紫色岩浆。

    残破的杜鹃花并未散去,它们反而?新凝?,又将孙拳吞噬掉了。

    轰蓬!

    自斩魔戟劈出去的紫色长流劈中万朵杜鹃花?成的大茧子,紫电迸爆,乱红如雨。

    杜鹃花茧子不但裹住了东?国的大拳法家,也将?花仙子顺便吞噬了。茧?,?花基老的伤势渐渐愈合,杜鹃花洒落的血水溅?仙子身上,成了?使伤?弥合的药水。

    “孙拳。这下你逃不掉了。”?花仙子悠然道。他已然痊愈,微笑着望向东?国的大拳法家。

    “有趣了,?花基老,你活蹦乱跳啦。吾怎?让你站着,跪下吧!”

    孙拳大喝一声,整个基老像是怒箭飙出,砰砰砰,大拳法家的拳头轰砸向?花仙子,?不透风,拳浪瞬间将仙子覆盖了,有翅难逃。

    “这样不好,不好。”

    百花仙子笑道。

    “孙拳,你还没认清现实,我讲与你听。”

    轰隆隆!

    拳浪炸涌,?花仙子跳了出来,他身姿飘?,目如冷电,来?扫量东?国的大拳法家。

    “?杜鹃花的茧子里面,我就是王啊。”仙子一字字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