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田地会的会长雄八基情万丈,因他的到来,田地会处在种植界的巅峰位置。

    然田地会成也雄八,败也雄八。

    雄八的消失是田地会的最大损失也是一桩奇案。卧蛇岗的诸葛琴魔却知雄八为何离开田地会,“枭雄末路,难拾初心。”琴魔只道八字。

    纵是如此,诸葛琴魔仍然很推崇雄八。“做基老就该有大叽叽,宁愿我负天下基老,也不让天下基老负我!”

    铿锵,剑芒电舞。诸葛琴魔拎起绝世恶剑,刷,他纵步掠出,浮光涌动,基气荡飙。“醋凤!当着我的面,你竟然去抓周宫静的兄大肌,我好伤心啊!”而且也好Dan疼。“既然我的EGG疼了,你也当体验我的痛楚。”诸葛琴魔的逻辑不能以常人的思维理解。

    醋凤、周宫静获得了几道腐女的意志,经由她们的授意,两只基老可以摧开腐女灯,发挥其三成功能。毕竟他们不是腐女,得不到神灯的认可。

    蓬!蓬!蓬!

    一团团火光荡爆,还未靠近诸葛琴魔就已消散。

    琴魔周身百孔放出一道道剑气,和绝世恶剑共鸣,将靠过来的火浪、火舌、火流扫爆。

    “农夫三拳!”

    又听琴魔开口道。他左臂挥开,拳头放光,砰砰砰,一颗颗苹果大的拳头轰了出去,悍然清理出一条道路来。

    刷。诸葛琴魔驭琴而起,踏上火海之中开辟出的那条道路。“醋凤,周宫静,你们这对狗基老,贱不知耻。周宫静,你好歹是东污国的大都督,和基老小霸王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基情,恁地,你一见到醋凤,立场也不要了,脸皮也厚了。夺人基友,有趣麽。”

    “老消声推车!”

    诸葛琴魔再次施展雄八的成名绝技,空间遽荡,基气、斗气相绞,基气在前,衍生为宝盖华车,斗气在后,凝成一只苍老的汉子,那汉子推着前面的华车向前冲去。轰隆隆,气流飙爆,天地共颤。

    “哈哈哈,我就要推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苍老的汉子放怀大笑。

    “哼,可恶的琴魔。”周宫静将身旋开,嗤嗤嗤,一道道剑气电舞,形如龙蛇,遽地扫向推车而行的苍老汉子。

    可一道道剑气是扫在宝盖华车之上,并未遏止车的前进方向。

    踏!诸葛琴魔右脚向下踩去,古琴倏然发出一声清啸,震彻寰宇,光华耀耀,那是苍穹下最美的颜色。“天海连天向天横!”乍闻田地会的会长喝道,俊眉扬起,萧瑟之意遽生,煞气弥漫。腾,腾,腾。诸葛琴魔离开古琴,凌空飞渡,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像,轻姿夭矫,如同飞升之仙。

    即是那号称仙子的百花基老见了,也暗自惭愧,自叹不如。“可惜了,这么美丽的基老不能为我所用。”百花仙子叹道。他饮用了王基徒罐子中飙出的饮料,并未觉得有何异常之处。“多半是王司徒在诓我。”仙子一扬指,咻,一束基光急旋而出,刺向王基徒的左眼。“碍事啊,你的眼睛,使我不得开心颜。”

    “王基徒也好,王司徒也罢,老王也无所谓,王老基也是吾。”王基徒轻声道。他双掌分开,呼呼,两道掌气发出,击中他的两只宝罐,将其推向前方。

    Duang!

    其中的一只罐子撞爆了百花仙子放出的那道基光。

    “这两只罐子可装一江之水,与我大有裨益,何不取走它们。”百花仙子念头甫动,基气翻涌,向外荡开,倏然间扫向写着“王老基”三字的罐子。

    刷刷,两道剑流迥然回旋,劈向百花仙子。“那基老,你怎敢动吾的军师。”曹阿玛御剑而来,青缸剑、倚天剑绽放千丈寒芒,将曹阿玛罩在其中。

    “军师,你的局部地区之花无恙乎。”曹阿玛关切道。

    “”

    王基徒不想回答主公的问题。

    “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

    东污国的大拳法家双拳接连轰出,拳芒迸滚,撕开天空,狠狠砸向百花仙子。

    百花仙子可是处处树敌,不但王基徒要杀他,曹阿玛动了杀念,就连孙拳也不打算放过百花基老。

    可三只大基老有些忌惮百花仙子的黄金蚕,此蚕是洪荒异种,喜欢钻基老的局部地区,采撷猎物的基油与消声华。

    从来都是曹阿玛采别人的花,他当然不许黄金蚕破坏自己的消声花。

    面临孙拳、王基徒的攻击,百花仙子双臂齐展,左掌陡地拍出,蓬,一团香气荡开,内中裹着两片桑叶,一片是黑色的,一片是绿色的。两片桑叶合在一起,并无缝隙。

    轰!

    大拳法家砸出去的拳芒击碎了那团香气,桑叶得以显化。滋滋滋,黑烟升腾,绿烟下沉,两股烟气托着桑叶浮浮沉沉。

    这时,黄金蚕一闪而逝,冲到两片桑叶上,不消须臾,已将桑叶食尽。吃完桑叶后,黄金蚕胖乎乎的,身长超过两尺。“嘶嘶嘶。”黄金蚕吐出一片金霞,陡地撒向东污国的大拳法家。

    一开始,黄金蚕是为诸葛琴魔准备的。百花仙子有备而来。

    可孙拳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与诸葛琴魔的不相上下,黄金蚕瞬间看上了东污国的大拳法家,其消声花已成了它的猎物。

    金霞迸涌,向前涤扫,将漫天拳芒吞噬了。“不好。”孙拳道。“吾的局部地区突然一寒,想来是那黄金蚕不怀好意,让吾的局花紧张了。”

    “北斗十字斩!”

    孙拳怒喝一声,使出隐藏已久的必杀技。

    嗤啦,十字状的拳气向前划去,迎向黄金蚕。此蚕于孙拳不利,大拳法家当然不会给它活路。

    黄金蚕将头一摆,口器中吐出一道金线,准确的说是蚕丝。

    崩!

    黄金蚕吐出的蚕丝劈碎了十字状的拳气,将其湮灭,可蚕丝不灭,继续扫向孙拳,如果掠过他的脖子,将会断其头颅。

    “忏悔吧,老头。”

    腾!孙拳向前跳了出去,既然北斗十字斩拿不下黄金蚕,大拳法家继续放大招,“北斗忏悔拳!”大拳法家吐字清晰,如钟磐齐鸣,撼动天宇。

    天地肃穆,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从高天降下,来回迸扫,众生有泪,忍不住心生忏悔。这正是北斗忏悔拳的可怕,让人在忏悔中死去,永远得不到救赎。

    轰隆隆!比山还高的拳头遽然降临世间,如同泰山压蛋,砸向黄金蚕。休说此蚕不起眼,就是一头龙应能被压死。

    崩!

    黄金蚕吐出的蚕丝遽然炸裂,化金光散去。根本承受不住大拳法家的“北斗忏悔拳”。

    “你已经死了。”

    孙拳冷冷道。他伸出一指,点向黄金蚕,不再将它放在眼里。“呵呵,吾的局花保住了。”孙拳心道。值得开心。

    “愚蠢啊!”

    百花仙子忽地喝道。蓬嗤,蓬嗤,蓬嗤,百花基老的衣服迸炸,显出他那千锤百炼的筋肉,犹如铁水浇灌而成,极具视觉冲击力。

    “雾草!好帅的老头。”东污国的大拳法家震惊道。“真个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壮士暮年,仍能Gao基。”孙拳向百花仙子献上最真挚的敬意。只要是英雄人物,孙拳都会尊敬他,哪怕是敌人。立场不同,可不代表他不值得尊敬。

    “我也是拳法家!”百花仙子冷冷道。“孙拳,你今天有幸见识我的拳法,庆幸吧,小鲜肉。”

    砰砰!百花仙子的双拳对撞,登时,焰浪迸飙,四下扫滚。

    “好惊人的拳意。”孙拳赞道。“百花基老所言不虚,他是拳法家。”东污国的大拳法家承认了百花仙子的实力。

    “星裂拳!”

    只听百花仙子仰天咆哮,响彻方圆万丈。旋即,大基老的右臂陡地挥动,攥紧的五指迸出一道道无可匹敌的拳芒,刷刷刷,数不清的拳芒向前扫去,而后聚在一起,凝成一颗直径超过百丈的星球。

    遽然间,百花仙子拳芒凝成的星球和孙拳的那颗山一样大的拳头撞在一处,轰隆隆!劈天裂地的响声荡扫四境,像是末日一般,视线所及皆是废墟,尘埃迸舞,熔浆溅飙。

    黄金蚕得救了。百花仙子不忍他的契约兽受到伤害,故而亮出自己拳法家的身份,与孙拳撕比。

    两人都是豪杰,首次以拳法家的身份想见,可谓英雄相惜,只恨不能马上Gao基。

    拳法家与拳法家的基情都在拳头中啊。

    “你那招星裂拳让吾惊艳了。”孙拳如实说道。没必要隐瞒。

    “小鲜肉,你身上的北斗七星伤口也让我垂涎了。”百花基老亦道。

    “你继承了北斗神拳吗!”百花基老再道。

    “然也。”孙拳回道。

    “吾终究会成为拳界的霸主,如那世纪末霸主一般无二。”孙拳续道。

    “少年郎,不是我打击你,你连我都撕比不过,如何做那霸主。”百花基老冷冷道。

    “是吗。”孙拳怒道。“你在质疑我的拳法,不可饶恕。”

    蓬!孙拳颅顶绽放一团煞气,犹如蘑姑云般散开,眼绽戾气,腾,腾,腾!孙拳一步步向百花仙子走去。“老头,吾尊敬你的拳法,可不代表吾尊敬你这个人。”

    “狂妄。不让你吃点苦头,你不知拳法无尽头。”百花仙子的两块兄大肌抖擞了几下,噌噌噌,热气翻涌,使得他看起来更漂亮了。

    东污国的大拳法家都有些难以直视百花基老啦。

    “这老东西从一开始就在诱消声吾,一定想与吾Gao基。”孙拳早已看穿百花基老的想法。“难啊,吾眼界这么高,而他局部地区之花早已枯萎。”

    一开始就不匹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拳浪只肯定百花基老的拳法,否定其余的一切。

    小鲜肉拳法家向自己挑战,百花仙子乐意奉陪。

    腾。百花仙子一步迈出,气浪向前涌开,如同山河崩碎,地形丕变,一股让生灵颤悸的气息扫向孙拳,是杀,是怒,是狂,更是恨。百花仙子左腿踏出,地裂三十丈,烟尘迸卷,遮住众基的视线。

    咔咔咔,咔咔咔!一块块重达千斤的石头迸飞,大地承受不住百花基老的一踏。

    “北斗基光斩!”

    孙拳骈起两指,刷,向前扫去,一道数百米长的光弧由下向上,倏然旋开,崩!崩!崩!前方飞起的巨石均被扫碎,化石屑迸舞。

    “老头,相杀吧。”

    孙拳的身影遽地消失在原地,同时,他的十指交叠,双臂重重挥下,磅礴的拳浪摧山裂海,凶威无俦。

    刮面而来的气劲与基老的芳香让百花仙子的生命之海也跟着幌动,“拳海无涯。”陡听仙子吼声如冬雷绽放,哗哗哗,拳意如海,澎湃而起,撞向了前来的小鲜肉基老孙拳。

    身在拳海之中,东污国的大拳法家凝眸一瞬,重拳砸将下来,蓬!拳海沸腾,分出一条路来,直达百花基老。

    “来啊,正面Gang。”孙拳拧身而起,如同绞动的铁链,发出咔咔声响。

    “趣味了。”百花基老笑道。“生不逢时啊。”

    刷!

    百花仙子倏然发起,左掌徐徐运转,一面圆轮升起,径逾三尺,光华齐迸,犹如星耀挥洒。“无情之轮。”百花仙子道。呼的一下,圆轮陡地旋出,翠芒荡开。

    是无情轮!东污国的大拳法家心道。他可听说过无情轮,因岁月而生,历经数代铸造师之手,才得以成型。

    有道是“无情圆轮开,子规啼血时”,讲得是一则往事,最后一任铸造师因为炼器,不能和心爱的基友常相伴,他之基友郁郁不畅,生了一场重病,药石无功。弥留之际,铸造师的基友吐了一缸血,有杜鹃鸟飞来,站在缸边,不住哀鸣。终于将铸造师的基友吵死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铸造师用无情轮斩了基友的脑袋,置于缸中,埋了。嗯,这是一则伤感的故事。

    无情圆轮划破长空,滴,滴,滴,有数千颗血滴坠下,所落之处,杜鹃花开。

    “难怪,难怪。”孙拳暗自道。

    百花基老喜欢花,他能收藏“无情圆轮”亦在情理之中,孙拳不感意外。

    可无情圆轮斩向的人是自己,东污国的大拳法家一拳挥出,铛!金铁交戈之声响起,无情圆轮偏转了方向,未能枭去孙拳的脑袋,只是带走了他的一绺秀发。

    “这样让你满意了吗?”孙拳冷笑道。

    “不!”百花仙子回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