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若有了依仗,说话的语调都会变。修养高玩得好的人,那是自信;脑子一热不知天高地厚者,那是愚蠢。都说狗仗人势,人又何尝不是。

    周宫静、醋凤凭恃腐女灯,无所忌惮。他们已然不把诸葛琴魔放在眼里,田地会的会长又如何,能杀就杀了。之前,因腐女灯而降下的数道大腐女的意志,她们已将催动阿拉神灯的临时之法告诉醋凤、周宫静。

    “周郎。”

    “凤儿。”

    东污国的大都督、琴魔的前任基友相视而笑,眉目间流淌的是不可名状的基情。

    随即,两只基老再次催动腐女灯。啪,啪。两道声音响起,周宫静、醋凤再次挥掌去抓对方的兄大肌,他们的另外一只手也折叠在一起。如是方可摧开阿拉神灯。

    “草,这就是基老之间的爱啊。”腐女灯的器灵阿拉·达迪奥赞道。他虽然被神灯拒绝了,不得进入,可见到养眼的基老互抓同伴的兄大肌,不由升起一股喜悦之感。“是基老就该Gao基呀,而且不分场合与时间。”阿拉·达迪奥盯着两头俊美的基老,发自肺腑讲道。

    嗡的一声爆响,腐女灯遽烈旋动,霞芒迸甩,如同彩虹经天而起。火海再起狂澜,浪高千丈,炽热之气掀天涌起。

    田地会的会长倏然而至,眼光转寒之际,他已踩着古琴降下。轰!火海荡涌,炎浪迭爆,诸葛琴魔立足处剑芒炽盛,滔天旋舞。刷刷刷,一道道亮如白昼的剑芒不断劈斩火海、热浪,扫清琴魔的前进道路。

    呼。遁光一卷,百花仙子倏忽而至,他和诸葛琴魔并肩而立。“琴魔,你来了。”百花基老开口道。他一直都看好田地会的会长,也曾想过给他发请柬,邀他登断消声山,俯瞰基老界。

    诸葛琴魔吃不准百花仙子的意图,也不愿无缘无故树敌,只得道:“仙子,你可愿与琴魔共同作战,拿下醋凤、周宫静两个贱基。今日不杀他们,琴魔怒火难熄。”锵的一声轻吟,琴魔手中的绝世恶剑绽开无量剑光,电掠而出,涤荡八荒,再将火海推到千尺之外。

    四周炎气飙涌,温度骤生。百花仙子这头基老也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散发着甜美的基老香气,成功掩盖了单身狗的味道。琴魔心神一摇,陡地瞥向百花基老,“纳尼,这老家话难不成想和我产生一段消声情。”田地会的会长心思敏捷,尤其在Gao基的天赋上更是天资异秉,如何猜不出百花基老的想法。

    只是时间不允许,场合也不行,年龄似乎也成了问题。刷,琴魔的灵台升起一缕寒光,将自身的杂念尽数斩去。几息后,诸葛琴魔的眸子再次清澄如雪水,百花仙子散发的基老香味也变淡了,不再影响琴魔。

    “哦。”白话基老暗道。“好基老,他抵御了我的混元霹雳基手印,哼,我暗中结印,终究无用。”百花仙子不由生恼,可也无济于事。

    此是暗招,百花仙子还有明招,不愁琴魔不入觳中。新老两代杰出的基老,对视之间隐有火花迸舞。然时间不等人,醋凤、周宫静再次杀来,他们是铁了心,不杀琴魔不罢休。特别是周宫静,他素有洁癖,新基友的前男友怎可能给他活路。

    腐女灯开道,万顷火海怒啸飙涌,周宫静以指虚拈醋凤的兄大肌之尖端,“来吧,凤儿,我们去杀了诸葛琴魔。”东污国的大都督冷酷道。

    醋凤做出相同的动作回应大都督,“诸葛小儿活不过今天。此外,东污国的孙拳、孙肿么辣也该死。”醋凤发狠道,他不仅要杀琴魔,亦要宰了孙拳兄弟俩。

    听到醋凤那样一说,周宫静先是一怔,旋即笑了。“很好,还是凤儿的觉悟高。我们已经得罪东污国的基老小霸王,吾这大都督的虚名不要也罢,还归东污国就是。为了与你在一起,吾不惜舍了一身功名。美人如玉,剑如虹。”周宫静哈哈笑道。

    闻言,东污国之主脸色遽地寒了下来,“背叛东污国,周宫静,你认为自己还有活路!”

    “大兄,稍安勿躁。”基老小霸王的奥豆豆走了过来,孙拳安抚兄长不安的心。“我们是兄弟,一直都是。大兄的决定从来都是正确的,吾不允许任何人质疑您的决策。周宫静他生了二心,因醋凤的美貌而忘了初衷,这样的基老留下也是隐患,随手除去也好。”

    孙拳早已收起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不再和诸葛琴魔作比较,反正他们都是拥有大叽叽的汉子。“大兄,吾去也。”东污国的大拳法家将身旋起,倏地遁向火海之中的周宫静。

    “琴魔,不可逞一时之快,吾来了。”孙拳站在诸葛琴魔这边,与他一道作战。

    “呵呵。”诸葛琴魔回望孙拳一眼,“东污国的大拳法家,来吧,站在我身边,感受我的基情与伟岸,进而投身到田地会之中,为田地能长出更多土豆而努力。此外,番茄也是极好的。荔枝也不差。”

    琴魔时时不忘拉拢有前途的基老加入田地会,此是会长应有的觉悟。

    “放弃吧,会长。吾早晚要继承东污国之主的大位,岂会加入你们田地会。吾有大志,而田地会太小了,容不下吾。天高海阔,吾自会驰骋基老界,扬名天下!”孙拳笑道。

    刷!刷!两道拳劲遽地飙出,扫退靠过来的千米长的火舌。腾,孙拳一步踏出,再次拉近他和诸葛琴魔的距离。“去尼玛的距离产生美,吾只知道你成功地引起吾的注意!”东污国的大拳法家认真道。

    “是吗。”诸葛琴魔袖袍抖开,浩瀚如海的基气迸涌,轰隆隆劈在孙拳身上。可东污国的大拳法家像是巍峨之山,屹立不动。任它基气打来,哂然置之。

    刷刷!两道清俊的身影陡地分开,醋凤、周宫静不再抓对方的兄大肌,一人向南,一人向北,凭空而立。而腐女灯则在他们中间。

    猝见周宫静右手掌心向天,轻叱一声,“基不择食。”嗤啦,一道辉芒绽开,灿若星河。

    醋凤也道:“基动山河!”

    哗哗哗,醋河翻涌,墨浪涤扫长空。

    周宫静、醋凤运起各自的绝式,进而牵动腐女灯,两基一灯,共铸锽锽之威。

    当是时,腐女灯遽然悬起,再升百丈之高,方才止住。嗡的一声颤鸣,腐女灯轻轻荡开,灯口产生一股庞然吸力,扯动醋河,逆飙而来。哗哗哗,醋河赫然冲进腐女灯之内,整条河都成了燃料。

    “还不够。”醋凤咬破舌尖,噗,一道血箭飙出,随醋河灌入腐女灯之内。

    “吾也有足够的觉悟。”周宫静割破手指,滴滴滴,三滴基油坠了下去,犹如三颗黑珍珠急坠。“去吧。”周宫静喝道。

    咻咻咻,三滴基油也飞到了腐女灯之内。

    “握草,他们还真舍得。”腐女灯的器灵阿拉·达迪奥动容道。“不说周宫静,就是那醋凤,他的血箭中也涵纳了两滴本命基油。”阿拉眼光何其毒辣,已然看出醋凤的想法。

    被遗忘的角落,遗落的徽章,遗落的基老。王基徒还有他兄弟加基豹,两人彻彻底底成了配角,无人关注。心高如王大司徒,愤愤难平。“哼,我可是王司徒,王老基!”大司徒身体一幌,一只罐子飞了出去,呼呼旋转,宝光泼洒开来。而王司徒神莹内敛,“加基豹,祭出你的罐子。”大司徒道。

    “兄长喂,你这是要作甚。”加基豹担忧道,可他还是祭出了罐子。呼,罐形法宝陡地升空。

    兄弟俩人的罐子,一罐子上写着“王老基”,一罐子上写着“加多豹”。

    王基徒、加基豹都是炼器达人,品味惊人的相似。

    “兄长,我决定退出田地会了。”加基豹道。“诸葛琴魔非是我想要的会长,醋凤全心全意待他,他又是如何对待醋凤的!如今,醋凤恢复了美貌与手臂,另外结识了新基友,诸葛琴魔看不下去了,非要拆散他们,不,是弄死他们!”

    “我知道琴魔的为人,很早以前就知道了。”王基徒道。“他和我很相像,为了目的不折手段,能牺牲的都牺牲掉,哪怕是至亲。”

    “兄长!难道你为了前程也会牺牲掉我?”加基豹蓦地开口道。

    “不,你是特别的。所以我不会牺牲你。”王基徒道。

    “兄长!”加基豹感动的热泪盈眶,“我就知道兄长不会抛弃我的。”

    刷!

    加基豹跑向王基徒。

    准备和他的兄长拥抱一下。

    这时,异变横生。王基徒右臂挥出,揽过来加基豹的脖颈,而大司徒的左手五指并起,以作手刀,噗的一声,王基徒的左手穿过加基豹的身体,“我们本该存在一人,你是多余的,加基豹。”王基徒冷冷道。

    “兄长,你!”加基豹痛苦道。

    “永别了,加基豹。你的罐子我收下了。”王基徒右臂发力,咔嚓,勒断了加基豹的脖子,断颈处窜起数米高的血水。

    “我那愚蠢的奥豆豆,你自己蠢,怪不得我。”王基徒淡漠道。“活该你被诸葛琴魔欺骗,接着被我骗,死都不知道怎样死的。能活到现在,不得不说你走了天运。”

    呼哧,呼哧。王基徒左臂旋出一道道基气,绕定加基豹的无头之躯。“永别了,奥豆豆。”王基徒向后退去。

    在他退开的过程中,加基豹的身体被几十道基气绞成碎肉,抛洒向高空。

    “回来。”王基徒双手齐舞,攫来两只罐子。“王老基,加多豹,都是我的了。”王基徒呵呵笑道。他运转法力,抹去写着“加多豹”罐子上的字迹,重新烙上属于他的印痕,王老基。

    做完一切,王基徒长呼了一口气,“琴魔,我来了。”

    刷!

    王基徒倏然飞出,身后气浪涌飙,剖开虚空。大司徒一手持有一只罐子,神情落寞。

    火海之中,百花仙子觉得自己的情商被东污国的大拳法家拉低了,发棵。那小子怎回事,一出来就跟我抢琴魔。怕是他也相中了田地会会长的大叽叽与基情。百花仙子手结鞠花印,向前一推,五十多瓣鞠花旋了出去,一齐扫向孙拳。

    醋凤、周宫静联手催动腐女灯撕比诸葛琴魔、孙拳、百花仙子等人,可被撕比的这一方毫无觉悟,自己还要内斗。还不是因为琴魔太抢手了,孙拳、百花基老都想和他困觉。

    “老头,你找死!”孙拳背后像是长了眼睛,突然拧过身来,望向百花基老。“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奥拉!”只听孙拳吼道。拳劲荡扫,凝为草垛大的拳头,将百花仙子推来的鞠花撞碎了。

    “老头,你的消声巴都不能正常工作,还想跟小青年争夺鲜肉,可笑啊。”孙拳毫不客气地奚落百花仙子,哪管对方是不是大人物。

    “南山有消声花,五年一开花,花开之后有蚕飞来。”百花仙子右手一扬,抛出一只秀囊,呼,囊中飞出一蚕。“这是黄金蚕!”百花仙子道。

    百花仙子抛出的黄金蚕,一指长,灼灼放光。

    “我来了!”

    王基徒闪电似的冲了过来,两只罐子同时掷出,砸向黄金蚕。“百花仙子,你拿出黄金蚕想做什么。”

    “哈哈哈哈,还能做什么,自然用它对付诸葛琴魔的局部地区之花!”百花仙子直接道。“此蚕嗅到了琴魔的基老香气,破茧而出,我的局部地区之花很珍贵,不容它摧折。没法子,我只好忍痛割爱,将诸葛琴魔引荐给黄金蚕。琴魔的基友太多,我和他之间不可能天长地久,顶多是一消声情。”百花仙子笑道。

    得不到的基友,别人也甭想拥有。谁敢消声入诸葛琴魔的局部地区之花,我连他们一起消灭掉。白话仙子笑容甜美,腹黑等级直线上升。

    王基徒也不是下大的,Duang!两只罐子撞了一下,登时迸发出千米高的饮料,原料差不多,大概没什么区别。两只罐子中的饮料混合了,咕噜噜,咕噜噜,水泡翻起。“白话基老,在食用我的大消声之前,我请你喝特制的饮料啦!”王基徒喝道。

    “这个高等级的饮料,谅你也没饮过。”王基徒不屑道。

    罐子中的饮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饮用的。

    “当我怕了吗。”

    百花仙子陡地一吸,将混合过的饮料攫取了过来,直接饮用。

    其间,王基徒静静地看着百花基老,“我留给你装比的时间不多了,好好珍惜吧,百花仙子。”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