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信任!

    醋凤对周宫静敞开心扉,同样的,东污国的大都督也对醋凤打开了心门。两只基老心意相通,一起催动腐女灯,将靠过来的基老们扫退。

    以腐女灯为中心,方圆五百丈内光焰腾窜,宛如锦霞上涌,交织出各种各样的幻象,瑰丽之极。而醋凤的左手和周宫静的右手折叠在一起,他们腾出另外一只手去抓对方的兄大肌,感受他的温度与基情。那不可言说的愉悦尽在两人眉梢、眼角、心中,道不清而又说不明,两只基老盯着彼此,他们抛却了过往,抓住今朝,并且展望明天。

    诸葛琴魔恼极,醋凤本是他的基友,即便被他舍弃了,依旧是他的人。可东污国的大都督当着众多基老的面抚消声醋凤的兄大肌,简直是打琴魔的脸。

    瞥及醋凤面如美玉,颜值比巅峰时更靓,诸葛琴魔好生后悔,又添妒意。周宫静,你这小消声巴,哪来的啊,也敢对我的人出手。“基霸剑斩!”诸葛琴魔再不能忍耐,绝世恶剑倏地挥开,剑华飙卷,如同怒海生涛,动摇整片虚空。“住手,你们快住手。别再伤害我的眼睛。”诸葛琴魔好似厉鬼,声音狞戾。

    然而并没Luan用。东污国的大都督还有醋凤该做啥做啥,他们舍不得将自己的柔荑从对方的兄大肌上移开,多待一刻也是极好的。

    “周公子。”醋凤小声道,檀口轻启,吐出的是喜孜孜的一团甜气。

    “凤姐!”周宫静大喜过望,如果没人,他会把醋凤拥入怀抱。

    可是周围的基老太多了,而且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观酱油甲乙丙丁,所以周宫静不好动手。“你叫我什么!”醋凤愠怒道。

    “凤姑娘?”周宫静消声道。

    “哼。”醋凤白了一眼周宫静。

    “草!翻白眼也那么漂亮,吾喜欢。”周宫静道。

    醋凤与周宫静旁若无人,我行我素,田地会的会长,他之愤怒已到极限,再不做些什么,诸葛琴魔会死掉的。

    当是时,琴魔左掌陡地拍下,重重拍向自己的左兄大肌,嘭嗤,琴魔的衣衫迸爆,化布条散去。“愚蠢。”琴魔吼道。“醋凤,LOOK我啊,LOOK我!”田地会的会长急着向曾经的基友展示自己的绝世奶大肌。

    然而还是没Dan用,醋凤瞥也不瞥琴魔一眼,只当有蚊子在嗡嗡叫,很烦就是了。“这是瞎了我的基老之眼,以前我是怎么看上诸葛琴魔那头猪的。”醋凤轻声道。“今日得见周公子,我才知天外有天,基老外有基老。周公子的才与貌皆是上上之选,与我门当户对,我们不Gao基,基老之神都会降下怒火的。”

    听到醋凤的告白,东污国的大都督开心的不要不要的,趁势抓住醋凤的素手,“凤姐,吾不会亏待你的。宫静将会待你如至亲,此生不舍,来世仍然同登断消声山。”周宫静许下了两世情缘,并在基神前苦苦祈祷,祝福一对苦命的基老。

    “哈哈哈哈哈哈!”

    诸葛琴魔没来由地大笑。绝世恶剑也长鸣不已,剑吟绕天而行,徜徉不散。

    “滑稽,真是天大的滑稽!”

    有一头基老缓缓走来,他每走一步都会抛出一片花瓣,“琴魔啊琴魔,你真的是我认识的大基老吗。听说你很牛,身兼卧蛇岗的扛把子与田地会的会长两职,在未见到你的金容之前,我想过你如何了得,基气风发。可真见了你的基颜,我很失望。”来人目光遽地转冷,花篮中的无数花瓣倏地洒开,自行飘舞,绕着他旋飞。他就像是消声花中走出来的仙人,只可远观,不可与之Gao基焉。

    闻言,诸葛琴魔的女乔躯幌了幌,“你是何人,无故出现,寻我晦气。基霸剑!”琴魔将手一摇,气机抖开,锵的一声,绝世恶剑劈开虚空,向来人斩去。

    嗤啦,一道千丈长的沟堑延展开来,横亘在苍穹之下,绝世恶剑一斩之威若斯,下方的基老们看了倒吸一口寒气。

    “琴魔被激怒了。”

    “哼,卧蛇岗的扛把子是何人,那不知名的基老,张口斥责琴魔,分明是自取其辱,不知死活。我等皆是卧蛇岗的基老,誓与琴魔同进退。”

    “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好多人Gao基呀!”

    “杀了他!”

    “琴魔,杀了那人!”

    卧蛇岗的基老们群情基愤,怒目扫向来人,刷刷刷,一道道近乎凝实的视线恍如刀子,切割来人的基老躯壳。

    “贫道知道你是谁了。”

    蓦地,无良天尊开口道。天尊想起一人来,此人在基老界早已成名,可他神龙见首不见尾,行踪飘忽,宛如水中浮萍。“是你,百花仙子!”无良天尊缓缓道出来人的名字。

    “纳尼!百花仙子,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百花仙子!”

    “吗嫂渴,吗嫂咳,他就是基老界消失已久的百花仙子。”

    “唔,不会错的。他的气势比诸葛琴魔还要凌厉三分,除了百花仙子,还能有谁。”

    “想不到我竟能一睹传闻中的百花仙子的基老容颜。此生无憾也。”

    群基一听无良天尊说来人是百花仙子,他们的态度马上变了,像是换了一人似的,前后反差不要太大。

    嗯,百花仙子。诸葛琴魔哑然,发棵,他怎会无故出现!肯定有消声毛!还是天大的消声毛。田地会的会长可不相信对方是来寻觅基友的。

    念头电转,诸葛琴魔仗剑劈向百花仙子,哪管对方是不是前辈,弄死再说。

    百花仙子并不惊讶,莞尔一笑,好似冬雪消融,任何基老见了他的笑都会为之心折。铛!金铁交击之声陡地响起,响彻霄汉。百花仙子竟以一根手指拨开了诸葛琴魔的绝世恶剑,并将怒飚的剑气尽数化解掉。

    仅是一个照面,诸葛琴魔已知对方的能为,“老家伙有他的过人之处,我必须承认。”田地会的会长心道。

    “退下。”

    倏然间,百花仙子轻喝道。声如怒浪轰扫碧霄,雷霆万钧。

    纵然是诸葛琴魔也许运转基气化去涌荡而来的声浪,呃噗!诸葛琴魔仰天飙出一道三丈长的血水,才觉舒坦些。这口血水吐出,琴魔肺腑中的积郁也随之一扫而空,像是拨开云头见日出。

    “嗯?”琴魔瞥向百花仙子,他不是伤我,而是暗中助我。田地会的会长不知对方的来意,可也不会天真的以为百花仙子是朋友而非敌人。“我有大叽叽与极美的容颜,又是田地会的当代会长,百花仙子想得到我的身体也在情理之中。”琴魔心中分析道。“可他注定要失望了。以前不会有,现在也不会有,将来更不会有基老能得到我!”琴魔相当自负。

    百花仙子摒退琴魔之后,虚空踱步,刷,光影乍分,好似燕子穿过碧柳,既优美又潇洒。“腐女灯。”百花仙子淡淡道。他的目的是腐女灯,此灯现世,有大能者居之。百花仙子并不因为自己是基老而放弃对腐女灯的追逐。

    腐女灯的器灵阿拉·达迪奥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百花小儿。”

    “又见到你了,阿拉神灯。”百花仙子道。他更喜欢称呼腐女灯为阿拉神灯,腐女二字实在讨厌,“基老的存在可不是为了让那些思想腐坏的女人感到愉悦。”百花基老以仙子为名,只因他生得太美丽,而且身上散发着百种花香,天生的。

    此时,腐女灯是周宫静、醋凤共同执掌的,他们冷冷觑向百花仙子,对方的名头不能使他们屈服。“前辈,真要动手抢腐女灯不成。”醋凤直言道。

    “不是抢,是取。”百花仙子道。“阿拉神灯,你们守不住。早晚会成为腐女的持有物,我不忍心让神灯因腐女而蒙尘。”百花仙子右手翻舞,呼,一团花香飙涌,瞬间扑向周宫静、醋凤。

    醋凤、周宫静在百花仙子面前秀恩爱,早已让这位成名已久的大基老心生不悦,“草,本座不除掉你们,我就不是百花仙子。”原来,仙子的基友忍受不了他的苛刻与基情,故而逃掉了,所以百花仙子成了单身基老,花香之外另有单身狗的清香徘徊不散。

    也怪醋凤、周宫静不识抬举,你们找到没人的地方去行那不能描述的运动就好,偏偏人前秀恩爱,不是找死吗。尤其是百花仙子这种心理变态的基老,他有备而来,不弄死你们那就奇了。

    “周郎,小心!”醋凤急切道。呼,醋凤右臂挥拂,招来醋河。

    哗啦啦,醋河倒涌,连天而起,长有数百丈,像是垂挂的黑帘。轰隆一声巨响,百花仙子拍出去的那团香气击中醋河,浪花涌爆,朝四方飙去。

    那条倒竖而起的醋河竟然截流了,上段和下段分开了。

    嘶!

    醋凤、周宫静倒吸寒气,好可怕的基老,不愧是成名已久的老东西,一出手就惊动四荒。

    百花仙子与醋凤、周宫静撕比,腐女灯的器灵微微一笑,“撕比吧,你们谁能成为腐女灯的下任主人,不关吾事。吾超然世外,惯看风花,邀月而饮。”阿拉·达迪奥气定神闲,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其实,他心里比谁都着急,因为腐女灯拒绝他了,不让器灵飞回灯内。

    有家不能回的痛苦,托“赤枣”的福,阿拉·达迪奥是怕了。现在他又想起被消声禁的痛苦。“怎回事,为何回不到腐女灯里面去了。”阿拉·达迪奥装作很淡定的样子,实则忧心忡忡。

    醋凤、周宫静也不是吃素的,百花仙子来夺他们的腐女灯,“到手之物,怎可能拱手让于人。况且你和我们无亲无故。周郎,弄死他。”醋凤传音道。

    “正有此意。”东污国的大都督暗暗点头。两人一拍即合,相约动手。

    Duang!

    Duang!

    周宫静、醋凤挥掌击中腐女灯,刹那间,灯火辉煌,朝天涌起,十方俱燃,烈焰以焚天之势轰然荡飙,火箭、火船、火舌、火鸟,种种幻生之物齐齐飞出,冲向百花仙子。

    轰隆隆!百丈高的热浪掀涌,登时将不及躲闪的基老烤糊了,也有基老成了火人,尖叫飞奔。

    柳皇叔、曹阿玛、基老小霸王等人安然无恙,他们自有法子保全自己。腐女灯的威力让他们心惊之余,更添羡意,这么好的神灯,良质美材,除非是傻比,是个基老都会去夺去争的。

    无良天尊道袍振舞,基风飘荡,蓬!蓬!蓬!三只火龙倏然炸开,难以靠近天尊。“百花仙子前辈,你都快躺在棺材里了,还和贫道争腐女灯,实在不该。贫道素有爱老敬老之心,今天就厚葬了你。”无良天尊眼中有杀意翻涌,他也不掩饰。天尊此行的目的本来只有一件,即是掳走东污国的大拳法家孙拳,可腐女灯出现了,无良天尊贪心再起,已将此灯视为己物。

    “你们尽管撕比,贫道保证不出手。最后,谁拿走腐女灯,贫道保证会剁了他。在那之前,贫道会先和他嘿,嘿,黑。”当是时,无良天尊很想念他一生的挚友,优良天尊。

    “优良天尊,你究竟跑到哪里去了,也不来与贫道想见,顺便Gao基。没了你,贫道好无聊哇。”无良天尊时时不忘优良天尊。

    在醋凤、周宫静的联手下,腐女灯光芒万丈,恐怖的能量火海荡卷千里方圆,所过之处,大地皲裂,植株被烧了灰烬。

    一只只基老各逞所能,对抗火海。实力不堪者,当场坠下,落入火焰之中,以自己的身体作为燃料,助长烈焰。

    “周郎,你可曾像今天这般意气风发过。”醋凤笑着问道。

    “和心爱的基友待在一起,不管在哪里,宫静都会欣然接受。”周宫静用充满爱的眼神凝实醋凤。

    “周郎!”

    “凤姐!”

    “周郎!”

    “凤姐!”

    醋凤、周宫静身在火海之中,注视着彼此,不管他人的死活,万丈红尘,终归尘埃。

    田地会的会长瞥到百花仙子拿不下腐女灯,既开心又生气。开心的是百花仙子不过尔尔,生气的是醋凤还在和周宫静消声情。

    刷!

    诸葛琴魔驭琴而起,身化长光,从火海中剖开一条路,摧枯拉朽也似,径向醋凤、周宫静二人飞去。“不要再来伤害我,不要再来伤害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琴魔吼声如冬雷迸开。

    “不长眼的基老来了。”醋凤冷酷道。

    “是时候杀了他了。”周宫静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