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服就撕比,正面互Gang就是了。醋凤一掌挥开,掌劲狂飙,将腐女灯推了出去。

    铿锵!腐女灯爆发出一阵轰鸣之声,向前旋去,其间,灯焰再次燃烧,火光滔天而起。“哈哈哈哈

    ,吾醒来了,醒来了!”腐女灯中传出既痛苦又兴奋的嚎叫,是器灵,腐女灯的器灵醒来了。

    阿拉·达迪奥。腐女灯的器灵,可怕的器灵。

    阿拉方甫诞生在这个世上就知道自己会Gao基,也没谁了。他因腐女灯而生,经历数代主人而长生

    不死。“赤枣,可恶的女人,她将我从腐女灯中剥离出来,放入石像当中。自那时起,我就开始走下

    坡路,基友们也舍弃了我。我不怪他们,谁让我的比格降低了,如果我还是腐女灯的器灵,哪个基老

    敢不要我!”阿拉·达迪奥向人述说着他不幸而又离奇的基老生涯。

    醋凤、周宫静都听呆了,握草,什么情况。腐女灯的器灵苏醒了?

    若真是这样,那想控制腐女灯可就难了,不花成倍的心思,怎可能让阿拉·达迪奥心悦诚服。

    醋凤原本不打算要腐女灯了,可他听到器灵的哭诉,随即改变了想法。“呵呵,我也许能成为腐女

    。”醋凤心道。他现在是基老,拥有大叽叽的基老,美基老。要是断了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再

    想办法让奶大肌转变成大米米,基老就是腐女啊!醋凤并非异想天开,有同样想法的基老不在少数,

    而且有成功的先例。

    革新的道路上,前辈们抛狗血断叽叽,为醋凤照亮了方向,这就是薪火传承,这就是爱。唯有爱

    可造就世人。腐女,基老,他们与她们在很多方面都很像的,比如说喜欢汉子与汉子以棒击棒。

    “那位器灵。”醋凤当即开口道,想要持有腐女灯,必须和她的器灵打好关系。亲不亲,一家人

    嘛。

    “不要讲话,基老!听我讲完。”腐女灯的器灵怒道。他太想说话了,太想和基老交流了。可没

    有他的允许,阿拉·达迪奥不许别人接过他的话头,或者打断他的演讲。

    “腐女灯的器灵?”周宫静心道,“吾曾翻阅东污国的皇室秘籍,其中有一则关于腐女灯的记载

    。书中说,腐女灯来历不明,持有者一生不详,不是死于非命就是作死而死。腐女X年X月X日,有腐女

    赤枣携腐女灯出现,技惊四座,更让人心寒的是,赤枣笼络一批腐女、基老、人之妖,杀掉了几只超

    级腐女。”

    “赤枣无端出现,消失的也很快,并未在腐女界留下太多事迹。自她消失后,腐女灯也陷入了沉

    眠,器灵再未醒来过……”

    文献中的记载言语不详,也未记录腐女灯的下落。

    周宫静眸光闪烁,半觑向腐女灯,似要望穿灯身,看清灯内盘踞的器灵。

    刷!刷!刷!

    倏然间,腐女灯内旋起数道光带,陡地劈向周宫静。

    周宫静注视腐女灯的同时,阿拉·达迪奥也在观察他。“基老,记住,你观察黑暗时,黑暗也在观

    察你。”阿拉·达迪奥道。

    “哦。”周宫静笑道。扬起右臂,刷刷刷,法剑劈出,剑华迸舞,如星河荡涌,将腐女灯内劈出的

    光带绞碎了。寒星点点,清辉飙舞,为这美好的世界献上了基老的祝福。

    “既然想知道吾长什么样,吾让你看个够。”阿拉·达迪奥笑曰。

    唉,器灵长得帅,哪有什么办法,天生的。

    阿拉·达迪奥将身一摇,骤化青烟,飘出灯口,其长五尺,青蓝之光交织。“吾名阿拉·达迪奥,

    基老们,尊敬吾吧,吾将会成为汝等的导师,授业传道。业自然是千秋大业,道则是基老之道。”

    青、蓝两种颜色的烟气遽地分开,随后聚合。蓬嗤,蓬嗤,蓬嗤!青芒荡飙,蓝烟电舞,一只长

    着尾巴的器灵出现了。他双臂抱在身前,目光深邃,似能洞穿基老的心思。在他的扫视之下,周宫静

    、醋凤的心气登时矮了下去,他们甚至不敢直视阿拉·达迪奥。

    “你是周宫静,你是醋凤。”腐女灯的器灵分别指着两只受伤的大基老,悠然道。“你们因爱而

    生,也因爱而迷失了自己。”

    “你想说什么。”周宫静不悦道。

    “我是不是基老,关你消声事。”醋凤也很直接,不敢盯着器灵的眼睛,醋凤却敢望向阿拉

    神灯的尾巴。“草,器灵木有叽叽。”醋凤心道。

    悲剧啊!没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你还做什么基老器灵,滑稽。醋凤有些瞧不起阿拉·达迪奥。

    “那位小哥,收起你那怜悯的眼神。”阿拉·达迪奥开口道。“吾知道你的困惑,你在想,对面

    的那傻比都没消声巴,还敢在爷面前嚣张,简直不知死活。对不对??”

    “我什么也没说。”醋凤道。他的心思被阿拉·达迪奥点破,不好意思再争辩。醋凤可不像诸葛

    琴魔的脸皮那么厚实。

    周宫静瞥到醋凤的脸红了,遽地一怔,竟有些动心,噗咚,噗咚,噗咚!周宫静的芳心不住跳动

    ,“这是什么感觉!”周宫静和他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要知道他和东污国的国主待在一起时都没现在

    的感觉,酸而且甜,越看,周宫静越觉得醋凤眉清目秀、骨骼清奇,适合Gao基。“吾见犹怜!”周宫

    静吃吃道。

    “啊啦啊啦。”醋凤也注意到周宫静的变化,“东污国的大都督被我迷住了,眼睛都移不开。也

    是,我的基色总是那么让人沉醉,诸葛琴魔自己没福气不代表其他的基老没福气。”醋凤的心情突然

    大好,黛眉舒展,榴齿生香,“周公子,你看够了吗。”

    醋凤一句“你看够了吗”,传到周宫静耳中,直如九天仙音降下,浇灌他枯萎的芳心,没有任何

    迟疑,周宫静在他的心里种下了一颗椰子大的种子,等待着它成长,然后他又能去爱,去采小声

    花。

    周宫静、醋凤默默相望,此生无声胜有声。

    腐女灯的器灵大喜,“噫嘻嘘,美哉!想不到吾方甫离开腐女灯,就见到了感人的一幕。还有什

    么比基老相爱更让吾动容的?”

    啪。

    啪。

    啪。

    阿拉·达迪奥鼓掌,为两位即将登断消声山的基老感到开心。“向汝等献上腐女灯的祝福。

    达迪奥说。

    轰嗡!蓦然间,腐女灯遽烈摇幌,上千道光华飙舞,恍如霓彩叠迸,又有几道腐女的意志降下,

    刷刷刷!分别劈向周宫静、醋凤。两只基老也不躲避,欣然承接腐女的意志,“我是赤枣,亦是腐女

    灯的持有者之一。你们有幸传承我的意志,腐女灯暂时为你们所用,记住,不可轻信阿拉·达迪奥,

    他会将你们引向黑暗的深渊,两位,你们都有大叽叽,而且基色上乘,我很钟意你们,恨不能再为你

    们画一幅双基把家还的美图。遗憾呐。”

    “吾早已忘了自己的名字,也曾掌有腐女灯,相见即是缘,诸君,我喜欢基老!向你们致以腐女

    的问候。”

    “你们够了,滚吧,让我也说几句。”最后一道腐女的意志笑道。

    流光摇曳,瑞脑生香,磐音四起。醋凤、周宫静如置云端,忘乎所以,朦胧中,他们看到一佳人

    倏然降下,赤蝶旋舞,绕着她飞动。“两位,收心。我的时间不多了,快上车!不,是快他消声

    的听我讲话,别再胡思乱想。”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最后一位腐女的意志所化的虚像道出最后一字

    ,旋即消散在天地间。

    “喂喂!醒来,两位小鲜肉基老,还不醒来。你们得了癔症吗?醒过来啊,小哥。”腐女灯的器

    灵在醋凤、周宫静四周游弋,并用他的尾巴拍击他们的后背。

    阿拉·达迪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他总觉得不妙。“是了,一定是那些腐女在嫉妒吾。她

    们都是腐女灯的持有者,人都死了,还在作祟,不可饶恕。尤其是赤枣,她最坏了。”响起赤枣,腐

    女灯的器灵不寒而栗,陡地打了一激灵。

    “啊,吾这是怎么了。”周宫静先醒来,他愕然发现自己的右手不再是白骨,赫然生出了新肉。

    “我的手臂!我的手臂回来了!”醋凤惊诧道。

    不止是周宫静,醋凤的伤也痊愈了,手臂也重新回到断肢处,完好无损。

    醋凤、周宫静面面相觑,不掩心中的喜悦。要不是腐女灯的器灵挡在他们中间,相信以他们几十

    年的基老觉悟,定会给对方一个爱的拥抱。他们又成了崭新的基老,不再是废体。

    另外一边,田地会的会长诸葛琴魔,东污国的大拳法家孙拳,他们从旁冷觑,注定醋凤与周宫静

    。尤其是琴魔,“我轰碎了醋凤的一条手臂,如今又长回来了,腐女灯,奇妙的灯啊,它是我的了。

    可腐女灯的器灵一副很嘚瑟的样子,我不喜欢他。”诸葛琴魔想入手腐女灯,又不愿搭理阿拉·达迪

    奥。可琴魔也知道,腐女灯失去了器灵和废宝无异。

    孙拳、诸葛琴魔的汉子的擀面杖还在那里得意炫耀,让人侧目。早有基老看不下去啦,吼道:“

    两位,你们消停会,敢不敢收起你们的小伙伴,当心它们消声起的时间太长,会遗留下来难言之

    疼。”

    “草,我们都知道你们俩有大擀面杖,收起了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我们还能愉快地玩耍。”

    “消声血的时间太长,你们的小伙伴会被玩坏的。”

    “琴魔、孙拳,听吾一言,不可让擀面杖消声起的时间超过一个时辰,它们真的会受伤。”

    有一位慈眉善目的基老苦苦劝说。

    “噢噢噢,是基老中的医师!”

    “听他的,准没错!”

    群基沸腾了,向诸葛琴魔、孙拳提出一致的看法。

    “不听,不听,不听,吾不听!”孙拳以手捂住耳朵,无视基老中的医师的良心建议。

    孙拳不放弃,诸葛琴魔当然也不会,尽管他快到极限了,“玛格基的,再酱紫下去,我的擀面杖会

    废掉的。”琴魔暗道。

    有消声根也是一件很烦恼的事情呐,诸葛琴魔、孙拳同时道。

    此外,腐女灯也很让两只大基老烦恼。

    尤其是腐女灯治好了醋凤、周宫静的伤体,如何不让琴魔、孙拳眼馋。“琴魔怕是与吾有同样的想

    法,不愧是和吾齐名的存在。”孙拳一挥袖,云海沸滚,被他的拳浪轰散了。

    诸葛琴魔也动手了,绝世恶剑倏地划开一道惊世剑芒,长有千丈,浩然如大泽,又似汪洋迸涌。

    孙拳、琴魔不再隐忍,他们开始攻击醋凤、周宫静以及腐女灯。

    除了他们外,也有心思活络的基老,谁不想得到腐女灯。可能与田地会的会长以及东污国的大拳法

    家撕比的人,寥寥之数。

    刷!

    柳皇叔将身一纵,跃到高空,两口宝剑随着皇叔一起飞向腐女灯。

    “腐女灯和贫道有缘。”

    无良天尊道了一声“啊我有大米米托福”,也遁向腐女灯。

    周宫静、醋凤相视而笑,收起对彼此的杀念,此时,他们成为了基友,好基友,因为拥有相同的立

    场与敌人。

    适才,腐女灯降下的数道意志早已和他们的识海结成一片,两只基老已知道如何役使腐女灯。遽

    见醋凤、周宫静摊开手掌,啪,他们手掌相击。并且用空余的手去抚消声对方的兄大肌。

    像是有一阵电流倏地划过,两只基老同时转过头去。

    腐女灯的器灵也看呆了,雾草,好美妙的一幕!

    接着,让人惊异的一幕发生了,腐女灯陡地旋转起来,咻咻咻!咻咻咻!一道道充满腐女香气的火

    箭迸窜而出,密密麻麻,如陨石飞坠,又像蝗虫过境。

    噗噗噗!一只基老的身体被刺的千疮百孔,血水迸飙。

    不管是卧蛇岗的基老还是柳皇叔、孙肿么辣、曹阿玛等人带来的基老,实力不济者,皆被火箭贯

    透基老躯壳,殒命当场。

    柳皇叔、无良天尊、诸葛琴魔、孙拳只得祭出最强招式,应对腐女灯的皓璨之威。

    “小小腐女灯,也敢小瞧吾。”孙拳捏着拳头向前砸将出去,轰隆隆,百丈高的拳山直接撞了过

    去,一枝枝火箭经由拳山一撞,登时炸开。

    “基霸剑!”诸葛琴魔哼道。绝世恶剑再开剑威,剑气如雨,缤纷散开,漫天交织,虚空都被贯

    透了。

    然而醋凤、周宫静并不在意琴魔等人,他们眼里只有对方。

    “周公子,好Xiong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夜来风雨声,消声花落多少!”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