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基龙太想证明自己的价值了,银鳞枪遽地刺出,一团寒芒炸开,咻咻咻,数不清的银鳞扑向张狂妃。

    若被那些银鳞覆盖,张狂妃难以活命,将会窒息而亡。

    张狂妃也不躲避,他和诸葛琴魔有约定,如果在柳皇叔这里混不下去他可去田地会大展宏图,成就无量功业。

    “醋凤怎么比得上我。他没价值了,被诸葛琴魔一脚踹开。这是我的机遇,我在田地会将会冉冉升起,成为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副会长。”张狂妃抡起丈二长矛,骤地劈下,蓬!气浪叠涌,向前迸飙,轰开上千片银鳞。

    “赵基龙,你这小消声巴,放弃吧,论美貌你是比不过我的。”狂妃大笑,他对自己的颜值相当自信,“即便在基老界,我也是数一数二的美基老。”狂妃又道。

    噗。赵基龙一口鲜血飙了出去,“草,那厮哪来的自信。他的确有点姿色,可随时间的推移,已然人老基残,我年轻气盛,正处在颜值巅峰,他想与我比美?这可真是我听过的最大的笑话。”赵基龙忌惮张狂妃的武技而非他的颜值。

    因为年轻,所以花样多。赵基龙正因为花样多,解锁的消声势多,柳皇叔才对他爱不释手,捧在手里怕掉了,放在口中怕化了。赵基龙也因此洋洋得意,愈发看不起观鱼公子、张狂妃。

    此外,赵基龙的盟友凰忠,他已和观鱼公子撕比起来。

    凰忠站在骨舟之上,豪气万丈,只要杀了观鱼公子,他凰忠将会扬名基老界,同时也证明年龄不是问题,只有有爱与技术,他还是可以打动柳皇叔的。

    诸葛琴魔、东污国的大拳法家、醋凤,三只基老还在对峙。醋凤召唤出腐女灯,成功地引起几位大基老的注意。

    可有一位基老相当苦比,他就是东污国的大都督周宫静,右手变成了白骨,肉不附于骨。怪不得别人,只因周宫静小觑醋凤,才遭到对方的算计,毁了右手。

    腐女灯悬在醋凤上方,火焰已熄,看似没有任何危险。

    诸葛琴魔、孙拳按捺住好奇之心,不去抢夺腐女灯。醋凤忽然道:“谁杀了诸葛琴魔,我将腐女灯拱手献于他!”

    哗!

    在场的基老们面色哗变。“腐女灯,杀了琴魔就能得到腐女灯。”

    “吾虽然不是腐女,可也想入手此灯。”

    “只是诸葛琴魔岂是寻常之辈,杀他难于上青天。”

    “田地会的成员还未出动,我们如果杀了他们的会长,怕是离不开此地。即使离开了,后半生也不会好过,田地会的有心之人肯定会追着我们跑路,不杀我等,他们决计不会收手。”

    “醋凤,你没安好心,拿腐女灯做噱头,引我们去撕比诸葛琴魔。”

    有人支持醋凤,也有人反对。众基想得到腐女灯,可又忌惮田地会会长的消声威。

    “渣渣们,安静些!”

    东污国的大拳法家怒道。孙拳右臂扬起,拳头攥紧,嗤嗤嗤,电芒交舞,长及数十丈。“没有大叽叽有拳头,就不要在吾面前放肆。”

    生气了,东污国的孙拳生气了,他身上的北斗七星伤痕熠熠生辉,照亮了天穹。群基仰视孙拳以及他那引以为傲的伤痕。

    长,长,长!

    孙拳的不可详述的地方还在成长,大约有两尺。

    田地会的会长诸葛琴魔,眼睛陡地亮了!“握草,果然是好基老。”琴魔高声赞道。“孙拳,你才配做我的基友啊。来吧,我邀请你加入田地会,入门券就是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会长亲自向东污国的大拳法家发出请柬。

    “哼!”东污国之主不屑道。“孙拳是吾的奥豆豆,生是东污国的基老,死也是东污国的基魂,怎有可能拜入你们田地会,成为那无名之辈。”基老小霸王不允许孙拳背叛东污国。

    长,长,长!

    蓦地,诸葛琴魔也开始放松他的擀面杖,让其野生成长,和孙拳的小伙伴一较高下。

    一时间,两只大基老的擀面杖针锋相对,引得下方的基老们赞美不绝,“挖草!这才是好基老嘛。”

    “想不到孙拳的擀面杖可与诸葛庆的相媲美。”

    “哈哈哈,孙拳,快快加入到田地会吧,成为吾辈中的一员。”

    “或者加入到卧蛇岗。琴魔不但是田地会的会长,更是卧蛇岗的扛把子。和他待在一起,你会开启通往新世界的大门,洞悉宇宙的哲理,比利与你同在。”

    眼瞥到东污国的孙拳有大器,卧蛇岗的基老们艳羡之余,生了拉拢之心。再说,醋凤已被诸葛琴魔休了,需要重拾基情,而孙拳就是琴魔恢复基情的关键之人。

    群基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兼即喜气洋洋,这可恼了孙拳的哥哥孙肿么辣。基老小霸王运转玄功,以释家的狮子吼功表述自己的看法:“敢不敢要脸些,卧蛇岗的基老们,当我东污国无人吗。儿郎们何在。”

    孙肿么辣吼啸已毕,东污国的大将们摇旗呐喊,围定基老小霸王。“兀那卧蛇岗的基老,休打我家二主公的注意。”

    “就是。你们卧蛇岗也就诸葛琴魔的擀面杖拿得出手,除了他,谁还有大消声巴,一群渣渣,安静些,不要让我们看笑话。”

    “主公,下令吧,我们拿下卧蛇岗的弱基,以祭我们的大旗。”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东污国的基老们异口同声,声伐卧蛇岗的基老们。

    刷,刷。两道遁光升起,是卧蛇岗的主事人,张小三与吴二货。此外,琴魔的大兄诸葛鞠花也冉冉升空,他手拈两株红色的鞠花,笑容恬淡,和他交谈的基老都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张小三、吴二货向旁散开,为诸葛鞠花让道。谁让人家是诸葛琴魔的亲哥哥,亲不亲,一家人,流着相同的血液。

    诸葛鞠花道:“吾的奥豆豆诸葛琴魔怎么就配不上你家孙拳了。”

    他这话是讲给基老小霸王听的。

    东污国之主是想招募诸葛琴魔,收为己用,可他不想让自己的弟弟和琴魔一证基道。在基老小霸王看来,诸葛琴魔很优秀,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基老,可他还没优秀到可以让东污国之主托孤,不,是托弟。

    周宫静醒来又昏过去,如是在三,着实可怜。然而东污国的人视他为空气,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任凭大都督哼哼唧唧,也不搭理人家。周宫静气急,一口气没提上来,郁闷个半死。“好哇,主公你真够薄情的。吾为了你们孙家鞍前马后,辛苦劳顿,你们如何待吾的!吾右手被毁,你们就将吾当成是弃子。可恨呀。”东污国的大都督心生毒怨,二心已起。去尼玛的愚忠,关吾何事。“你们不把吾当回事,吾要让你们死无葬基之地。”念及这般,周宫静反而平静下来,怒火也消散了。

    患难见真情,路遥知马力,“日”久了不一定见真心。周宫静付出了一只手的代价,也看清了基老小霸王的为人。“哪有什么从一不变的基情,只有利益才是唯一的真谛。利动人心动,因利而合者,也因利而分。”周宫静运转斗气,绞碎生命之海上空悬着的一方金印,那是象征他大都督身份的金印。

    “自由了,吾自由了。”周宫静轻声道。既痛苦又愉悦,“罢了,罢了,一段基情的结束是另一段基情的开始。吾再去寻觅新的爱情就是。基老失去了爱情与基情,那还是基老吗。”

    周宫静轻叹一声,人已站了起来,他右袖一扫,基气荡开,冲洗去手骨上的泥土。骨上无肉,可还能用。周宫静试着动了一下,五根手指依旧灵巧,只是看上去有些可怕就是了。

    抬起头来,周宫静也看到了空中的诸葛琴魔、孙拳,两头基老还在比试谁的擀面杖更长。“哼。”周宫静冷笑,“愚蠢的基老,只知道比划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肤浅啊。”

    周宫静虽然站了起来,东污国的基老们仍然没有注意到他,包括孙肿么辣,基老界的小霸王。

    事已至此,周宫静全都看淡了,人情薄如纸,一点即破,看开就好。刷,周宫静霍然飞起,立足处,地陷三丈,泥尘迸扬。虽然少了一只手,周宫静的功力并未减退。“醋凤!”

    醋凤毁了周宫静的右手,他当然要回敬。锵!锵!锵!剑吟忽起,密如贯珠,周宫静的法剑再次摧开,一剑倏分,三剑并驰。剑虹经天而起,迥地旋劈向醋凤。

    之前,琴魔、醋凤、孙拳,三方对峙,只为腐女灯。可琴魔和孙拳去比划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冷落了醋凤。

    “周宫静,你又来了。”醋凤嗔道。“腐女灯带给你的痛楚还不够麽。”

    刷刷刷,三道剑虹拦驰来,一道凌空劈下,一道拦腰削来,还有一道斜砍。周宫静恨透了醋凤,一出剑就是夺命之招。

    醋凤看似冷静,实则惴惴。腐女灯尚且在醋凤头上旋动,可灯焰业已熄灭,如何能守护的住醋凤!

    周宫静毁了一手,醋凤毁掉的却是一条手臂。两人也是同病相怜,醋凤被诸葛琴魔抛弃了,周宫静也被基老小霸王冷处理,让其自生自灭。

    傲骨犹在,醋凤单臂挥舞,哗哗,醋河迸涌,掀天而起,千百浪头并进,扫向三道剑虹。

    蓬!蓬!蓬!

    黑色的水浪迸飙,倏化长箭,向四面八方扫窜,破空啸音绵密不绝。

    醋河也是一桩异宝,经由醋凤祭炼,可收可发,端的奇妙。将三道剑虹拦腰拍碎后,醋河倒卷而归,绕着醋凤旋舞。哗哗哗,水声好似鼎沸,隆隆而鸣。

    倏然间,醋凤头上悬着的腐女灯停止了转动。“纳尼。”醋凤心惊道。“为何腐女灯不再旋转,难道她要弃我而去?”一想到这里,醋凤心胆皆寒,像是大冬天里饮了一罐冰雪。

    周宫静志不在腐女灯,他只想杀了醋凤。

    铿锵一声,周宫静的三柄法剑归于一柄,“醋凤,来啊,让你的腐女灯烧掉吾的另外一只手。”

    “大都督,为何不爱惜自己。”醋凤冷漠道。“你既然求死,我成全你就是。”话已出口,醋凤不好推辞,只得撕比周宫静。

    被诸葛琴魔砍去一臂,醋凤不再像从前那样光风霁月,能力也大不如以前。支撑他的是来自骨子里的傲慢。

    刷!

    醋河中分出一道湍流,聚在醋凤的断臂处,凝出一条新的手臂,漆黑如墨。“河伯之舞。”醋凤寒声道。他陡地抬起新的手臂,在空中虚划,嗡的一声轰响,整条醋河迸荡,数不清的水滴飙窜而出,比泼天大雨还疾。

    噗噗噗!有基老不幸中招了,水滴刺穿他的头颅,脑浆迸飙。

    这还算轻的,也有基老的身体被穿成了筛子,前后通风,凉快之余,人已归西。

    醋凤哪管别人的死活,最好大家一起去死,陪他赴九幽,远离这没了爱的现世。“死吧,死吧,都去死吧。”醋凤发狂道,笑声让人不寒而栗。

    可田地会的会长,东污国的大拳法家,他们不为所动。诸葛琴魔左肩一振,蓬,一团基光涌出,登时,彩霞齐迸,瑰丽炫目。那些窜过来的水滴还未靠近琴魔,已被蒸发。

    孙拳哂然一笑,连续挥动数次拳头,轰隆隆,拳芒闪烁,其大如山,挡下迸洒过来的水滴。

    醋凤的“河伯之舞”在诸葛琴魔、孙拳看来,不过是小技,不足挂心。他们继续比试谁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更胜一筹。

    周宫静左手一掀,向上抛出一物,那物倏地撑开,原来是一柄油纸伞。呼呼旋动,油纸伞甩开数千道华光,荡开靠近的水滴,水汽氤氲,旋即散去。

    “醋凤,你之能为只有这样吗,让吾失望了。”

    刷!周宫静一步踏出,踩在旋舞的油纸伞上,驭伞而行。

    缓缓抬起右臂,周宫静剑指醋凤,“剑起山河!”东污国的大基老一字一字道。

    飕飕飕!飕飕飕!一道道剑气飙起,穿空而去,在周宫静上方千丈处汇成一座巍巍高山,震撼人心。另有七百多道剑流迸涌,聚成一道两丈宽百丈长的剑河,粼光闪烁。

    周宫静没耐心陪醋凤玩了,只想快点解决掉他,他活着只会给周宫静添堵,让其不快。

    醋凤毫无表情,一掌挥向头上悬着的腐女灯。

    铛!腐女灯向前旋了出去,且发出清脆之音。“要你没用,还留下作甚。”醋凤道。

    他已看开、看淡。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