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灯来历玄妙,非有大机缘者不可得。而有大叽叽者也可持有,在醋凤之前,腐女灯的持有者也不全是腐坏的姑娘,有基老,有伪娘,有人之妖。

    可要想真正发挥腐女灯的威能,还需腐女才可。

    醋凤也曾想过自断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做那真正的姑娘,和他心爱的基友诸葛琴魔一起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怎知西瓜大的鸟都飞走了。两只基老也成了仇人。

    世事无常,基老也有爱恨。

    观鱼公子、张狂妃,各怀心思,结伴而来。龙鲤虽然不喜欢狂妃,可也没法子。只得让他踩着自己的脑袋,和观鱼公子肩并肩。

    张狂妃手中的丈二长矛倏地变小,长有尺馀。“我是不是现在就结束二哥的生命。”狂妃犹疑不定,只好敛起杀机。

    “嗯?”观鱼公子偏转脖颈,望向张狂妃。“三弟,你有话想对我说吗。”

    “我们心有灵犀,何须语言。”张狂妃笑道。

    “是吗。”观鱼公子道。

    不知为何,柳皇叔始终没和观鱼公子、张狂妃汇合。皇叔的鸡驴马也跑掉了。

    因为结拜大兄并没表态,皇叔的两位兄弟都有些忐忑,他们待在柳皇叔的身边久了,愈发猜不透他的为人。

    “啊,那是!”观鱼公子瞥到一人。

    是赵基龙啊!柳皇叔新收的大将。打从赵基龙出现的瞬间,观鱼公子的心就沉了下去。关于柳皇叔和赵基龙之间的消声情,人尽皆知,差不多有七个版本。

    第一个版本,赵基龙有两杆长枪,一杆是他的银鳞枪,一杆则是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柳皇叔相中了赵基龙的两杆长枪,而赵基龙也用他的第二杆枪让皇叔尝尽不可描述的喜悦。第二个版本,柳皇叔、赵基龙玩角色互换游戏。第三个版本,柳皇叔男扮女装,赵基龙做那半果的汉子,与皇叔那啥。第四个版本也很狗血,赵基龙男扮女装,柳皇叔亦然,两人玩女孩们的游戏……余下的两个版本,观鱼公子想想都醉了,恨不能立刻杀了赵基龙。

    提着银鳞枪,赵基龙来至柳皇叔身前,俯下身来,悄悄道:“主公,你交代的事情业已完成。”

    柳皇叔喜道:“基龙做事的效率就是高,有你在身边,吾放心。”

    赵基龙道:“主公对吾有再造之恩,我的命与大叽叽早已不属于自己,都是主公的。”

    柳皇叔道:“好,好!基龙的觉悟很高。较之观鱼、狂妃,基龙更得我心。放心吧,吾不会亏待你的,基龙。回去之后,吾就让你做白龙将军。”

    赵基龙道:“不可啊,主公。别人会说闲话的,请您相信我,我不但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壮观,能力更是出众。假以时日,我自会大放异彩。那时,主公再……”

    柳皇叔道:“嗯,就这么办吧。基龙,还有一件需要你去做。也只有你能完成。”

    赵基龙道:“百死不辞。”

    柳皇叔道:“吾身边有曹阿玛、基老小霸王安排的人,经过对他们消声巴的直径与持续时间的甄选,吾已有人选,去杀了他们!”

    赵基龙道:“给我名字,我保证他们活不过今天。”

    柳皇叔道:“注意听来……”

    赵基龙、柳皇叔在哪里亲切交谈,站在龙鲤头上的观鱼公子冷笑不已,“呵呵,好个赵基龙。他还真的以为自己能取代我在欧尼酱心中的位置,可笑。”

    “赵基龙。”张狂妃也道。和观鱼公子一样,狂妃也不喜欢赵基龙,“他的出现是变数,更是劫数。”张狂妃收回目光,“二哥欧巴,你为何不杀了赵基龙。”

    “那太便宜他了。我要让他活着,且见证我的传奇基老生涯。有对比才有伤害,和我做比较之后,赵基龙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观鱼公子道。“基老与基老之间的差别不是通过努力就能拉近的。我承认赵基龙有些本事与小聪明,可不够看的。”

    “年轻就是好啊。”张狂妃道,“赵基龙比我们都要年轻。”狂妃有意无意道。

    “三弟。”观鱼公子呵斥道。

    “我知了,知了。”张狂妃笑道。“基老不能谈年龄,否则伤感情。”

    “哼。”观鱼公子傲娇地哼了一下。

    发棵由!张狂妃心中不住冷笑。观鱼啊观鱼,你的死期将至,还敢这样对我。狂妃真想立刻动手,亲自除掉观鱼公子。

    “不,也许能借助赵基龙的银鳞枪,一枪搠死观鱼!”张狂妃马上想到一好点子。“观鱼、赵基龙从第一次见面起就互看对方不顺眼。挪动一下位置也不错,观鱼的位置是我的,而我的位置可施舍给赵基龙。天大的恩情,赵基龙敢接吗。”狂妃眸光闪烁,不由笑了。

    观鱼公子、张狂妃胡思乱想之际,赵基龙行动了。只见小哥邪魅一笑,很多基老的局部地区之花都绽放了。皆因赵基龙太美了,谁不喜欢呢。柳皇叔是这样,遑论其他基老。

    刷。

    赵基龙像是一缕银电,疾逾脱弦之箭。

    “嗯?”

    “哦。”

    张狂妃、观鱼公子同时道。

    因为赵基龙向他们飞来了,俩只基老还在打别人的主意,人家亲自赶过来了。

    观鱼公子、张狂妃都不清楚赵基龙想做什么,反正不会是助力。即便是,他也会敷衍过去,不尽全力。

    瞥及赵基龙越来越近,观鱼公子渐感不耐,右脚用力,踩了一下龙鲤。“知了。”龙鲤掉转方向,不再去追逐腐女灯,而是向赵基龙飞去。水光荡开,碧波万顷,水天一色。观鱼公子、张狂妃齐齐注定赵基龙,各自戒备。

    刷,狂妃手中的长矛再次恢复原形,又是丈二长矛。“二哥,赵基龙来者不善。”狂妃提醒道。

    “是大哥让他来的吗。”观鱼公子心寒道。兄弟一场竟不如外人,野生的基老更受欢迎吗,家养的该舍弃了?观鱼公子怔怔无语。

    锵的一声,观鱼公子抬起青鱼偃月刀。“下去吧。”观鱼袖袍一振,砰!击飞了张狂妃。

    张狂妃只觉得呵呵哒。既然不受待见,他乐见观鱼公子与赵基龙撕比。

    “这头基老,单论外貌尚可与我的主人一战。”龙鲤道。赵基龙的美貌显然也打动了龙鲤,“主人,在杀赵基龙之前,先破了他的局部地区之花。为这美好的基老界献上祝福啊。”

    消声的,智障!张狂妃白了一眼龙鲤,直接相杀就是,不要矫情,反正都是Jian人。

    “观鱼兄,借过。”

    铛!金铁交撞之声响起,赵基龙以一杆银鳞枪拨开观鱼公子的青鱼偃月刀,“我和主公共同的敌人不是你,而是”

    “张狂妃!”

    赵基龙怒喝道。

    “狂妃,你这狗东西,吃着柳皇叔的,穿着柳皇叔的,竟然还生二心。主公与你兄弟一场,有过基情,不忍亲自动手,并劝说我放你一条生路。”

    赵基龙微阖的眼睛陡地睁开,虚电迸舞,杀意炽盛。

    “主公有仁爱之心,愿意放过你。可我手中的这杆银鳞枪不愿。”

    赵基龙右手一抖,银鳞枪绽开一团寒辉,扑扑散开。“狂妃,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纳命来。”柳皇叔的新基友急于上位,然在他之前有两位大基老挡路了,观鱼公子是其一,其二自然是狂妃。赵基龙发誓他不做小三,其一、其二都得死,只是死的时间有先后而已。

    观鱼公子蓦地抬起头,瞥向张狂妃,“何意?大哥要杀三弟?”

    “哈哈哈哈哈。可笑。”张狂妃仰天吼啸,声如海沸,“大哥,我一心一意待你,你却说我有二心。”

    铛!

    张狂妃挥开丈二长矛,和赵基龙的银鳞枪撞在一处,金属颤声响彻天宇。两头大基老都在笑,只是赵基龙笑中有傲慢与怜悯之意,张狂妃笑得很惨淡。狂妃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霸占柳皇叔的芳心,事与愿违,伴基如伴虎,你既要有驴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还得有让你死你必须得死的愚忠。

    “可惜了。”赵基龙左掌运转基气,倏地向前拍出,蓬,一团雪浪炸开,寒意如锥刺骨,狂妃无动于衷。

    “大哥,你说一句话!”张狂妃吼道。

    蓦地,观鱼公子动手了。可他所助之人却是狂妃,而非赵基龙。

    铿锵!观鱼公子一刀斩下,青芒荡飙,刀气刺骨。赵基龙早有准备,将银鳞枪向上挥去,接下了观鱼公子的这一刀。

    “观鱼,你也生了反骨。”

    赵基龙大喜过望。真好,基老之神难道眷顾我了?柳皇叔的新基友喜的不要不要的。柳皇叔只让赵基龙杀张狂妃,没说如何处理观鱼。

    “观鱼自己寻死,怨不得我。”赵基龙忖道。

    “撒手!”

    赵基龙冷喝道。锵嗤,银光荡舞,冷芒飙窜。鲜肉基老的银鳞枪擦着青鱼偃月刀的刀刃遽地扫向观鱼公子的腹部。

    其力之大,重逾千钧。观鱼公子因为和几人撕比过,状态不在全盛时期,可心高气傲如他,怎会忍受赵基龙的挑战。“刀舞九天。”只听观鱼无表情道。他确实撒手了,青鱼偃月刀自行舞动,铛铛铛!劈的银鳞枪寒芒荡舞,火星溅迸。刀气如海,其势庞重,九天共鸣。

    赵基龙只得暂避观鱼公子的锋芒,“能和你这样的基老撕比,是我的荣幸。观鱼,你目中无人,柳皇叔是何等人物,你却要求和他同食一桃,同眠一枕。欺主公麾下无人吗。”

    “二哥,别和这小子废话,先杀了他再去找大兄,他的奶大肌因为我们才会变得那么磅礴,如今倒好,大兄有了新爱,就不要我们这些旧人,不给个说法,我和他没完!”张狂妃冷笑几声,长矛倏地点向赵基龙的后心,如龙出海,凶悍之极。

    咻!

    一支长箭破空而至,流火迸涌,随箭而来。

    “这是?”

    张狂妃眼睛骤缩,识得那箭。是凰忠,中年基老,他同时也是神箭手,深得柳皇叔的喜爱,破格升为左殿偏将。凰忠和赵基龙都是新晋的基老,尽管有柳皇叔的垂青,可他们在基老中并无威望,难以服众。

    “老夫聊发问少年,知不知大迪奥无事多落寞。”伴着一声雄浑的诗号,一只威武的中年基老走了出来,正是凰忠!

    凰忠向柳皇叔那边颔首致意,旋又瞥向张狂妃、观鱼公子。“汝等有负主公的厚爱,和曹阿玛、诸葛琴魔暗中互通款曲。真当主公不知吗,柳皇叔心里像明镜似的,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凰忠,你来了。”赵基龙喜道。有了凰忠,观鱼公子、张狂妃再无生还的余地。

    “基龙,淡定些,未来是我们的。”凰忠道。

    “不,跟着主公,我们才有未来。”赵基龙道。

    “然也。”凰忠道。“所以观鱼公子,狂妃,当你们失去主公信任的那一刻,就已经和死人没什么区别。我有五支箭,一曰宫,一曰商,一曰角,一曰徵,一曰羽。”凰忠右手执弓,左臂舒展,倏地五支长箭显化,颤音淙淙,好似流水之声。

    柳皇叔别过头去,不理会观鱼公子、张狂妃、赵基龙、凰忠之间的撕比大战。“吾的队伍要想保持生命力,只能引来新鲜的血液,坏血需当放尽。”柳皇叔暗道。“二弟、三弟,你们跟不上吾的步伐,已是累赘,可以安心的去死了。赵基龙、凰忠,一人有野心,一人沉稳,他们会成为很好的搭档,并且取代你们的位置。”柳皇叔对赵基龙等人充满信心与基情。毕竟赵基龙有两杆长枪,皇叔如何不爱!

    张狂妃、观鱼公子,甚至是龙鲤,都到了绝境。柳皇叔想杀与想要的基老,罕有失手。

    “主人,你的结拜大兄对你们真仁厚。”龙鲤打趣道。

    “还好,我早和曹公有了消声情。”观鱼公子心道。“离开柳皇叔,吾照样活得很精彩。”

    “草!我和诸葛琴魔在田地里解锁过好几种姿势,一定是被大哥发现了,他积怒成怨,那我出气。不,他是要我的命!”张狂妃已经开始琢磨如何向诸葛琴魔讨得较好的职位,他要加入田地会。“凭我的实力,什么会员拿不到手。琴魔至少要让我做副会长。”狂妃心道。

    观鱼、狂妃都没把赵基龙、凰忠当回事,以前是,现在也是,以后也是。“小消声巴就是小消声巴,他们也够蠢的。大哥能杀结拜兄弟,难道就不会杀他们。兔死狗烹,自古如此。”想到这里,观鱼公子向凰忠投去轻蔑的视线。

    “哼!”凰忠冷笑。死到临头,还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崩!崩!崩!崩!崩!

    凰忠的五支长箭齐出,血海乍现,白骨作舟。刷,凰忠一跃而起,落在白骨舟上,他右臂挥了挥,金弓倏化长剑,单边开刃。“基龙,我对付观鱼,狂妃是你的。”凰忠道。

    “好!”赵基龙笑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