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虾心中升起莫名哀伤,试问,自古以来,破庙无人,书生赶路,借宿破庙,每每这时,风雨交加,会有美丽的狐狸化人形而出,踹门而出,大喝一声,“那英俊的小哥,妾身有大迪奥,Gao基不!”

    虾中的王者,它也不是愚人,读书破万卷,最喜神异类的小说,尤其是人类中的鲜肉汉子与狐狸、蛇、狸猫、山鬼、狗头人、牛头人等所化的基老相遇,一言不合就登断消声山,一证基老之道。终于有一天,皮皮虾遇到了曹阿玛麾下的大将胡赤,人与虾,情投意合,订下契约,主仆同心,只待Gao基。

    然后东污国的拳法家出现了,孙拳的到来让皮皮虾的美梦破灭了。胡赤像病鬼似的吐血,神情颓败,休说基情,即是那基貌也暗淡啦,谈何Gao基。“不,那不是我认识的胡赤,我不承认他是胡赤。”皮皮虾拎起长枪“虾霸”,向孙拳那边遁去。

    有道是冤有头债有主,皮皮虾认定东污国的拳法家就是罪魁。

    曹阿玛一边安慰胡赤,一边扫量孙拳。“唔,此子不凡。脸蛋那是极美的,身上另有北斗七星状的伤痕,太美啦!能拿下此子,与之产生不可描述的感情,吾愿付出可承受的代价。”曹阿玛一看到孙拳,喜的不要不要的,一颗芳心悬了起来。

    孙肿么辣笑语嫣然,有弟如此,欧巴何求。“哈哈哈,吾的奥豆豆将会成为基老界的超级明星,谁也不能挡住他的万丈基光。即便是吾,也需为他让道,必要时吾会推他一把,助他登上云端,俯瞰芸芸众基。”基老小霸王眼中满是笑意,他和孙拳感情深厚,不惜开罪东污国的老牌贵族们,将孙拳定位下届国主,执掌东污国。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大拳法家孙拳是那么的耀眼,对他感兴趣的还有无良天尊。“无良他消声的天尊,孙拳是贫道的,谁也不许跟贫道抢。”

    陡见无良天尊挥动法剑,刷刷刷,剑气倏地旋开,破空而去,斩向皮皮虾的后背。

    皮皮虾要对孙拳不利,无良天尊怎会坐视不管。“哼,孙拳是贫道的捧棒道友,皮皮虾,水中的畜生而已,也敢伤害他。”

    在此之前,无良天尊早有所闻,东污国出现了一位三千年一见的美基老,“不!是四万年难见的美基老。这可是贫道的造化,愉悦,愉悦啊。”无良天尊拈须笑道。

    无良天尊的年纪虽然大些,可爱美之心不减当年。

    皮皮虾闷头向前,陡听身后剑吟大作,已知不好,有基老要杀它。“可恶的基老,你Gao基多年,我尚未和胡赤Gao基过。你为何不能成全我们,反来坏事。哼,人类中的基老多是目光短浅的汉子,叽叽也不及我们的壮观。”

    呼!皮皮虾转过身来,长枪舞开,砰砰砰!金铁交迸之声响起,它已将三道剑气扫爆。“无良天尊。”皮皮虾目光转寒,“为何阻止我。”

    “那虾,你不过是水中之畜。而美基老孙拳,他是贫道相中的道友,你当着贫道的面试图伤害他。贫道焉能坐视不管。戾焰火剑。”陡听无良天尊叱道。

    锵的一声厉鸣,无良天尊掌有的法剑电射而出,一道道焰流自法剑内迸出,蓦然间,戾气横生,火势滔天。数十亩方圆顿成火海,焰浪荡飙,拍击长空,声势惊人。

    空间扭幌,噼啵噼啵的炸声由小渐大,隆隆而鸣,震天似的。转瞬之间,皮皮虾已被火海圈了起来,周围温度遽升,能烤虾了。

    铛!皮皮虾舞开“虾霸”长枪,能量气旋向前推去,蓬的一声炸响,穿金裂石,天际回荡。那浩浩荡荡的火海赫然现出一条百丈长、五尺宽的光路。

    路两边的火焰叠爆,向中间堆砌,蓬蓬蓬,火团迸爆,炎浪飙舞,竟不能填平火海中间的那道光路,还未靠近,已被撞爆。

    铿锵!皮皮虾的长枪“虾霸”倏地发出一声亢鸣,清亮辽远。“无良天尊你他消声的和我作对,不是找死吗。我要用虾霸挑出你的肠子。”

    盛怒之下,皮皮虾张口大骂。腾,腾,腾,皮皮虾的尾巴一屈一伸向前奔去,水光荡舞,向四处扫摆,扑熄火焰。

    皮皮虾是水族,离不开水。

    呼!呼!呼!

    皮皮虾挥动“虾霸”长枪,斥开光路两边涌过来的火焰,“虾米之光。”忽听大虾冷笑。

    刷刷刷!刷刷刷!

    光华像是匹练,透枪而出,上百道光华疾若流星,全都甩向无良天尊。

    “贫道草。”

    无良天尊以手按剑,蓦地,法剑向前飙出,带起数百丈高的剑浪,声势浩大。“皮皮虾,不知死活,贫道送你去轮回就是了。”

    天尊掷出法剑后,十指结印,基气下沉,斗气上涌,聚在他的手指上,熠熠放光。那是基光,属于基老的光芒。像是发光的神人,无良天尊微微一笑,顿时很倾城。真个是倾国且倾城的基老道长。“伏龙谛印。”只听天尊高声道。

    昂!龙吟穿越霄汉,响彻寰宇。十方俱灭之际,东边的天空亮了起来,七条光龙怒啸而来,凶目闪烁着狠厉之色,它们的目标自然是皮皮虾。

    “小鱼小虾,比得上龙吗,在没化龙之前,你最好夹起尾巴做虾。”无良天尊道袍振舞,扬指一点,一道寒光劈向前方的大虾。

    铛的一声,皮皮虾挥动“虾霸”长枪,甩开无良天尊的法剑。它尚在火海之中,并没冲出去。周围掀动的热浪让它很不舒服。“混账天尊。”皮皮虾嗡里嗡气道。

    哗哗哗,碧涛遽地降下,洒入火海之中,缓解了皮皮虾的蒸灼之苦。喀喀喀,皮皮虾的身体爆发出一阵脆响,身躯遽地膨扩,显出原身。

    和胡赤待在一起时,皮皮虾的身体也变得和常人一般高,虽然不舒服,可为了和心爱的基老待在一起,皮皮虾忍了。现在,皮皮虾面对的无良天尊,它没必要再忍。

    呼呼急旋,一颗翠莹莹的珠子升了起来,绕着皮皮虾旋舞,绿光颤幌,隔开四周的炎浪。这颗珠子是碧池兽的内丹,可辟火拔毒。皮皮虾有计划地杀了一只碧池兽,并剖开它的生命之海,剜出碧丹,以供己用。

    在此之前,皮皮虾不打算祭出碧丹的,而且在他的规划之中,碧丹也不是这样用的。具体的来讲,当皮皮虾和它的主人消声基时,运动非常之遽烈,温度也会升高,这时候碧丹一出,立刻清凉。

    无良天尊不知道坏了皮皮虾的多少好事。怨恨堆积,皮皮虾怒气凝实,变为一支支铅灰色的筷子,有七十八之数。

    呼。皮皮虾吐出一口浊气,将那些铅灰色的筷子碾作尘埃,抛扬在天地之间。

    皮皮虾恢复了原身,他的长枪“虾霸”也随之应变,适应皮皮虾的变化。

    倏然间,皮皮虾拎起三十多丈长的“虾霸”枪,枪尖绽放无尽寒华,覆拢万尺方圆,冷辉飞坠,火海顿熄,一点火星子都没了。

    “贫道需要在孙拳面前好好表现,装个好比,成功地引起他的注意,然后我们就能Gao基啦。”无良天尊想法很好,他也决定付诸实践。

    刷刷,无良天尊左臂挥动,拂尘轻扫,一片片清光漾开。“皮皮虾,再来,贫道可就要你的命。”

    “在那之前,吾先弄死你。”

    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是东污国的国主孙肿么辣。他鬼魅似的出现在无良天尊身后,斩魔戟陡地劈下,哧啦,一道夺人心魄的紫色长流电掠而出,沿着天尊的后脑勺一路劈下,直到他的局部地区末端才停止。

    孙肿么辣对刚才的那一击很有自信,可让他侧目的是无良天尊毫发无损,道袍虽然裂开了,后背肌如凝玉,一道血痕也无。即是说,基老小霸王的全力一劈对天尊没起任何作用。

    “草。这老道不但脸厚,皮也结实。”基老小霸王哼道。

    无良天尊待在原地,面无表情,冷漠脸。陡闻嗤嗤之声,裂帛似的,天尊的道袍炸了,像是白蝴蝶般散开。

    于是,无良天尊的现状是裤叉之外的布料都木有了。

    孙肿么辣死死盯着无良天尊很难形容的局部地区,也不好发表意见。

    “基老小霸王!”

    几十息后,无良天尊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比较淡定,可是其中的怒意还是能听出来的。

    孙肿么辣想劈死天尊,哪里知道劈坏的却是他的道袍。“草,管我什么事。无良天尊,谁让你的道袍不结实,一劈就坏。”基老小霸王继续欣赏天尊的裤叉以及后背。“老道很会养生嘛。”孙肿么辣心道。

    “嗯,我一枪把他搠倒在地,放干净血之后,拎走晒干,作为肉干食用。”皮皮虾念头甫动,虾已冲出。它所经之处,寒气掀舞,地面结霜。

    “食我虾霸啊!”皮皮虾吼道。

    无良天尊哼了一声,暂且按下对基老小霸王的怒火,为了得到孙拳,天尊必须礼让东污国之主。否则,孙拳如何做天尊的捧棒道友。

    下方的撕比如期开展,队伍分明。可空中悬浮的观鱼公子不乐意了,“喂喂,搞什么啊!吾才是主角,太阳因为吾而升起,基老因为吾的存在才存在,为何那些个不要Lian的基老就不懂?”

    已经没人关注观鱼公子,他被晾在那里,孤零零的,百无聊赖。

    这是,东污国的大都督周宫静笑了,刷,他身与剑合,纵身跃出。一剑光照九千尺,“诸葛琴魔,吾与你撕比呀。”

    空中,观鱼公子的脸僵了,“呵呵,周宫静也不理我,他去找诸葛琴魔。”

    铿锵!观鱼公子的青鱼偃月刀被他单手提了起来,刀光洒开,青芒也似。“我观鱼什么时候受过这等窝囊气。”柳皇叔的结拜兄弟怒道。

    可诸葛琴魔、周宫静撕比在一起,也未搭理观鱼公子。

    见到两位死敌这般对待自己,观鱼公子气息不畅,噗啊!一口血飙了出去,也有二十几斤。

    另外一对撕比的汉子也很引人注目,即是孙拳、韦典。

    孙拳是东污国的大拳法家,韦典是韦大宝的爱子,俩人的一举一动牵引着众基的心。

    撕比几千回合,两人也未决出高下。韦典的两杆重戟早已破破烂烂,和废铁无异。“怎会这样。”韦典讶异道。“我的两杆重戟可是父亲祭炼出来的,他亲手交予我,可我没能守住它们。”韦典伤心之余,也很钦佩东污国的大拳法家。“好个孙拳,不仅相貌堂堂,拳法更是了得,竟能毁我双戟。”韦典掌运斗气,崩!崩!两声过后,他的双戟不存,化为几千碎片,抛了下去。

    身上有北斗七星伤痕的孙拳,也有些高看韦典。“刚开始的时候我是拒绝的,像韦典这样的基老,出身名门,多有富家子弟的不好习惯,手高眼低,不像我凭拳头打开通往光明的大门。韦大宝前辈真厉害,我感谢他将韦典教育成翩翩有礼的好基老。嗯,他的局部地区之花我摘走了!”东污国的大拳法家相中了韦典。

    “曹阿玛和我兄长齐名,可他太老了,配不上韦典。我和韦典都是俊彦,年轻人嘛,话题更多,也不会冷场。”孙拳想到就去做。

    刷!遁光遽起,孙拳双臂展开,“韦典,来吧,冲向我温暖的怀抱!”东污国的大拳法家吼道。

    “纳尼!”韦典惊道。“想不到孙拳和我有同样的想法,我也想和让他冲到我怀中来。”

    是故,韦典淡漠一笑,不理会孙拳。矜持,“吾要矜持。”韦典忖道。

    孙拳怔了怔,为咩对面的基老无动于衷,我好有诚意的,这都不能打动他?呵呵,无妨,还没人能拒绝我大拳法家。孙拳的好胜之心再盛,他遁速更快,“用我的小拳拳轰向韦典的奶大肌。”东污国的大拳法家计上心来。

    砰!砰!砰!砰!

    一颗颗苹果大的拳头虚影,近乎凝实,铺天盖地似的轰向韦典的两块兄大肌。“果然,孙拳对我有意思。”韦典喜道。因为打在他兄大肌上的拳头毫无力道,雷声大雨点小,试探多于撕比。

    “吾也是好基老,不可辜负了孙拳的芳心。”韦典思索道。他也动了心思,却看越觉得孙拳美丽,比胡赤漂亮多了。

    “这种心情,这种心情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韦典真想大声吼啸,可他还是按下心中的喜悦,冷漠地望向孙拳。

    “为何韦典还是那么冷静?”孙拳讶道。

    他们对视当中。

    曹阿玛不乐意了。雾草!不行,不能让他们继续下去。“韦典是吾的,吾的。他孙拳好大的胆子,敢骗吾曹阿玛的基友,他哥哥孙肿么辣也保不住他啦!”曹阿玛怒火蹭蹭上窜。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