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相遇时韦典就对皮皮虾没任何好印象,总想着弄死它。可皮皮虾有大气运,每每化险为夷。韦典莫可奈何。

    那日,胡赤又召唤出皮皮虾,和他一同作战,撕比对象是柳皇叔的结拜兄弟观鱼公子。

    韦典表面上打的是观鱼的注意,然皮皮虾才是韦典的目标。

    “吾需做些什么迷惑皮皮虾。”韦典暗道。觑准时机,砸烂它的脑袋,送它归西。“胡赤是吾的基友,怎可让与一只大虾。”韦典念头涌动,接着色绽莲花,“观鱼公子,停止挣扎,你不是吾和胡赤道友的对手。柳皇叔今天也保不住你。”

    锵!

    观鱼公子一刀劈出,刀浪迸涌,青芒顿舞。

    胡赤站在皮皮虾背上,抬起飞镰刀,向前划去。几在同时,皮皮虾取出它的长枪“虾霸”,“观鱼,吃我一枪。”皮皮虾吼道。

    轰隆一声巨响,天摇地动。青鱼偃月刀劈出的刀浪成了光屑,萤火虫般散去。胡赤、皮皮虾的完美组合,一击之下化去了观鱼公子的杀招。

    观鱼公子的契约兽封印在青鱼偃月刀之内,“好狂的虾。”龙鲤大怒,不等契主的命令,龙鲤迳自窜出,挟起数十米高的碧绿水柱。“皮皮虾,某来了。你敢与我撕比吗。”

    皮皮虾冷漠道:“哦,是龙鲤。你的主人观鱼公子是基老,为何你还不Gao基,怪哉。我在遇到胡赤之前就是基老大虾,和他相遇,我们基情叠加,情比金坚,谁也不能分开我们。”有意无意的,皮皮虾瞄向韦典那边。

    韦典想杀皮皮虾,大虾不蠢,自然知道。皮皮虾又何尝不是呢,它亦想除去韦典。可韦典的父亲韦大宝,老而弥坚,在基老界也是呼风唤雨的存在,门生数不胜数,基友更是分为少、青、中、老好几代人。

    “据传,曹阿玛见过韦大宝之后,念念不忘,情愫已生,想和他生猴子。”皮皮虾忖道。“韦大宝是基老,可他也是人,还是老人,老人总有死去的一天。”皮皮虾笑了,韦大宝弥留之际也是他儿子韦典的末日。

    “青皇斩!”

    遽听观鱼公子喝道。

    嗡!青色的刀辉像是寒雾般荡散,吞噬了这方天地。

    “不好!”

    “观鱼要拼命了。”

    胡赤、韦典同时道。

    “虎之咆哮。”

    只听一声炸响,胡赤腹内传出隆隆之声,像是虎啸山林,经久不散。覆盖这片天地的青色刀辉也变淡了。

    “你的命,我收下了。”

    一缕声音穿过清辉,直达胡赤的灵台。

    那声音分明不是观鱼公子的,胡赤大凛之下,双戟交叉,护在身前。同时,他斗气外放,凝成气墙。六面气墙契合完整,毫无缝隙。

    做完这一切,胡赤还觉不安。

    砰!砰!砰!砰!砰!砰!砰!七拳,来人七拳打将出去,轰在胡赤张开的气墙之上,最前面的那堵墙最坚厚,厚有两尺,可难以承受七记重拳,登时瓦解,溃不成形。

    胡赤心慌气闷,哇的吐出三斤鲜血,“谁,是谁算计我!”

    还未吼完,胡赤的后脑勺被人按住了,“是吾。”那人冷冷道。“感受吾的Xiong大肌的温度吧!”他又道。

    纳尼!胡赤惊道。来不及多想,忽听砰的一声撞响,胡赤的脑袋撞到了来人的左奶大肌上,可一点也不舒服,像是一头撞向了铁板,脑袋不破那就奇了。

    “哈哈哈哈。胡赤将军,你不过如此。吾大兄评论天下基老,你榜上有名。吾还想着你如何英雄了得,今日一见,却是狗熊。”

    讽刺,胡赤被人讽刺了。他想将脑袋抬起来,可办不到。来人用手死死按住胡赤的后脑勺,和他自己的Xiong大肌无隙连接。

    没法子,胡赤双手在那人的身上又抓又拍,“七颗北斗星形状的伤痕!我知道你是谁了!”胡赤惊叫道。

    孙拳!是孙拳,东污国国主孙肿么辣的弟弟,孙拳。

    据传,孙拳出生时身上就有北斗七星伤痕,而且还能开口讲话。“天上地下,唯吾叽叽独尊。”孙拳来到世间讲的第一句话。

    “东污国最年轻的拳法大宗师,孙拳。你是孙拳!”胡赤奋力挣扎,不愿受制于孙拳。

    “姆哈哈哈!”

    孙拳放声大笑,声震千里,漫天青色的刀辉遽地散开了,难以承受孙拳的笑声。“吾就是孙拳啊。吾大兄是东污国之主,吾将来是要做国主的汉子。”

    啪!孙拳的另外一只手也按在了胡赤的脑勺上,他双手并用,将胡赤的脑袋按进他宽广而又坚实的奶大肌之中。“感受吾的爱与基情吧。”孙拳冷笑。“胡赤,吾讲过,你不配做英雄,吾大兄高看你了。像你这样的垃圾吾能打十个!”

    “放开主人,放开我的主人。”

    和龙鲤撕比的皮皮虾叫道。特么的是怎么回事,那孙拳为啥就出现了,皮皮虾郁闷极了。它想和龙鲤愉快地撕比都难。拎起“虾霸”长枪,皮皮虾陡地拧过身来,呼,长枪扫了出去,寒风骤起,携起百丈冰雪,蓬然涌向孙拳,东污国的未来之主。

    孙拳瞥了一眼皮皮虾,“呵呵,是你,皮皮虾。据说和你待的时间长了,汉子会丢失自己的消声华之液。”

    倏然间,孙拳右膝盖向前抬起,砰的一下,击中胡赤的腹部。“噗啊!”胡赤又吐出两升鲜血,基颜失去往日的神采。

    孙拳可不是善良的基老,他拿胡赤当做挡箭牌,用来抵挡皮皮虾的长枪扫出的寒风、冰雪。

    嘶嘶嘶!胡赤的后背结了一层寒霜,厚有尺余。“草,让我再吐几公斤鲜血。”胡赤艰难道。还真的又吐血了。

    “不可伤害我的主人。”皮皮虾怒道。它提起“虾霸”,不敢妄动,担心孙拳对胡赤出手。

    “孙拳来了!”

    “他就是孙拳!”

    “东污国最杰出的基老。据说,他的上限也比孙肿么辣还高。”

    “孙拳出生时,整个东污国都在回响一个声音,我的孩子,当你出生时,东污国的肥皂森林轻声唤出了你的名字,孙拳。孩子,我骄傲的看着你一天天长大,成为正义的化身。你要记住,我们一直以基情和肥皂统治这个国家。我相信你也会谨慎地使用自己强大的力量。但宇宙的哲理,生命的真谛,我无法告诉你,只能由你亲自体验,方能寻出真正的答案。总有一天,我的生命将会走向尽头,而你将加冕为肥皂王!”

    “可怕,离他远些。孙拳不但拳法了得,丢肥皂的功力更是鬼神难测。”

    “相传,孙拳曾在第五百六十二届武道大会上接连丢出五十七快肥皂,因此成名,撼动那一届武道大会的主事方,群基不能与之争锋,甘拜下风。孙拳也成了拳王!”

    “哈哈哈,孙拳,你怎么来了。吾卡哇伊的奥豆豆哟!”

    东污国的国主孙肿么辣大笑。

    基老小霸王虚招一晃,飞离无良天尊,刷!孙肿么辣飞向孙拳。“奥豆豆,吾来了。”

    “大兄,几个时辰不见,你又变的帅气了。”孙拳严肃道。

    “哈哈哈,奥豆豆,你还是那么会说话。为兄好欣慰。”孙肿么辣笑道。

    “大兄,你身后跟着的老头是怎回事。”孙拳的视线如刀,刷刷,扫向无良天尊。

    轰隆隆!轰隆隆!无良天尊像是基老之神的儿子基比特的爱情长箭击中了,整个道长都不好了。“孙拳,他就是孙拳,贫道苦苦寻觅的道友。”无良天尊怔怔道。

    “多年的等待终于有了回报。贫道激动呐。”无良天尊又道。

    然而孙拳看也不看无良天尊,只当他朽木,是杂草。入不得孙拳的基老之眼。“哼,吾走遍基老界的每一寸土地,还未找到比吾兄长更优秀的基老。吾兄是启明灯,为吾照亮了前进的方向,只有在他的带领下,吾才不会偏离人生的路线。”孙拳一掌拍出,啪,甩在胡赤的左脸上。

    噗!胡赤呕血,牙齿也掉完了。“还好,我的血量厚,几百斤血都不算什么。”胡赤暗道。

    韦典目瞪口呆,小伙伴也呆掉了。不是他不想上前去帮忙胡赤,而是没反应过来。只能说孙拳太厉害了,韦典尚未回过神来。

    等到韦典醒来,胡赤那张英俊的脸早已分辨不出哪是眼睛哪是鼻子。“啊,基友,我的基友。”韦典吼道。

    蹬蹬蹬,蹬蹬蹬!韦典蹑空而行,怒火上窜,“吾管你是谁,敢伤我基友,吾就弄死你。”

    韦典说到做到,数步来到孙拳身前,好似天神降临,怒目生威,呼呼,厉风荡起,两杆重戟砸向孙拳的脑袋。

    孙拳眼角一跳,“这只基老比胡赤厉害。你也是吾兄基老榜上的有名有姓的人物,报上名来,吾不杀渣渣。”

    话声甫落,孙拳右臂向上挥去,砰砰两声,火光荡舞,金声大作。东污国的拳法大宗师凭恃拳头挥退了韦典的两杆重戟。

    韦典心惊,“好基老,好基老!不负东污国拳法大家的美名。单是用拳头就能击退我的全力一击,是我大意了。”韦典讶异之余,再次攻来。

    “大漠孤烟直!”

    听韦典大吼。

    锵锵!他的两杆重戟相互刮擦了一下,火星迸荡,倏化长烟,扶摇而起。几在同时,韦典祭起两杆重戟,他十指抛弹,咻咻咻,基光飙舞,绕着两杆重戟旋飞,倏然间,两杆重戟化为一杆,长有十丈,没入那道长烟之中。

    “吾静静地观汝装比。”

    孙拳自信满满道。

    韦典冷笑,抬指一点,“长河库日天!”

    飕!

    升至千丈高的那杆大戟随着长烟一同坠下,星河灿烂,基光荡舞。

    “奥豆豆,小心!”孙肿么辣担忧道。

    “欧尼酱,安心吧,吾会拿下韦典的,胡赤以成废物,不足以对我们造成危害。”孙拳道。

    腾!孙拳一步踏出,跃开三丈。

    “阿打打打打!”

    只听孙拳怪喝一声,忽地飞向高空,砰,他双拳撞在一起,登时,拳浪奔涌,四下扫开。虚空隆隆作响,似在低叹又像是在哭泣。

    “好惊人的气势!”

    “这就是孙拳吗,东污国的孙拳。”

    “不枉此行,我们竟能看到孙拳与韦典撕比。”

    “不知道曹阿玛有何想法,他麾下的大将胡赤已成废物,坐在地上,大气不敢出,怕是被孙拳唬到了,此生的成就止步了。”

    “韦典的父亲韦大宝,是个大人物,孙拳不敢拿韦典怎样的。到时候韦大宝找上门去,孙肿么辣也保不住孙拳。”

    “嗯,此言有理。孙拳、韦典出身名门,基气万丈,他们的友好交流与撕比点到为止。”

    群基不相信孙拳会下死手,在他们心里,孙拳要比韦典更厉害。

    他们的分析不无道理。孙拳一出手就毁了胡赤的骄傲与基情,以至胡赤只知吐血,而无其它的动作。皮皮虾安慰自己的主人,“胡赤,放宽心,败在孙拳的手上,你不丢人。毕竟,孙拳要比他欧尼酱基老小霸王还厉害。”

    胡赤不搭理皮皮虾。兀自吐血,血流成溪。

    “发棵!”皮皮虾恼了。“主人啊,振作些,不可失落下去,否则曹阿玛会抛弃你的。难道你不担心这点?”皮皮虾搬出曹阿玛,可没用,胡赤还在吐血。

    皮皮虾围着胡赤走来走去,它试了很多法子,胡赤置若网闻。

    “够了!”

    皮皮虾一扬手,“虾霸”长枪显化而出,“胡赤,你再不清醒,我杀了你。当初,我和你缔结契约,你是何等的基情万丈,想不到受点挫折,你站不起来了。这样的你不配做我的契主。”

    噗!血水迸飙,皮皮虾的长枪刺透了胡赤的右肩。

    “住手!”

    一道威严的声音喝道。

    是曹阿玛,胡赤的主公来了。刷,曹阿玛随后而至,降落在皮皮虾、胡赤身边。“皮皮虾,收起你的虾霸。胡赤是吾的爱将,吾不许你伤害他。”

    “哼!”皮皮虾道。

    “嗯?”曹阿玛冷冷瞥向皮皮虾。

    蹬蹬蹬!皮皮虾向后退去,难以承受曹阿玛带给它的威压。“好可怕的基老。曹阿玛不愧是和柳皇叔、基老小霸王齐名的存在。”皮皮虾忖道。

    呼!皮皮虾抖开“虾霸”长枪,“曹阿玛,胡赤交给你了。”

    “你自便。”曹阿玛道。

    他当然知道皮皮虾去做什么,可没阻拦。曹阿玛对皮皮虾很有意见,以前当着胡赤的面不好发表意见,现在胡赤不清醒,曹阿玛也不会给皮皮虾好脸色看。

    胡赤当初想将皮皮虾献给曹阿玛,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因为皮皮虾、曹阿玛都看不起对方。

    “孙拳,伤我主人,死来!”皮皮虾驭起一道水流,径向孙拳遁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