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天尊与优良天尊的友谊暂且略去不提。

    先说那皮皮虾。

    此虾也有王者之风。它和曹阿玛麾下的大将胡赤的相遇也是基老界的一桩美谈。那日,韦典和胡赤结伴而行。韦典道:“胡赤道友,天气好热,是个基老都会放飞自己的心情,我们消声奔吧。衣服什么的,好多余。”

    胡赤道:“韦典,不可呐。如今,我们拜倒在曹阿玛麾下,成了他的专属基老。我等的局部地区之花需要藏起来,不可让外人看去。否则有损曹阿玛的威严,要知你我都是曹阿玛的爱将。”

    韦典颔首道:“吾知了。胡赤道友,你还是那么谨慎。吾就喜欢这样的你。”

    胡赤道:“再小心总不为过,你我都知道曹阿玛不是那种只看人脸蛋的主公,当然我们的脸蛋生得极美,也不知那些丑比有什么想法。就像贾氏,他有大才与大叽叽,可那又能怎样。主公看不上他,王大司徒一个劲的为贾氏美言,没用。主公就是不取贾氏的局部地区之花。要是我,嘿嘿。”胡赤四顾无人,笑得有些消声荡。“韦典道友,你也见过贾氏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当世罕见。想忘掉都难。”

    韦典道:“胡赤道友,休提此事。那日,王大司徒排下计策,引来主公。正逢贾氏在消声奔,放飞他的擀面杖。主公瞅到了,骇得讲不出话来。良久,他才道,可惜了,贾氏有那么好的擀面杖,人生得极丑,吾不会爱他的。主公看脸的毛病怕是改不了了,道友,你也不要仗着年轻,脸上的胶原蛋白多,就疏于保养,我们只要永葆青春,主公才会对我们不舍不弃。要是哪天,你我人老局花也残了,主公还会爱我们?我可不相信。”

    胡赤道:“韦道友,你父亲韦大宝也是咱们基老界的传说人物,关于他的光辉事迹,人尽皆知。你可向他求教如何攻或者受,两相亦可方是大基老。”

    韦典道:“别提我父亲啦。他老人家的高度,终我一生也难达到。曹阿玛,曹主公他也对家父仰慕已久。有天,主公酒醉,说那胡话,他要和家父同登断贝山,我的小心肝啊,差点停止跳动。家父年纪那么大,主公还能看得上他,口味也太……”

    特别了!

    胡赤道:“呵呵,韦道友,你是想说你们韦家的美貌是遗传的吧,而且越老越帅。”

    韦典道:“是啊,你敢说自己长得比我漂亮?”

    胡赤道:“哼,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比不上我的。”

    韦典道:“德行。你也只能拿我们的擀面杖说事。”

    胡赤道:“我们也别争执了,好基友就要手牵手。走,我们去河里,避暑去咯。”

    韦典道:“这条河,你敢下去?”

    胡赤道:“为何不敢,难道河中有大鱼?会吃人?”

    韦典道:“不,河水中有虾。”

    胡赤道:“看把你吓得,不就是虾麽。你我联手,有多少虾都不在话下。它们要是敢偷袭我们,大不了我们火烧大河,将河中的水族蒸熟。”

    韦典道:“是皮皮虾!河中的王者是皮皮虾。”

    胡赤道:“皮皮虾!你是说河里面有皮皮虾!”

    韦典道:“可不是吗,就是皮皮虾。”

    胡赤道:“近来,皮皮虾声名鹊起,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它们的名号。此虾有何奥妙之处?”

    韦典道:“道友,你这就寡闻了。难道你没听说那可怕的传闻!”

    胡赤来了兴趣,可怕的传闻?草,好激动,快讲快讲。

    韦典道:“皮皮虾中的这位王者,它的身体像是煮熟了似的,速度也是平常皮皮虾的三倍。绝招是小拳捶你米米。就问你怕不怕。”

    胡赤登时没了兴趣,嘲笑道:“皮皮虾敢用钳子捶我的Xiong之尖端,滑稽!我会灭了它的。如果它的能为只有这点,怎能入得了我的基老之眼。”

    韦典笑道:“我就知道友会这样说。皮皮虾的可怕之处还在后面呢。”

    胡赤道:“你一口气讲完不就好了嘛,非得拆分开来。”

    韦典道:“你听还是不听。”

    胡赤道:“听听,你且说下去。”

    韦典道:“皮皮虾跑得越来越快了,很多司机都追不上它们啦。而且我们前面的这条河,里面居住的皮皮虾更可怕,基老们和它待在一起,头晕目眩,汉子的消声华流逝更快,关不上阀门呐!”

    胡赤道:“竟有此事,吾非要会一会皮皮虾,河中的王者。”

    言罢,胡赤也不等韦典,他迅速除去身上的多余之物,扑通一声,跳进河中。“皮皮虾,出来,出来,胡赤在此,我们正面gang啊!”

    草。韦典无语,喂喂,基友,你咋就不听人话哩,说跳就跳,也不做好准备。再说,那位皮皮虾中的王者,它会钻出来那就奇了。

    韦典抱着看好戏的想法,待在岸边,冷眼相望。

    哗哗,水面分开,一只巨大的皮皮虾真的钻了出来,“谁,是谁打搅了我的美梦,我诅咒他遗消声,而且整晚都遗!”

    韦典心道,发棵,够狠,它就是传闻中的皮皮虾。“胡赤基友,接下来你会做什么呢。”期待期待,韦典很期待。

    水中,胡赤双脚踩着碧涛,消声毛随风飘舞,好似杂草,似乎该修理了,不应放任其野蛮生长。皮皮虾都担心胡赤的雀会闷死。

    “你就是皮皮虾之王!”胡赤冷笑道。“听说你很迪奥,我不服气,要与你做过一场,输了,你就是我的虾,与我缔结契约,做我的脚力。”

    “基老,谁给的你胆子,竟来寻衅。”皮皮虾站了起来,头尾超过二十丈。砰砰砰,水浪涌炸,亮晶晶的水箭一股脑地冲向胡赤。

    胡赤淡然一笑,右掌挥开,当是时,一道红色的焰流分开水浪,遽地涌去,将上百枝水箭蒸灼一空,不得近身。

    “噢。”皮皮虾笑了。“这位基老,你和我以前遇到的基老不太一样,可你们的结局不会改变,即是死。在我面前放迪奥,不知死活。”

    “虾霸!”

    皮皮虾大吼一声,身子拱起,红色的甲壳下迸出一缕寒光,穿空而去,倏化一杆霸王长枪,青色的枪头,红色的穗子,灰色的枪身。

    “此枪重一千一百斤,是镇河之宝,我入驻此河,成了河中之主,这枪顺其自然,被我收了。我将它命名为虾霸。”

    皮皮虾掂了掂长枪,很是满意。它长枪一指,刷,一道青灰色的寒芒陡地射出,方圆百尺的温度遽降,河面结冰。

    胡赤也受到了影响,他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很尴尬,躲进了消声毛之中,这才满意。“皮皮虾,来啊。”

    声如鼎沸,水浪枭爆,烟雨蒙蒙散开。呼!一柄锯齿飞镰刀急旋而来,被胡赤抓在手中。“皮皮虾,撕比吧。或者,你主动投诚,成为我的契约兽,我不会亏待你的。”

    皮皮虾冷笑不语,霸王长枪“刷”的抖开,清辉扬起,寒气遽生,“力能扛鼎兮。”皮皮虾大喝一声,虾尾猛劈而下,蓬!河面荡炸开来,“基老,你想让高贵的我成为你的契约兽,想都别想。”

    驭水而行,皮皮虾提枪刺向大基老胡赤。

    胡赤已知皮皮虾的想法,低喝一声,基气荡开,冲散四周的寒气。“无有人能拒绝我的提议与基情。皮皮虾,为你的选择付出代价吧。”

    刷!

    胡赤的身影消失,水面,波澜遽起。

    当的一声激响,飞镰刀、霸王枪撞在一起,皮皮虾、胡赤也是第一次近距离地打量对方。“好美的基老。”皮皮虾心里一动,不由赞道。“眉如弯月,眸光似水,米米也很壮观。只是消声毛很乱,需要修剪。”

    胡赤心道:“好个大虾,端的潇洒,我如果能和它缔结契约兽,也会成为基老界的一桩美谈。”

    一人一虾,对彼此都有些意思,只是他们比较高傲,不好点破。

    岸上,韦典是局外之人,那双清澈的招子早已看出皮皮虾、胡赤基情暗涌,“呵呵,我偏偏不说话,就看你们撕比、装比。”韦典吃醋了,冷眼旁观。

    “胡赤,你在做什么!”韦典忽地大声叱道。“还不拿下皮皮虾,将它献给主公。听说柳皇叔得了一异兽,神骏异常,其名鸡驴马。主公还没契约兽,不可落后于人。皮皮虾和主公才是一对。”韦典寒了心,分明想拆散胡赤、皮皮虾,故而打出曹阿玛的大旗,打压胡赤的气焰。

    其时,胡赤的眼里只有皮皮虾,哪里听得出韦典话语中的不悦之意。

    皮皮虾也是芳心动摇,和胡赤缔结契约的想法愈发强烈。

    韦典再看不下去,招来两杆重戟,腾,陡地遁出。“不该带胡赤道友来这里的,皮皮虾更是该死。”韦典恨透了皮皮虾。“吾的基友,你也敢抢夺?可恶。”韦典双戟并用,狠狠砸向皮皮虾。

    “不可啊!!”胡赤大声道。“韦道友,不可伤害皮皮虾。”

    呼,胡赤扬起右臂,锯齿飞镰刀挡住了韦典砸下来的双戟。“道友为何伤害皮皮虾,看它那无辜的小眼睛,多萌多卡哇伊。”

    “天啊,那个基老竟然说人家好萌。”皮皮虾芳心大悦。

    发棵啊!韦典怒道。那人和那虾有问题,有消声毛,有消声情!不由分说,韦典再次抡起双戟,虎虎生风,陡地砸向皮皮虾。“这傻大个,不将它轰成渣,胡赤不会死心的。”韦典一点也不客气。

    皮皮虾的小眼转动,冷冷觑向韦典,哼,这个基老好烦。“吾与胡赤可发展超越人与契约兽的友情,他掺和什么。吾知了,他也对胡赤动了心,而吾是障碍。”皮皮虾挑起“虾霸”,枪尖一抖,一团冰屑炸开,碧莹莹的,寒意倏降。

    因为韦典的开衅,皮皮虾动了怒气,那团从它枪尖炸开的冰屑很有说法,非是寻常之物。只要在皮皮虾方圆十丈内,都会受到那团冰屑的影响,“强消声灰飞烟灭。”蓦听皮皮虾笑道。

    轰!韦典如同找遭到巨锤撞击,一个趔蹶,人向前栽去。手中的重戟也抛了出去,更可怕的是他的灵台晃动,念识难以凝聚。当此之时,只有一个念头盘踞在韦典的灵台上空,极是

    从裤中释放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用其五指,或者十指,帮助小伙伴吐出不明之液。

    “天了噜!”

    韦典惊呼。这才几个照面,他就着了皮皮虾的道。难怪别人都说和皮皮虾待在一起,人容易丢失自己的消声华,继而头昏脑涨,四肢发凉,进入了贤者的模式。

    胡赤拎着飞镰刀,瞄向韦典以及他的小伙伴。“吾大吃一惊,道友,你在作甚!”胡赤故意道。“青天朗朗,骄阳在天,你却放棒不羁,吾一时难以接受。”

    韦典大囧,草,快让皮皮虾停下来,停下来咩!不好,那什么要出去了。

    皮皮虾将身一晃,哗哗,水花旋扫,它的身体变矮了,从头至尾,和胡赤差不多高。皮皮虾用尾巴拍打水面,一圈圈水纹荡开,韦典强消声小火把的想法愈发坚定,眼神也涣散了。

    胡赤、皮皮虾在旁观望,不时说上几句话,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生活就这样,琐事居多。

    短暂的聊天过程,皮皮虾、胡赤均认同了对方,缔结契约势在必行。

    世间有万情,基气最真诚。汉子与汉子只有真情在。

    “吾有大唧唧。”

    “吾也有。”

    胡赤与皮皮虾同时笑道。

    可怜了韦典,还在那里独自Lu。路漫漫其修远兮,还在Lu。

    “主人。”皮皮虾道。它早已收起“虾霸”长枪,目光真挚,和胡赤双目交汇。

    “虾虾。”胡赤亲切道。

    “主人。”

    “虾虾。”

    一人一虾,他们目中有基光闪烁。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该有的都有了,不该有的也有了。

    当皮皮虾、胡赤离开了好久,韦典这才醒悟过来,整只基老都不好了,累觉不爱,手更累,汉子的擀面杖也受伤了。

    “皮皮虾、胡赤!”

    韦典有气无力道。

    一下子倒在了河滩之上,休息片刻,等待体力恢复之后,再去寻皮皮虾的晦气。

    “基友靠不住,还要靠自己。”韦典暗道。

    “胡赤,你枉为吾之基友。”

    韦典自怨自艾,可胡赤没了踪影,也听不到基友在懊恼什么。路边的局花总比家里的好,谁说不是呢。反正韦典是信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