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也成空,恨也成空,相见时难别亦难。无良天尊、优良天尊,一双基老,几乎是同时出道。他们闯出名堂的时间也很相近,一者无良,一者优良。

    仅是从他们的名字判断不出他们的良善与否。然经历过一件事之后,优良天尊销声匿迹,留下无良天尊苦苦寻觅,油腻的基友,你在哪里。

    无良天尊、优良天尊,他们在基老界的名声并不怎么好。恨他们的人无数,先杀他们的人前赴后继。时人不解,可两位天尊心有灵犀,知道彼此的生活方式以及Gao基会用到的姿势。

    水到渠成,毫无阻碍,无良天尊、优良天尊成了关系很好的基友,互换了基油,偶尔捉来一群鲜肉,也不管他们是不是基老,只要脸蛋够靓就行。鲜肉们抓来之后,两位天尊要举办那不好描述的群宴。赴宴的人也是有头有脸的大基老。

    因为有头有脸,所以他们不以真面目示人。或以乔装之术赴席,或打扮成伪娘,或装作是人之妖。总之,别人认不出他们就行。无良天尊、优良天尊的玩法很新奇,也很有趣,所以基老大咖们一边痛斥两位天尊无耻,一边悄悄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之中。

    同是一丘之貉,不懂美化自己怪不得比人。两位天尊活的很潇洒,不因别人改变自己,做那最纯粹的基老。爱恨分明,随时随地发情,不分场合,不看人脸色。有次,无良天尊、优良天尊手挽着手来到基老界的净土“放肺楼阁”,时任阁主基号“冠苍子”。

    冠苍子,身长六尺,面白无须,生了一对狐狸眼。两位天尊还未来到“放肺阁楼”,冠苍子就已收到消息。“愁啊,那两位煞星为何来我放肺阁楼。”阁主叹道。

    有黑衣执事上前,其名塞巴斯酱。

    塞巴斯酱道:“阁主,我们什么也不必做。无良天尊、优良天尊,他们的声名狼藉,被很多基老界的净土拉入黑名单,不得踏入一步。可我们放肺阁楼不同,阁主,您也知道的,在众多基老界净土之中,我们排名靠后,甚至有新兴的豪门,不甘当前的位置,想要取代我们,并将放肺阁楼除名。”

    冠苍子道:“塞巴斯酱,谁让我们穷啊!你看看,阁楼中的基老们,一个个都上了年纪,颜值大不如从前。还能指望他们招来客人?难啊,谁不喜欢鲜肉,谁稀罕这些中年腊肉基老。”

    冠苍子有心,可现实很残酷,将这位本来就不高的基老Ya的更矮了。

    能有什么法子,没钱自己当驴去推磨。再高傲的人也会被生活迫的毫无脾气,除非你清高到死。

    “开门,迎客!”

    冠苍子忽道。

    那位黑执事塞巴斯酱一脸疑惑,纳尼,阁主是要作甚。开门?迎接无良天尊、优良天尊,他们可是基老界的魔头啊。

    冠苍子眸光一闪,“塞巴斯酱,你没听到我在说什么吗,开门,迎客。”

    “啊,是。”黑执事退出。

    心里嘀咕不停,塞巴斯酱还是尊重阁主的吩咐。因为他与阁主除了主仆身份之外,还有消声情。

    顺便一说,冠苍子的“受”值比较高,黑执事嘛,则扮演相反的角色,偶尔他们也会换换位置,调节一下无聊而又单调的生活。

    人总要活下去,憋屈是一回事,只要气不死,再艰难也能找到微末的偷生借口。

    “贫道无良。”

    “啊,贫道优良天尊。久闻放肺楼阁名气不在,已呈日薄西山之象,今日得见,贫道信以为然。无良天尊,你与贫道偶经此地,基情忽起,不做些什么,对得起我们的基号吗。”

    优良天尊煞有介事,对着“放肺楼阁”指指点点,好像他才是阁主。

    黑执事塞巴斯酱一脸懵比,随后摆出冷漠脸。心道,两头不要面皮的大基老来了,他们野心不小,怕是看上了放肺楼阁。可凭他们俩,妄想取代冠苍子,无异于登那险绝之山,不得其路,百死难生。

    放肺楼阁再怎么没落,还是有底蕴的,冠苍子是摆在明面上的领导,在他身后还有一群老不死。成天琢磨着如何发展自己的势力,偶尔抱怨一下冠苍子,为甚不给他们供上鲜美的基老,都是些四肢过分发达的汉子,又没什么技术,那些年迈的基老焉能喜欢。可他们也没法子,冠苍子是放肺阁楼最有前途的基老,也就他能拿上台面,虽然人矮了些。

    无良天尊、优良天尊往那里一战,基气如龙,遽地爆涌开来,嘭的一声,击中黑执事塞巴斯酱。“噗啊!”塞巴斯酱吐出三十斤的血,因为血厚,那点血不算什么。

    “两位人客官。”

    又来了一位执事,戴着一只眼罩,人也生得很俊俏,模样很讨喜,优良天尊、无良天尊分别道了一声:“这不是有鲜肉吗!外人都讲放肺阁楼里的基老都是糙汉,分明是胡扯。”

    刷,刷。两位天尊同时来到眼罩小鲜肉身边,要不是黑执事塞巴斯酱一直吐血,大煞风景,无良天尊、优良天尊早就对那鲜肉动手了。

    “客人!”眼罩小鲜肉冷冷道。“阁主有情,不可让主人久等。”

    “好,贫道这就去。”无良天尊道。他并没生气,因为眼罩小鲜肉很合他的胃口。“哼,见了冠苍子,贫道要向他索来眼罩鲜肉,谅他不敢推迟。贫道名声在外,什么都不怕。再说,贫道的好基友优良天尊也在,他的心思和贫道差不多,哈哈哈,不愧是贫道的好基友。”只消一个眼神,无良天尊已知优良天尊的意图,都是遗臭万年的基老,怕个Dan。

    黑执事塞巴斯酱还在吐血,狂呕不止。那眼罩鲜肉担忧道:“塞巴斯酱,你无恙乎?别吐了,省点血。家里还有几只血族等着开饭呢,你是他们的食物呐。”

    无良天尊、优良天尊心道,原来这眼罩小鲜肉很腹黑嘛。呵呵,放肺阁楼还有血族,感情好!血族不管男的还是女的,长相极美,不喜在白天活动。无良天尊花大价钱购得一血族汉子,年龄超过三百载,可单从外表绝对看不出。那血族汉子本不是基老,可到了天尊手里,还由得你吗。

    “有血族!”优良天尊也眉眼舒张。同时担心自己的擀面杖会受伤,血族的牙齿很锋利,而且他们都很傲慢,怎有可能心平气和的替优良天尊捧起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依贫道的手段,使些力气,血族鲜肉也得听话。”

    无良天尊、优良天尊哈哈一笑,步伐更快了,将眼罩鲜肉、塞巴斯酱留在身后。

    “两只蠢物,也想吃我这样的小鲜肉。”眼罩正太冷笑道。“塞巴斯酱,他们对我别有用心,你除了吐血,再无其它反应。我好伤心,难道在你心里我不值一提?”

    塞巴斯酱吐了几百斤血,人消瘦了许多,勉笑道:“少爷,你知道的,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可你和阁主有消声情!”眼罩鲜肉不依不饶,哼道。

    “少爷,那不是消声情,是纯真的****之情。哪里抵得过你我之间的主仆之谊,我恨不得将你捧在手心,或者说我现在就吃了你。”黑执事邪魅笑道。他的手套平整,无一处褶痕。

    塞巴斯酱用戴着手套的大手捧起眼罩鲜肉的小脸,目光时而温和,时而冰冷。

    眼罩鲜肉哼了一声,别过头去。“塞巴斯酱,注意一下场合。”

    “是的,少爷。”黑执事道。

    两人很快分开,跟上无良天尊、优良天尊。

    冠苍子站在高阶上,俯视着两位基老天尊。“贵客前来,寒处蓬荜生辉。本基忝为放肺阁楼的阁主,理当远迎贵客,奈何事情太多,分身乏术,还望海涵。”

    “冠阁主,客气了。贫道大人有大量,不和你一般见识。原谅你啦。”无良天尊笑道。

    雾草!冠苍子的脸黑了,旋又正常。脸皮够厚啊,冠苍子算是长见识了。

    “冠苍子,听说放肺阁楼有血族,还不唤出,让贫道与吾的道友观赏,你能为贫道做的也就这些了,绵薄之力,贫道不会记挂在心上。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优良天尊严肃道。

    握日!冠苍子的身体抖了一下,绝品啊!两只基老道长都是绝品,真他喵的不要Lian。什么是不要有心理负担,我才是放肺阁楼的阁主,可好。冠苍子重新调整情绪,笑得有些难看,“无良天尊,优良天尊,明人不说暗话,做笔交易吧。”冠苍子也不拐弯,直接道。

    无良天尊拂尘一扫,皓光顿开,彻照千尺方圆。砰!砰!石桌、石墩从天而降,摆列开来。不等冠苍子邀请,两位天尊自行坐定。

    “冠苍子,请坐。”优良天尊道。

    “”

    问候你们的大爷。冠苍子心道。可以的话,放肺阁楼的阁主很想发棵了两位天尊。

    御风急掠,冠苍子飞至石桌之前,坐了主位。无良天尊、优良天尊同时觑定冠苍子,“小矮子。”

    “小个子。”

    “你想和贫道做什么交易?”

    “贫道有大叽叽,你要不要捧起来?”

    两位基老天尊你一言我一语,不给冠苍子开口的机会。

    啪!

    冠苍子一掌拍在石桌之上,登时,桌面上的裂纹四下延展,直到桌角,可未裂炸迸开。

    “天尊,我也不怕你们。何故调戏我。”锵的一声,冠苍子拔出所佩长剑,劈向石桌,喀拉拉,石桌像是锯末似的散了一地。可一点烟尘也无。

    “冠苍子,你要正视自己的不足之处。贫道说与你听,你不爱听,怪得了贫道?”无良天尊呵呵道。

    “冠苍子,拿出足够的诚意,否则免谈。在那之前,快讲血族献出,贫道与道友满意了,我们再谈。”优良天尊并不惧怕冠苍子,所忧之人是阁主身后的那群老东西,他们基心不死,放肺阁楼依旧是他们的天下。至于冠苍子,哼,摆在台上的傀儡,兴许有自己的意志,可在那些老东西面前,好似蚍蜉撼树,自取其亡。

    刷。冠苍子长剑一抖,地上的那堆碎石屑遽地朝天迸舞,约有数十丈高,在空中,它们再次成型,回归石桌形态,砰的一声,重重落下,和原来的位置一般无二。

    冠苍子这才坐下来。锵,长剑回鞘。“无良、优良两位天尊,实不相瞒,放肺阁楼与几个大派起了纷争,他们的掌门人不通人情,非要让我侍寝,献出自己的消声花。”

    停了停,冠苍子又道:“他们还放言说,那小个子,你可以拒绝我们几位掌门的好心,后果自负。”

    无良天尊道:“冠苍子,你和贫道说这些有什么用,贫道是好人,不与人撕比。”

    优良天尊道:“嗯嗯,贫道也是好人,你看贫道这双真诚的眼睛。”

    两位天尊把眼观天,不理会冠苍子。

    草!冠苍子忖道。两位渣渣道长,不见好处不给承诺,即便给了他们甜头,他们也不见得会帮我。算了,把那些血族牵出来,赠予贼道就是。冠苍子心意已决,啪,啪。他拍了两下手,有侍者退去。

    很快,侍者就回来了,可他们手里攥着很多锁链,锁链的另外一头拴着十六位俊美的血族汉子,他们的生命之海冻住了,手脚也上了枷锁,只能在地上爬。

    无良天尊、优良天尊齐声道:“血族鲜肉!”

    “不会错的,他们是血族。”有经验的无良天尊笑道。

    “无良天尊说他们是血族,他们就是。”优良天尊道。

    “两位天尊,他们是你们的人了。悉听尊便。”冠苍子笑道。

    “不过,你们要小心他们的牙齿,不可他们伤到你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断了就接不上去。”冠苍子假意提醒道。心中则道,断了最好,做太监吧!

    “冠苍子,那些不长眼的门派与你为难。”无良天尊这才道。他很满意地上的那些血族。

    “呵呵。”冠苍子指了指天,又指了指槐树,最后指了指石头。

    “天鹰派,骂桑派,石头城。”优良天尊蹙眉道。“冠苍子,他们可不是普通的门派。”

    “我当然知道。他们身后还有别处的净土大能。”冠苍子道。“放肺阁楼再怎么落魄也是基老净土之一。”他又道。

    “目光放长远些。冠苍子。”无良天尊道。“向那三个门派的掌门献出你的消声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大家和和气气,不要撕比才好。”

    “”

    冠苍子一言不发,直瞅着无良天尊,后者有些心虚,避开冠苍子的视线。

    “此事说难也难,说容易也易。”优良天尊道。

    “哦。”

    冠苍子笑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