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东污国的国主,孙肿么辣绝对称职,做事有始有终,Gao基也是有计划有目的,基友们俊美且有才。

    比起诸葛琴魔,孙肿么辣的名头早已在基老界响彻一方,赢得小霸王的美名。

    基老小霸王用心祭炼的法宝,那口大碗,其名“宝宝绿了”。

    蓬!蓬!蓬!蓬!

    “宝宝绿了”一次又一次地轰击醋河,躲进河中的醋凤闷喝一声,不得不钻出水面,“住手,基老小霸王。”

    这一声“住手”着实惊到了基老小霸王,他观醋凤出水时的容貌,远胜洛神!“美啊。”基老小霸王失声道。“诸葛琴魔,当真舍得杀了他麽。这等基老,爱都来不及,琴魔不珍惜,反倒下死手。难以理解。”孙肿么辣喜道。

    既然诸葛琴魔不爱醋凤,“那吾就收了你,醋凤!”基老小霸王斩钉截铁道,语气不容置疑。轰!霸气荡涌,刮向河中的醋凤。

    醋凤贝齿轻启,吐出一缕香气,倏地爆散,将孙肿么辣释放的霸气吹散。“收了我?”醋凤冷笑。“就凭你,孙肿么辣?你配吗。”醋凤正眼也不瞧基老小霸王,所恨之人就在眼前,可人家神情淡漠,不把醋凤放在眼里,遑论藏在心中。

    “哈。”基老小霸王有些尴尬。他身份尊崇,又是一国之主,想要什么基老,哪需费心,看上谁,谁就该投到他怀里才是。醋凤让孙肿么辣下不来台,饶是小霸王涵养再高,也经不住醋凤的嘲讽。

    配不上你!只有诸葛琴魔配得上你,那个要杀你的基老,你心中只有他!孙肿么辣剑眉蹙起,氤氲紫气自他颅顶散出,结成莲、芝、瑶草等。刷,又有一道翠芒透顶而出,打入那口大碗之中。

    Duang!

    唤作“宝宝绿了”的大碗遽地摇动,一片片绿云飘散开来,道道紫气降下,一同困守醋河之中的基老。

    腾。孙肿么辣一步踏出,跃离三丈,他单手执斩魔戟,右臂擎起,五指托起“宝宝绿了”的碗底。“醋凤,你说吾配不上你。还无有基老敢这样对吾讲话。”

    “那是因为他们慑于你的消声威,不敢讲真话而已。”醋凤哼道。“可我不是你们东污国的基老,也没大都督的技术,难以取悦你。除了大唧唧,我什么都没有。”醋凤说话也不好听,不知是对基老小霸王说的,还是讲给诸葛琴魔听的。或者,两边都有。

    诸葛琴魔将剑按下,刷,剑芒倾出,倒垂而下,宛如悬空的水帘。不管是基老小霸王还是醋凤,琴魔都不放在眼里,眼里的沙子,碍事而已。

    “贫道有棒,急需侍者去捧。敢问群基有谁愿意。”

    轻谩的声音响起,檀香纵舞,旋踵间,一道清绝的身影降下。又有一位基老大咖入局了。

    翻手就是一掌,来人化去诸葛琴魔按下的剑芒。“琴魔小友,我们又见面了。”

    “是你!”诸葛琴魔高声道。

    “是贫道。”来人笑道。

    是敌是友?基老小霸王瞥向新来的基老,拿不定注意。

    “醋凤,为何一副要吃了贫道的表情。”

    “无良天尊,你来此作甚。”醋凤冷冷道。

    嘶!基老小霸王倒吸一口气凉气,他就是无良天尊!和优良天尊齐名的存在。

    “哈哈哈。大海无量,贫道无良。”

    无良天尊笑道,声震百里。当当当,基老小霸王的“宝宝绿了”幌动不已,几要脱手而出。孙肿么辣自不会放手,“无良天尊怕是相中了吾的宝碗,吾岂会拱手让人。”基老小霸王沉喝一声,基气贯掌而出,涌进碗内。平息了“宝宝绿了”的颠势。

    “小霸王,东污国之主。”无良天尊目光遽地飘向孙肿么辣。

    “怎样。”基老小霸王冷道。

    “不怎么样。”无良天尊道。“听说你还有一个奥豆豆,平时不轻易见人,贫道略通紫薇之术,算出和你的奥豆豆有主仆之谊,何不将他唤出,随贫道而去。相信在贫道的调教下,你的弟弟会成为很好的基老,继承贫道的道统也非难事。”无良天尊信口开河,索取孙肿么辣的弟弟,孙拳。

    孙拳,身上有北斗七星的伤痕,天赋异禀,将来成就会超过基老小霸王!孙肿么辣早就想好了,他退位之后,孙拳才是继承人。

    孙肿么辣不住冷笑,“无良天尊你消声比!打我弟弟孙拳的主意,你问过我吗。”

    腾!

    基老小霸王挥动斩魔戟,悍然冲出,劈向无良天尊。

    “不识抬举,贫道不客气了。”

    无良天尊眼神一凝,杀机骤现。刷,天尊大手按下,芒彩荡幌,化为长河,陡地扫向孙肿么辣。

    基老小霸王不知轻重,无良天尊也不和他废话,先将他拿下,再打到东污国,抓走孙拳就是。

    “你们兄弟侍奉贫道,那是百世修来的福气,焉敢拒绝。”无良天尊目光闪烁。

    基老小霸王怒气蓬涌,斩魔戟陡地挥开,哗哗,黑色的气浪向上掀起,和无良天尊按下的大手印撞在一处。

    轰隆隆,铅云叠爆,虚空尽碎,有形之物皆归于虚无。

    “贼道!”

    基老小霸王不屑道。

    “你在基老界的名声早已臭了,是个基老都知你与优良天尊,丧尽天良,道德消声丧,吾今日杀你,不是为了吾一个人,而是为了广大基友。”

    孙肿么辣义正言辞,一脸正气。颌下的紫髯迎风飘舞,碧眼生辉,望之,心神为之所慑。无良天尊亦然,“小霸王的局部地区之花,贫道预定了!”

    无良天尊一出现,就和基老小霸王撕比在一起,诸葛琴魔虚空踱步,目光若水,聚在两只撕比的大基老身上。

    醋凤、无良天尊、优良天尊、诸葛琴魔,都是旧识。

    然,时过境迁,再相见,不能Gao基,让人痛心呐。

    摒去旧念,醋凤右掌一抓,哗哗,醋河翻腾,剑气爆涌,直冲牛斗。当是有神物现世之象。为杀诸葛琴魔,醋凤唤出他的珍藏之剑,莫邪剑。

    莫邪还未出世,已是风云齐变,撕比中的基老小霸王、无良天尊也怔了怔,分出念识,扫向醋河,一探河中神兵。

    锵的一声,剑鸣骤起,上冲霄汉,下贯九幽。莫邪剑再临世间。

    醋凤右手执剑,微微抬起,剑指诸葛琴魔。其意不言而喻。

    “莫邪剑。”

    诸葛琴魔轻声道。

    “哦,我曾经的挚爱,你不也瞒着我吗,藏着莫邪剑,我竟不知。呵呵,醋凤,收起你那委屈的小媳妇面容。我是负了你,并起杀心,要你基命。那又如何,你还是爱着我,现在也是。都道男人不坏,基友不爱,古人诚不欺我。”

    诸葛琴魔站在古琴之上,右手摄来绝世恶剑,不,现在是基霸剑了,已经更名。

    俩只基老相望,有情?无情?说与谁听。

    醋凤遽地电掠而出,莫邪剑锵的发出一声激鸣,戾芒迸开,如同冰雪荡炸。

    “基友!”

    诸葛琴魔一拧身,小蛮腰抖出一条玉带,拦腰扫向曾经的挚爱。“无奈啊,基老总归还是要相杀的。”田地会的会长叹息道。

    蓬的一声,一团彩屑炸开,琴魔抖出去的玉带轰碎了莫邪剑散开的戾芒。玉带去势不减,极其灵巧,由扫改为劈,当头劈向醋凤,剖其颅腔,裂其生机。

    “小表砸!”

    醋凤低声道。锵!莫邪剑向上撩去,划出一道优雅的剑轨,撞开诸葛琴魔的玉带。

    这条玉带还是醋凤送予琴魔的信物,明明约定好了三生三世鞠花开,奈何此生未过完,俩基就要撕比了。

    睹物伤情,醋凤想哭,却没眼泪。非是没泪,而是悲伤逆流成河,哀到极致,人已无泪。但见醋凤将身一侧,避过再度扫来的玉带,同时,他左掌纳集四方水汽,与自身的基气绞绕,凝出三只拳头。拳芒闪烁,黑土也有青烟冒出。“农夫三拳!”醋凤厉喝道。

    砰砰砰,三只拳头轰了出去,大气迸荡,天都要塌了。诸葛琴魔的玉带焉能承受的住,登时碎裂,已作灰灰。

    讽刺啊,农夫三拳也是田地会的名招,却被别人用来对付田地会的会长。

    诸葛琴魔面容古怪,嘀笑皆非,注定醋凤。“农夫三拳本是田地会的不传之秘,因你与我之间有消声情,我才将这套拳法授予你。醋凤,你拿它同我厮杀,不觉搞笑吗。你既使用农夫三拳,我可做你的半师。徒儿,你要弑师吗。”

    呼。金风拂卷,诸葛琴魔陀螺似的旋起,脚下的古琴犹然不动,浮在半空。

    “诸葛琴魔,他想以农夫三拳击败我。”醋凤已知对方的心意。

    那就来吧,正面Gang!

    哗哗,哗哗!醋凤四周,醋河时起时浮,将他绕定,是最好的防护。

    呼!基风扫开,醋凤的右臂向后扫去,负剑身后。而他的左臂扬起,五指攥紧,咔啦啦,指骨爆发出一阵阵脆响。基气、斗气、水气,三气旋绕,围着醋凤的左拳旋舞。倏然间,三气归一,凝化成一颗巨大的拳头,拳芒迸滚,直达百丈之高。

    醋凤也是武学天才,他将农夫三拳加以改进,由繁到简,返璞归真。

    饶是诸葛琴魔见了,也暗暗颔首。“不愧是我爱过的基老,他可以死而瞑目了。”

    正如醋凤所料,诸葛琴魔确是使用正宗的农夫三拳撕比他。

    较之醋凤凝化而出的那颗巨大的拳头,诸葛琴魔释放的三颗拳头小巧多了,显得很脆弱,难以抵御大拳头。

    “醋凤!”

    “琴魔!”

    像是商量好了似的,两只大基老同时喝道。

    声如海沸,蒸煮亿万海族,喧哗过后,天地寂静,唯见一颗磅礴的拳头撼然轰下,和三颗小拳头撞在一起。

    大音希声!

    没有想象中的壮烈,没有隆隆的轰鸣之声,有的只是大片大片皲裂的空间,像是倾颓的城墙,慢动作也似,优雅而又绝艳,归于废墟。

    “太可怕了!这就是农夫三拳的真正威力吗!”

    “诸葛琴魔,田地会的会长!”

    “田地会还有怎样的秘密以及功法,单是农夫三拳足以撼动人心,何况其它的秘法武技。”

    “琴魔、醋凤两人好像都没受伤。”

    “难道是平局?他们谁也奈何不得谁?”

    紧张观战的基老们,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上了,大气不敢出。他们目光所及,惊见诸葛琴魔、醋凤遥遥相望,身姿飘逸,好像下一秒就会手牵手,举霞飞升。

    噗!

    醋凤的左臂爆绽出一团鲜红的血花,凄艳而又让人动容。咔嚓一声,醋凤的左臂坠了下去,下坠的过程当中倏地化为一蓬血雾,肉骨皆销。

    “啊!”

    “是诸葛琴魔胜了!”

    “然也。琴魔打出的三颗小拳头,看似迷你,实则威能难测。再者,诸葛琴魔是田地会的会长,执掌真正的农夫三拳,他对这套拳法的理解远胜醋凤。”

    “代价太重了。醋凤付出了整条左臂。”

    也有基老惊骇。“这般俊美的基老,失了一条手臂,吾心好痛,愿意为他尽一份心力。醋凤如果不想用右手满足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我愿代劳啊!”

    “无耻!你这厮太可怕了,醋凤刚失去一条左臂,你就要向他示好,与之Gao基吗。”

    群基的议论之声一字不差的传到醋凤耳中,可他充耳不闻。断臂处也止血了,“这一臂还你了,我欠你的清了。”醋凤道。

    “清了?”

    诸葛琴魔一阵恍惚。

    欠我的两清了?琴魔眼中有一丝悲哀之色浮起,旋又湮灭,他眼神再度寒冷。

    “醋凤,我讲过,农夫三拳还是要收回来的。你懂我的意思。”

    “我当然懂。还有什么比死人更老实的吗,死人不会向人倾诉农夫三拳的招式。”醋凤负在身后的右臂陡地划开,莫邪剑长吟,其声悲呛而又兴奋。

    诸葛琴魔再次降下,站在古琴之上,他右手执绝世恶剑,“我的基霸剑啊。”琴魔道。“你与莫邪剑,今日只能存下一柄。”

    锵嗤,一缕剑华自绝世恶剑的剑尖荡开,水雾一般,倏地飘散,旋即,剑声大作,在天地间回荡。震慑群基。

    很多基老忍不住跪倒在地,膜拜诸葛琴魔的绝世恶剑。

    其威若斯,可见一斑。

    “莫邪,莫邪。”醋凤轻声道,像是在呼唤情人的名字,细语柔声。

    “剑在人在,剑断……”

    人亡!

    醋凤的杀意遽地升起,剑风凭空卷起,呼!呼!呼!遽地幌摆,摧毁地面上的一切,一些基老被卷了进去,刹那间化为一团碎肉血水,人死基消。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