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猫还在懊恼,到手的肉飞了。醋河本是蓝胖子的囊中物,咻的一下飞掉了,物归原主。还差点撞破叮当猫的袋子。

    “可恶。”叮当猫恶狠狠道。“醋凤还没死。也就他能收回醋河。我还没来得及重新祭炼,可惜了河中的宝物。”

    “桀桀桀!”

    一阵刺耳的叫声传来。鸡驴马到了。

    奉柳皇叔之命,鸡驴马前来挑战叮当猫,可以的话,鸡驴马不想用暴力手段擒下蓝胖子,大家和和气气,那该多好,既能探讨比利,又可Gao基。

    “喵?”

    叮当猫望向来人。“鸡爪、马身、驴首,你是鸡驴马,柳皇叔的契约兽。和你的主人一样,你亦是基老兽。”

    “那猫,你此言谬也。什么叫和我的主人一样。在遇到柳皇叔之前,吾就是基老。吾的基史要比柳皇叔悠久。叮当猫,你有我年轻时的风范,基气纵扬。吾允许你与我Gao基。”鸡驴马傲然道。

    驴首一幌,目绽两道基光,惊鸿之间,劈向叮当猫。

    叮当猫不悦,好驴。一言不合就想和我Gao基,难啊。我可是叮当猫,是你能攀得起的契约兽吗。吾的基友只有大雄。

    毫不犹豫,叮当猫挥动猫爪,哧啦,一道蓝色的电光旋开,向鸡驴马释出的两道基光斩去。

    砰砰连炸,两道基光溃散。而叮当猫目光阴冷,睨向鸡驴马。“老儿,亮出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我听闻马与驴之类的兽,那玩意很壮观。无缘相见,今日见到了你,也遂了我一番心意。”

    “桀桀桀。”鸡驴马大笑。“蓝胖子,你什么玩意啊,也想目睹我的擀面杖。门都没有,吾之小伙伴,即便在同类中也是佼佼者,吾的基友与同族皆可作证。然而你非吾之基友,至少现在不是。”

    驴首幌动,鸡驴马轻蔑道。叮当猫称呼它是“老儿”,鸡驴马动怒了。

    竖子不知天高地厚基老大,鸡驴马决定给叮当猫一些颜色看看,让它也懂得尊敬长者,主动献上自己的局部地区,以供鸡驴马品鉴。

    将蹄扬起,噗噗噗!鸡驴马打出几十团泥尘,内中藏有上百根牛毛细针,一旦被打中,中招者不死也遭罪。

    那些个牛毛细针取自鸡驴马的好基友“黄牛”,黄牛神通广大,一身牛毛更是珍贵异常。鸡驴马从黄牛那里取到牛毛细针,也付出了很重的代价,传说中的消声眼交易。

    泥尘迸滚,风沙遮眼,叮当猫浑然不惧。刷刷,它的猫眼放出两道蓝晃晃的螺旋光柱,照亮千尺方圆。“老儿,莫欺少年郎,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本喵要用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征打败你。”蓝胖子轻哼一声,刷的飞了出去,其疾如龙,可爱的猫爪猛地向前拍去,砰砰,气浪荡滚,澎湃涌去,冲散了几十团泥尘。

    咻咻咻咻!泥尘中的牛毛细针无所遁形,遽地飙出,好似泼水似的洒向叮当猫。

    “叮当猫,你不听话,我就让你死。拎着你的尸体回去,柳皇叔也不会说什么。不过在那之前,你的尸体我也不会放过。可惜你终究看不到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鸡驴马道。它吃定了叮当猫。

    诸葛琴魔的契约兽被同类称作是多宝喵星人,面对黄牛的牛毛,它岂会畏惧。“喵!”叮当猫低呜一声,在口袋里翻出一物来,是一水瓢,瓢内盛着清水。

    遽见叮当猫对着瓢内的清水念念有词,猫须舞动,在清水上拂扫,水面顿时起了波纹,哗哗哗,水浪翻天,跃出大瓢,扫向漫天撒来的牛毛细针。

    一个照面,水浪将牛毛细针冲刷一尽。碧空如洗,云白似玉,叮当猫脑袋上有一个竹蜻蜓,呼呼旋转,带着它飞翔。凭念力,蓝胖子可控制竹蜻蜓。

    鸡驴马也不是吃素的,马尾挥扫间,烟尘迸发,冲散水浪,不得近它身。“叮当猫,原来是酱紫。你想和吾在水里Gao基,如此甚好。多么有创意的想法,来吧。”鸡驴马莞尔一笑,呼呼,马尾再次甩动,两道泥尘铸就的锥子遽地刺了下去。

    叮当猫讥笑不语,端着水瓢,忽地倒扣而下,瓢中的清水全都涌出,甫一离开瓢儿,激流涌荡,好像是怒驰的银龙,经由阳光一照,波光粼粼,刺目之极。鸡驴马几乎是无意识地闭上眼睛。

    轰!轰!

    流水拍散了两支巨大的泥锥子。天水一色,烟笼寒水,氤氲不散。叮当猫在竹蜻蜓的带动下,立于流水之上,气势陡生,威压化龙卷风冲出,扫向鸡驴马。

    鸡驴马很兴奋。那对鸡爪子在虚空中划动,倏然间,抓来两条虫子,一虫子彩冠蛇身,腹生百对螯肢,最前面的那对像是大钳子,不住挥动。另外一条虫子色彩斑斓,缠住鸡驴马的鸡腿,狠狠地啃噬,牙齿都崩掉了,它还不放弃,也是很倔,不甘心听命于鸡驴马。

    “你们俩个小家伙,也该做些正经事。”鸡驴马轻笑道,两条鸡腿先后抬起,将爪下的虫子抛向叮当猫。

    叮当猫慧眼如炬,似得两条虫子,“啊,是米青虫!一雄,一雌,雄虫有彩冠,雌虫最凶狠。”

    不管是雄虫还是雌虫,它们都喜欢活物的脑子,开颅钻进去,直到吸食完毕对方的脑浆才会钻出来,继而寻找下一个目标。

    鸡驴马道:“不错,正是米青虫。那些不服吾的基兽,吾自会用米青虫收服它们。你放心,没吾的命令,它们不敢啜吸干净你的脑汁。自会让你生不如死而已。”

    两条米青虫凶戾异常,分开水浪,迳自冲向叮当猫的脑袋,凿洞取浆,进食而已。

    叮当猫听说过米青虫,从未见过。今次是初遇,它有些心惊,可很快定下心来。念头通达,神识飘旋而出,聚成一汪蓝水,护在它身前。“米青虫而已,比不上传说中的吞米青虫,本喵何惧之有。”

    叮当猫一拍脑后,哧哧,两道蓝线旋起,其细如丝,长有十丈,遽地扫向两条米青虫。

    而蓝胖子神识所化的那潭蓝水,骤地迸爆,数万颗冰蓝色的水珠迸飙而出,咻咻咻,破空之声大作。以神识攻击人,非是叮当猫的专有武技,很多武者都可做到。

    鸡驴马放出两条米青虫,也不敢大意。遇到实力相当的契约兽,鸡驴马谋定而动,胸有成竹,对方的局部地区之花不到手决不放弃。

    刷刷,鸡驴马的驴首一抬,绿眼金睛中迸出两道颜色各异的光弧,左边的呈金色,右边的呈绿色。两道半圆光弧聚成完成的圆弧,悬在鸡驴马上空,倏地,光屑流淌,罩定鸡驴马。它置身于光柱之中,冷眼望向柱外发生的一切。

    咄咄咄!

    叮当猫神识所化的蓝色珠子扑打在光柱外侧,可不能穿过去,反被弹了出去。至于那两条米青虫,鸡驴马也不在意,它们不服管教,鸡驴马本就打算舍弃它们,物尽其用而已。

    雄虫、雌虫,两条米青虫被蓝色的细线勒住,愈挣扎,勒得愈紧,“嗤叽叭,嗤叽叭!”两条虫子尖叫道,声音亢厉,穿石裂云,可它们难以挣出。

    刷!

    叮当猫驭起遁光,飞至两条米青虫之前。猫眼闪烁着异样的光彩,“喵哈哈。你们还不是被我困住了。很好,能把你们用在静香身上。她对大雄不死心,我杀她的心从未消失,就让你们代我吃了她那少的可怜的脑浆。哼,被爱情与消声巴冲昏了头脑的女人,留她何用。”叮当猫冷酷道。

    “收!”蓝胖子轻声叱道。

    两条蓝线遽地松开,雄虫、雌虫大喜,没头没脑地撞向叮当猫的头颅,还未死心。

    “呵呵。”

    叮当猫嗤笑。

    并将手里抓着的水瓢罩了过去,登时,一股涡旋吸力扯了米青虫,将其拖入瓢中,再不能逃出。砰砰砰,雄虫、雌虫撞击水瓢,徒然无用。

    收了米青虫,叮当猫心情大好。陡地响起传说中的吞米青虫,出自伪娘界的凶兽,也只有玉胥宮才能培育出来。

    “唉。”叮当猫叹气道。“我是得不到吞米青虫喽。”

    玉胥宮的镇宫之虫,岂会轻易交予外人。再说,伪娘和基老互看不顺眼,那些拥有大唧唧的美女,心理扭曲,只恨自己的女儿魂寄居在汉子的躯壳之中。

    “老儿。”叮当猫望向光柱之内的鸡驴马。

    飕飕飕!飕飕飕!

    一颗颗蓝色的珠子倒飞而回,凝成一汪蓝水,被叮当猫收回灵台。“鸡驴马,再怎么说你也是柳皇叔的契约兽,为何如此不堪大用。”蓝胖子嘲笑道。

    鸡驴马抬起前蹄,踢破光柱,走了出来。“叮当猫,谁说吾不堪大用。你不是想见识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吗,好,吾就让你一观。”

    “喵了个草!”叮当猫疑道。“你不是将擀面杖藏起来了吗,不让本喵观摩,为何变得这么大方,其中有诈,我不得不防。”

    呼!

    厉风遽地涌起,一条不可描述的紫棒捣向叮当猫。登时,紫气迸涌,霞光荡幌,唯有那条十几丈长的紫棒携凶威而来。

    “本喵受惊了!”

    叮当猫骇道。

    喵个米米的!好可怕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端的了得。

    “如何,叮当猫。你也见识到了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有何想法,满满道来,说与我听。”鸡驴马得意道。它之擀面杖,经由它祭炼过,神妙之处,唯有亲自用过才知。“哼,吾的这杆紫棒,比之甲腾鹰兽的黄金手指,只能说是更胜一筹,绝无落败的可能。”鸡驴马很自负。

    叮当猫捧着水瓢,仔细端详鸡驴马的不可名状之擀面杖,“乖乖!”叮当猫赞道。“good,很good!”

    蓝胖子好钟意鸡驴马的那啥玩意,“切了吧,老儿,我收了它!”

    叮当猫将水瓢放到肚前的口袋中,又是一阵翻动,拿出一柄柴刀,悠悠道:“鸡驴马,这刀可是桂言叶用过的。算了,说了你也不知道。桂言叶也是苦命之人,喜欢的汉子是个渣。”

    柴刀上手,叮当猫陡地劈向鸡驴马的紫棒。“我的了!”它大喝道。

    鸡驴马赶紧收回自己的擀面杖,“叮当猫,住手!”

    “没可能的吧!”叮当猫哼道。

    刷!

    叮当猫大步而起,走路带风,朝鸡驴马奔去。

    “吾就知道一旦亮出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你就会喜的不要不要的。”鸡驴马暗道。“可惜,吾的擀面杖不可外借,更不能被人摘去。”

    鸡驴马将身一晃,呼呼呼,一道道风刃旋开,劈向叮当猫。

    “喵!”

    叮当猫闷哼一声,挥动菜刀,叮叮当当,乱响一通,百十道风刃弥散一空。而叮当猫的身躯扩大了数百倍,像是一座蓝色的小山。它口中衔着柴刀,觑定鸡驴马。

    “看来你对吾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志在必得。”

    鸡驴马笑道。

    它并不担心。

    咔啦啦,鸡驴马的身体也在膨扩,须臾后,它高超过百丈,驴首像是稻草垛,马尾竖起,“听说马尾也是萌物之一,叮当猫,你看我萌吗。”鸡驴马道。

    叮当猫不言不语。将头一扭,锵!它衔着的柴刀劈了出去,向鸡驴马的马尾砍去。“既然是萌物,我就收下了,和大雄Gao基时,卖卖萌也很不错。”叮当猫忖道。

    “滑稽!”

    鸡驴马大喝一声,马尾甩出,当啷,火光荡飙,那柄菜刀也被扇飞了。

    左手有杯子,右手拈着长针,静香兽在暗中等待着,她以降服大雄,并取走了他的长针。

    针与杯子都是东污国的大都督周宫静交给他们的。针可用来刺破基老的油田,杯子可用来接住基油。而静香兽要对付的基老自然是叮当猫!

    呜呜呜,大雄急道。却不能开口,他的嘴里有一颗不好描述的小球,四肢也被绑定,完全成了静香兽的阶下之囚。

    静香兽以芥纳须弥之术将大雄藏在她的宽袖之中,大雄虽然知道静香兽的目的,也很担心叮当猫,可他什么也做不到。“恨呀,我好恨。”大雄心道。

    “少年,你渴望力量吗!”有个声音在大雄的脑内升起。

    “谁!是谁!”大雄凛然,寻不到发声的源头。

    “少年,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力量吗。”那声音又道。

    “你是谁!”大雄心道。

    “呵呵,少年,看看现在的你,真丑啊,就连心爱的基友都救不了。你知道的,静香兽会杀了叮当猫。而你又在做什么。”那声音再道。

    “我,我。”大雄心里莫名悲哀。

    “少年,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我将赐予你力量。”那声音道。

    “小小的要求?”大雄忖道。骗鬼啊,谁信!

    “呵呵,少年,收起你的质疑。你我将会称霸基老界,信不信由你。”

    “纳尼!”大雄心惊。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