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琴魔长袖舞动,一朵朵基气凝成的消声花飘散开来,如梦似幻。柳皇叔、曹阿玛、孙肿么辣都看痴了。

    基老界的小霸王赞道:“好个琴魔,冰艳绝丽,不与你Gao基,吾枉为东污国的国主。你与吾的大都督周宫静各有千秋。吾心意已决,琴魔,到碗里来。”

    孙肿么辣长喝一声,基浪翻滚,倏地,一只大碗飞了出去,其间,越旋越快,碗口直径超过一丈,可将诸葛琴魔纳入其内。

    基老小霸王的大碗也是一桩宝物,唤作“宝宝绿了”,只要被基老掉到碗里,绝无挣逃的可能。只能任由基老小霸王摆布,成为他的玩物。孙肿么辣凭恃那只大碗,不知掳走多少鲜肉基老,破掉他们的局部地区之花,怡然自得。

    曹阿玛早就对琴魔有意思了,眼瞅着基老小霸王先动手,曹阿玛不再犹疑,青缸剑、倚天剑同出,刷刷,两口宝剑陡地劈向基老小霸王。“东污国的国主,你不在东污国好好待着,来这里闹事,吾岂能容你。”

    柳皇叔打了一响指,召唤他的契约兽,鸡驴马。

    鸡驴马,长相清奇,鸡爪、马身、驴首。此兽速度很快,极其了得。

    吼!鸡驴马狂叫,遽地冲了出来,“柳皇叔,你唤我何事,要我驮着你踏雪寻基吗。”

    柳皇叔当场拉下脸色,“鸡驴马,住口。玩笑也分场合。去吧,拿下诸葛琴魔的契约兽叮当猫,以它做筹码,我们再和琴魔谈基情。”

    “好的,主公!”

    鸡驴马身化惊电,遽地奔出,觅着叮当猫的气息,一路苦追,锲而不舍。“桀桀桀,契约兽中的叮当猫,它可是名人。能与之Gao基是我的荣幸。”很久以前,鸡驴马就对蓝胖子有想法。可苦于不在一个阵营,鸡驴马不好下手。

    噗噗!

    观鱼公子的香肩绽放两团血光,是胡赤做的。这位大汉看观鱼不顺眼,先下手为强,省得观鱼公子祸害韦典。

    胡赤的锯齿飞镰刀上血水流淌,那是观鱼公子的血。

    观鱼公子也未止血,他冷冷觑定胡赤,眼神之寒让胡赤为之一窒。

    “我要把你的卧蚕眉拔干净!”胡赤冷喝道。

    “那就来吧。”观鱼公子一步纵出,蓬!蓬!青色的基气荡滚,如同湖水沸腾。“一网打尽!”只听观鱼公子喝道。

    锵!青鱼偃月刀劈开虚空,当是时,青芒飙舞,有条不紊,青色的刀芒织成一张大网,遽地洒向曹阿玛的心腹爱将胡赤。

    刀网临身,胡赤淡然一笑,“观鱼,我要用飞廉切碎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呼。胡赤向后移开七尺,忽地停下。他将锯齿飞廉刀抛起,双掌猛拍,嘭嘭,两团斗气涌出,一团极寒,一团酷烈。

    两团斗气激迸,瞬化千枝长箭,崩!崩!崩!齐齐窜出,将罩下来的刀网捅出一大口子,随即炸裂开来。

    就在这时,胡赤腾身而起,啪啪,双手分别握住锯齿飞镰刀的刀柄,陡地挥开,刷,一抹倒虹似的刀流逆飙而上,劈向观鱼公子,如果劈中,观鱼的上下两颗头都会爆掉。

    胡赤忍观鱼公子很久了,不杀之于他的基老之道不利,心中有刺,唯有拔掉,而观鱼公子就是那根刺。

    “不可啊。”韦典急道。“观鱼是我未来的基友,胡赤,你至少让我和他登过一次断贝山呐。否则他会死不瞑目的。”

    “鬼才管你。”胡赤不屑道。

    胡赤的锯齿飞镰刀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刀,观鱼公子的青鱼偃月刀才是。“胡赤,在我面前炫耀道基,不知死活。”

    话声落,观鱼公子将身一旋,嗤啦,青鱼偃月刀旋开一圈圈涟漪,是同心圆,共有三圈,最里面的那圈涟漪是红色的,中间的那圈是黑色的,最外面的那圈才是青色的。

    蓬的一声炸响,胡赤劈出的那抹刀流被青色的同心圆撞爆,如同沸水浇灌在冬雪之上,焉能不融。

    青,黑,红。三圈同心圆遽地旋下,要斩之人确是胡赤。

    胡赤既紧张又兴奋,和大基老厮杀就是有趣。“皮皮虾!”胡赤忽道。

    哗哗,水光荡涌,一只皮皮虾出现了。胡赤跳到皮皮虾的背上,怪叫一声:“走也。”

    皮皮虾拱着身子,陡地向前窜出,迎向那三圈同心圆。胡赤可不怕观鱼公子,要好他分出高下,胜者生,败者亡,绝无转圜之地。

    “我也是老司机了,皮皮虾很稳的。”胡赤忖道。

    站在皮皮虾背上,胡赤基气迸发,锯齿飞廉刀锵的一声,爆开一蓬寒芒,先飞向最外层的青色圆圈。

    Duang!

    青色的圆圈撞碎那蓬寒芒,去势不减。

    “基友,我来了。”韦典叫道。双戟挥动,韦典冲向观鱼公子,速战速决,韦典决定先拿下观鱼。生怕胡赤还有他的皮皮虾伤害观鱼。

    观鱼公子站在龙鲤的背上,眼神轻蔑。“皮皮虾?那是什么梗,我孤陋寡闻了,为何没听过?”可也无妨。

    “啊!”

    忽听一声凄厉的嚎叫之声。

    是甜伯光发出来的。

    声震百里之遥,闻者无不头皮发麻,见证者也吓消声了。

    一脸冷漠的醋凤,他的右手伸到甜伯光的擀面杖处,要知汉子的擀面都有球相伴,而醋凤抓碎了甜伯光的球。

    蛋肯定很疼,因为碎了嘛。

    甜伯光难以置信地望着醋凤,“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我救了你啊!”

    砰砰。甜伯光挥掌击中醋凤,将他轰了出去。醋凤在地上滚了几下,重新站起,“为什么。”醋凤盯着甜伯光。“你我都知道,何必讲明。你未安好心,我也对你没意思。”

    呼,醋凤甩了一下右手,将手上的鲜血甩开。

    甜伯光已然成了那“孤高的战士”,只剩下一颗Dan。右边的那颗毁在醋凤手里。

    田地会的前长老,他从诸葛琴魔手中救下醋凤,绝非善心所致,甜伯光有私心的,他相中了醋凤的基色,救他就是为了玩消声他。可惜曹阿玛出现了,甜伯光只得将醋凤献给曹公。

    曹公还未享用醋凤,并让甜伯光先照看着,这下好了,甜伯光失职了,非但没照顾好主公的基友,还被他抓坏了一蛋。以后能否消声起还是问题。

    双瞳发赤,蛋更疼,甜伯光咬牙切齿。腾!他飞了出去,一上手就是“农夫三拳”,杀,我要杀了你,醋凤!甜伯光将曹阿玛抛诸脑后,只想着除去眼前的基老。

    农夫三拳?醋凤窃笑。还要亏诸葛琴魔,醋凤对田地会的长老们了如指掌,甜伯光的招式也在其中。

    醋凤将掌并起,以掌作刀,陡地向前削去,呼,刀风旋刮而过,避开甜伯光的三拳。

    “啊……”甜伯光失声道。

    接着,又听噗的一声,甜伯光的身前绽放一蓬血光,肠子都流了出来,掉了一地。

    刷!人影幢幢,醋凤如鬼魅而至,来到甜伯光右侧,“大长老,我也会农夫三拳,看拳。”

    完美的三拳,毫无间隙,一齐而至,砰砰砰,轰中甜伯光的脑袋。像是碎裂的西瓜,甜伯光失去了大好头颅。

    醋凤还觉不满,双掌削下,将甜伯光的无头之躯分为三段。斗气一激,甜伯光的三段尸体抛向高空,血水遍洒,皆作红蒙蒙的细雨降下。

    “醋留香死了,它保管的醋河还在。”醋凤法力一放,强行摄来被叮当猫收起的醋河。

    轰!轰!醋河翻涌,冲刷干净醋凤身上的污血,他又是一头俊美的基老,世间罕有。眸子半觑,醋凤眼中只有诸葛琴魔,他爱的最深的基老,同样伤他最深。“琴魔,是你先负我的。”醋凤低声道。

    割席,断袍。

    基老界又少了一对恩爱的基友,醋凤、琴魔再难Gao基,往日的种种,皆是过眼浮云。

    与孙肿么辣、曹阿玛、柳皇叔等人撕比的诸葛琴魔,业已注意到醋凤的变化。“噢。”田地会的会长讶道。“我曾爱过的基友,他还没死麽。算了,让他活着吧,眼睁睁看着我走向基霸之路,他却无能为力。”

    锵!古琴绽开一片剑光,琴声、剑鸣合奏,诸葛琴魔大袖抛舞,三分基元气再次上手,“曹阿玛、柳皇叔,让开吧。我要和基老小霸王单独撕比,不可毁了我们的雅兴。”

    一步踏出,诸葛会长站在古琴之上,衣袂翻飞,直如神祇降临世间。

    柳皇叔、曹阿玛识趣,也不阻止诸葛琴魔。因为他们知道在争夺琴魔的对手中少了一人,基老小霸王!

    诸葛琴魔拒绝归顺孙肿么辣,他要走自己的基老大道,小霸王是他的障碍,是心魔,是必杀之人。

    为了得到当代田地会的会长,柳皇叔忍痛割基友之爱,观鱼公子、张狂妃均可抛起,只要琴魔拜在皇叔的床边就行。

    除了观鱼公子、张狂妃,柳皇叔秘密接纳四方基老,其中有几人深得皇叔的厚爱,像是使用长枪的赵基龙,年级稍微大些的弓箭手……他们都可却而代之,成为柳皇叔的新基友,亲密的基友。就如同皇叔和观鱼、狂妃之前的关系那般,不,也许更近。

    “醋凤。我是得不到他了。”柳皇叔心道。诸葛琴魔和醋凤翻脸了,不再Gao基。柳皇叔只能争取诸葛会长,舍弃醋凤。

    醋凤、卧蛇,得一者可得天下基老。柳皇叔一声长叹。

    曹阿玛基气拂动,引动青缸剑、倚天剑,刷刷,凌空劈下,斩向柳皇叔。

    “这老小子除了哭穷就是装比,而且比我还深沉。上次我和他煮酒论天下基老,他耍了我一把,今天要还回去。”曹阿玛一言不合就开杀。

    柳皇叔虚按剑柄,待青缸剑、倚天剑即将接近他时,骤然间,长剑出鞘,当当两声,劈开了曹阿玛的绝世双剑。

    “曹公,何意。我们不是相谈甚欢吗,还约定互换基友,你将韦典、胡赤让给我,而我将观鱼、狂妃交给你。几日后,再将他们换回,基归原主。”

    柳皇叔道出一则可怕的事实!

    原来他和曹阿玛煮酒论英雄时候,还有这样深沉的等价交换。

    曹阿玛有绝世双剑,柳皇叔也有。他的剑曰“元阳”。

    其实,元阳剑并非是一柄剑,而是两口剑,一剑长,一剑短。长剑三尺七寸,短剑三尺四寸。

    锵的一声冷吟,柳皇叔手中的元阳剑倏分为二。“曹公,看我双股剑如何。”柳皇叔长啸,并将两口剑祭起。

    “呵呵。”曹阿玛冷笑。“皇叔瞒的我好惨,我竟不知。”

    “曹公对我也有所隐瞒,我等基老都有自己的米米与秘密,曹公何必矫情,你我都是贱人啊。”柳皇叔道。

    明人前不说暗话,柳皇叔、曹阿玛可以归为一类人。为了目的,手段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元阳双剑,青缸、倚天两剑。四口宝剑在空中击撞,互劈互斫,当当当,剑芒殛荡。

    而杀了甜伯光之后,醋凤一跃而起,纵入醋河之中,他洒开神识,和醋河同化。当此之时,他就是醋河,醋河就是他,再不分彼此。

    哗哗,醋凤迸涌,冲开挡住它的基老、树木、山石,直向诸葛琴魔奔去。

    醋凤寒了心,要杀琴魔!

    当!诸葛琴魔挥掌击飞孙肿么辣的大碗,“基老界的小霸王哟。收起你的碗,你知道它不能拿我怎样。”田地会的会长分出心思,关注涌过来的醋河。“呵呵,醋凤啊,你还不死心。念在旧情,我本打算放过你,你不撞破南墙不回头!”

    “真基霸剑!”听诸葛琴魔放声吼啸。

    锵当,琴剑再分,古琴扬起,绝世恶剑下沉。琴魔基气放飞,三缕基气缠住绝世恶剑的剑柄,倏地挥扫,刷,绝世恶剑斜劈向下方的醋河。

    “田地会的会长,你是我的。”基老界的小霸王笑道。“去吧。”孙肿么辣再次将大碗投出,可是换了目标,所抓之人不是琴魔,而是醋凤!

    醋河瀑涌,掀起百余米高的骇浪,蓬的一声巨响,穿云裂石也似,狠狠地撞中诸葛琴魔的绝世恶剑,将其拍飞。

    至于基老小霸王放出的大碗,尚未降下,一道水流飙起,当的一下,击中碗沿,大碗打着旋儿,倒飞而回。

    “基老小霸王、诸葛琴魔。”河中传出醋凤的声音,震得人站不稳,几乎趔踞倒地。

    “你们一个是基老小霸王,一个想做基霸!”醋凤再道。

    “我送你们去九幽作伴!”醋凤陡地喝道。

    蓬!蓬!蓬!

    醋河荡爆,河水飙涌,几十里长的水流遽地摆动,像是长龙转身。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