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赤、韦典与观鱼公子相杀,而观鱼的“青时明月”早已破了,他无力维持下去。

    “韦典,你真当自己和那个韦大宝一样厉害!”观鱼公子一刀划出,当!击中韦典的左戟,力道之大,让韦典震撼莫名。

    “呵呵,观鱼公子。有些膂力。实不相瞒,那年,你拒绝曹阿玛的邀请,过五关斩六将,连杀我等的多位基友。”韦典慢慢道来。

    “如何,让你心痛了,想要杀了我?”观鱼公子冷笑。

    “非也。”韦典笑道。“观鱼,你让我动心了,我想和你困觉呐!”

    “纳尼!”曹阿玛帐下的另外一员大将胡赤惊道。“韦典兄,你这是何意。难不成想背叛曹阿玛。主公对我们有知遇之恩,时时将我等待在身边,曹阿玛想Gao基时,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我们俩!你还不满足,观鱼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付出基情与汗水?”

    胡赤激怒且惊。刷!他电舞而出,左臂擎起,五指力张,嗤嗤嗤,他掌心多了一团彩球,那彩球由斗气、基气混合而成,遽地旋动,光彩氤氲。“观鱼,去死吧。曹阿玛的基友不是你能勾走的。”

    将手一抛,胡赤大基老丢出左掌的那团彩球,登时,彩浪叠爆,空间荡幌。准备和观鱼公子探讨人生哲理的韦典不得不闪开。

    锵。

    观鱼公子的青鱼偃月刀发出一声长吟,青色的刀流飙卷,朝彩球涌去。轰隆隆!两者相撞,可怕的能量风暴荡卷四方。

    “观鱼,成为我的基友吧!”韦典不死心,又道。

    韦典的父亲韦大宝,他可是基老界的传奇汉子,拥有十几个红颜基友,可人家偏偏不满足,见一个爱一个,故而留下了“拔迪奥有情韦大宝”的履历。韦典自认比不上其父,可他出生于钟鸣鼎食之家,书香门第之后,韦大宝就是他的终极目标。“我将来的成就就算比不上父亲,可也要和一千个基老那啥!”最低的目标,不能再低。

    韦典选基友,不但看基友的数量,更看重质量。像观鱼公子这等大基老,百年难得,“一看到你,我喜的不要不要的。”韦典道。他右臂挥扫,重戟砸将出去。因为对面的基老不从,韦典只好先将观鱼公子砸晕,随后拖走,觅得一处人迹罕至之所,俩基行那愉悦之事。

    “主人,我来了。”

    观鱼公子的契约兽龙鲤飞了过来。

    哗,一道碧流窜了出去,撞在典韦砸出去的重戟上,将其撞偏。

    龙鲤本来和醋凤的契约兽塘鲺撕比的,可诸葛琴魔的契约兽叮当猫骤然出手,趁着两条鱼相杀之际,取走了整条醋河。好在龙鲤也不在意,它讨厌醋。

    “静香,你敢伤害叮当猫!”大雄冷冷道。“基友如同我的衣服,你伤他,就是除去我的衣衫,让我之擀面杖展现在众人面前。其实,这也没什么,因为我本擅长消声奔!”大雄怒喝一声,斗气荡炸,一身衣衫化为碎末,被风一吹,全都散去。好在大雄还有良知,为自己的小伙伴打了高光。

    “静香,我知道你垂涎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大雄又道。“可它属于叮当猫,此物虽好,和你无缘。”

    静香兽的内心是崩溃的,因为大雄的动作刷新了她的三观。“发棵!他的擀面杖又变的那么厉害。如他所说,这等好物,我怎有可能让予叮当猫那只蓝胖子。”静香兽把眼一觑,瞥到叮当猫没了踪迹,“很好,四下无人,正是我动手之时。可恨的大雄,为何在消声巴打圣光,我又不是没见过。”念及如此,静香兽悍然出手,刷,一道斗气甩出,轰向大雄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静香兽下手知道轻重,不会毁了或者烤糊了大雄的擀面杖,她以后的幸福离不开大雄的小伙伴。

    啪。大雄以手拍额,“静香,你真的听不懂人话吗。都说了放弃我吧,我是人中之龙,基老中的基老,谁见了都会喜欢。我的错啊!”大雄一声长叹,倏地迈步而行。腾!他一步两丈,基气滚爆,此人愈发变态。可静香兽喜欢。

    “好帅!就喜欢这样放飞的大雄。”静香兽喜道。

    “我知我知。”大雄道。“叮当猫也喜欢这样的我。话说,谁不喜欢呢。”大雄自信满满。

    飕飕!两条气带忽地卷来,蓝色的气带缠住静香兽,白色的气带缠住大雄。

    “纳尼!”

    “怎会!”

    静香兽、大雄同时惊道。

    在他们惊魂未定之际,两条气带拖着他们坠入东污国大都督的剑域之内。是张狂妃啊,狂妃将大雄、静香兽拖了进来。

    “麻的,周宫静果然变态。”张狂妃心道。“他不但想得到我的基老之躯,还想放干净我的基油。草,基油都没了,我还能活?”身在周宫静的剑域内,狂妃还是有胜算的。他装出不能动的样子,想引来东污国的大都督,趁他不备,给他一矛,送其归西。

    东污国的大都督何许人也,自不会上当。“狂妃,你又让我讶异了。”周宫静道。瞅着两脸懵比的静香兽、大雄,周宫静意外之余,陡觉有趣。“两只异兽,而且无主。”东污国的大都督笑道。

    刷刷。周宫静两眼绽放基光,在静香兽、大雄身上扫描,“很好,你们可做我的契约兽。诸葛琴魔拥有叮当猫,而他最近声名鹊起,大有赶超我的趋势。宫静想不杀他都难。”东污国的大都督可不是大度之人,有碍他基老大道的汉子都该死。

    大雄一百个不情愿,他自由惯了,不喜被人约束。当初,诸葛琴魔有意拉拢大雄,可被他拒绝了。叮当猫也曾多次游说大雄,大雄闭口不谈和琴魔缔结契约的可能。

    “大雄,你可愿意成为我的契约兽。”东污国的大都督冷喝道。

    陡地打了一个激灵,大雄醒了过来。自然不愿!

    “周宫静,基老小霸王的小棉袄,孙肿么辣的最要好的基友。”大雄道。

    “然也。”周宫静道。

    “捡起地上的锥子杯子。”周宫静又道。

    “它们吗。”大雄道。

    呼,一缕气带从大雄的袖中旋出,卷了锥子、杯子回到他手中。

    “你,”周宫静道,“用锥子刺破狂妃的油田,再用杯子去接他的基油。”

    张狂妃还能动,东污国的大都督乐得有人代他给狂妃放油。大雄、静香兽就是他周宫静的助手。

    “哦。”大雄道。“大都督不想亲自动手,让我代劳。我若真的给狂妃放基油,柳皇叔、观鱼公子肯定不会放过我。那时,我只能投靠诸葛琴魔或者眼前的周宫静。”大雄忖道。

    叮当猫是诸葛琴魔的契约兽,而大雄又是叮当猫的基友,按理说,大雄投在琴魔的门下,既能和叮当猫时时Gao基,又可得到琴魔的照侑。两全其美之事,大雄心有不甘。“我的人类契主要比琴魔更厉害,而且必须是基老。”

    周宫静不就是最好的人选吗!大雄也在观察东污国的大都督,越看越喜欢。“嗯,周宫静的才貌不属于诸葛琴魔,成为他的契约兽也不会辱没我的名头。”大雄心道。

    锥与杯子。大雄垂首,盯着手中之物。

    “狂妃的油田,放基油。”大雄一步步走向张狂妃。“抱歉了,狂妃。你的基油留不住了。”

    “你敢放我的基油!”张狂妃喝道。“我既然能把你和静香兽拖进大都督的剑域内,就能杀了你们。”

    “是吗。”静香兽道。

    “我差点就得手了!”静香兽怒道。“收起你那Wei琐的眼神,不要盯着大雄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它是我的,我的!叮当猫得不到它,你也休想。还有你!”静香兽指着东污国的大都督。

    “好烈的姑娘。”周宫静赞道。“你也成为我的契约兽吧,吾不会亏待你们的。再说,成了吾的契约兽,你和大雄就能待在一起,注意,是一生一世待在一起。叮当猫,哼,它再干出现在你们面前,吾会杀了它。”

    “嗯?”静香兽道。仔细一想,成为东污国大都督的契约兽,似乎没什么不妥,不亏本。静香兽有些心动。“周宫静可和诸葛琴魔、王司徒争雄,不失为一方大基。和他缔结契约,我也不会吃亏。”

    刷刷,静香兽扭头望向张狂妃,杀机更盛。

    “把杯子给我。”静香兽道。

    “哦。”大雄应道。随手将杯子抛给了静香兽,他本人则拿着锥子。

    “发棵!我命休矣。”张狂妃道。难道真要死在此地,被他们放了基油,而且基老躯壳也被周宫静消声消声。

    大哥,大哥就不管我了吗。张狂妃寄希望于柳皇叔。

    蓬!蓬!

    剑光如雨,遽地迸爆开来。东污国大都督的剑域破了,两只罐子悬在外面,一罐子上写着“加多豹”,另一罐子写着“王老基”。

    王司徒、加基豹两兄弟联手,摧毁了周宫静的剑域“葬黄昏”。

    “王司徒!”周宫静叱道。

    “是我。”王司徒点头道。“宫静兄,我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亲兄弟加基豹。”

    “在下加基豹,是田地会的紫钻会员。”加基豹道。“东污国的大都督,久闻你之大名,无缘相会。敢问大都督,东污国的大木老师还在吗!”

    “哼!”周宫静不悦。“大木老师,你是说那个光头吗,他早被我杀了。”

    “大都督,说谎是不好的。”加基豹笑道。“大木老师是我欣赏的基老之一,在东污国也是一股清流般的存在。你说自己杀了他,滑稽。”

    “加基豹、王司徒,你们兄弟一起来吧,吾一并收了你们。听说诸葛琴魔和你们都有消声情,正好,吾来验货,亲自体验你们是否了得。”

    东污国的大都督相中了王司徒、加基豹,诸葛琴魔的东西,周宫静都要抢走,“琴魔本人也是我的。”周宫静心道。

    王司徒、加基豹分别持有一宝罐,虎目眈眈,注定周宫静。王司徒是曹阿玛帐下之人,主公在这里,他需做些什么证明自己,否则在曹阿玛心中的地位不保。

    曹阿玛的麾下,智将可不止王司徒一人,想去却而代之的基老大有人在。

    因为诸葛琴魔要杀醋凤,加基豹对田地会的会长有些失望,最好的基友都能杀,何况他一个紫钻会员,也算不得什么。是以,加基豹和他的兄长王司徒联手了。

    表面上,加基豹和他的兄长王司徒作对,实际上,他仰慕着大兄还有他的大米米。“今后舍了田地会的紫钻会员身份,我也能投靠大兄,和他朝夕相处,岂不美哉。”加基豹想的很周到。

    剑域一破,张狂妃再无顾忌。他运转斗气,冲开最后的Jin制。蓬!寒华荡炸,狂妃自由了。

    呼!

    张狂妃扫动丈二长矛,劈向东污国的大都督。“周宫静,死来。”

    被大都督擒下,已成狂妃生命中难以泯灭的耻辱。

    当!

    周宫静掷出法剑,荡开狂妃的长矛。

    “大雄,静香兽,我的要求不变,你们如果能放干净狂妃的基油,即可做我的契约兽。我以大都督的身份向你们保证。”周宫静道。

    大雄抓着锥子,静香兽端着杯子,表情不同,想法也不同了。在剑域内,他们受制于东污国的大都督,可出了剑域,他们也是自由之兽。何必仰人鼻息,被契约说累。

    刷。大雄电掠而出,遁向南方。他还想和叮当猫Gao基呢,才不要做周宫静的契约兽。

    静香兽则不然,她对东污国的大都督有些想法,“成为周公子的契约兽也挺不错的,我家大兄不识抬举,脑子一时发蒙,我去将他抓来。”静香兽向周宫静施了一万福,旋即冲出,去追大雄。

    无心种柳,成不成荫无所谓。周宫静并不觉得失望。他五指弹舞,咻咻咻,基光迸荡,扫向狂妃、王基徒、加基豹。眼前的基老才是当务之急。

    张狂妃与王基徒、加基豹兄弟有隙,让他们联手撕比东污国的大都督,难矣。

    刷刷刷。周宫静的法剑挥舞,以一化三,剑气璨然,朝天荡舞。周宫静白袍一卷,立于三柄法剑之下。

    “诸君,相杀吧。”东污国的大都督笑道。一派从容。

    王司徒、加基豹祭起他们的罐子,悬在上空,两只罐子浮浮沉沉,降下千百道瑞气,罩住老王还有他的奥豆豆。

    “狂妃,为何不安。”东污国的大都督笑曰。“你是不是想知道为何柳皇叔对你不闻不问。”周宫静道出狂妃心中的焦躁。

    是!为何欧尼酱毫无表示。狂妃如何不急。

    结义之情,究竟是什么呢。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