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百舸争流,七千年基老。

    污国能在基老界声名显赫,和东污国之主孙肿么辣有关。

    孙肿么辣号称基老界的小霸王,武器是一柄斩魔戟。在他的治理下,东污国的基老们衣食无忧,他们感恩戴德,很拥护基老小霸王,竞相传颂他的才能与基情。是以,孙肿么辣的名声要比曹阿玛、柳皇叔的响亮。

    曹阿玛,最喜欢别人的基友,但凡看上,一定要掳回来,随后和战利品和谐运动,又进且出什么的,挥洒基老的汗水与消声华。

    柳皇叔被人称作是眼泪袋子,动不动就哭,而且哭得震天价地,如丧考妣。一开始时,柳皇叔挺不幸的,寄人篱下,几经周转,略有小成。可随后他的基友大军被曹阿玛、吕基子等人打散两人,多年心血俱往矣。可柳皇叔毕竟是枭雄,修得哭术,用眼泪感化敌人,实在不行,再让他的一对好基友观鱼公子、张狂妃火化了对方。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一饮一啄皆由前定。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能换回今生的Gao基。孙肿么辣、曹阿玛、柳皇叔,他们三人的恩怨若要详细列出,非百万字不足以理清。

    盖因田地会的会长诸葛琴魔表明自己的身份,基老界的三位枭~雄坐不住了,他们不约而同现身了。曹阿玛姗姗来迟,为他开道的是他的心腹,左边的那员悍将曰胡赤,使锯齿飞廉刀。右边的那员大将曰韦典,其父乃是韦大宝,也是基老界的大能。曹阿玛以人格魅力与自己的基老之躯才将韦典收于帐下,两人的关系不可描述。

    韦典一手抓着一杆戟,左戟四百斤,右戟四百斤,端的生猛。

    胡赤的美貌可让月亮藏起来,花朵凋零,基老见了流鼻血,故曰鼻血绣花,胡赤仙子。

    而韦典,他继承了欺负韦大宝的绝代容颜,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故曰花开见我,我Gao基来。

    曹阿玛待在韦典、胡赤的身后,倍觉欣喜,“美哉,吾有好基友,疑似天上来。”

    韦典与胡赤的美貌却是可以与观鱼公子、周宫静等人相比的,也不输于他们。

    柳皇叔、曹阿玛、孙肿么辣,三人之中要数曹阿玛的实力最强,手下能人不计其数,兵强马壮,更是挟天基子以令诸侯,好不得意。

    柳皇叔最看不惯的人就要数曹阿玛了,因为曹阿玛拥有的皇叔都没,“哼,可恨的曹阿玛,他的一切本该属于我的,包括天基子,我还是天基子的叔叔呢。”心里不快,皇叔口上却道:“曹基友,上次你我煮酒论天下基老,不怎么尽兴。今日,可否再续前缘,Gao基不。”

    曹阿玛挥手道:“不约,不约,叔叔不约。”

    柳皇叔:“”

    草!你怎么不去死。柳皇叔在心里大骂曹阿玛,真不要~脸,好垃圾,脸皮比我的还厚。我们还能愉快玩耍吗。

    基老界的小霸王也道:“曹公因何来此?”

    曹阿玛道:“自然是为了诸葛琴魔。吾与琴魔缘锵一面,不曾交换基油。琴魔,你可愿成为我的基友。”

    诸葛琴魔道:“曹阿玛,看我上面。”

    田地会的会长指的是观鱼公子。

    曹阿玛使了一眼色,腾,腾!韦典与胡赤飞了出去,他们要撕比观鱼公子。当年,观鱼公子拒绝了曹阿玛的邀请,只为重新回到柳皇叔身边。韦典、胡赤早和观鱼公子结下了梁子,有了曹阿玛的吩咐,他们乐得弄死观鱼。

    “青时明月,好大的排场。观鱼,我等来了。”韦典冷笑。

    “观鱼不死,主公和我们Gao基时也不能尽兴。再者,那年观鱼拒绝主公的诚意,执意出走,并且斩去吾等的多位基友,他们死得好惨。每每想起这件事,我睡不安稳,还好,今天我就能为基友们雪洗仇恨。”胡赤挥动他的锯齿飞廉刀,劈向空中悬挂着的青月。

    韦典双戟舞动,登时,炽烈的斗气迸滚开来,如同岩浆冲出火山口。“观鱼,死吧。”韦典喝道。

    诸葛琴魔乐见韦典、胡赤撕比观鱼公子,借刀杀基,何乐而不为。

    琴魔穷极算计,可也有失算之时。东污国的国主孙肿么辣霍地飞起,向琴魔飞来。

    “久闻田地会会长的有大~器,可愿让吾一见。”基老界的小霸王笑道。他根本没留商量的余地,诸葛琴魔同意也好,反对也罢,都和小霸王无关。“琴魔,速速Tui了你的衣衫,让吾观赏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基老小霸王也不矜持,直抒Xiong臆。

    闻言,诸葛琴魔也不讨厌孙肿么辣。“好个基老小霸王,身体真的很诚实。可我是要做基老之王的汉子。没可能被孙肿么辣掳走。”

    在田地会会长的心目中,小霸王终究抵不过基霸!

    “大基霸才是吾辈基老的终途。在那之前,我心无旁骛,只证基道。”诸葛琴魔遽地拍出一掌,当!古琴冲了出去,飞撞向基老小霸王。

    “很好,就该正面Gang。”孙肿么辣笑道。

    锵当!

    基老小霸王挥动斩魔戟,刹那间将古琴劈了出去,远离他。“琴魔,我讲了,亮出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吾要观赏你的擀面杖。再给你一次机会。”

    蓬,蓬,蓬!青色的月光炸开,它们难以伤害孙肿么辣。观鱼公子的“青时明月”对基老小霸王无效,“吾有霸气啊。”孙肿么辣左掌倏地翻开,一团紫电荡出,哧哧哧,向外扩散,像是滚动的紫色触须。

    “小霸王,吾来了。”柳皇叔蹑空而上,锵的一声,长剑出鞘,一道剑芒旋出,不偏不倚,削向基老小霸王的左腰。

    韦典、胡赤前去撕比观鱼公子,张狂妃窃喜,也不嚷嚷着去帮助他的二哥欧尼酱。“二兄,你似在韦典的手上也行。”狂妃暗道。

    不管是谁,只要他能杀死观鱼公子,张狂妃即会感激他。

    观鱼不死,狂妃难得柳皇叔的独爱。

    爱之深,恨之切。

    张狂妃爱柳皇叔,那种爱刻苦铭心,此生不渝。他有多爱狂妃,同样就有多恨观鱼公子。

    要说狂妃对观鱼公子有那方面的意思吗,当然爱过……

    年少轻狂时,谁不爱慕过别人的容颜,那时节,观鱼公子成了张狂妃窗户外的风景。然狂妃有意,观鱼无心,他的心被柳皇叔拿走了,去而不会。

    曹阿玛赞道:“好哇,众基风采不减当年,吾也要活动活动,不可荒废了一身功夫。”

    话音落,遽闻锵锵两声,两口宝剑兀自出鞘,在曹阿玛上方徜徉,洒开一片片剑华。基老界的人都知道曹阿玛有绝世双剑,一者“青缸剑”,一者“倚天剑”。

    Duang!

    青缸剑爆绽出一蓬青芒,咻咻咻,牛毛细雨也似,纷洒旋出。

    而曹阿玛本人则取来倚天剑,他随手挽了一个剑花,踏虚而行,青缸剑紧随其后,剑气澎然,聚成大缸状。地上的基老们望去,只觉曹阿玛托着一口青缸,恬然而行。

    曹阿玛荒诞惯了,群基对他的一举一动见怪不怪。

    左右侍卫也未跟上曹阿玛,他们知道主公的心意,表忠也需看场合,拿准时机,适时献上局部地区之花,才可讨得曹阿玛的欢心!

    孙肿么辣、柳皇叔、诸葛琴魔,三头大基老撕比,曹阿玛又怎会坐视不管,“基友们,大家一起嗨皮。”曹阿玛右臂挥舞,倚天剑抖开一片片寒芒,嘶嘶嘶,冻掣千里方圆。

    “倚天不出,谁与争锋,唯有青缸!”

    曹阿玛左袖一扫,摄来青缸剑,陡地向前投出,刷,青缸剑经天而去,劈向基老小霸王的大好头颅。“孙肿么辣,你能与我Gao基最好。否则,我会枭下你的脑袋,命能工巧匠雕刻成酒瓯。”比起柳皇叔,曹阿玛更稀罕基老小霸王,因为他有活力,而且长须飘飘。

    韦典、胡赤安心与观鱼公子撕比,不理会他们的主公。因为他们相信曹阿玛。

    “狂妃,为何心神不宁。”

    东污国的大都督周宫静冷笑。

    周宫静的对手是张狂妃,可狂妃心不在焉,这让东污国的大都督很不开心,认为对方看不起他。

    “不对,哪里不对劲!”张狂妃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可他的基老之心跳个不停,难以安静下来。

    “曲有误,周郎顾,去油污,找周公。狂妃,且听我高歌一曲!”周宫静喝道。

    “浪奔,浪奔……”东污国的大都督开始唱歌。

    “”

    张狂妃的内心是崩溃的,握草,什么情况,那看似冷淡的基老,难不成是逗比?狂妃哪有心情听周宫静唱歌。他长矛遽地抬起,蹬蹬蹬,疾奔而行,矛头对准了歌唱家周宫静。“住口,大都督,不可再唱下去!”

    刷!

    周宫静凌虚而行,身在高空,小子,你不让我在地上唱歌,那我就上天吧!

    “是喜,是愁,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

    “发棵!”

    狂妃怒道。

    你够了啊!

    不要以为就你会飞,我也会!张狂妃刷的飞了起来,长矛倏地砸向周宫静,“尼玛,敢不敢安静些。”

    “狂妃,你的基油不纯了,我帮你去污。”周宫静冷笑,不再唱歌。

    锵!锵!锵!

    周宫静的法剑由一化三,剑尖遽颤,指向张狂妃。

    “剑下不留基!”只听周宫静喝道。

    刷刷刷!剑芒爆舞,掀涌而起,倏然间涤荡开来,空间颠晃,被一道道剑流碾过。

    张狂妃闷哼一声,当!丈二长矛横在身前,拦下冲向他的数百道剑流。当当作响,长矛被那些道剑流击中,不折不弯。“周宫静,你敢说我的基油不纯净?”张狂妃双臂用力,倏地推着长矛向前撞去,轰!百十道剑流化为乌有。

    刷!

    张狂妃人随矛起,好似凌天战神,遽地飞向东污国的大都督。

    “我说你的基油不纯,它就有问题。”周宫静白袍舞动,目有寒光,“狂妃,我还未品尝过你基油的味道,你不给,我自己取就是了。”

    陡见周宫静右手一抓,三柄法剑被他摄了过来,合为一柄。“葬黄昏!”周宫静冷声道。法剑挥动,动作极慢,嗡!一股苍凉的剑意瞬间掠过张狂妃的头上,天际为之一暗。

    无边落木萧萧下,肃杀异象陡生。张狂妃极目远望,目光所及,皆是黄昏之景,悲秋之地。而周宫静是那唯一鲜活的色彩,在他四周,梧桐叶落,飒飒有声。

    张狂妃想动,手脚却不听使唤,脚底像是扎根了似的,抬不起来。“怎会如此!”狂妃冷静道。

    “进入我的剑域,你还想离开?”周宫静提剑而来,他一步步,速度放慢,他那双冰冷的招子觑定张狂妃,与其说在观察柳皇叔的结拜三弟,倒不如说他在欣赏狂妃的挫败之相。

    周宫静的恶趣味让张狂妃感到心烦,而且心寒。“不好,温度降低了!”张狂妃忖道。他握住长矛的右手结了一层白霜,寒气直往他手臂窜去,灌入他的四肢百骸,最后涌向他的生命之海,在其上空徘徊不散。

    “狂妃,为了净化你的基油,我得先提取出来它们才是。”周宫静道。“你看,没人打扰我们了。”

    嗤啦!

    一缕剑气从周宫静的法剑迸出,慢慢扫在张狂妃的右脸上,嗤的一下,一道剑痕显现而出,自狂妃的耳朵到下颌,这道剑痕深可见骨,血水蓬涌。

    张狂妃哼也不哼,只是盯着周宫静。

    “只有这样?”狂妃问曰。

    “只有这样……”周宫静重复道。“不会,宫静岂敢让狂妃心生不满。”

    叮,一声轻响。周宫静弹了一下法剑,一杯一锥,两物从法剑中旋出,落到张狂妃脚下。“看到锥子了麽,他会找到你的基油所在之处,然后刺穿你的基老躯体,将基油放出。而那杯子,就是用来盛满基油的。”

    “希望你的基油可以装满杯子才是。”周宫静补充道。

    刷,剑芒飙舞。周宫静的法剑遁出,剑尖抵着张狂妃的心口,“不可乱动。”周宫静道。“我如果失手,划花了狂妃的脸,那就不妙了。”

    “要取就取,哪来那么多废话。”张狂妃道。

    “小心总是好的。”周宫静道。“狂妃这样的基老,宫静很爱惜的。”

    “哼,我的局部地区之花不会因为你而绽放。”张狂妃冷笑。

    “无有关系。”周宫静道。

    “宫静有一蚕,它很喜欢基老的消声花。你懂的。”周宫静笑道。

    “”

    张狂妃还能说什么。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