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出现的基老,他以“农夫三拳”惊到了田地会的会长诸葛琴魔。

    琴魔还是很尊敬农夫的,因为他也是种庄稼的好手。“诸葛琴魔!”新来的基老一步纵出,跃开十几丈之远,他大手一挥,一条气带抛出,绕定醋凤的腰,将其拉到自己身边。琴魔要杀醋凤,来人不许。“醋凤我保定了!”

    “你保定了!”诸葛琴魔冷笑。“你当自己是谁?田地会还有你这号人物?”

    “啊,是大长老!”田地会的紫钻会员加基豹道。“曾经是大长老。”加基豹觉察到会长脸色阴翳,急忙改口。

    田地会的大长老可是功勋人物了,可他是琴魔上位的最大阻碍。诸葛琴魔理所当然地将他轰出田地会。

    前田地会的大长老曰:甜伯光,以一双拳头打遍天下无敌手,最喜欢在田地里Gao基,名声不怎么好。但凡甜伯光钟意的基老,命人用轿子抬走,或放在稻田地里,或者玉米地,或者高粱地,场所无所谓,只要在田间就可。然后甜伯光盛气凌人,倏然而至,和他稀罕的基老行那不可详述之运动。

    诸葛琴魔登上田地会会长的大位之前,甜伯光权势滔天,他说一,别人不敢道二。

    飞扬跋扈,任人唯亲,喜食小鲜肉……这些都是甜伯光的标签。

    田地会的鲜肉基老们敢怒不敢言,能躲就躲,躲不过的只能献上自己的局部地区之花,任由甜伯光施为。

    如是多年,甜伯光过着擀面杖不怎么休息的生活,而诸葛琴魔强势崛起,赫然是群基的救星。甜伯光虽然垂涎琴魔的基色,可他拿不下诸葛琴魔,不管是智力还是撕比之力,伯光皆不是琴魔的对手。

    终于,诸葛琴魔荣登会长一职,上任之初,先那甜伯光开刀,列出其七百多条罪状,真个是罄竹难书,不杀不足以平基愤。

    甜伯光落了个众叛亲离的下场,销声匿迹。

    时至今日,他又现身了。而且他代表孙肿么辣!

    “诸葛琴魔,我拜在孙肿么辣的麾下,成了孙大人的耕田将军,领七万儿郎,日出而耕,日暮而归,基情澎湃,好不潇洒。而你,诸葛琴魔凭恃三寸不烂之舌骗走了田地会会长一职。在你的领导下,田地会愈发落魄,会员们成天为了生计发愁,三餐都是问题。”

    “可你呢,你这个会长又在做什么!”甜伯光朗声道。他声如洪钟,本身也是大基老,虽然年迈了些,雄心不死。

    “诸葛小儿,你只知敛财,不顾会员们的生死。会长一个人潇洒,好不快活,还被人称作是卧蛇岗的扛把子,可怜万千会员,蒙在鼓里犹不知。基友们你们所所看,我们要这样的会长有何用?”甜伯光双目如炬,遍扫四方。

    其间,诸葛琴魔笑而不语。静静听甜伯光在讲什么,看他如何装比。

    甜伯光哼了一声,斜睨了一眼诸葛琴魔,“会长,今天不弄死你,我就不是甜伯光。属于我的终究还是我的,不管是会长的职位还是数不清的鲜肉基老。包括你诸葛琴魔,你也是我的,我会废掉的生命之海。然后嘛。”

    摘走你的局部地区之花!

    甜伯光杀心早起,他蛰伏多年,只为今朝。

    柳皇叔、观鱼公子相视而笑。只等着看好戏就是了。

    至于当事人诸葛琴魔,置若网闻,袖袍振舞,仙人也似,像是下一瞬间就会飞天而去。

    醋凤被甜伯光救下,这也是他的不幸。因为较之诸葛琴魔,甜伯光更不堪。相信今日甜伯光不死,醋凤将会成为他的玩具,再无自由之说。

    然醋凤早已心死,落在琴魔手中,落在甜伯光手中,又有什么区别。基老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只求Gao基无愧于心,大好儿郎不枉一生。

    讲真,甜伯光方甫见到醋凤,大为惊叹,只恨不能早相逢。“可惜了,醋凤的局部地区之花已被诸葛小儿糟蹋了。”甜伯光轻轻拍了一下怀里的醋凤,“小伙子,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会罩着你,谁也不能伤害你,即便是琴魔也不行。跟着我甜伯光,保证你此生无虑,风光无限。”甜伯光传音于醋凤。

    听到“风光”二字,醋凤才有点回应,颈项微转,用他那淡漠的眸子瞥向甜伯光。

    风光!何谓风光。那年,醋凤、诸葛琴魔在卧蛇岗相遇,两人都是俊美的基老,一言不合就想Gao基,可他们又很傲娇。有道是师出无名,Gao基也要有响亮的口号才是。琴魔、醋凤相视无言,很快琴魔就有了注意,他道:“这位小哥哥,山风吹得人发困,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需放飞。”言罢,只听蓬的一声,诸葛琴魔的衣物皆作碎屑散去。醋凤一眼瞥到诸葛琴魔的消声巴,喜的不要不要的,“很好,我也要那样做。”于是醋凤也散去一身多余之物,与琴魔坦诚相见,两只大基老理所当然的那什么了。

    往事历历在目,刺痛了醋凤的芳心,他的指甲刺进手掌中,血流如注,可不能减轻他之痛楚。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基友!“啊!”醋凤仰天痛吼,如疯似痴。

    “小鲜肉,不可啊!”甜伯光生怕醋凤寻短见,倏地劈出一掌,砰!击中醋凤的后颈,将其敲懵比。

    “狂妃,孙肿么辣也来了。”柳皇叔忽道。

    “什么!”张狂妃跳了起来,大呼道。“孙肿么辣在这里?我怎么没看到,大哥,你将他的所在之处指与我,我提长矛将他抓来,献给大哥。待大哥欧尼酱破了他之消声花,我与观鱼二哥接着放飞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最后,我们再杀了他!”狂妃表情狞戾,煞气向外涌出。

    “三弟,淡定些。孙肿么辣号称基老中的小霸王,单凭你的实力,拿他不下。观鱼倒有可能。狂妃,稍安勿躁。”柳皇叔安慰张狂妃。

    “可恶!”张狂妃虎目生嗔,秀发倒竖。

    观鱼,又是观鱼!狂妃怎能不怒。在柳皇叔心中,他张狂妃自始至终都不如观鱼公子,长相不如,武技不如,就连汉子的擀面杖也没观鱼的长!“二哥啊二哥!你处处胜于我,让我弗叹不如。可你造吗,化怒火为动力,我业已厌倦。哼,二哥,你死到临头了,诸葛琴魔已和我结为盟友,我们互换了基油,订下盟约,杀鱼之计可是我与琴魔定下的!”张狂妃按下心中的狂喜,眼神倏地平寂下来。柳皇叔说什么,他就听什么,一如从前。

    “过了今天,世上再无观鱼公子。大哥,你所能倚重的基老就只剩下我啦。”张狂妃攥紧丈二长矛,灵台清净,祥光遍撒。

    咚!咚!咚!

    大地颤动,北方走来一群基老,他们簇拥着一碧眼紫髯的汉子,“姆哈哈哈,柳皇叔,吾来了。”碧眼的汉子笑道。

    Duang!

    一团基气向前飙出,扫开青色的月辉,直通往柳皇叔。

    碧眼紫髯的美基老,其名孙肿么辣!乃是基老界污国的国主,人称基老界的小霸王是也。

    “基老小霸王!”柳皇叔冷喝一声,拧身望向来人。“柳某人在此等候多时,基友,近来可好。”

    锵!

    剑鸣清亢,一柄古剑遽地出鞘,登时,剑流经天而起,倏然回旋,斩向基老小霸王那边。

    “主公!”

    “主公!”

    “主公,让某去拿下柳皇叔!”

    基老小霸王的手下纷纷请缨,准备大Gan一场,擒下柳皇叔,送予他们的主公。

    孙肿么辣右手摆了摆,示意属下不得喧哗。“诸君退下,柳皇叔是吾的好基友,他的迎客之道只能由吾接下。喝!”基老小霸王长喝一声,右掌擎起,嗤嗤嗤,他掌心有上百道紫色的基气旋动,“斩魔戟!”基老小霸王再道。

    蓬!

    一柄画戟自虚空中窜出,蓦地劈向柳皇叔放出的那道剑气,将其劈爆。

    “斩魔戟!”

    柳皇叔冷冷道。

    “然也。”

    孙肿么辣笑道。同时,他右掌旋舞的上百道紫色基气齐齐迸出,涌向空中的那柄斩魔戟,将其绕定,像是为它镀了一层紫光。

    “戟来。”基老小霸王喝道。

    呼的一声,斩魔戟倒飞而来,落入基老小霸王的右手。“柳皇叔,与你论道谈基,吾不拿出足够的诚意,岂不是搪塞皇叔,众基会笑话我的。”

    “欧尼酱!”

    “欧尼酱!”

    观鱼公子、张狂妃齐声道。眼看着基老小霸王来了,柳皇叔的结拜兄弟激动了,只要他们的欧尼酱一声令下,观鱼、狂妃定会出手,取小霸王的基老之命。

    可观鱼公子暂时不能动,他的杀招“青时明月”已出,主要是为了对付诸葛琴魔,琴魔不动,观鱼公子焉敢动。

    “便宜狂妃了。”观鱼公子心道。

    张狂妃怀着同样的想法,他大步一拽,咻的飞向柳皇叔,站在他左边。“欧尼酱,让我去杀了基老小霸王,此人狂妄,自称霸王!你才是真正的霸王,基霸之王!除了你,谁称王都是找死之辈。”

    抬起长矛,张狂妃怒视基老小霸王,毫无惧意。观鱼公子曾经千里走单骑,只为和柳皇叔Gao基,成为一时美谈。然而狂妃不遑多让,他也曾千军万马之中直取敌将头颅!

    “好个大将!”基老小霸王赞道。张狂妃对他出言不逊,小霸王并不以为意。“我污国什么时候也能迎来像狂妃这等基老大咖。”孙肿么辣叹道。

    “主公,激将法不好使了。”基老小霸王带来的随从中走出一员大将,也是一等一的英俊基老,“狂妃虽好,可他枕边睡着的是柳皇叔与观鱼公子。”那员大将笑道。

    “宫静,何出此言。”基老小霸王笑道。

    被孙肿么辣唤作“宫静”的汉子正是污国的豪杰,周宫静,官拜大都督。周宫静和孙肿么辣是挚友,更是基友。人言,小霸王一尺外必见周宫静,周宫静身边常伴小霸王。

    “主公,污国风调雨顺,基老得以安家立业,宫静成天无所事事,担心自己的武艺荒落了。今日得见狂妃,我之擀面杖蠢蠢似动啊。”周宫静大声道。

    “周宫静,出来,与我撕比!”张狂妃怒道。“拿我开刷,你只会死得更快。”狂妃的长矛遽地指向周宫静。

    “宫静,狂妃点名要和你撕比,吾也没法子。”基老小霸王笑道。“你且向前,与狂妃撕比一会,记住,不可伤了狂妃的基老之躯,否则柳皇叔会伤心的吃不下饭。”孙肿么辣揶揄道。

    “不敢不敢。”周宫静严肃道。他和基老小霸王一唱一和,俨然夫妻也。

    柳皇叔嫉妒之余,不免歆羡,“单说长相,宫静不输于观鱼、狂妃,甚至更受一筹,孙肿么辣何德何能,焉能让宫静效忠于他,毫无二心!”

    张狂妃瞥到自己的结拜欧尼酱似乎在流Kou水。

    “发棵!欧尼酱一定是相中了周宫静,想要和他Gao基!”张狂妃心道。

    柳皇叔见一个稀罕一个,狂妃也很无奈,他只能除掉那些妖消声的基老,尽可能的减少情敌的数量。这点,观鱼公子做的也很好。

    “主公!”

    甜伯光遥遥拜倒在地,其声充满恭敬之意。

    “哦,是伯光。”基老小霸王道。“伯光快快请起,你是吾的爱将,吾怎么忍心让你下跪。”

    “谢过主公!”甜伯光站了起来。“坏事了!”甜伯光心道。因为他看到基老小霸王直瞅着醋凤。“啊呀,小霸王看上了醋凤,如何是好。”甜伯光心焦道。

    醋凤就算是血人,也难掩倾国倾城的基色。“我见犹怜,何况基老小霸王!”甜伯光叹道。他知道醋凤是保不住了,只能献给孙肿么辣。

    岂可修!甜伯光诅咒基老小霸王,“你有那么大鲜肉基老,为何还要与我抢醋凤。”虽然痛心,甜伯光还是拎起醋凤,刷!向前飞去。“主公,伯光给您献上一份大礼!”甜伯光扬声道。他故意在周宫静面前炫耀。

    老丑!还活着呢。周宫静眼中闪过一丝轻蔑。甜伯光的心思如何瞒得过他,“难怪你会被诸葛琴魔驱出田地会,管不住自己的消声巴,还想成大事。”周宫静很想一剑劈了甜伯光。

    “呵呵。”甜伯光拎着醋凤从周宫静身边走过,得意洋洋。

    “先让你蹦跶几天。”周宫静心道。

    然后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