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琴魔遥遥一瞥,觑到他的契约兽叮当猫坐上了船。“哦,叮当猫,你还会开船,我还真不知道呢。”

    “和我撕比,你还敢分心。”观鱼公子卧蚕眉挑起,轻蔑道。锵的一声轻吟,青鱼偃月刀横劈而出,刀芒迸涌,宛如青瀑倒悬在空中。“做基老不Gao基,那还有何乐趣。”观鱼公子冷冷道。

    青瀑飙卷,急坠而下。而观鱼公子像是浮萍,在青瀑中漂浮不定。

    “你说的很对,基老不Gao基,那还是基老吗!”诸葛琴魔背负的古琴陡地冲出,夭矫而舞,荡开一圈圈能量涟漪,扫爆涌来的青色刀芒。

    “我最佩服的人当中有雄八,他的三分基元气冠绝古今,如此人物,却没好下场,实是田地会的最大损失。雄八不死,田地会也不会落到这般境地。俱往矣!”诸葛琴魔声音陡地提高,“我继承了雄八的武学与基情,还有这柄绝世恶剑!”

    锵锵锵!诸葛琴魔右手握着的长剑不住长吟,似在哀伤又似在振奋。

    “绝世恶剑!”观鱼公子道。

    “你手中的那柄剑就是绝世恶剑,和雪姨刀并列的神兵!据传,雄八的徒弟步基云才是绝世恶剑的持有者,而他的另外一位高徒基风掌有雪姨刀,两人皆是田地会中的佼佼者,威望与名气不相上下,更难得的是,步基云、基风他们是好基友,同气连枝。诸葛琴魔,你怎会寻到绝世恶剑。”观鱼公子怔怔道。可他旋又释然,“琴魔,你聪明绝顶,既能获得雄八的武学真传,取来绝世恶剑也非难事。雪姨刀,雪姨刀在哪里!”

    观鱼公子对绝世恶剑不感兴趣,让他有兴致的是雪姨刀。因为他擅长使刀,剑术上的造诣不及刀术。“我虽有青鱼偃月刀,它也是好刀。”观鱼公子以指击弹青鱼偃月刀,当,刀鸣清远,如同冰泉漱石,煞是好听。“我得青鱼偃月刀,再得雪姨刀,基老界谁还是我的对手!”

    “哦,你想知雪姨刀的下落。”诸葛琴魔笑道。“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洞悉宇宙的哲理,更懂比利大道。雪姨刀在何人手中,我自然是……”

    “你知道的!是也不是!”观鱼公子激动道。

    “不知。”诸葛琴魔道。

    “”

    观鱼公子不信。

    “诸葛小儿,告诉我雪姨刀在谁那里,今日我可饶你不死。”观鱼公子许诺道。“我一言九鼎,说到做到。”他补充道。

    “观鱼,你可读过山海淑仪志。”诸葛琴魔道。

    “自然!我是翩翩佳公子,哪像狂妃那粗鄙之人,不通。山海淑仪志是妙蛙上人的杰作,Gao基经典,书中标明了适合Gao基的山川大河,公国王国。实不相瞒,柳皇叔曾带领我和狂妃前去山海淑仪志书中指明的基老净土,在哪里Gao基,心情实在是愉快,我们三人乐不思蜀,逗留了半月之久。”观鱼公子娓娓道来,声音中充满了对妙蛙上人的尊敬之情。

    “够了。”诸葛琴魔制止道,他不想听观鱼公子讲下去。“你知妙蛙上人喜欢收藏名刀麽。”田地会的会长抛出了引子。

    “然也!”观鱼公子道。“妙蛙上人平生有三大爱好,一者,扩充他的山海淑仪志,二者,他太基居士,上人最好的基友。三者,名刀。上人擅长使刀,更是收藏大家。你是说,雪姨刀在妙蛙上人手中。”观鱼公子像开窍了,疾呼道。

    “你说呢。观鱼。”诸葛琴魔道。“我想不出除了妙蛙上人,还有谁配拥有雪姨刀。那刀在他手中,我并不意外。若不在他手中,我相信以他的爱刀之心,也会觅得雪姨刀,加入到他的收藏品之中。”

    “你说的有理。”

    观鱼公子点头。“麻烦了,如果雪姨刀真的在上人手中,以我的实力和他动手,绝无胜算。可雪姨刀我志在必得。”观鱼公子眼里再无诸葛琴魔,心里只想着雪姨刀。

    “小觑我,你终归要付出代价。”

    诸葛琴魔用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刷!遁光一卷,他已掠出,“绝世恶剑啊绝世恶剑,我早已为你更名,自那时起,你合该摒弃过往,欢呼吧,基霸剑!”诸葛琴魔笑道。

    当代田地会的会长称呼绝世恶剑为“基霸剑”。反正他是持有者,怎么说都行。

    当当当!绝世恶剑幌颤,仿佛很不满意“基霸剑”这三个字。诸葛琴魔自不会理会,右臂挥开,嗤啦,绝世恶剑旋开一道剑弧,纯黑似墨,骤地劈向观鱼公子。

    “琴魔小儿,我没时间理会你。先将你的手脚废了,带给柳皇叔,我再慢慢折磨你。至于你的绝世恶剑,它是柳皇叔的了。大哥用剑,绝世恶剑配得上他。”

    观鱼公子拖刀疾驰,带起一条青色的气带。蓦地,他身体急旋,挥刀砍斫那道黑色的剑弧。蓬的一声颤鸣,剑弧荡碎,就此湮灭。

    “鱼跃龙门!”观鱼公子遽地喝道。他双手紧攥刀柄,陡地斩下,嗤啦,刀光迭爆,好像是冲开高闸的洪流,溃及千里。忽地,一条青色的鲤鱼跃出刀光,鳞片闪烁着寒光,开阖之间,青芒漾溢。

    那尾青色的鲤鱼非是凡鱼,而是观鱼公子的契约兽,龙鲤。平时被Feng印在偃月刀之中,只要观鱼公子心意一动,龙鲤即会跳出,吞了敌人。

    “嗯?”和张狂妃撕比的醋凤讶道。“是龙鲤,观鱼公子的契约兽是龙鲤。”

    “如何。”

    张狂妃笑道。挥动长矛,当!砸中醋凤。然而醋凤安然无恙,袖口腾出一团水光,哗哗,倏地流向张狂妃。

    “醋留香。”醋凤吩咐他自己的契约兽。“你的本体是塘鲺,龙鲤也是鱼族,何不吃了它!”

    “好的,主人。”塘鲺喜道。它正在等醋凤的这句话。

    虽然隔得很远,塘鲺还是能闻到青色的龙鲤散发的香味,于它来说那是无上的美味。“龙鲤,吾来了。”醋留香鱼尾一甩,分水而行,碧波万顷,遽地翻涌,百余丈高的水柱拧摆而行,随塘鲺奔向青鳞龙鲤。

    那厢。

    诸葛琴魔左臂擎起,五指忿张,按在古琴之上,呛啷,古琴放声,荡驰千丈之遥。“鱼跃龙门?怕是死门。”琴魔左手黏着古琴,蓦地挥砸向飞来的龙鲤。

    砰!

    古琴重重地砸在龙鲤的头上,将它几乎敲晕。琴魔左臂一划,古琴带着龙鲤一齐抛向塘鲺,醋凤的契约兽。

    “诸葛大人,您的心意吾收下了!”塘鲺喜道。

    醋留香要吃龙鲤,诸葛琴魔助它一臂之力。

    龙鲤高傲,远非塘鲺这等丑鱼可比,而且它们生活的环境也不同,龙鲤所居之处山清水秀,灵气涌动。而塘鲺的居所却是恶地,水质浑浊,更谈不上灵气之说。

    尚未靠近塘鲺,龙鲤已觉头昏脑涨,几要呕吐。塘鲺散发的醋味让龙鲤厌恶至极。

    砰的一声闷响,龙鲤撞飞古琴,仰天大吼,哗哗哗,一道道清流飙卷而来,拦向塘鲺带来的恶浪水柱。

    此时,龙鲤只有一个念头,远离塘鲺。“草。”塘鲺恼道。“装比是不,装清高是不,吾的命人呼我醋留香,言外之意,吾这条鱼远远望去,一表人才,不,是一表鱼才。近看之下,天下少有的美鱼,闻着也挺香的!你竟敢远离我,简直是有眼无珠。”

    闻言,龙鲤也是太阳了哈士奇。发棵,咋了,这是咋了。鱼不要脸到这种程度了吗。它也不和塘鲺争吵,扭头就飞。

    “站住,龙鲤,你给我站住。像我这样的美鱼,你打着灯笼都找不到。速速与我Gao基,听到了吗,你丫听到了吗!”塘鲺鱼尾陡地拍打醋河,哗啦啦,水浪迸溅,醋味十足。“还跑,小子,你死定了。”塘鲺恼怒之余,倏地冲出。

    龙鲤游的更快了。“苦也。一离开偃月刀就遇到了腌臜基老鱼,我的命为何那么苦。”龙鲤可不Gao基,哪像醋留香。

    瞥到一条丑陋的塘鲺紧追自己的契约兽龙鲤,观鱼公子的脸都气得发黑,“醋凤、琴魔,你们俩都该死。我饲养的龙鲤,只可远观,不可亲近。”

    就像是观鱼公子,除了柳皇叔与张狂妃外,罕有基老可靠近他,因为那些基老都被他杀了,一个不留。

    当啷!

    诸葛琴魔挥扫绝世恶剑,劈中观鱼公子的青鱼偃月刀,刀剑相撞,荡开百米高的光浪,四下抛舞,很是壮观。“观鱼,和你的龙鲤葬身此间吧。”诸葛琴魔将身一旋,基气荡甩,“基霸剑之怒。”只听琴魔喝道。

    锵!

    绝世恶剑斩退青鱼偃月刀,青光遽地暗淡下来,而剑气滔天飙舞,浩瀚若星河。诸葛琴魔运起无上绝学,“灭基之剑。”嗤嗤嗤,剑华荡爆,形如龙卷风,绞动天地。

    观鱼公子心头大凛,“好个琴魔!是你迫我使出这招的。”

    衣衫猎猎,目放虚电,观鱼公子左臂上扬,右手撑开,青鱼偃月刀的刀柄在他右手急旋,呼呼呼,一道道青色的刀芒甩开,炽丽胜霞。蓦地,观鱼公子扬起的左臂挥下,疾如电飙,蓬!观鱼左掌击中偃月刀的刀柄,登时,光潮如爆,沸腾怒飚,半边天空都镀上了一层青色。

    “哈哈哈。”张狂妃笑道。“醋凤,快来看你心爱的基友琴魔最后一眼,二哥欧尼酱使出了最强的杀招,青时明月!”

    “嗯?”醋凤瞥向观鱼公子、诸葛琴魔,很是担心基友的安危。

    可醋凤不会出手,他知琴魔高傲,不许任何人打断他和观鱼公子的撕比大战。否则,基友没得做。

    嗡!一声长啸,天地共鸣,遽地,千万缕月光挥洒开来,照彻寰宇。于万众瞩目之中,一轮青色的月亮生了起来,初时,青月的速度极慢,继而愈发迅速,升至万丈高中。

    而诸葛琴魔的剑式“灭基之剑”引起的数道剑气龙卷,被月华扫中,嗤嗤燃烧,由盛到暗,最终归于虚无。

    观鱼公子蹑空而上,身负碧霄,以君临之姿冷觑苍茫大地上的基老们,“渺小,何等的渺小。”观鱼公子道。

    呼哧,呼哧,呼哧!青鱼偃月刀荡开一道道青色的刀芒,炫舞而起,涌向高中的青月。

    “青时明月,明月青时。”张狂妃吃吃道。“在场的基老,除了我以外都要死!”狂妃又道。

    醋凤一凛,“纳尼!”

    遽见观鱼公子面如冠玉,卧蚕眉舒张,冷冷道:“众基皆杀!”

    嗡!高空悬挂的青色月亮爆涌出数十万道光华,如同湖水迸沸,又似江河溃堤而出。

    “快、快跑!”

    “观鱼公子疯了,他要将我们都葬送在此地!”

    “没时间了,快上车!”

    卧蛇岗的一位基老放出他的马车状的法宝,招呼基友们速度上车,不可误了自己的小命。

    “淡定,基友们淡定。”

    张小三发话了,他也是卧蛇岗的基老。

    “是啊,诸君,淡定。”吴二货也道。

    “诸葛琴魔被人称作是卧蛇,而他最好的基友醋凤也在,他们尚且在此,我等何惧只有。你说是也不是,王大司徒。”一头基老翩然走出人群,笑容真挚。他是诸葛琴魔的兄长,诸葛鞠花。

    诸葛鞠花是诸葛琴魔的亲兄弟,非是结拜之谊。

    但见琴魔的大兄手拈一枝花,气度不凡,一身基气外放,轰嗡,撼动千尺方圆,同时将青色的月光荡开。

    “琴魔生,你们生,琴魔死,你等也无活路。”诸葛鞠花再道。

    嫣然一笑,诸葛鞠花抛出手中的那枝花,嗤的一声,诸葛鞠花弹指打出一缕基光,轰爆了那枝消声花。

    当此之时,卧蛇岗的基老们无不忧心忡忡,且局部地区紧张。生怕诸葛鞠花一个不小心,打出几百道基光,碎了他们脆弱的消声花。

    有张小三、吴二货先发声,再由诸葛鞠花稳定局面,卧蛇岗的基老们安静下来,聚在诸葛鞠花、张小三、吴二货身边,他们万基一心,撑开气罩,阻挡荡扫而下的青色月华。

    王基徒、加基豹这对兄弟,也抛弃成见,共同抵御敌人观鱼公子。

    刷!

    醋凤电舞而出,“琴魔,好基友,我与你同生共死!”醋凤吼道,声震百里之遥,基情顿生。

    “哈。”诸葛琴魔道袍一敛,基气涵而不放。

    “琴来!”田地会的会长轻喝一声,锵!古琴劈坠而下,落在诸葛会长身前。

    锵嗤,剑芒一闪而逝。诸葛琴魔将绝世恶剑放回古琴之内,琴剑再次归一。倏地,琴魔一指伸直,指尖迸出一道光流,缠住古琴,将其托起,抛向苍穹。轰嗡,琴音飙爆,以怒扫千军之势撼动四野。

    “柳皇叔,出来吧,我知你在此地。”诸葛琴魔淡淡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