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魔真乃神人也。说做基霸就做基霸!”

    “他在卧蛇岗蚩伏至今,韬光养晦,偶尔Gao基,原来都是有原因的。他要带领我们走出卧蛇岗,扬名基老界。”

    “田地会是田地会,卧蛇岗是卧蛇岗。虽不可混为一谈,可琴魔不但是田地会的会长,更是卧蛇岗的扛把子,他的决定,我等拥有大叽叽的汉子,绝对支持他。”

    “王大司徒,你的辉煌将成为历史。琴魔踩着你上位,观鱼公子、张狂妃还有贾氏,你们也得死。”

    卧蛇岗的基老们争先涌后,迅速扫清王府的基老、死侍、仆役。

    而琴魔的契约兽叮当猫,它从口袋里拿出一支支竹蜻蜓,用手一搓,飕!飕!飕!竹蜻蜓旋斩而出,枭去一只只基老的脑袋,很是利索。

    叮当猫的契约兽大雄笑道:“好猫好猫,真不愧是我的铁哥们,好基友。”

    刷!

    大雄双臂一振,像是大鹏展翅,遽地飞出。“基友,我也来帮你。”大雄的腿劈扫而下,砰!劈爆了一只基老的颅腔。

    “叮当猫,你我之间的基情永不变质。有你就有我,有我就有你。我眼中只有你!心里再容不下别人。”大雄深情告白道。

    “大雄!”叮当猫也好感动。“小心,基友!是静香兽!”蓝胖子大骇道。

    “然也,是我!”一只姑娘出现了,她是静香兽,苦苦追求大雄却得不到他的心。好在静香兽很豁达,得不到大雄的心,那就要他的基老躯壳。可能是使用方法不当,导致大雄一看到静香兽,直打哆嗦,话也讲不完整。

    “大雄,你过来。”静香兽冷冷道。

    “静,静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雄吼道。他的眼神缥缈,不敢正视静香兽。

    救我,速速救我。大雄向叮当猫打手势。

    蓝胖子收到了基友发出的求救信号,呼的一下,它奔窜而至,来到静香兽前方十丈处。“静香兽,不得无礼。我的基友大雄命运多舛,他明明是基老,你偏不信邪,成天嚷嚷着改变他的取向。并趁我不在时,掳走他,将他四肢钉在墙上,用蜡烛与镊子摧残大雄的无垢之躯。可恨!”

    “可恨?”

    静香兽冷笑。

    “叮当猫,大雄本不是基老的,他是正常的汉子,我喜欢他好久了。可你呢,你一出现,大雄喜的不要不要的,天天和你腻在一起,分也分不开,人家,人家也好无聊啊!”静香兽道出实言。

    “关我什么事情!”叮当猫怒道。“喵个叽叽的,你无聊去找其他的汉子,大雄是我的,我在他的身体烙上了印记,谁也不能除去。静香兽,啊打啊打啊打!”

    叮叮猫挥动它的小拳头,不由分说,招呼向静香兽。

    砰砰砰!砰砰砰!一颗颗蓝色的拳头疾风骤雨似的,落在静香兽身上。可她面无表情,眼睛睁得大大的,死死盯着蓝胖子。“你的愤怒只有这种程度麽。”倏然间,静香兽冷酷道。她右臂一挥,气浪掀爆,砰!叮当猫被撞飞了,“纳尼!”蓝胖子叫道。

    “不可伤害叮当猫!”大雄长臂挥开,登时,一道基气涌出,如龙蛇窜舞,将叮当猫护在中间,确保它安然无恙。基友之躯不可伤,基友的局部地区之花更是不容有失。大雄生气了,因为静香兽对叮当猫下了死手。“喝!”大雄怒吼,嗤嗤嗤,上千道基气Tou体而出,瑰丽绝伦。

    “大雄!”静香兽冷声道。“为了那只蓝胖子,你当真要与我翻脸?”

    “不是翻脸,是要杀了你!”大雄恨道。“你这个痴女,明知我是基老,对姑娘不感兴趣。”腾!大雄一步踱出,跃离数丈之远。“死吧,静香!”大雄右手食指一点,咻,一道绿光飙出,其疾如电,瞬间而至。

    静香兽长发披散,形如鬼魅,蓦地,她双目绽光,呼哧呼哧呼哧!她的乱发劈甩,像是喷发的海藻。

    蓬!碧光荡炸。

    静香兽的乱发劈碎了大雄点出去的那道绿光。

    “大雄,你不但欠揍,还欠调教,呵呵。”静香兽笑得很凄惨。

    大雄方甫见到静香兽崩坏的笑容,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坏事了。可好基友因为自己而受伤,大雄决计不会坐视不管。“拼了。”大雄右手一抓,取来两把刷子,他道:“静香啊,莫欺基老叽叽小,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终有冲天而起之时。今天,我要让你知道我大雄也是有两把刷子的汉子!”

    呼呼,大雄抡动两把刷子,恶狠狠砸向静香兽。登时,风沙弥漫,日月无光,恶风荡飙之间,大雄宛若一尊行走在世间的神祇,他带来了灾难与烽火。

    蓬嗤,一大团火光自大雄的生命之海中迸出,以遮天之势逆飙而上,横亘百里之遥。“大火滔天。”听那汉子吼道。

    登时,火瀑飙涌,倾倒而下,亿万火星荡舞,似那无尽的星海。

    静香兽的心都死了。“大雄,为了叮当猫,你不惜杀掉我吗。这就是你的回答吗,在我和叮当猫之间,你选择了他,而非我。”静香兽一拍后颈,刷,一缕香火冉冉升起,在那倾Xie而下的亿万星火之中,这缕香烟太不起眼了,可它并未被浇熄,仿佛是连接天与地的一根细线。

    “大雄,那一天,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是因为月经不调,只为求你我一世情缘。那一次次的山路匍匐,不为永生,只求和你生猴子。”

    静香兽泪如涌泉,止不住的流。而那缕自她后颈飘散出去的香火遽地幌了幌,轰嗡!焰浪飙滚,虚空遽荡,大雄的那招“大火滔天”破了。

    上接霄汉,下引黄泉,一线而已。静香兽的真诚愿力得到了回应。而那只装死的叮当猫也从空间乱层中跳了出来,很是狼狈。“别追我,别追我。”叮当猫急道。

    在叮当猫身后,一缕香火如蛆附骨,紧追不舍。

    大雄怔怔无语。一手一把刷子,“静香她,她……”大雄不知是该感动,还是断情继而绝情。

    骤然间,静香兽切断后颈的那缕香火,让其自行活动,和她再无牵绊。“大雄,我不会再缠着你了。”静香兽道。“你我初识,我发下宏远,在颈后种了一颗情种,此种发芽,本该成长,接着开花。可你有负于我,我已将那颗尚未长成的种子烧了,化为一缕香火,过往种种,已成灰烬。”

    “啊!”大雄吃吃道。“静香,你真的打算放过去,不再觊觎我的基老之躯。”大雄想想还有些激动。

    静香兽点头不语,无喜无悲。哀莫大于心死。

    叮当猫还在和身后的那缕香火作斗争,“可恶的静香兽,到头来还不忘算计我。”

    啪!叮当猫两手一拍,一片蓝光劈出,向后飘去,盖向那缕香火。“你有香火,本喵也有基老之火。”叮当猫怒道。“静香兽,你这歹毒的女人,今日留你不得。”

    将身拧起,叮当猫遽地窜出,它在高中掉转方向,蓄势而动,刷,纵向静香兽。“为了我和大雄的幸福,静香兽,你就安心地去吧。只有你死了,大雄才会对我不离不弃。”叮当猫自有它的打算。

    “好奇心害死猫。”静香兽呵呵冷笑。她就知叮当猫没安好心。蓝胖子算计她,正中了她的下怀。“来吧,叮当猫,再近些,你距离死门关不远了。”

    知彼知己,方能弄死情敌与小三。静香兽下过一番苦功,知道叮当猫的法宝众多,尤其是任意门,用来逃跑最是便捷。“哼,你的任意门今天将会无用武之地。”静香兽忖道。她目之所及,冷电遍生,噼啪,噼啪,电芒交相迸舞。

    大雄尚且沉浸在喜悦之中,“太好了,静香打算放过我啦,真是的,基老怎么可能和姑娘结婚。静香她太异想天开啦。”

    叮当猫闷头向前疾遁,忽地,它心中一凛,一股莫名的颤栗之情升了起来,“不好,静香兽那贱人还没对大雄死心!她在耍我。不,她是要杀我!”叮当猫当即取出任意门,先跑了再说。

    任意门是取出来了,可叮当猫打不开!

    “喵草!咋回事。”蓝胖子急道。

    “叮当猫。”静香兽的声音陡地响起,飘向叮当猫,像是软索,勒紧蓝胖子的灵台。

    “为喵任意门不能用了。”叮当猫急得直挠爪子。

    刷!

    静香兽疾驰而来,得意之情溢于言表。“蓝胖子,你这厮落在我手里了,还想有活路?要不是你,大雄会成为基老?要不是你,我早就和他生了很多猴子。”

    “静香兽,你对我做了什么。”叮当猫怒道。它从口袋中拿出一堆法宝,呼呼呼,全都抛向静香兽。

    静香兽提剑而来,笑容可掬。倏地,她抖开长剑,剑光爆涌,叮叮当当,金声大作,叮当猫抛出的法宝成了一堆废铁。

    “木有办法了。”叮当猫叫道。“只能拿出我珍藏的法宝啦!超人的裤头。”

    世人对超人的裤头的使用方法多有误解。叮当猫向静香兽展示它的正确使用方法。“看啊,静香兽。”蓝胖子将超人的裤头放在了头上,然后穿上了!

    变态指数呈直线生长!

    “喵哈哈哈!”叮当猫大笑。“姑娘,你渴望力量吗!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力量吗。”蓝胖子叫嚣道。

    打从脑袋上罩了超人的裤头,叮当猫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脸蛋更蓝了。“任意门啊任意门,要你何用。”叮当猫一拳砸出,砰的一声爆响,任意门化为碎片,四下迸飞。

    “静香兽,你的Jin制对我没用了!”叮当猫道。它转过头来,凝望静香兽,那双猫眼中满是恨意。“你阻止我与大雄Gao基,其罪当诛。我代表基老之神杀了你。”

    喵的一声,叮当猫发飙了,好似狂狮,怒不可遏。

    静香兽略显惊诧,“嗯?超人的裤头让蓝胖子的体能恢复了,而且挣开我事先布置的Jin制。”

    不及细想,静香兽仗剑直取叮当猫的裤头。

    “只要毁了超人的裤头,看你如何嚣张。”静香兽主意已定,手中的长剑迸出十数丈长的光芒,遽地斩向蓝胖子的脑袋。如果可能,静香希望连叮当猫的猫头一道削去。

    “喵!”

    叮当猫长啸一声,猫爪子陡地挥扫,刷刷,两道蓝色的电光闪起,急旋飙出,将静香兽劈出的那道剑芒绞碎。

    大雄也醒悟过来,“静香,叮当猫,不可撕比,我们还能愉快地玩耍。”

    “不可能!”叮当猫斩钉截铁道。

    “不杀叮当猫,我决不罢休。”静香兽也道。

    为了拥有大雄,叮当猫、静香兽寸步不让,毫无转圜之地。

    “猫猫拳!”叮当猫忽道。它的两条前爪遽地挥动,砰砰砰,一团团蓝色的拳劲倏地发出,密不透风,飙向静香兽。

    静香兽身姿轻盈,一跃而起,“什么阿猫阿狗都跳出来了,可恶,老实待在你们的狗窝里不就好了吗。何苦寻死。”静香兽双手握剑,厉喝一声,“华山之剑。”

    锵!

    剑吟遽起,宛如龙啸,撼动九天十地。旋即,漫天剑影倒竖,数量不下千。

    刷刷刷!刷刷刷!

    剑落如雨,破空之声绵绵而起。听得人头皮发麻,几乎想扭身就逃。

    叮当猫亦然。忖道,好个静香兽,她对大雄的执念太过,几乎成了病态。“唯有杀了她,才能斩去她的执念,也可了断我们三人的恩怨。”念头一转,叮当猫双爪向前抓去,喀拉拉,虚空荡碎,碎片飘摇。在叮当猫和静香兽之间,赫然出现了一道蓝色的光河。

    “船来。”叮当猫喝道。

    飕!一叶小舟遽地降下,叮当猫踏上船头,驶入蓝色的光河之中。而从天而降的剑雨,尚未击中光河,已成粉末,陡地消散。

    显然,蓝色的光河还有这艘小船都是叮当猫的法宝,可以抗衡静香兽。

    “这可真是好船啊,”大雄赞叹道。“叮当猫,无愧多宝道人之称,我不如他。不过,那也没关系,叮当猫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他的法宝自然就是我的法宝。”大雄也相中了那艘小船,想和蓝胖子一起划船赏月,泛舟湖上,岂不美哉。

    静香兽凌空虚立,身姿不甚真切,像是泡沫一般。

    叮当猫却有破法之眼,觑定静香兽的准确方位,一声冷喝,“开船了!”

    飕!小船怒飚,向前驶去,乘风破浪,荡开十里烟波,船头站着的蓝胖子更是意气风发。“这就是我要的生活啊,这就是我的船!而大雄就是我要的基老!”

    “嗯嗯。”大雄不住点头,“我就是你的基老!”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