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老与基老的对抗,拳头与拳头的交击。诸葛琴魔也觉激动,他双臂舒张,左手按在王基徒的Xiong上,右手按住加基豹的奶大肌。

    “你们,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啊!”

    诸葛琴魔兴奋道。

    田地会的会长,他之速度太快,切入撕比中的王基徒、加基豹中间,且用手去抓两只基老的奶大肌。

    “纳尼!”

    “发棵!”

    王基徒、加基豹的表情不同,都很精彩就是了。

    “两位!”诸葛琴魔笑道。“不要再撕比了,我知道你们都爱慕我的容颜。我也稀罕你们啊。大家都是基老,颜值也很高,不在一起,有负基老之神对我们的造化之恩。王大司徒,田地会的紫钻会员。”琴魔的声音陡地严厉起来。

    王基徒、加基豹被诸葛琴魔的气势镇住了。他们怔怔无语。

    “真好,这就是基老的米米吗。”诸葛琴魔道。

    醋凤、贾氏呆掉了,表情开始崩坏。诸葛琴魔的做法超出他们的预料,刷!醋凤怒飚而来,挥掌之间,基气荡涌,如同恶浪掀天,狠狠地拍打诸葛会长。“当着我的面,琴魔,你也敢取抓老王还有他亲弟弟的奶大肌。”醋凤冷道。

    “放开老王,放开老王,有什么冲吾来。”贾氏呼道。“王基友,你还不离开,诸葛小儿在抓你的米米啊!不行,绝对不行,你的擀面杖,你的肌肉,只能由吾的抓基掌抚碰。”

    刷刷刷,贾氏右手作爪状,遽地劈出,登时,乌光电射,凝实的铁爪冲向诸葛琴魔。贾氏怒火冲天,予以琴魔最狠辣的惩罚,抓碎他的颅骨!

    面对醋凤、贾氏的联手攻击,诸葛琴魔这才收敛嚣张之态,也收回了自己的手。“老王啊,田地会的紫钻会员啊,你们要记住刚才的感觉。我的手技,据说不亚于甲腾鹰兽的黄金手指,你们懂的,反正我不懂。”

    言罢,琴魔双袖齐出,砰砰,将王基徒、加基豹撞飞。田地会的会长独自面对醋凤、贾氏的怒火。

    “基霸有情!”诸葛琴魔冷喝道。

    蓬嗤!一团基气旋出他的生命之海,宛若灿烂的星辉,泅散开来。

    不管是醋凤拍来的掌气还是贾氏的铁爪,全都陷入琴魔放出的基气之中,像是鱼儿离开了水,“扑扑”弹跳,却不能离开。

    “醋凤,贾氏。”诸葛琴魔遽地升空,凌虚而立,他明眸善睐,顾盼之间,基情陡生。“你们俩也是大基老,我也不瞒你们啦。本人有大智慧,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你们知道吗,我是要做基霸的男人!”

    “基霸?”

    “基,霸?”

    贾氏、醋凤咀嚼那两个字,各有深意。醋凤还是第一次听好基友说他要做基霸。“多么崇高而又美丽的志向!”醋凤道。“琴魔,我支持你。可我也知道你的基霸之旅,荆棘遍布,你走的路异常艰辛,满是鲜血与基情,当然还有汗水。”

    贾氏无言,忖道,诸葛小儿,口气不小。他要做基霸?谈何容易!便是那曹阿玛、柳皇叔、孙肿么辣也不敢说自己是基霸,他诸葛琴魔就行?难难难!贾氏不看好田地会的会长。

    “谁敢挡我的路,我就杀了谁!”诸葛琴魔再道。“基霸有情,可也能无情,无情的我更可怕,见识过的人,无一存活,皆成了累累尸骨。”

    闻言,贾氏直冒寒气。“这厮不是在开玩笑。他把我当成敌人啦!”

    柳皇叔的两位结拜兄弟冷笑不已,尤其是手持长刀的汉子,“诸葛琴魔,你敢以基霸自称,狂妄!柳皇叔敬你爱你,你将他的基情弃之如敝屣。真替柳皇叔感到不值。”

    “二哥欧巴,也别和他废话!单是他身兼田地会会长一职,就足以杀他!吃我一矛!”

    柳皇叔的三弟挥动丈二长矛,扫向诸葛琴魔。他本来就不喜欢琴魔,听他口出狂言,更是火大。

    柳皇叔的三弟,基号曰“狂妃”,俗世姓张,和卧蛇岗的张小三并无任何关系。

    “狂妃,来得好!”

    诸葛琴魔翩然降下,轰!轰!地面塌陷,难以支撑琴魔的身躯。“你和观鱼待在柳皇叔身边久矣,可没学到皇叔的涵养,何不去死。”

    话音甫落,琴魔一指点去,叮的一声嗤响,止住张狂妃的丈二长矛,矛头再难前进分毫,抵不过诸葛琴魔的一根手指。

    张狂妃脸色难看。

    这时,柳皇叔的二弟观鱼公子来了。“放开狂妃。”观鱼公子哼道。锵的一声,长刀劈下,刀光荡涌,涤扫四合八荒。

    诸葛琴魔气机一动,攫来他的古琴。当!古琴竖起,隔开那一重重刀光。

    “狂妃,柳皇叔对你的爱不够深沉吗。”诸葛琴魔戏言道。他之手指微微屈起,旋又绷直,当的一声,光华爆飙,张狂妃连同他的丈二长矛倒飞而出。

    “诸葛小儿,尔敢!”观鱼公子挥刀而来,力逾千钧,誓劈琴魔。

    “观鱼,好基老。”诸葛琴魔袍袖一振,一道基气旋开,将古琴卷来。锵嗤,琴魔自古琴内取出一柄长剑,迎着观鱼公子的长刀斩了过去。

    崩的一声脆响,长刀应声而断。而琴魔手中的剑掠过观鱼公子的脑袋,削去他的束发玉冠。

    青丝披散,观鱼公子岿然不动。

    骤然间,寒芒乍现,一口青鱼偃月刀出现了。此刀护主,斜劈而下,青焰遍生,倏化火河,将诸葛琴魔困在中间。

    张狂妃大喜,“哈哈哈,琴魔小儿,你找死!观鱼欧巴取出他的青鱼偃月刀,你如何躲避!痛快的死对你来说太过幸福,你将求死不能!”

    观鱼公子的面庞被头发盖住,张狂妃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知道二哥很可怕。

    “真基霸剑!”只听诸葛琴魔嗤笑,右臂挥动,长剑倏地斩向前方的青色火河,蓬!火光迸舞,抛天卷起。火河断,焰火熄。

    啪!观鱼公子抓住青鱼偃月刀,方圆十丈,青芒炽盛,螺旋似的旋荡。

    诸葛琴魔背负古琴,手执长剑,傲然道:“观鱼公子,你今日休想离开此地。放心,我会将你的脑袋安置在卧蛇岗最醒目的地方。至于你的三弟狂妃,他会陪葬。”

    呼,一阵寒风旋过,掀开观鱼公子散落的头发,他的卧蚕眉像是活了一般,那双丹凤眼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觑定诸葛琴魔,视他为死物。

    人言狂妃狂,却不知观鱼公子更狂。

    锵!观鱼公子拎起青鱼偃月刀,锋刃所向,唯有诸葛琴魔。

    “基老,你成功的引起我的注意。我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因为你而改变了长度与直径。”观鱼公子冷冷道。

    “很好。看我下面。”诸葛琴魔以霸道总裁的口气说道。

    “怎么讲,难道你对我也有兴趣。琴魔。”观鱼公子语气寒冷。

    “是柳皇叔。我感兴趣的基老是柳皇叔,而不是你,观鱼公子。你和张狂妃都是我接近皇叔的障碍,不除掉你们,柳皇叔怎可能与我安心Gao基。在我和他的世界里不需碍事的基老,这么说吧,你们都是小三,而我要上位,成为正宫。我与柳皇叔联手,称霸基老界不是妄谈,那时,我就是名正言顺的基霸,基老中的霸王,简称基霸!”诸葛琴魔一字字道,他直接讲明,也不再隐瞒。因为观鱼公子活不多长时间了,死人什么都不会说的。

    醋凤听到琴魔下定决心做基霸的时候,会心一笑,他舍了贾氏,遁光一卷,纵向张狂妃。在醋凤和琴魔的计划中,柳皇叔是跳板,助他们登上更高的地位。琴魔应付观鱼公子,那醋凤要杀之人即是狂妃,张狂妃。

    “食醋与我的大消声。”醋凤起手之间,一派宗师气象自生,斗气如龙,呼啸着飙出。

    嗡!张狂妃的丈二长矛遽地颤响,神兵感受到了来自醋凤的威胁。“醋凤,卧蛇岗仅次于琴魔的基老。”狂妃道。

    相传,醋凤与卧蛇,得一者可得天下基老!

    右臂倏地挥开,张狂妃擎起丈二长矛,矛影幢幢,扫向那道凝成龙形的斗气。

    砰!

    斗气之龙轰然炸开,气流荡卷,醋凤、狂妃衣衫猎猎,相视而笑。狂妃够狂,醋凤也很嚣张。此生如果不是敌人,他们会Gao基的。

    只能说是人各有志,造化弄人。生为基老,却不能Gao基。“杀!”狂妃一步掠出,斗气向前迸涌,为他开道。杀机炽盛,狂妃要斩醋凤。

    “醋凤,我有两杆长矛啊,可惜,你见识不到我的第二杆长矛。”狂妃道。他之第二杆长矛是隐喻的说法,即是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要被称作是小狂妃,再简单点说,消声巴。

    “狂妃,我不是讲了吗,食我大消声。”醋凤大喝一声,身后荡开百丈高的醋河,醋河之中,塘鲺忽地跳了出来,“我是醋留香,喜欢在敌人身上留下我的消声液。主人啊,你让开。”塘鲺遽地奔出,醋河随它翻滚,黑浪滔天,醋味瀑涌。

    “醋也有了,鱼也有了。吃生鱼片也挺好的。”狂妃举矛就刺,刷,一道黑流电舞而出,蓦地劈向醋留香。

    飕!飕!塘鲺的两条鱼须荡甩,一条鱼须甩爆了那道黑色的光流,还有一条鱼须像是带刺的绳索,缠向张狂妃。“狂妃,你是头好基老,我要放干净你的血,将你倒挂在树上,慢慢风干,作为口粮贮藏在醋河底部。”

    张狂妃也不答话,挥动长矛,当的一声,劈开塘鲺的长须。

    “发棵!”

    狂妃忽觉自己被什么撞了一下。

    “如何,我的擀面杖,你感受到了吗!狂妃。”醋凤出现在张狂妃的身后。

    “卑鄙!”张狂妃道。

    呼!他陡地回身,丈二长矛当头砸向醋凤。

    醋凤一抬手,一团水光涌开,铺成水路,横在他头上。砰!张狂妃的长矛砸在水路之上,溅起数十米高的浪花,可未伤到醋凤。

    “主人,我们约定好了的,你不动手,他是我的。”醋留香急道。

    “谁和你约定了。”醋凤笑道,五指弹舞,咻咻咻,基气窜舞,也劈入水路之中。登时,那道水路拧绞起来,像是直立的银柱,“死吧。”醋凤道。

    轰!银色的水柱倾倒,水箭怒飚,密如蝗虫,飕飕飕!飕飕飕!刺向张狂妃。如果被刺中,狂妃即会成为刺猬。

    醋留香略表遗憾,可它什么也不做。用基老做成的肉干少了就少了吧,再去寻新鲜的基老就是。只要技术好,何愁口粮少。“狂妃与观鱼公子一死,柳皇叔就是诸葛琴魔的了。琴魔的东西也就是醋凤的,主人有的我也有。”塘鲺很想见到柳皇叔,可以的话还想把他风干,慢慢食用。

    自诸葛琴魔公布了自己的身份,卧蛇岗的基老们各司其职,他们知道王司徒还有他的属下,一个不能少,不是葬在此地就是殒命当场。“琴魔是卧蛇岗的扛把子,我们也需努力,王大司徒还有他的侍从看不起我们,那是因为他们有眼无珠,说我等是下里巴人,不足道哉,让他们见识见识卧蛇岗基老的厉害。”张小三道。

    吴二货也道:“过了今日,大司徒能不能活下来还是未知,一个不能自保的基老,怎会顾全他的手下,不,是他的狗。”

    “杀!”

    “杀!”

    “杀!”

    卧蛇岗的基老们围剿大司徒府的基老,毫不留情。

    王基徒大怒,“你们,你们!”

    加基豹道:“我们如何,欧尼酱。你也跑步不了,会长给你机会了,为何不珍惜。看罐子!”

    呼!加基豹的罐子飞了出去,陡地撞向王基徒。

    “不管你试多少次都是无用的。我愚蠢的奥豆豆。”王基徒长袖一翻,一只相似的罐子甩了出去。

    Duang!

    两只罐子撞在一起。不管是写着王老基的罐子,还是写着加多豹的罐子,它们都不能奈何对方。

    加基豹笑容恬淡,“欧尼酱,你以为我只有罐子法宝吧,哈哈哈,看我下面。”

    “嗯?”王基徒一惊。

    看他下面?

    那是什么!

    另外一边。观鱼公子挥刀劈向诸葛琴魔,当啷,青鱼偃月刀和琴魔手中的长剑相击,剑芒飙舞,绕定长刀,“撒手。”诸葛琴魔道。

    “不可能。”观鱼公子掸了掸袖子,将那些沿着青鱼偃月刀冲向他的剑气掸去,“琴魔,难怪柳皇叔稀罕你。遗憾,大哥再见不到你了。”锵的一声怒吟,观鱼公子执起青鱼偃月刀,刀芒溺飙而上,直贯天穹,像是一道青色的瀑流,接天连地。

    当当当!诸葛琴魔背负的古琴不住弹跃,疑似挣出,朝天飞冲,对抗那道青色的飞瀑。

    刷!诸葛琴魔身与剑合,经天而起,向青色的瀑流纵去。“重整山河,还看今朝。”长喝一声,琴魔右臂遽地挥下,嗤啦,一道剑弧旋出,好似蓝色的弯月,既漂亮而又危险。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