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基老相望小鲜肉。

    王基徒的年龄要比诸葛琴魔大,在他看来,琴魔分明就是那水分很多的鲜肉,各种水都很多。

    “田地会已成过往,诸葛琴魔,你又能兴起什么风浪。”王基徒一抬手,嗡,一团基气荡开,一罐子旋飞而出。只见罐子上写了三个字,王老基。

    王老基是王基徒的俗世之名,他的亲兄弟加基豹,又唤作加多豹。两人不能想见,一见面就撕比。

    “诸葛琴魔,看我的法宝!”王司徒右掌翻拂,一股宏力荡开,推着罐子向前冲去。

    罐子上的“王老基”三字愈发耀目,熠熠生辉,光照千尺方圆。

    适才,诸葛琴魔以三分基元气示人,技惊四座。他自己承认了田地会会长的身份,何需隐瞒,琴魔有足够的自信。

    琴魔眼角余光一瞥,觑定飞来的罐子,罐子中盛放的饮料珍贵莫名,寻常基老,莫说是尝一尝,就是见一见也是极难的。

    “王老基!”诸葛琴魔冷哼道。

    “叮当猫,我的契约兽叮当猫何在。”琴魔扬声喝道。

    “本喵在此!”一只蓝胖子滚了过来,蓝色的基光迸洒,将叮当猫衬托的呆萌呆萌的。“琴魔,你看,我为你寻来了谁。”蓝胖子在口袋里翻了翻,抓住一扇任意门,“芝麻开门。”叮当猫笑道。

    吱啦,任意门开了。

    蓬!基气荡爆,一头俊俏的基老走了出来,观他模样,和王基徒一般无二,赫然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来人正是王基徒的亲兄弟,加基豹,也能呼之曰加多豹。

    加基豹方甫走出任意门,掷出一罐子,那罐子和王基徒的罐子差不多,只是上面的字变了,变作“加多豹”三字。

    “欧尼酱。我来了。”加基豹冷笑。“你有罐子,我也有罐子。”

    Duang!

    两只罐子撞在一处,气芒飙舞,四下迸扫。王基徒、加基豹各自退后,望向彼此的目光多有不善。“我那愚蠢的奥豆豆哟!”王基徒怒道。“你为何在此?难道是诸葛琴魔将你招来的?”王大司徒很快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加基豹,你恁地成了田地会的会员!”

    加基豹笑道:“欧尼酱,我致力于改良土壤,让其能长出更多的庄稼。而诸葛会长,他是大师,擅长在田地里开车,技术老好了,我羡慕之余,基情顿生。故而投到田地会门下,成了会员。看呐,欧尼酱,这就是田地会会员的证书。”

    话落,加基豹小心翼翼拿出一包装华美的本子,扉页上写着田地会荣紫钻会员加基豹几个字,相当刺眼。王基徒的眼都亮了。

    听加基豹介绍道:“欧尼酱,我来为你讲解一下,现在的田地会和以前的不同了,诸葛会长大刀阔斧地重整田地会,入会的门槛高了,要求也高了。根据贡献点,会员分为白钻、蓝钻、红钻、金钻、紫钻等。”

    “”

    王基徒的内心是崩溃的,握草,亲弟弟都成了天地会的会员,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不知道,诸葛琴魔,我们还能愉快地玩耍吗,我和你Gao基,你暗地里将我的奥豆豆拉拢成了会员!王基徒怒意陡生,凶霸霸望向琴魔。

    诸葛琴魔一副高人风范,衣袂飘舞,像是即将离开尘世间的飞基。

    观他摆出这般欠发棵的表情,王基徒火更大,樱唇方启,吐出一团喜孜孜的和气,“琴魔,我怒太阳你基友啊。”

    诸葛琴魔右手抬起,指了指卧蛇岗的基老们,“王大司徒,这些都是我的基友,你请便,他们中有很多汉子很喜欢你呢。”

    “”

    王基徒再次无语。俏脸生寒,就连王府的基老们也不敢靠近他。

    刷。

    醋凤飞了过来,来到诸葛琴魔左侧。

    这两只基老站在一起,登时,基光迸涌,犹如山茶花开,遍山遍野都是。脸丑的贾氏气得讲不出话来。看脸的时代,只有大唧唧是不行的。贾氏脸上现出无奈的悲伤的表情。

    砰砰连声,空中的两只罐子还在互撞,一罐子写着“王老基”,另一罐子写着“加多豹”。

    王基徒、加基豹俩兄弟,不但长相难以分辨,祭炼的法宝也如同双生子。

    既然奈何不得对方,王基徒、加基豹各自收了罐子,相顾无言。

    诸葛琴魔让叮当猫请来加基豹,也是出于好心,“加基豹、王基徒,他们都是极美之基,我都收了,那该多好。”琴魔忖道。念头转到这里,诸葛会长基心大悦。

    有追求有目标总是好的,为之付出行动,能有所获才是最终目的。

    诸葛琴魔也知王老基、加多豹多有不睦,让他们和好,难啊。“唉,两人,我只能得到其中的一人吗。”诸葛会长暗道。

    三基愉快地玩耍,美哉,然人生之事多有不顺,智者如诸葛,也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既然不能Gao基,我只能和他们发展一消声情。”诸葛琴魔认真思考道。他想起和加基豹、王基徒独处的日子,“我们三人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都很壮观,可以说不分伯仲。凭棒击棒,叮叮有声,甚是悦耳,那时,我心情也很激动呐。”诸葛琴魔叹道。

    “会长,会长哟!”加基豹一声声唤道,将诸葛琴魔拉回现实。

    “噢,是田地会的荣耀会员加基豹同学,你有何事。”诸葛琴魔道。

    “会长,田地会终将复兴,而你肩负的使命让人感动,我相信在你的带领下,吾等基老意气风发,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焕然一新,我们将在基老界留名。千百年后,后世之人想起我们,也是一脸崇拜,恨不能与我等Gao基。”加基豹神情庄重,掷地有声道。

    “加基豹同学,你是个人才,好好Gan,我不会亏待你的,田地会也不会让你失望。有你这样的实力基友,我们才能加速前进。而我是掌门人,基眼如炬,炯炯有神,时刻督促汝等保持基情,继往开来,以大无畏的精神走向人生巅峰,迎娶鲜肉汉子,赢得生前身后名。”

    “嗯嗯。”加基豹点头道。“理应如此。”

    田地会的会长还有紫钻会员一唱一和,夫唱妇随也似。曹阿玛的智将王基徒听得很不是滋味,他心道,说你们得意,你们还上脸了,发棵,田地会真有那么好,为何不见起色,不过是你们一厢情愿而已。当今基老界,除了柳皇叔、曹阿玛、孙肿么辣三大基老外,群雄并起,基情万丈,势与苍天一争高下,诸葛琴魔,你是个人物,可在那些伟大的基老中间,并无优势。“所以你在等待,也很矜持,你需要的不是主公,而是盟友吗!”王基徒想通了这点。

    “难怪柳皇叔和你三顾茅厕,你不为所动。”王基徒又道。

    呼!王基徒长出一口气,目光陡地锋利起来,刀子一般,瞥向诸葛琴魔。“我兄弟加基豹是个好苗子,在琴魔的培养下,一步步成长,终将超越我的成就。哼,我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王基徒又瞅了瞅柳皇叔的两位结拜兄弟。“他们得到了皇叔的授意吗?是来保护诸葛琴魔的?”

    “那面如重枣的汉子,基情旺盛,有万夫不当之勇。是基老界的名将!”王基徒赞道。

    “欧尼酱,欧尼酱!”加基豹唤道。声声殷切,而又充满真挚之情。

    “我的奥豆豆啊。”王基徒道。“既然你已经加入了田地会,我再说什么也晚了。你我兄弟一场,却站在了对立面,实非我愿。可身为兄长,我还是尊重你的选择。奥豆豆,为你的抉择付出代价吧!”一声轻蔑的冷喝,王基徒再度祭出他的罐子形状的法宝,轰嗡,气流掀动,十方遽晃,那写着“王老基”三个字的饮料罐子蓦地砸下,势大力沉,如同昆仑山崩塌。

    刷,人影疾飞,田地会的紫钻会员加基豹挡在诸葛会长前面,他双臂挥展,荡开两排基气,直如云海翻腾,气象万千。呼哧,呼哧,一道道基光飙窜,拱卫着一只写有“加多豹”三字的饮料罐子。“欧尼酱,不可伤害我田地会的会长。你有罐子,我同样也有。”

    兄弟二人一先一后,祭出他们的法宝。两基相争,各逞其能。田地会的会长诸葛琴魔,哂然一笑,三分基元气再次上手。“加基豹,会长来助你。喝!”诸葛会长冷喝一声,右掌之中多了三团基元气,浩瀚威能,夺天地之造化,引鬼神痛经,月经不调。

    呼!呼!呼!

    三团基元气遽地飙涌,登时,天昏地暗,群基骇然。

    “哈哈哈哈,琴魔真乃俊彦也。无愧卧蛇岗的扛把子之名。”吴二货赞道。

    “卧蛇岗,这是要出名的节奏啊,我等本土基老也会扬名天下,琴魔基友,你功不可没。”张小三喜道。

    “实际上,我也想加入田地会,去刷钻升级会员。”另有一只基老道。

    “可是俺们的基友琴魔有些不地道,卧蛇岗的人都知道,想要加入田地会,没钱你玩个消声巴!”

    “草,小哥你道出了我们的心声。”

    “诸葛琴魔啊诸葛琴魔,我们要理解他,无有钱,他焉能成就事业。”也有基老表示理解诸葛会长的做法。

    卧蛇岗基老们的议论之声,诸葛琴魔听在耳里,记在心上。“基友们,你们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我接手田地会时,它已是烂摊子。多亏我耗尽心力,才稍稍改变它的病容。然,要想彻底在振兴田地会,再多的钱财也不够。基友们,你们要体谅我的苦衷才是。嗯,以后卧蛇岗要改成观光胜地,本地的基老也要收钱才是。”诸葛会长眼光辽远,看到了很多金笔在滚动。

    有了诸葛琴魔的相助,加基豹再撕比他的欧尼酱,事半功倍。

    “噗!”王基徒的香肩绽放一道数丈高的血浪,冲天旋起,极是骇人。“加基豹,你很好。”王基徒恨道。不顾兄弟之情,行那亲者痛仇人快之事。“王老基!”听王基徒吼道。

    那罐子上写着“王老基”的法宝迥然回旋,砰的一声,撞飞写着“加多豹”的罐子。

    刷!

    贾氏大步如飞,奔向好基友王司徒。“王基友,你无恙否?”贾氏很心疼。为王基徒止血、疗伤。

    “贾氏,我来了。”

    诸葛琴魔的基友醋凤哼道。

    醋凤看到贾氏一脸关切地盯着王司徒,不知为何,基老之心不悦。很想弄死王基徒就是了。

    “快饮,没时间了!”贾氏催促道。

    “基友,我知。”王基徒无奈道。

    他一弹指,崩的一声,“王老基”罐子的瓶口打开了,罐中的神秘饮料聚成一股长流,涌入王基徒口中,他长鲸汲水一般,痛饮罐子里的饮料。登时,他的伤体痊愈了,又是一头好基老!

    “欧尼酱,你不如我。”加基豹冷笑。欧巴饮用饮料,加基豹怎可落后于人,他一挥手,气劲飙出,旋开写有“加多豹”的罐口,哗哗,罐中的饮料飙向加基豹。

    你喝我也喝!

    加基豹当着王基徒的面,豪饮罐中的饮料。

    田地会的会长赞道:“好个紫钻会员,就连喝水都比别人有气势,诸君,何不加入田地会,你们也会像加基豹同学这般豪迈!”

    卧蛇岗的基老们笑而不答。他们稀罕的是诸葛琴魔这个人,而不是田地会的会长。

    “会长也尝一尝。”

    加基豹反手拍在罐子上,哗啦,饮料迸出,像是水箭,飙向诸葛琴魔。琴魔欣然接纳,饮了它。

    “嗯,好味道。”诸葛琴魔赞道。

    “那是自然。”加基豹得意道。

    被会长称赞,他当然开心。

    王基徒伤体已愈,基气蓬然,窜出双臂,结成十丈长的气带,犹如长虹奔舞,遽地劈向加基豹。

    加基豹一声冷嗤,持罐而去。“欧尼酱,再来,我可就不客气了!”为了田地会,加基豹要大义灭亲。

    砰砰!加基豹两道掌印拍出,撞爆了扫来的气带。

    “田地会才是我的归处。而你,不想死就加入到我们中间。”

    “士为知己者死,曹阿玛就是我的最大知己。”王基徒冷笑。“让我背叛他,绝无可能。奥豆豆,来啊,正面Gang。”伴着一声长喝,王基徒纵步而出,左掌劈下,轰!一记气刀锵然旋开,凌空枭向加基豹的脖颈。

    “基之道。”加基豹喝道。

    嗤啦,光弧迸涌,交织成一条光路,延展百丈之长,倏地冲开王基徒劈来的那记光刀。

    而加基豹拾级而上,“欧尼酱!”

    “奥豆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