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凤在前面飞,贾氏在后面追。

    你追我赶,你情我愿,你飞我也飞。两只基老好不得意。真个是天若有情必是基情,沧海桑田基老会种田。

    诸葛琴魔是田地会的当代会长,看到自己的好基友被贾氏追赶,他像吃了苍蝇似的难过。“不可能,绝不可能,太荒唐了。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醋凤身上?贾氏脸蛋极丑,配不上醋凤,也不符合他之审美观。”

    王基徒道:“琴魔,你为何生气?难道我在心中的地位比不上醋凤!”

    诸葛琴魔像是没听到,他的眼睛盯住醋凤还有他身后的贾氏。“三分基元气!”诸葛琴魔喝道。

    三分基元气,田地会的枭雄“雄八”的成名绝技。

    雄八早成了历史,他创出来的三分基元气也随着他的败亡而失传,可雄八是何等人物,自不会让自己的心血付诸一炬,他将三分基元气的功法心诀藏在田地会的论如何种植庄稼、我是耕地好手、田地会的基老、花生与福尔摩斯演绎基情、田间的基友等书中。

    诸葛琴魔将田地会的藏书逐一阅尽,最后汇成三分基元气的功法、心诀等。琴魔很佩服雄八,可惜他们不在一个时代,否则,诸葛琴魔遇到雄八,不Gao基都难啊!同是冰雪聪明的基老,叽叽都很壮观,不做基友,还能做什么!

    三团元气倏地旋出,一团撞向贾氏的脑袋,一团砸向醋凤,还有一团扫向的却是王基徒。

    诸葛琴魔稀罕老王,可也不放心他。

    贾氏大喜,“基友,王基友,LOOK,是三分基元气,雄八的绝招。诸葛小儿会使用,这能说明什么!”

    王基徒翻掌劈向那团元气,将其轰爆。“说明诸葛琴魔正是田地会的会长!他与雄八一脉相承,同属田地会。”

    知道了事实,王基徒殊无悦色。他很早之前就知道了,不愿相信就是,于是自欺欺人。

    两基相逢是一种缘分,缘起缘散,缘尽……

    王基徒尚未来得及伤感,卧蛇岗的基老们大声喝彩,“醋凤先生,不要再跑了,你不是贾氏的小苹果,弄死他!”

    “醋凤先生,你和贾氏是不可能的。贾氏脸黑,你脸白,贾氏丑极,你又生得极美。两种极致,怎可能Gao基!”

    “如果贾氏可以,我为什么不行。醋凤大美人,我想和你困觉!”

    “贾氏,你自尽吧,你哪点配得上我们的醋凤美人。”

    “除了诸葛琴魔,谁能与醋凤先生Gao基!”

    卧蛇岗的基老们都很不服气,因为脸丑的贾氏貌似成功引起醋凤的注意。

    “醋凤,我有鱼塘百亩,可送与你。”贾氏道。

    “”醋凤无语了。

    发棵,那百亩鱼塘就想收拢我?醋凤一摆手,他的契约兽醋留香飞了过来,鱼尾挥摇,“主人啊,让吾吃了贾氏。他垂涎你的基色,可恶!”

    塘鲺和醋凤待的时间久了,也能分辨出美丑,渐渐的,它也不稀罕雌鱼,只喜欢公鱼,成了名副其实的基老鱼。

    所以说,千万不要和基老待在一起,他们会用基情将你渡化,随他奔赴断贝山,同作基老。

    吴二货、张小三暂时成了卧蛇岗的领头人物,而文葬、东赤真人则代表王府。

    “贫道就是好基老,好基老就是贫道。”东赤真人道。

    他联手文葬,杀掉了卧蛇岗的李四爷。文葬还夺取了李四爷的法宝“劳妞”。

    吴二货缓缓道:“东赤真人,你自诩好基老,实则卑劣之基。放着洞府中如花似的基友,却在外面摘小鲜肉的局部地区之花,名声如何,大家一看就知。”

    张小三接着道:“文葬,你和东赤真人都是一样货色。难怪会成为朋友。东赤真人的好基老形象差不多成了基老界的笑话,而你的事迹较之东赤真人,更是不堪。你们都归入王大司徒门下,难不成王府是蛇鼠一窝?”

    文葬冷笑:“张小三,你这厮是小三专业户,今天竟教训起来我。我没听错吧,告诉我,你的人格哪点比我高尚?啊,我想起来了!被我消声过的小鲜肉,他成了你的基友,如何,当接盘侠有趣吗,张小三!”

    东赤真人怒视吴二货,“贫道的好基老形象一向稳定。不是你说不行那就不行。吴二货,你待在卧蛇岗不就好了麽,偏偏离开那片贫瘠的乡下之地,来到我们这里放迪奥。王大司徒不教训你,贫道替天行道!”

    道袍猎猎,基气旋天绕走,东赤真人劈手打出一片剑芒,“基东之剑。”真人叱道。

    吴二货的契约兽,“骁疾跋”兽幌了幌脑袋,飕的一声,窜了过来,“东赤真人,听说你的擀面杖一般般,而我又号称小消声巴,我们很般配,何不相杀。”

    嗷吼!

    “骁疾跋”兽怒啸,恶气翻涌,向前怒飚而去,拍散了那片剑芒。

    东赤真人右手一抖,剑气幌颤,法剑斜指“骁疾跋”兽,“哼,你的擀面杖不怎么样,别拿它说事,也不要和贫道的作对比。骁疾跋兽,你和吴二货一样,都是将死之人。”

    刷!

    东赤真人脚踏罡步,法剑挥起,“叽叽不动,心情如何激动,贫道有剑,愿葬面前之兽。基老之神在上,贫道动嗔了!”

    剑影幢幢,遮云蔽Ri。剑气所向,分明是“骁疾跋”兽。

    嗤嗤嗤,一道道剑气破空而至,劈向“骁疾跋”的身体。东赤真人恨它不知轻重,乱讲话,不摘掉它的舌头,毁了它的躯壳,真人的怒火难以熄灭。

    吴二货很淡定,在旁观望,“我的骁疾跋兽,虽然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比较低调,可它技术好啊。足以弥补其难言之短。东赤真人,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否则骁疾跋兽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蓬!蓬!蓬!

    一团团剑气被“骁疾跋”兽撞碎了,难以伤它分毫。

    “东赤真人,你的剑式平淡无奇,就和你的小叽叽一般。”骁疾跋兽不忘揶揄真人。

    “你懂什么!”文葬叱道。“东赤真人的手技了得,以我来来,甲腾鹰兽的黄金手指也比不上他。你一个骁疾跋兽,如何比得上我的好基友。”

    大怒之下,文葬祭出“劳妞”,轰隆隆,气浪荡叠,向前堆砌,轧向“骁疾跋”兽。

    张小三摇起他的手指,“文葬,你真是有够丢人的,和骁疾跋兽一般见识。我都看不下去了。”

    呼的一下,小三旗飞了出去,光幕倒垂,倾斜而下,“文葬,你人品不行,可我对你不离不弃,来吧,Gao基啊!”张小三吼道。

    “张道友,你的品味下降了?”吴二货质疑道。

    “吴道友,你不懂。我偶尔也会换换口味。”张小三道。他祭出小三旗,就是为了擒下文葬,与其合基证道。

    砰的一声闷响,文葬放出的“劳妞”撞开小三旗,让它难以发挥作用。

    “呵呵,小三专业户。你看上我了,我却瞧你不顺眼。想与我探讨人生哲理,不可能。”文葬五指戟张,哧哧哧,五道基气飙出,打入“劳妞”之内。轰隆,“劳妞”遽地振幌起来,像是山岳一般,朝张小三移了过去。要是被它撞中,不死也难。

    小三旗在“劳妞”面前,一时暗淡无光。张小三只得收了他的小旗。“劳妞本是李四爷的法宝,四爷已被你和东赤真人除掉了,他之法宝,理应归于卧蛇岗。我若不取,怎对得起四爷的在天之灵。”

    一番假意之后,张小三忽地飞出,纵向“劳妞”。他与吴二货、李四爷是旧识,更与四爷有罅隙,故而研究过李四爷的法宝,文葬是新手,刚刚取得“劳妞”,他对“劳妞”的了解远比不上张小三。

    遽见张小三双手齐拍,啪,啪,击中“劳妞”。登时,山岳似的“劳妞”停止旋动,像是被人施了定身咒。

    “嗯?”文葬蹙眉道。“卧蛇岗的小三专业户还是有些本事的,我小觑他了。”

    砰!

    文葬右掌发出一道基气,向前旋出,轰中了“劳妞”。

    “放弃吧。文葬。”张小三笑道。“劳妞是我的了。你拿不走它。”

    张小三撕比文葬之时,东赤真人和“骁疾跋”兽也撕比的昏天黑地,“草。”东赤真人忍不住道。

    “这个拥有小叽叽的契约兽真是了不得,能与贫道撕比到这种程度,震古烁今,世间罕有!贫道有爱才之心,何不收了它。”东赤真人心思一动,细长凤目放光,刷刷,扫向“骁疾跋”兽。

    “发克!”骁疾跋兽打了一个寒颤,它被东赤真人盯上了,总觉得被强消声了,极不舒服。“我的主人只能是吴二货,他虽然比较二比,可对我很好。东赤真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哪里比得上主人。”骁疾跋兽闷哼一声,朝前冲去,吼呜,它张开血盆似的大口,咬了下去。

    东赤真人有心收了“骁疾跋”兽,他收敛杀意,法剑也收了起来。“好兽。”东赤真人双臂挥动,他要和骁疾跋兽搏斗。

    “人力比你想象的还要强。”东赤真人喝道。

    啪!啪!东赤真人的左右手分别抓住了“骁疾跋”兽的嘴两侧,用力撕拽。

    “骁疾跋”兽疼痛难忍,“好个生萌的基老。”它叹道。有些蛮力,可也无用。“骁疾跋”兽的长舌劈出,好似飞旋的红带,遽地扫向东赤真人的脑袋。

    砰的一声轰响,东赤真人的脑袋捱了一下,可他不以为意。“骁疾跋兽,再来。”真人笑道。

    “这厮喜欢被揍?”骁疾跋兽诧异想道。

    吴二货再也看不下去了。“你们在做什么!”

    不可理喻。

    腾!吴二货御剑而起,斩向东赤真人。

    “碍事的二货。”东赤真人心道。他念头方动,法剑陡地飞出,迎挡吴二货。当啷,双剑交击,剑芒电舞,好似流萤。

    吴二货负剑而立,目光深邃。“消骁疾跋兽,还不归来!”

    暗中。

    柳皇叔的两位结拜兄弟并未行动,他们凝扫全场,撕比战况了然于心。“二哥欧尼酱,我们何不趁此拿下王司徒,献于大哥。老王是曹阿玛的心腹,以智力见长,大哥得到老王之后,那什么诸葛琴魔毫无用处,大哥还会在意他吗。”

    “三弟,曹阿玛对王基徒有知遇之恩,而他又是重情之人,你说,王司徒会归顺大哥吗?”

    “动之以基情,晓之以宇宙哲理,相信王司徒会皈依的。”

    “拉倒吧!”

    “喂喂,二哥欧尼酱,不好,有基老向我们冲过来了,他们要下手啦。”

    “那还等什么,撕比就是。”

    “好的二哥欧巴。”

    柳皇叔的两位结拜兄弟也是大能,尤其是二弟,他面如重枣,手持一柄大刀,“小辈,死来。”

    “哈哈哈,二哥欧尼酱,你怎么比我还冲动。”

    于是,柳皇叔的兄弟们和涌过来的基老撕比在一起。

    开始时,不管是卧蛇岗的基老还是王府之基,都未将柳皇叔的兄弟放在心上,他们只有两个人,再厉害也抵不过人山人海,何况卧蛇岗、王府也有大基老。

    醋凤也察觉到诸葛琴魔有点不对劲,“怎会,诸葛基友的眼神变了!”醋凤心惊道。

    贾氏像是被蛇盯住了的蛤蟆,很不舒服。他也是大基老,因为脸丑,自尊心更盛。“诸葛小儿,你终于承认自己的身份了吗。时至今日,田地会已成历史,你妄想凭一己之力为田地会续命,改变它之格局。不管是柳皇叔、曹阿玛或是孙肿么辣,他们都不会坐视不理。我听说柳皇叔最近和你走得很近,他知你是田地会的会长,那点爱才之心还有用吗。诸葛琴魔,接受命运的制裁吧!”

    “就凭你。”诸葛琴魔冷淡道。“你这丑比基老,拜在曹阿玛门下,却不为他所用。王司徒收留了你,把你当成是看门狗,就差在你脖子上拴一根绳子。你拿什么和我比,我是卧蛇岗的扛把子,又是田地会的会长。我之基友遍地走,脸蛋也是极好的。我如日月,你似萤光。”诸葛琴魔抛起古琴,大袖一振,当!古琴发出清亮的震音。

    “诸葛基友!”醋凤开口道。

    “够了,不要说话。wen我!”诸葛琴魔命令醋凤道。

    “”

    醋凤很想弄死琴魔就是了。这厮在说什么,他知道吗。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多不好意思,至少找到没人的地方再交换消声液。

    刷!

    王基徒长身而起,像是一柄寒芒飙舞的长剑,刺向苍穹。

    “诸葛琴魔。你我的基情,最终还是抵不过命运啊。”王基徒叹息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