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基徒,隔壁的老王啊。”诸葛琴魔一声长叹。

    铮!琴声遽地停下,杀意消弭。卧蛇岗的琴魔盘膝坐在一处高岗上,凝视对面的王基徒。

    “我身具大司徒一职,曹阿玛的知遇之恩,终我一生也难偿还。”王基徒道。轰隆隆,他脚下升起一座土山,直到和诸葛琴魔齐平才停下来。

    俩只大基老,实力相当,再撕比下去还是难以分出胜败。故而,他们相视而望。眼神交汇的刹那间,他们基情陡生,已知对方的心意。

    一曰情,一曰恩,情与恩不可一肩挑起。王基徒稀罕诸葛琴魔的美貌与才华,可他们注定只能发展一消声情。“曹阿玛,曹阿玛啊。”王基徒轻叹。

    基老界的三大枭雄,曹阿玛,柳皇叔,孙肿么辣。他们都有问鼎基老界的志向。

    其时,诸葛琴魔还未归附在柳皇叔麾下。王大司徒还是曹阿玛的智将。

    “琴魔,如果……”王基徒忽地开口道。

    “不可能!”诸葛琴魔直截了当回绝道。他知王基徒想说什么,“老王,不用劝我。你的美色与基情让我动心,可你不该用它们束缚我。你知道我志不在此。曹阿玛帐下,基老如过江之鲫,俊彦齐出。你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你就不能为了我吗。”王基徒道。心里还有一点期盼,可王司徒也知诸葛琴魔决定的事情,毫无回转之地。

    “老王,你造吗,当曹阿玛与你消声消声时,我的心好痛!”诸葛琴魔道。

    “琴魔,曹阿玛虽然年长于我,可他的技术更好。”王基徒道。

    “纳尼!”诸葛琴魔怒道。“王大司徒,你真的是那种基老吗!”

    “琴魔啊,我就知道你忘不了我。任何与我有过一消声情的基老,都如同你,食基知味。啊,好感动。”王基徒得意道。

    “哼!”诸葛琴魔别过头去,不去看王基徒。

    两人之间的气氛很好,基情也在掀涌。可总有看不顺眼的基老,比如说醋凤,再比如说贾氏。

    撕比中的醋凤、贾氏同时罢手,刷刷刷,他们目光凛然,同时扫向对坐的诸葛琴魔、王基徒。“可恶!”醋凤恼道。“诸葛小儿,当着我的面,你也敢和老王调情,视我为无物。喝。”醋凤一声长喝,基气荡爆,旋又汇成长河,卷起千尺高的怒意,轰然拍向琴魔与老王。

    “在我成为王司徒、王基徒之前,人称王老基!”老王哼道。“醋凤小子,你向我出手,就要承担后果。”

    刷!王基徒霍然飞出,手掌摊开,嗡,掌心发出一团基光,初时,只有乒乓球大小,飞出数丈远,有两间屋大。

    “爆。”陡听王基徒冷酷道。

    轰!

    那团基光遽地爆掉,声如海啸,八荒皆动。醋凤拍出的那道基气,难以抵挡,好似冰雪消融,消失殆尽。

    贾氏瞬间而至,他那张丑脸结了一层黑气,“醋凤,你的撕比对手是吾,而不是吾之基友。看盘。”

    三张铜盘,一张银盘,一张石盘,贾氏取出五张盘,他眉眼含煞,指尖窜出五道细电,灌入五张盘内。当当当,铜盘幌荡,银盘放光,石盘遽地扩大,像是车轮。

    “还不去。”贾氏厉声道。

    飕!飕!飕!三张铜盘如风飞至,噼向醋凤。此外,银盘、石盘在旁环绕,伺机而动。

    醋凤左手结印,登时,黑光旋舞,“食醋啦!”只听大基老怒道。

    轰嗡,光浪迸爆,以醋凤为中心,方圆千尺顿成醋河。而醋凤站在醋河之上,衣袂飘飞,宛如画仙,美得不像话。

    不看还好,看过之后,贾氏一脸狰狞,“比下去了,他又把我比下去了。为何,为何上苍不给我一张绝世的容颜!”姓贾的基老,声音尖厉,好似鬼哭。

    三张铜盘遽地旋下,刷刷刷,削向醋凤的俏脸,贾氏主意已定,他要划花醋凤的脸,看他如何猖狂。

    银盘也动了,离心甩出上百道光带,像是舞动的银蛇,缠向醋河之上站着的大基老。

    只有石盘稳如山岳,浮在上方。

    醋凤展颜一笑,声如银铃,“丑比,我已讲过,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是。对着醋河照一照,然后去死吧!”

    话音未落,醋凤双臂舒卷,与水面齐平。陡地,醋河升起五道水柱,拧动旋起。哗哗哗,水浪迸涌,醋味迭起。

    贾氏放出五张盘,作为回敬,醋凤引来五道水柱,与之对抗。

    崩!崩!崩!

    三道黑色的水柱撞翻铜盘,将其轰向高空。另外两道水柱遽然扫下,将银盘拍到醋河之中,沉了下去,竟未浮起。

    醋凤脚下,漩涡拧动,乍然间,一兽跃出,它脑袋向上一拱,驮起醋凤。“主人啊,吾观你似要装比,故而现身。你带吾一起飞啊!”

    “吾名醋留香,是主人的契约兽。”醋凤脚下的异兽笑道。

    “贾氏。你注定成为我脚下的石头,无用时,我当一脚踢开。”醋凤驭使醋留香,遁向贾氏。哗哗,醋河随后涌来,一路跟着醋凤。

    醋留香,本是流沙河中生活的一条塘鲺,狡戾异常,醋凤路过流沙河时,塘鲺一跃而起,长舌噼出,刺向醋凤的后背,要将其刺透,以作食物。然醋凤凭恃万丈基情与两滴基油,成功劝服塘鲺,收之为契约兽,并为其命名,曰醋留香。

    自从跟了醋凤,塘鲺喜欢饮醋,每日无醋不欢,正遂了醋凤的心意,将它养在醋河之中,作了那分水祥兽。

    那条醋河也是一宝,水底不知藏了多少珍宝。醋凤敌人不少,他杀敌之后,会将敌人的宝物搜出,丢入醋河之中。

    醋留香大尾一摇,哗,一道激流打了出去。“贾氏,你惹谁不好,偏偏恼了吾的主人。他心眼很小,最喜欢的基老是诸葛琴魔,唉,可怜,王基徒也活不过今天,谁让他喜欢上了琴魔。在那之前,贾氏,你要魂归醋河!”

    贾氏两指一挥,唿哧,基风旋出,裹了石盘,狠狠地砸向醋留香。“这鱼好烦人。”贾氏道。有其主必有其兽,“醋凤、醋留香,你们都该死!”

    “该死不死。”醋留香的鱼须飞出,轰!击中石盘,将裹着石盘的基风噼开,石盘不稳,幌了几下,坠了下来。

    “石头也能食。”醋留香笑道。来者不拒,它鱼头一扬,上下颌撑开,一股涡旋吸力顿生,扯了石盘向鱼嘴冲来。

    塘鲺即将吃掉石盘之际,醋凤一脚蹬出,踢中石盘,咔嚓,石盘碎裂,粉屑迸扬,倏地,金芒大作,差点闪瞎塘鲺的鱼眼。

    “还好吾炼成了死鱼眼。”醋留香心有余悸。

    原来,石盘中藏了金盘,这才是贾氏的后招。塘鲺如果吃了石盘,金盘破石而出,接下来,将会剖开鱼腹,取了醋留香的小命。

    醋凤心细,踢碎石盘,放出金盘,同时也救了塘鲺一命。

    嗡的一声长鸣,金盘旋了一圈,飞到贾氏手中。“醋凤,你的脑袋值得小生动用金盘。”

    醋凤道:“是吗。”

    贾氏道:“然。我要枭去你的脑袋,并将其冻住,如是,我可天天欣赏你那死不瞑目的表情。”

    醋凤道:“何须逞能,再来,我要告诉你,贾氏,你完全不是我的对手。说脸,你脸丑,不及我千分之一,说消声巴,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同样比不上我的!”

    贾氏怒道:“醋凤小子,你哪来的自信!”

    心头火气,贾氏右手五指扣住金盘,唿哧唿哧,基气不断涌入金盘。铿锵,金盘跳动,发出一声清远的震鸣之音。“死吧!”贾氏冷喝道。

    刷!金盘遽地旋出,登时,金光枭爆,绚烂如霞。醋凤双目及处,金色是唯一的色彩。塘鲺的死鱼眼也开始发挥其效,两道乌光迸出,扫开一条路来。醋凤大袖一展,基气旋出,涤荡开金浪。

    “贾氏,这点小把戏,你奈我何。”醋凤不避不畏,迎着金光,迳自向前走去。醋河在他身后涌动,像是一条黑蛇。

    快,快的来不及唿吸。金盘斩向醋凤的颈部。

    当!

    醋凤的颈项完好无损,金盘却被弹了出去,而且裂了一角,如同锯齿。

    “六脉基剑!”醋凤寒声道。

    刷刷刷!刷刷刷!六道剑气迸出,黑蓝红青白橙,剑气三指宽,长有六尺,齐齐砍向金盘。

    “啊,六脉基剑!”贾氏惊道。“基老界失传的剑谱,你怎会拥有!”贾氏不敢相信。

    当当当,六道剑气对着金盘狂噼海砍,盘上的裂纹密布,光泽也晦暗许多。咔嚓,咔嚓,两道裂痕呈十字形迸开,金盘分为四片,金屑舞动,贾氏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似在贾氏金盘下的基老数不胜数,时至今日,那盘却碎了!

    噗!贾氏吐出一口鲜血,面色灰败。金盘被毁,贾氏也受到伤及。“醋凤,毁我金盘,此仇不共戴天!”

    “毁了那就毁了,你看着就好。”醋凤冷笑。

    “贾氏,吾的契主如何,比起强太多,你眼睁睁瞅着心爱的金盘被毁,只能向落败的狗哀嚎,何用也?”醋留香嘲笑道。

    贾氏未曾想到醋凤会六脉基剑,失算了。“小子,你会六脉基剑,很好。我也不再保留,看我抓基掌!”怒喝一声,贾氏双手半抓,形如钢爪,刷刷,挥向醋凤。

    “主人,小心,是抓基掌!”醋留香骇道。

    抓基掌,又曰抓汉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之手,这宗武技极其诡异,失传已久,贾氏也是偶然得到,惊为绝技,时时修炼,还未至大成。

    虽未大成,贾氏却凭借“抓基掌”攥碎了很多基老的擀面杖,威能赫赫,由此可见。当然,贾氏是聪慧之人,抓基掌不能能杀敌,力度适当,也能让基友的小伙伴感到开心。

    贾氏、醋凤撕比,王基徒、诸葛琴魔反而观战,王司徒点评道:“琴魔,你有一个好基友。醋凤的实力在你我之间,甚至更胜我们。他的六脉基剑,神鬼莫测。”

    诸葛琴魔笑道:“可不是吗,我是谁?我可是卧蛇岗的扛把子,我的好基友,他能差到哪里去。不过啊,你的基友贾氏,他也很强。抓基掌,呵呵,他对你用过?”

    王基徒笑而不答。留给诸葛琴魔思考的空间。

    诸葛琴魔冷笑,“哼,他还真的用过!用在你的擀面杖之上吗?”

    王基徒还是不答。

    诸葛琴魔攥紧拳头,眼绽凶光,“贾氏,你该死!醋凤,吾的好基友啊,用你的六脉基剑灭了贾氏。”

    王基徒也道:“贾氏,你的抓基掌岂是寻常手技,拿出真正的实力来,让醋凤好好体会。”

    琴魔、老王为他们的基友声援,希望他们可以弄死对方。

    唿!

    醋凤飞离塘鲺,蹑空而上,他袖袍翻舞,基气绕颅旋走,“六脉基剑!”醋凤喝道。刷,一道比水缸还粗的剑气发了出去,砍斫向贾氏。

    贾氏双手齐挥,并指如钩,咔咔咔,扫中那道惊人的剑气,将其销蚀掉。嗡嗡,他的十指颤抖,“好厉害。”贾氏暗道。“醋凤果然能与我撕比。”贾氏眼神陡地凌厉起来,一步纵出,如同神剑出鞘,光华爆飙。

    “嗯?”醋凤讶道。贾氏散发的基老的香气,自西面而来,冷冷地拍在醋凤的脸颊上。“都到这个时候了,他还要与我调情吗?滑稽!”醋凤三指骈起,朝前划去,刷,一片剑幕洒开,当空落下,兜罩向贾氏。

    “呵呵。”贾氏低笑。“醋凤,注意来。”

    只见贾氏的大拇指向上,四指内屈,遽地向剑幕刺了过去,咔嚓一声激鸣,贾氏的大拇指穿透了剑幕,当是时,他内屈的四指遽地弹开,咔咔咔咔,弹碎了整张剑幕。

    “人言我痴,我道人愚。”贾氏像是鹞子似的翻舞,抓基掌再次使出,唿哧,唿哧,几十道指劲像是长藤,蓦地扫向醋凤。

    “好个丑比,意志坚定,能与我撕比到这种地步。”醋凤右臂一挥,剑风遽起,向前拂去,扫碎十七道指劲。余下的九道指劲旋即噼下。醋凤的左xiong大肌向上弹出,崩崩崩!震碎了九道指劲。

    “喔特热发克!”贾氏的下巴都快掉了。“草!”难以置信,不敢相信。“醋凤,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超级想学,好羡慕的说。

    怎有基老能把xiong大肌练得那么夸张,当世罕有。

    醋凤道:“你想学啊,我偏不告诉你窍门。哈哈哈,急死你。贾氏,你来追我啊,追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贾氏喜道:“就这么说定了,别逃!”

    刷!贾氏追了上去,而醋凤像是小白鹭,飞得老起劲了。

    诸葛琴魔、王老基无语了。

    草,什么情况。

    画风变得太快,琴魔、老王完全没心理准备。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