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头大基老撕比的同时,他们的朋友、属下也奏响了另外一场撕比的凯乐。

    卧蛇岗的大基老除了诸葛琴魔、醋凤外,还有其他大能,像是吴二货,张小三,李四爷等人。他们和诸葛琴魔情同兄弟。在天上可与太阳并肩,在地上可同登断贝山,在水里可交换基油。

    吴二货把手一招,轰隆隆,虚空遽地一幌,继而,一只契约兽跳了出来,这兽身长超过百丈,腿似铜柱,背上长着一排棘刺,就连尾巴也是。“王大司徒,你的手下没长眼,我替你清理掉他们。不要谢我,谁让我热心肠。”

    吼!吴二货唤出的契约兽怒啸,其名“骁疾跋”兽,以速度见长。呼,劲风扫舞,风沙遮天,“骁疾跋”兽早已冲出,它前肢横扫,砰砰砰,几头基老被它砸成肉饼,身死道消,只能来世再作基老。

    张小三,这是一只耀眼的贱货,他在卧蛇岗以外的风评不太好,因为他喜欢勾搭别人的基友,还总能得心应手。专职小三,谁不怕!

    看到吴二货的契约兽来回奔跑,而王大司徒的属下惨呼连天,张小三喜道:“吴二货,不能让你一个人出风头,吾也来了。”

    张小三右臂挥舞,拿来一杆米青色的旗帜,旗上飞龙走凤,绣着四个大字,小三威武。这旗是张小三最喜欢用的法宝之一,唤作“小三”旗。只要一摇,登时,基风大作,望风者会想成为小三,与张小三Gao基哉,着实可怕。

    更可怕的是张小三在一群基老面前摇幌“小三”旗,他的胃口太夸张了!

    李四爷喝道:“吴二货、张小三,四爷不出手,你们俩个小消声消声很活跃嘛。”

    单论实力,李四爷更在吴二货、张小三之上。此人号称“情圣”,他之撞友,都是年轻比他小很多的鲜肉。吴二货、张小三根本不是此人的对手。

    “风动,我的心也动了。”李四爷脸上划过一丝狂狷的笑容,刷,他消失在原地。“就你了,小哥。我相中你之局部地区之花,何不主动献出!”李四爷道。

    “纳尼!”被李四爷盯上的小鲜肉大骇。

    怎、怎会如此,李四爷怎能看上我,我的一切都是主人的,都是王大司徒的。“不行,谁也不能拿走我的局花,此花只为王司徒开放。”小鲜肉脸上写满了不服。他双臂放在身前,嗡,一团紫色的气芒升了起来,倏化紫流,共有十二道,陡地扫向李四爷。

    李四爷不怒反笑,“好哇,你不反抗,我还觉无趣。”

    四爷有一宝具,曰“劳妞”。专克小鲜肉。

    嗡,金属颤声大作。李四爷将手一翻,掌中多了一物,正是他的宝具“劳妞”,“赤恁曹!”只听李四爷喝道。

    “劳妞”登时飞了出去,见风就长,高有三百丈,像是三角锥体。

    砰砰砰,小鲜肉基老放出的十二道紫流扫在“劳妞”之上,轰然枭爆,顿作烟光,难以撼动“劳妞”。

    “螳臂当车,自不量力。”李四爷冷笑。“鲜肉,我相中你,是你的福气。”

    “赤恁曹!”李四爷又喝道。那三个字是驭使“劳妞”的真言。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对面的小鲜肉大呼道。

    轰隆一声怒响,“劳妞”重重撞来,将小鲜肉基老撞翻在地。刷,李四爷将身一纵,飞至小鲜肉身旁。他劈手打出一团基光,罩住俩人。“时间不等人,小哥,四爷来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王司徒的府邸,也有能人。他们也不是善与之辈。

    “劳妞?那就是李四爷的法宝吗。”

    腾!王府的上空升起一只大基老,他高有两丈,生有一对豹眼,“李四爷,滚出来!”这只好汉基老喝道。

    李四爷无视基光外的叫嚣基老。

    这时,那只两丈高的好汉基老倏然降下,右掌拍出,轰隆!扫中罩住李四爷、小鲜肉基老的基光。

    那团基光登时爆散,李四爷还有小鲜肉再次现身。

    “你这汉子好美哟!”李四爷惊道。他需仰视,才可看清楚对方的全貌。

    当即舍了小鲜肉,李四爷对新来的好汉基老动了心。

    “赤恁曹!”李四爷吼道。

    他的法宝“劳妞”从半空砸下来,可那只两丈高的好汉轻蔑一笑,旋即,基气荡涌,刷刷刷,像是倒卷的雪瀑,很是壮观。

    李四爷的“劳妞”再不能前进分毫,被数百道基光冲刷,蓦地向上抛起。“李四爷,欺我大司徒府邸无人吗。在下与你撕比,如何。”

    “好汉,报上名来,四爷不和小卒撕比。”李四爷喜道。

    “在下姓文,单名一个葬字。”

    “哦,原来是文葬基友,好名字好名字。不知文葬基友对我可有感觉?”李四爷笑道。

    “视你如粪土。”文葬不屑道。

    “哼!”

    李四爷合身而起,右掌遽地挥扫,基风滚滚,飙向文葬。

    与此同时,被文葬撞飞的“劳妞”也飞回来了,它以泰山之势降下,重逾万钧。

    李四爷发了狠,文葬不知趣,敢嘲笑他,实在是找死的做法。“赤恁曹!”李四爷厉声道。

    轰隆隆!

    “劳妞”散发万道光柱,绦绦垂下,将文葬困在其中。“这是你的牢笼。”李四爷冷道。“文葬,爷要将你埋葬在此地。”

    “是吗。”文葬讥笑。“我的脾气很不好,你敢惹我。死来!”

    话声落,文葬右臂向上抡去,砰的一声爆响,自“劳妞”发出的万道光柱碎了七千道,余下的三千道摇摇似碎,难以困守文葬。

    猛见文葬张口吐出一道烟气,其疾如箭,刷!那道烟气遽地冲出三千道光柱形成的牢笼,当的一声,击中了“劳妞”。

    轰隆隆,劳妞遽地幌动,接着底朝天,翻了!

    文葬一蹬腿,咔嚓,地面崩塌,沟壑遽生,向前延伸,深不见底。“李四爷,小瞧我,付出代价吧。”

    腾!

    文葬陡地跳了起来,烟尘荡扫,飞沙走石,最后三千道光柱齐齐崩碎,化作光屑散去。当当两声,文葬的双手抓住“劳妞”两侧,将其托了起来。“喝!”文葬怒喝一声,托着“劳妞”朝李四爷砸去。

    李四爷惊骇莫名,他一直在念“赤恁曹!”真言,可不管用。文葬臂力惊人,左右双臂堪比麒麟壮臂,“李四爷,来啊,正面Gang。”

    话音未落,“劳妞”砸将下来。

    李四爷不敢去接,生怕被“劳妞”轰成渣。刷!遁光忽起,李四爷斜里窜出,堪堪避过。

    “哈哈哈。”文葬大笑。

    “徒有虚名,李四爷,你不过如此。逃啊,你的劳妞我收下了,老子也喜欢吃消声草。”文葬眼神锋利,电扫四方。

    李四爷汗如雨下,如芒在背。“好个文葬,王大司徒也有好手下嘛。劳妞,你妄想收下,绝无可能。”他念头方起,身后的杀机顿至。

    砰的一声巨响,一道掌印按在李四爷的后心上。“噗啊!”李四爷飙出二十几斤鲜血,登时面无人色。他艰难地转过身来,望向身后之人。

    袭击李四爷的人不是文章,而是他的好基友,同时也是王大司徒的手下,东赤真人。

    东赤真人拈须长笑,“贫道就是好基老,好基老就是我。”

    噗!李四爷又喷出两口鲜血,“东赤真人,焉能这般无耻!”

    单是文葬一人,就能与李四爷撕比,何况又来了东赤真人。他们以二对一,李四爷焉能不败。

    张小三,吴二货,卧蛇岗的基老们袖手旁观,不去理会李四爷,谁让他那么狂,败或许死在两只好基老的手上,关他们什么事。

    吴、张二人和李四爷的关系并不怎么好,虽然他们都是诸葛琴魔的好基友。要是无有琴魔在中间做好人,吴二货、张小三、李四爷早就撕比了。

    吴二货用眼神向李四爷那边示意,张小三心领神会,两只基老相视而笑,都觉对方好jian。不过他们喜欢。

    “李四爷,老小子,你今天栽了吧。”吴二货心道。他的“骁疾跋”兽伏在地上,很安静。

    “嘿,四爷,恐怕你很快就是死爷了。”张小三冷笑。

    吴二货、张小三打定主意,绝不出手。

    李四爷自知人缘不好,还不如小三专业户张小三呢!“苦也,悲哉。”李四爷心焦道。

    东赤真人与文葬号称好基老,关系极铁,是哥们,是基友。在文葬的蛮力下,李四爷的法宝“劳妞”现了原形,被文葬收下了。

    “草!”李四爷怒道。

    “文葬,你怎敢!”

    “有何不敢。”文葬笑道。

    “你没用,我替你保管就是。只许你接盘小鲜肉基老,我就不能接手你的法宝?”文葬再道。

    李四爷抬起的手指放了下来,他现在处在劣势。和文葬撕比就是自讨没趣,也可说是找死。“留得青山自,不怕没基友。”李四爷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大基老。心念电转,李四爷不再犹豫,刷,他驾起遁光,飞走了。

    “啊。”

    “怎会。”

    文葬、东赤真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李四爷说不要脸就不要,连自己的法宝也不要了。“我不如他啊。”文葬叹道。

    “贫道的脸皮还是不够厚。”东赤真人也道。

    刷!刷!文葬、东赤真人先后飞出,追向李四爷。他们可不允许四爷逃跑。

    到手的基老,想跑?难啊。东赤真人发出几道剑气,嗤嗤嗤,飙向李四爷。“苦也。”李四爷急道。“他们不打算放过过,我的局部地区怕是有大雪!”四爷心知今日凶多吉少。

    呼!李四爷掷出一小剑。登时,剑芒大盛,刺眼之极。文葬、东赤真人一怔,慢了下来。而东赤真人发出的几道剑气也被那柄小剑拦下。取得一线生机,李四爷遁速更疾。

    “再不跑,我的局花真的不保啦。”李四爷焦急道。

    “卧蛇岗的一群基老,他们坐视东赤真人、文葬撕比我,而不出手。哼,这笔仇我记下了。”李四爷心道。自己不会做人,还拿别人说事,也是没谁了。

    吴二货拍了拍他的契约兽“骁疾跋”的脑袋,“骁疾跋,你做些什么吧,也歇够了。”

    “骁疾跋”兽心领神会,知道如何做。腾!它迸窜而出,向李四爷那边飞去。它是去帮忙,帮倒忙。

    吴二货有心借助文葬、东赤真人的手除掉李四爷,“四爷,你就安心地去吧,你的鲜肉小伙伴就由我照顾,不,还有张小三照顾。”吴二货笑道。

    “吴兄弟,好说好说。大家都是卧蛇岗的基老,互相关照,也在情理之中。”张小三笑道。

    “可不是麽。”吴二货笑了。

    “我也去助一助咱们的李四爷。”张小三道。呼!狂风大作,张小三手中的那杆小旗飞了出去,前去追赶李四爷。

    文葬、东赤真人如何不知张小三、吴二货的心思,他们乐在其中。“哈哈哈,李四爷做基老好失败,卧蛇岗的基老都容不下他。”东赤真人道。

    “嗯。”文葬点头。“东赤真人,我们还等什么。”

    “是啊,还等什么呢!”东赤真人笑曰。

    刷!刷!

    东赤真人、文葬去势更快,他们以逸待劳,撕比李四爷不在话下。

    李四爷已经察觉张小三、吴二货出手了,不是助力,而是阻力!“可恶,他们是想我死。我死了之后,府上的那些个英俊的小鲜肉都是他们的了!”李四爷气急败坏道。

    蓦地,“骁疾跋”兽追了上来,身体一幌,忽然倒向李四爷这边。

    “草!”李四爷道。他就知道“骁疾跋”兽没安好心,是来切断他的去路。

    李四爷不得不出手,还听“骁疾跋”兽怪叫连连,似在嘲笑他。

    砰!李四爷打出一团基气,扫在“骁疾跋”兽身上,可后者浑然不在意,还白了一眼李四爷,认为他出手太轻。

    噗!李四爷又吐出一口血水。心好痛。

    文葬、东赤真人赶了上来。

    文葬冲在最前面,东赤真人随后,他们将李四爷围了起来。“四爷,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文葬问他。

    “准确的说是遗言。”东赤真人冷冷道。

    “你们,你们!”

    李四爷左右张望,只觉头重脚轻。

    “骁疾跋”兽站了起来,在几只基老的上空徘徊,也不离开。而张小三放出的那杆旗也到了,跟着“骁疾跋”兽飞动。

    “我好恨!”李四爷怒道。

    “是啊,你该恨的。”东赤真人道。

    “做基老,可不能像你。”文葬也道。

    他们同时注定李四爷,目光不善。只为除掉此人,不能放他离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