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注定有缘的基老还会再次相见的。

    世界上没有偶然,有的只是必然。当一个基老对另一个基老念念不忘时,他就恋爱了。有时,那种感情太强烈,不可压制,顺其自然,方能愉快地Gao基。

    曹阿玛的手下王基徒,他挥退左右,只留下贾氏基老在身边。

    也难怪别人都说有王基徒的地方就有贾氏。贾氏方圆五尺处必见王大司徒。

    丑的不像话,漂亮的也不像话。贾氏、王基徒静待诸葛琴魔的到来。时间无声无息流逝,王府愈发安静。

    “诸葛琴魔为何还不来!”贾氏不悦道。“他恪守时间,不是那种推三阻四的基老。难道其中有变?”姓贾的基老忖道。他和王基徒分明在风中释放了他们的基老香味,“诸葛小儿收到了我们施出的香味才是。他对王基徒念念不忘……”

    “来乐。”

    就在姓贾的基老沉思之际,王基徒忽地开口道。

    没把握的事,王基徒不轻易开口。他说诸葛琴魔来了,琴魔就一定来了。

    呼!

    飓风摆舞,刮地而行。砰的一声重响,王府的两扇门被抛向空中,府中的大小基老岿然不动。休说是风,就是剑雨、刀海骤然而至,那些个基老也不会离开自己的岗位。

    衷,他们对王基徒的衷心可彰日月。

    贾氏赞道:“基友,你养了一群好狗。”

    王基徒道:“不,他们是狼,不是狗。”

    贾氏道:“LOOK,走在最前面的就是诸葛琴魔,当代田地会的会长。王大司徒,看你的本事了,让琴魔表明自己的身份,劝他归顺曹阿玛,如若不然,杀之。柳皇叔钟意的基老,我们得不到,他也别想接手。”

    王基徒道:“尽力。”

    可大司徒也知那是不可能的,诸葛琴魔绝无依附曹阿玛的可能。凭琴魔的脸蛋,曹阿玛自会一见钟情,将他留在帐中,每天晚上与之探讨宇宙哲理还有比利。“贾基友,你当我蠢吗,琴魔的脸和我的不相上下,曹阿玛见到他……”

    “大司徒,琴魔到了!”贾氏高声喝道。

    “哦。”王基徒抬头,睨扫群基,“好个诸葛琴魔,本基知你对我难以忘怀,也知吾之局部地区之花成了你的心结。心结不了,你的修为将停滞不前,对否?”

    诸葛琴魔的左肩上站着叮当猫,右肩上站着大雄。两只契约兽齐刷刷注定王基徒的裤之dang。大司徒压力好大,忖道:“叮当猫这厮还是那副德行,可恶。”

    刷!基光倒悬而起,挡住王基徒的裤之dang,同样阻断了叮当猫、大雄的视线,两只契约兽咂咂嘴,“可惜啊,不能再欣赏大司徒的dang,我们知道他现在很兴奋。”

    “不是废话吗,兴奋的不止王大司徒,诸葛琴魔也好激动的说。”大雄道。“叮当猫,你瞅瞅琴魔的擀面杖,很有精神哦。它在期待和王司徒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相撞。画面不要太唯美,我想想都好感动。”

    “大雄啊,醒来。不可在脑中描绘这等和谐之事,我的契主,他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因王基徒而成长,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你要知道,诸葛琴魔有七天没有消声起。”

    “纳尼!”

    “琴魔兄好毅力!”

    “七天未消声起?难怪他面容憔悴,我可不能萎靡七天,小伙伴无有精神,吾的身体当回很受伤。”

    “不能消声起,这是病,难道诸葛琴魔基友的那里出现问题了?快想想,卧蛇岗谁的医术最高明,一定要让诸葛道友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回归正常水平。至少不要被王基徒比下去。”

    “此事以后再议。诸君,look!诸葛道友的擀面杖将他的裤子向外撞了出去,大约有一尺!”

    “一尺吗?”

    “然也。不要怀疑我的眼睛。卧蛇岗的道友们都说我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还有什么比道友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更美的东西?”

    “是肌肉啊!”

    “不,我更喜欢汉子的擀面杖。”

    卧蛇岗,那些跟随诸葛琴魔一道而来的基老们无视王府之人,当场赞美琴魔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美哉,伟哉,壮观哉。

    王基徒身边站着的贾氏,把眼一觑,也瞄向诸葛琴魔的裤之dang。哎哟,娘亲呀,琴魔小儿的擀面杖当真好有精神!贾氏又瞅了一下王基徒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同样壮观,两人真是冤家,冤家啊!”贾氏心道。

    注定不凡的大基老,注定不能长相守的两人,既生琴魔,何生大司徒!贾氏忖道。

    刷!

    一道清丽的身影遽地降下,“咯咯咯。”清脆的笑声传来,分明是一头好基老来啦。来人是卧蛇岗琴魔的好朋友,有醋凤之称的大基老!

    时人道,卧蛇与醋凤,得一者可得基老界。

    “醋凤!”

    “醋凤怎么来了!”

    王基徒、贾氏异口同声道。

    叮当猫笑了,“喵喵!当然是我叫来的,醋凤是卧蛇的好基友,既见卧蛇,当知醋凤不远矣。就像你跟贾氏,形影不离,随时都可消声基。卧蛇醋凤亦然。”

    “是醋凤。”

    “醋坛子,你是不是担心你家卧蛇受气,放心不下,故而疾遁而来。”

    “哈哈哈哈,有醋凤在,谁敢伤害卧蛇岗的诸葛琴魔。”

    “就是就是。醋凤稀罕诸葛琴魔,不管是在卧蛇岗还是在基老界,都不是什么秘密。大家心知肚明,也为他们祝福。”

    “奈何醋凤与卧蛇,俩基很高傲。”

    “是啊是啊。”

    醋凤的名声不逊于诸葛琴魔。不仅会吃醋,还会让别人“吃醋”,别人若是吃了醋凤的“醋”,命不长矣。

    “琴魔,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醋凤袖袍一展,娉婷而来,走向诸葛琴魔。

    啪!

    诸葛琴魔拍了一下叮当猫的脑袋,蓝胖子心领神会,盯盯盯!它赶紧盯住醋凤的裤之当,大雄照着葫芦画瓢,也注定醋凤的dang。

    “嗯?”

    醋凤右掌向上掀舞,哗哗哗,几道醋流遽地成型,像是黑链。“叮当猫,大雄,你们想死吗。”醋凤怒道。

    飕,飕,飕。

    三道醋流倏地劈向叮当猫、大雄、卧蛇岗的琴魔。

    “好友,你还是开不得玩笑。”诸葛琴魔笑道。他怀中的古琴飞了出去,将三道醋流截下,化为三滴醋。

    诸葛琴魔再一挽指,三滴醋倒飞而来,落入他口中。

    “好友,你看,我吃你的醋了。”诸葛琴魔道。

    “哼!”醋凤傲娇地转过身去,不理会琴魔。

    贾氏大喜,观察王基徒的脸色。“唔唔!我基友的脸都绿了,他真的很在意诸葛琴魔那小子。可是琴魔用情不专,他的基友太多,偏偏对谁都很温柔。哎,我能利用这一点,让王基徒与诸葛小儿互相怨恨,难以Gao基。”贾氏计上心来,即道:“醋凤,听闻你与卧蛇岗的琴魔情深义重,可为彼此付出生命的代价。这等基情,在基老界也不多见,小生好羡慕。”

    听到贾氏这么一说,王基徒的脸更绿。

    贾氏窃喜,继续道:“醋凤。你敢接受小生的考验吗!”

    醋凤冷冷瞥向姓贾的基老,“是你,贾氏。本基听说过你的大名,你被人称作贾毒!”

    “哈哈哈,基友们的偏见。小生并不在意。”贾氏大笑。

    “偏见,不见得!”醋凤冷冷道。“我知你喜欢献头。有道是公子献头,却君莫留。”

    贾氏,他喜欢将敌人的脑袋枭去,盛放在盘中,献给所需之人。

    诸葛琴魔的好朋友醋凤,他看不惯贾氏的做法。敌人已死,当葬之,而不是摘下他们的头颅,向人炫耀!

    醋凤、贾氏,两大基老初次见面,都觉对方很碍眼。

    而王基徒完全眼里只有诸葛琴魔,根本没听贾氏在说什么,也不想理会他和醋凤之间的那点事。不服,直接撕比啊。

    “醋凤,我来助你。”叮当猫飞到醋凤的脑袋上,刷刷,它锋锐的视线扫向贾氏的裤之dang,似乎能看清楚对方的擀面杖有多少消声毛。

    “恼啊!”贾氏右臂挥舞,五指遽地张开,抓来一盘子,刷,盘子旋斩了出去,乌光荡涌,叠起有三丈高。

    “贾氏,还不让本喵数清楚你的消声毛。”叮当猫叫嚣道。“在我的猫眼之下,你无处可遁。”

    当!

    大雄一拳挥出,砸向贾氏旋出的盘子。可那只盘子坚固异常,大雄的拳头并没摧毁它。

    “哈,有意思。”大雄道。“贾氏,叮当猫是我的基友,你想欺负它,也不问问我答不答应。”

    呼!大雄向前遁去,迅疾无伦。他十指相叠,成为一拳,骤地向下砸来。拳浪怒飚,基气荡炸,大雄威若天神,极其生猛。

    可贾氏被人称作贾毒,计谋之毒,下手之狠,常人难以预料。只见他大拇指、中指虚捏,登时,基光旋舞,绕着他徜动。

    轰的一声巨响,大雄的拳浪先至,劈中贾氏的护体基光,可不能劈碎。旋即,大雄的重拳后至,狠狠地砸在贾氏张开的基光罩之上。

    “叮当猫,你也有好基友。此生何憾。”贾氏笑道。他挥手拍中基光护罩的内侧,蓬的一声炸响,光罩迸炸,大雄被扫向高空,身形遽乱。

    “你的脑袋,我收下了。”贾氏斜睨了一眼飞出去的大雄,刷,一只铜盘旋了出去,径向大雄的脖颈削去。

    叮当猫怒极,“不要伤害我的基友。”

    “任意门!”

    叮当猫喝道。

    大雄的身前蓦地出现一道门,“很好。”大雄推开门,走了进去。时空门随即消失,贾氏旋出去的铜盘劈空了,没能斩去大雄的头颅。

    “贾氏,当我不存在吗。”醋凤脚踩玄步,当风而起,白袍猎猎而舞,俊逸缥缈,好似仙子。贾氏本来就丑,和醋凤一比,更丑了。

    王府的基老不忍直视,以袖掩面。“贾大人什么都好,要才有才,要擀面杖有擀面杖,就是脸太丑了些。”

    “是啊,贾大人的脸要有王大司徒的两分,也不会落魄如斯。”

    “无有法子,曹阿玛老爷就喜欢看脸,贾大人在他麾下得不到重用,空有一身好本事。”

    “好在我家王老爷不看脸,看人的才能,时长接济贾大人,他才能锦衣鼎食。”

    王府的基老们因为大司徒的缘故,并未瞧不起贾氏。可他们的话传到贾氏耳中,不啻于讽言。“哈哈哈哈,我什么都比不上我大司徒。我空有好本领,即便有大唧唧也没什么用!”贾氏怒喝一声,基气漾滚,几如怒涛,陡地拍向醋凤。

    贾氏也想拥有一张清秀的脸蛋,可命运给他开了一个大玩笑,让他才高八斗,又让他生的丑陋。

    醋凤那张俊美不凡的脸在贾氏眼中,渐渐扭曲,最后成了旋涡,再分辨不清眉毛、眼睛、鼻子,贾氏灵台幌动,“杀!杀!”他痛嚎道。

    杀字一出,顿觉大悦。

    “醋凤,食我大消声!”贾氏厉声道。“小生虽然长得不如你,可是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绝不会输于你。”

    “不见得。”

    醋凤身体一拧,避过贾氏劈过去的铜盘。

    “贾氏,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可你出来吓人就不对了。”醋凤不怕惹怒姓贾的基老,又在他的伤口上加了一把盐。

    “贾基友,贾基友啊!”

    王基徒大声道,他不许醋凤伤害贾氏。

    刷!

    王基徒长身而起,纵向醋凤那边。

    “醋凤,你敢伤我基友,我要杀了你!”王基徒怒道。他杀醋凤,不仅仅是为了贾氏,更是为了自己,为了诸葛琴魔。

    “大司徒,琴魔来了。”

    卧蛇岗的大居士笑道。

    诸葛琴魔抱琴而起,凌空虚立,直面王基徒。

    “王基徒,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诸葛琴魔笑道。“你的局花是我的!是我的啊!”

    “哈哈哈!”王基徒笑道。“谬哉!”

    “诸葛琴魔。我是‘攻’,而不是‘受’,你打错注意了!”

    王基徒双袖挥拂,呼呼,两条气带劈了出去,宛如长龙出海,绞动十方风云。

    诸葛琴魔长发飞舞,“大司徒啊。接受我的爱吧,我为你打开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既然是琴魔,诸葛基老的琴技自然了得,他稍稍拨动琴弦,铮铮铮,凛杀之声遽地荡开,金戈铁马,基老相杀,梦里局花落多少!

    醋凤、贾氏撕比。

    诸葛琴魔、王基徒撕比。

    四只大基老的撕比,盛况空前,诸基只能仰望他们,不敢与之同肩。

    “不知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不管结果如何,不枉此行。”

    “卧蛇岗的基老都是极好的,王府的基老算什么。”

    “哼,你们这些乡巴Lao!没见过世面,知道什么。卧蛇岗,听都没过的地方,哪有大司徒的府邸气派!”

    “就是就是。滚回去吧。”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