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琴魔在寻找王基徒,可王基徒也不是闲人。

    “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基老何其多。”王基徒悠然道。“局花朵朵开,鲜肉为我笑。我可是王基徒,曹阿玛最信任的王基徒。有什么我做不到的事情吗。诸葛琴魔,他是何人,怎敢与我探讨比利。”

    “恕我直言,王大司徒。吾认识的琴魔可不是一般基老。你也见过他,寻常鲜肉比得上他?笑话。诸葛琴魔久居卧蛇岗,可是种庄稼的好手。你知道田地会吗?”

    “田地会?”

    王基徒一怔。

    几乎被历史遗弃的名字,田地会曾在雄八的带领下,光风霁月,连续十几年夺得种庄稼冠军的头衔。雄八更是不得了,不但仪表不凡,一身修为惊天地泣基老,他培养出来的三个入门弟子也是一方人物。更不用说雄八和基人王之间的基情……

    “贾基友,你为何在我面前提起田地会?”王基徒笑道。

    和王基徒站在一起是一位姓贾的谋士,他同样是曹阿玛的智囊团中的一员。可他不像王基徒那么受欢迎,在曹阿玛的众多谋士中,很不起眼。毕竟,曹阿玛也是看脸的基老,贾谋士脸蛋长得不行,不讨喜,故而不为曹阿玛所器重。

    “王司徒,在下有个推想。”姓贾的谋士忽道。

    曹阿玛看脸,王基徒则不然,他更看重一个人的才气与能力。只要脸蛋长得好,王基徒可不会在意。姓贾的谋士,因为王基徒对他有知遇之恩,所以才待在曹营之中。他并非为曹阿玛卖命,而是报答王基徒的恩情。

    然,天大的恩情也有还清之时。姓贾的谋士准备离开了,在他离开之前,他要为王基徒做最后一件事,除掉诸葛琴魔。

    原因有二,其一,诸葛琴魔有真才实学,其志在基老界;其二,诸葛琴魔是姓贾的谋士的潜在敌人,“我有种感觉,诸葛琴魔将是我毕生的敌人,趁他还未出名,我要借助恩公的手除掉他。”贾氏基老忖道。

    “直说无妨。贾基友。你我什么关系,难道还信不过?”王基徒和贾氏基老碰了一下酒杯。

    两只大基老,一美,一丑,都是志向远大的奇才。可王基徒因为脸蛋好,成功的引起曹阿玛的注意,升官加职,赢取鲜肉基老,自不在话下。可贾氏基老就不同了,至今怀才不遇。

    “曹阿玛不稀罕我,我也没必要留在曹营。至于柳皇叔,哼,只会哭哭啼啼,我不屑与之为伍。听说孙肿么辣,只有有才能,不问出身。他才是我的目标。此间事了,我当去会一会他,我的基情与才情,只有在他那里才能大放异彩。”

    “贾基友,莫西莫西,贾基友?”王司徒拍了拍姓贾的基老的肩膀。将他换回现实。

    “啊,让基友见笑了。我走神啦。”

    “不会不会。是贾基友最近太辛苦啦。多多休息才是,我会在曹阿玛面前多多为基友你美言几句的。可你也知道的,曹阿玛主公他,他”

    王基徒没有说下去。

    “我知道的。”姓贾的基老伤感道。“主公不喜欢我这张脸,可我能有什么法子。爹妈给了平淡无奇的脸,可我有大叽叽啊。然比起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曹主公更看重手下的颜值。他总是说我给大家拖后腿,惭愧惭愧。”

    “贾基友,此事以后再议。你刚才说田地会……”王基徒道。

    “然也。”

    “田地会还存在?”王基徒问道。

    “当然。你我都知道种庄稼是一门高雅的技术,历代田地会的会长皆是其中的翘楚。然田地会成也雄八,败也雄八。因为雄八的缘故,声明到达最盛,也因为他走向衰落。”

    “衰落是衰落了,可田地会还存在。”

    “贾基友,你可是田地会中的一员?”

    “非也。王司徒,不可怀疑吾。吾虽然擅长种庄稼,可还未拜在田地会的门下,再说,他们也看不上吾。王基友,你知道吗,诸葛琴魔正是田地会的当代会长!”

    姓贾的基老道出一则可怕的事实。

    “纳尼!”

    王基徒惊道。“这,这不可能。诸葛琴魔他久居卧蛇岗,足不出户,标准的宅男。怎有可能是田地会的会长。”王基徒不敢相信。

    “基友,信不信由你。话,吾已讲明。至于证实,那是你的事情。吾知你之前和琴魔撕比过,不相上下。诸葛琴魔不服,向多方人士打探你的下落,你认为凭他一个人的力量能行?就算加上卧蛇岗的那些基老,也不够看的。”姓贾的基老分析道。

    听姓贾的基老一说,王基徒真的怀疑了。可他道:“贾基友,不是说柳皇叔和诸葛琴魔走得很近吗。以柳皇叔的手段,寻到我也不是难事。”

    “柳皇叔,哼,他算什么,不足为虑。他甚至比不上主公!”姓贾的基老大声道。

    “嗯?”王基徒蹙眉道。他从基友的话语中听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意味。“唉,看来我这个贾基友对曹阿玛主公还是有意见,怪不得他,谁让主公正眼也不看他。”王司徒心道。

    王基徒有意在曹阿玛面前举荐贾氏,可没用,曹阿玛虽然让贾氏加入到他的智囊团,却是边缘角色,可有可无,平常也就做些文案,誊录曹阿玛的抒情诗词之类的文章。那还是因为他写得一手好字。

    “田地会,难道能在诸葛琴魔的手中再次重兴吗?”贾氏笑道。“王大司徒,看看你,一脸沉重。你也不必多想,诸葛小儿不是雄八,他达不到雄八的高度。充其量就是卧蛇岗的一村夫而已。”

    “基友,你真的这样认为。”王基徒目光如炬,凝视贾氏。后者的笑容凝固,略显尴尬,他当然不那样认为。

    卧蛇岂是凡物,也许是龙!

    “报!据探子回报,卧蛇岗的村夫诸葛琴魔带领一群基老向这里进发,大司徒,我们要不要将他们杀掉。”

    “哦,我们正在说他,他就来了。诸葛琴魔,你来的正好,吾也想会一会你。”贾氏基老笑道。

    “既然来了,那就开门迎客。”王基徒冷哼道。

    “大司徒,不可!”

    “诸葛琴魔的基友们扛着锄头、铁锹、篱笆、镰刀,来势汹汹,不可等闲视之。”

    “大司徒,下令吧,让我们中途拦截下诸葛琴魔!”

    王基徒的属下们喧哗道。

    他们都是忠义之士,只听王基徒的,即便曹阿玛在此,也难指挥他们。

    “喂喂,你们几个,没听到王大司徒在说什么吗,退下。什么也不用做,开门,迎客。”贾氏基老笑道。

    “大人!”

    “贾大人,怎么您也跟主人一样,您劝劝主人,不能放过诸葛琴魔!”

    “诸葛琴魔一定是看上了主人。”

    “哼,老爷的局花由我们守护,谁也不能伤害它!”

    “诸葛琴魔,多次寻老爷的晦气。可他下手不轻不重,分明是对老爷有意,老爷,你要保持理智。不能因为琴魔的俏脸而”

    “放肆,还不退下。开门。”贾氏喝道。

    “是!”

    “是!”

    “是!”

    一群基老忧心忡忡,可他们还是离开了。

    这处府邸,除了王基徒,贾氏也能当家做主。王基徒的属下们都知道他们的老爷和贾氏基老之间有消声情。

    不可说,不可说也。

    “吾没看错吧,基友,你很开心的样子。难道你在等诸葛琴魔。”贾氏基老笑道。

    “怎会,贾基友,你多想了。你刚才不是讲了吗,诸葛琴魔是当代田地会的会长,我向你证明就是。”王基徒袖袍振舞,基风飘荡三千里。

    前进的队伍中,诸葛琴魔走在最前方,蓦地,飞来一阵基风,绕着琴魔旋舞。“嗯?”诸葛琴魔掬来一缕基风,闻了闻,“好香,这是王基徒才有的基老的香味。我可忘不了这个味道。”

    “王基徒,看来你知道我来了,而且在等待我。”诸葛琴魔心情大好。

    “不对,风中还有”

    诸葛琴魔辨出基风中还有另外一人的气味,是姓贾的那个基老!“可恶,他还待在王基徒身边。今天一定要弄死他。我,只有我才能和王基徒待在一起。”诸葛琴魔妒意陡生。

    贾氏基老不喜欢诸葛琴魔,可琴魔也不稀罕他。他们因为王基徒站在了对立面,从第一次见面起,诸葛琴魔就知贾氏是他的敌人,不除之,心不快。

    “我故意放出消息,看来鱼儿都上钩了。”诸葛琴魔思忖道。

    柳皇叔也不是傻子,会因为诸葛琴魔长了一张帅气的脸就要与之Gao基,非也!柳皇叔看中的是诸葛琴魔身后的田地会。

    诸葛琴魔有的放矢,有意无意告诉一部人他是田地会的会长。所以柳皇叔坐不住了,要将琴魔拉拢到自己的麾下,准确的说是结盟。

    “田地会因为雄八的缘故,渐渐败落,可未消失。并没退出历史的舞台。我,诸葛琴魔,当今田地会之主,基气与才气不输于任何人,雄八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他做不到的事情我同样能做到。柳皇叔,他是跳板,是可利用之人,成为他麾下的一员,从内部取而代之,我在打下孙肿么辣、曹阿玛,哈哈哈,那时,基老界谁不知我诸葛琴魔的大名!”

    就在诸葛琴魔得意之际,他的契约兽叮当猫也来了,带来了另外一只契约兽,它有着人形之姿,其名曰大雄。

    大雄是叮当猫的好基友,两人焦不离孟。

    “大雄,别生气。诸葛琴魔想见你。”叮当猫笑道。

    “叮当猫,我怎会生气呢,要不是有你,我早被静香兽抓走了。那个女人蛮不讲理,明明知道我是基老,却还想和我困觉。我和她之间是不可能的!”大雄冷静吐槽道。

    “哼,别提静香兽了。她又不在这里,不要因为她破坏了我们美好的心情。大雄,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你知道吗!”叮当猫道。

    “知道知道。我们才是一对。静香兽不可能得到我,不,就算她得到我的基老之躯,我的心永远属于你,叮当猫。”大雄感动道。

    “大雄!”

    “叮当猫!”

    “大雄!”

    “叮当猫!”

    两只契约兽当着诸葛琴魔还有一群基老的面上演了一场感人的拥bao戏。

    诸葛琴魔也是无语了。喔特热发克,什么情况,做啥啊,瞎了我的基老之眼,你们快点分开,别再抱了!“分开,分开,分开!”

    琴魔再看不下去了,挥动他的古琴,拍向大雄的脑袋。只听梆的一声,大雄的大脑升起一个疙瘩,“好痛,琴魔小儿,你够了,别再敲我的脑袋,我本来就不聪明,你还想怎样。”大雄怒道。

    “好了好了,原谅他吧。”叮当猫笑道。“大雄,是诸葛琴魔让我找你来的,他有话要对你说。”

    “嗯哼?有话要对我说?诸葛琴魔,你不是好人,一身坏水,肯定有消声毛!!”

    大雄脑子不好使,还是能看出诸葛琴魔笑得好消声荡。

    “大雄大雄,你瞎想什么,我诸葛琴魔童叟无欺,会欺负你吗?”

    “数不胜数,我现在都怕见你。要不是因为叮当猫,我们绝无再见面之时,你知道的。”大雄无奈道。

    因为叮当猫是诸葛琴魔的契约兽,而大雄又离不开蓝胖子,所以他才那么痛苦。

    “二哥欧巴,你看,那个蓝胖子又回来了,还带来了大雄。”

    “我知道,眼又没瞎。没关系,大雄很懦弱,成不了气候,我们不要打草惊蛇,跟着他们就是。”

    “可是二哥欧尼酱,我觉得诸葛琴魔发现我们了。”

    “废话,他要是不能发现我们,他就不是卧蛇岗的琴魔。我还听说,他是田地会的会长!”

    “二哥啊,你瞎扯淡。田地会的会长?那不是雄八吗,雄八不知道死了多少年。”

    “蠢货,我说的是诸葛琴魔,他是田地会的会长!”

    “不可能,不可能。雄八又无儿子,琴魔怎会继承田地会。”

    “草。你知道什么啊,田地会又不是世袭制。会长一职,有能者居之。”

    “酱紫啊。”

    “嗯。”

    “太好了。诸葛小儿要是田地会的会长,他一定很擅长种庄稼,这样我们就能吃饱饭啦,何愁缺粮食。”

    “这个,你说的好有道理,我就不打你了。”

    跟在诸葛琴魔身后的两只大基老,他们并不高调,也不喜欢低调。只是跟着琴魔一行人。

    “大雄,你过来。”诸葛琴魔向大雄招手道。

    “不过去,准没好事。”大雄道。

    “你再不过来,我将你擒下,送予静香兽!”诸葛琴魔发话道。

    “我过来就是。”大雄不满道。

    希望静香兽不在这里才好。大雄看了看四周,并没发现静香兽的踪迹,这才稍稍安心。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