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基老界有三雄,一方是柳皇叔,一方是曹阿玛,另一方是孙肿么辣。柳皇叔非彼皇叔,他并非出自唐腊国皇室。

    诸葛琴魔就是柳皇叔麾下的军师,号称智将。

    而诸葛琴魔的好基友王基徒,他是曹阿玛手下的大将,曹阿玛与柳皇叔并不和,可这不能妨碍他们的手下Gao基。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汉子生死Gao基相许。

    诸葛琴魔一身修为超凡,王基徒毫不逊色,与诸葛琴魔一时瑜亮。

    那年。

    诸葛琴魔年芳十九,家主卧蛇岗,种了几亩地,日出而耕,日暮而归,闲时叫上基友几只,大家一起探讨宇宙哲理,比利大道。

    有基老道:“诸葛道友,听闻柳皇叔对你感兴趣,曾经三次随你入茅厕,为何你不答应出山,像他那样的大人物,亲自和你排粪聊感情,你该知足了。我等基友,就你长相英俊,上的了台面,为何不答应柳皇叔?”

    诸葛琴魔哈哈笑道:“道友们,你们不懂。姜公钓鱼,愿者上钩。柳皇叔是柳皇叔,诸葛是诸葛。我有大才,更有大叽叽,世间的基老谁不喜欢我。我何苦登上柳皇叔的船,诸葛还年轻,还想多出去走走,会一会更多的基老,与他们一较高下。”

    “琴魔啊,都说了你太年轻。趁着柳皇叔的心意还未改变,赶紧登船,小心哪天皇叔对你失了兴趣,再不睬你,你如何出名。”

    “是啊是啊,出名要趁年轻。千古不变的真理,诸葛基友,你比我们更懂才是。再说,卧蛇岗,弹丸之地,岂是久居之所。基友,你难道真想宅在此间,不问世事?基老界风起云涌,各方俊杰同时出世,博得大好声明,你呢,你为何选择低调?”

    “要数最近名头最盛的基老,非王基徒莫属。”

    “然也,王基徒,曹阿玛麾下的智将,才情与基情都是一等一的好。某相信除了我们的基友诸葛琴魔能与他争锋。这可不是瞎话,某不如他,是真的不如他。因为某见过王基徒,被他散发的基气所折服。”

    “哈哈哈哈,可笑。王基徒何许人也,只要诸葛琴魔出山,他定会甘拜下风,难与我们的基友争强。”

    “问天下基老谁最多才,唯诸葛琴魔是也!”

    在座的基老们纷纷赞扬诸葛琴魔,可琴魔本人只是饮酒,笑而不语。基老们大感不解,均心道,我们的基友为何这般淡定,他应该去和王基徒撕比才是!不该在这里喝酒的。

    酒过数巡,诸葛琴魔起身,向在场的基老一一敬酒,他道:“道友们,你们不知。我与王基徒见过面了。”

    “纳尼!”

    “what?”

    “琴魔你见过王基徒了?如何。对他的第一印象如何,他是不是好男人,他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较之你的,逊色还是持平?”

    “诸葛基友,你什么时候见过的王基徒,我们怎么不知。近日来,你天天与我等待在一起,哪有时间与王基徒相会?”

    “噢,我明白了,你们一定是约会过了,不是那种光明正大的约会。”

    “好激动呀,诸葛琴魔也想通了,终于决定出山,不再蜗居卧蛇岗。哈哈哈,基友,你放心的离开吧,卧蛇岗我帮你打理,当然,府上的鲜肉们的局部地区也有我指点。你安心吧。”

    众基站了起来,异口同声道贺。

    可诸葛琴魔无喜无悲,只是端着高脚酒杯,一脸郁闷。

    哎呀,坏了坏了。怕是琴魔和王基徒的想见不怎么愉快,众基心道。

    他们猜测着,也未发问。虽然很好奇就是了。

    当诸葛琴魔还在卧蛇岗宅着的时候,王基徒早已名满基老界,曹阿玛亲自邀他出山,赐官大司徒。

    故而王基徒又曰王大司徒,王司徒。

    当然,王老基也是他的称号之一,那和他的亲兄弟加基豹有关。

    就在众基面面相觑之际,诸葛琴魔的契约兽叮当猫来了。

    “坏了,是盯裆猫来了!”

    “这喵星人好可怕的说,喜欢盯着人家的裤之dang。”

    “好多次,我被叮当猫看得极不好意思,脸都没处放。”

    “我们需要回避吗,我可不想和叮当猫待在一起。”

    “诸葛琴魔,不知他怎么想的,竟然和叮当猫缔结契约,真是奇葩的行为。”

    “不能这样讲,我们的好友诸葛琴魔,他出生没多久,叮当猫主动寻来,要和他缔结契约。那时,琴魔还很单纯,被叮当猫骗了,也情有可原。我相信诸葛基友对叮当猫还是有意见的,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毕竟,叮当猫也喜欢盯着琴魔的裤子dang。”

    “你说的好有道理。看,叮当猫正在瞄着琴魔道友的裆。”

    “叮当猫,你来此作甚,说明来意,不可无礼。”

    “喵喵!”叮当猫不屑道。“你们这些基老,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狂,也对我颐气指使,当我是蓝胖子?”

    “你难道不胖?”

    “你懂什么,我哪里是胖,分明是丰满!”叮当猫为自己辩解。它舌辩群基,好不威风。

    “叮当猫,说吧,你找到王基徒在哪里了吗?”诸葛琴魔问道。

    “当然,我是谁,我可是叮当猫,有我找不到的基老。通过我的好基友大雄,我成功的发现王基徒的一处宅邸。”叮当猫笑道。

    叮当猫、大雄,他们之间的友情超越了基情,不可详细描述。

    当!诸葛琴魔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桌上,面色一寒,他环视当场,“诸位基友,你们可愿随诸葛前去拜会王基徒,再争高下。那日,我和他的撕比之战还未落下帷幕,今日,他将饮恨!”琴魔冷冷道。

    王基徒、诸葛琴魔的第一次想见,场面不怎么愉快,两人都是大基老,又长得很靓,看对方不顺眼,一言不合就撕比。怎知旗鼓相当,撕比了五天,也未分出胜负,约定再撕。

    可王基徒至此没了踪影,诸葛琴魔恼怒异常,吩咐他的契约兽叮当猫一定要找到王基徒的下落。叮当猫也不负众望,寻到王基徒的秘密宅邸。

    “哈哈哈,诸葛基友,你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走走走,去找王基徒!”

    “王基徒啊王基徒,你死定了,怎么惹到我们的诸葛琴魔。”

    “哼,他和诸葛道友有隙,就是看不起我等基老,揍他!”

    “必须的。基友,走吧,还等什么。”

    “今日一定要让王基徒好看。”

    众基义愤填膺,为诸葛琴魔打抱不平。卧蛇岗的扛把子,就是不一样,一呼百应。叮当猫也被他们感染了,“好好好,我今天也要盯着王基徒的裆!”

    “很好。”

    诸葛琴魔双臂舒张,登时,基浪涌滚,向前飙出,轰隆隆,卧蛇岗遽地幌颤,林海摇舞,悬瀑迸爆。

    “左右,取我的古琴。”诸葛琴魔喝道。

    “是,主人!”

    马上有侍者抱来诸葛琴魔的爱琴,跪倒在地,献于琴魔。“哈哈哈哈,王基徒,那日一别,我想了很多,不摘你之局部地区之花,我就不是琴魔!”

    “纳尼?”

    “难道琴魔看上王基徒了?”

    “这怎有可能。诸葛道友自视甚高,罕有基老都入他的基眼。”

    “喂喂,对方可是王大司徒,可不是一般的基老。他和诸葛琴魔相比,不逊色呐。”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很有道理。他们一定是被彼此所吸引。”

    “嗯嗯,一定是这样的。”

    诸葛琴魔的基友们小声谈论道。

    可琴魔本人冷笑不语。蓦地,他大步离去,基气劈扬百丈,直贯天际。

    “走,随琴魔一同撕比王基徒。”

    “琴魔说拿下王基徒,我等怎敢不尽力。”

    “放心吧,诸葛基友,你取王基徒的局部地区之花时,我们也不会旁观。”

    “理当尽全力。”

    “道友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道友想擒下的基老,也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卧蛇岗,卧蛇岗,平静的卧蛇岗不再平静。以诸葛琴魔为首,一群基老气宇轩昂,向前方进发,只为撕比王基徒。

    一处酒肆,有两只大基老端着酒碗,其意不再饮酒。而在诸葛琴魔身上,他们是柳皇叔的结拜兄弟,三人在局花园结义,柳皇叔是大哥欧巴,另外两位是奥豆豆。

    “哼,诸葛琴魔好狂,我们的欧巴多次请他出山,他不理不睬。”

    “更可恶的是大哥听人说,感情好时,可以一同去排粪,所以跟着诸葛琴魔去茅厕,可诸葛小儿还是没改变对大哥的想法。真是岂有此理!”

    “三弟稍安勿躁,诸葛琴魔还能狂多久,我们拭目以待。他不是要去撕比王基徒吗,我们稍后跟过去,静观其变。”

    “王基徒,他不是曹阿玛的手下吗。怎会和诸葛小儿有牵连?”

    “三弟啊,你太年轻了!”

    “二哥欧巴,此话怎讲。”

    “你想啊,诸葛琴魔和王基徒有消声情,而王基徒又是曹阿玛的属下,咱们的大哥又会怎样想?”

    “横刀夺爱?”

    “蠢货!是杀了他们啊!曹阿玛、孙肿么辣,他们是大哥的毕生敌人,而诸葛琴魔和曹阿玛的手下不清不楚,大哥肯定会猜忌琴魔,进而”

    “进而将诸葛琴魔拿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感化之后再Gao基?”

    “”

    马币的,你脑子有问题。其中的一位大基老心道。不想和你说话了。

    两只大基老看着诸葛琴魔带着一群基老,浩浩荡荡离去。旋即,他们也跟了上去。“二哥欧巴,我还是不明白,诸葛小儿,除了脸蛋比较鲜,他哪点比得上俺?”

    “喂喂,你这话说错了吧,是你哪点比得上他!”

    “二哥欧尼酱,你这话说的我不爱听。我也是相貌堂堂,消声消声好长,诸葛小儿,他如何与我比?”

    “你懂什么,大哥看重的是内涵,内涵是什么,你知道不?”

    “内涵是啥?”

    “离我远些,别和我讲话。”

    “好的,二哥欧尼酱。”

    话说,诸葛琴魔也看到了队伍后跟着的两头大基老,“呵呵,他们还不死心,还是说柳皇叔不死心?算了,他们跟着就跟着吧,我要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柳皇叔,你真的想得到我?嗯,我要再考虑考虑,我若成了你麾下之将,你的两个兄弟会答应?也许先除掉他们也不失是一桩两全之策。”诸葛琴魔暗道。

    柳皇叔的两个结义兄弟,他们看不起诸葛琴魔,除了嫉妒琴魔的才能与小白脸,更觉得受到了冷落。

    诸葛琴魔何尝不是,他也不喜欢柳皇叔的兄弟们。连日来,柳皇叔的基情与爱才之心,已经打动了琴魔。诸葛先生迟迟不出山,还不是因为柳皇叔的结拜兄弟。

    “琴魔,我们身后有人跟着。”

    “是啊,他们是谁?为何蒙面?”

    “怕是敌人,也许是王基徒派来的!”

    “要不要将他们咔嚓?”

    “不用。就让他们跟着。”诸葛琴魔发话道。别人不知,他可是知道的,跟在大队伍后方的是柳皇叔的兄弟们。

    时机合适,连他们和王基徒一齐拿下,摘取他们的消声花!诸葛琴魔哼道。

    “两个不长眼的基老,是不是待在柳皇叔身边的时间久了,以为自己也是皇叔?”诸葛琴魔很不满。

    “叮当猫,你过来。”诸葛琴魔一招手,唤来蓝胖子。

    “哦,琴魔,你想对付后面的两头基老。”叮当猫传音道。他们毕竟是契主和契约兽,知道对方的心意。

    “你的好基友大雄在哪里?”诸葛琴魔问道。

    “你说大雄啊,别提他了,那苦比的孩子,被静香兽追着打,吓得擀面杖都没精神啦。”叮当猫遗憾道。

    “甭说废话。去找大雄,如此如此”诸葛琴魔传声道。

    “呵呵,琴魔,你很消声险嘛。”叮当猫大喜。

    “人不敬我,我又何必迁就他们。”诸葛琴魔笑曰。

    “知了,知了。”叮当猫驾起蓝色的遁光,向南边飞去。

    “二哥欧尼酱,你看,蓝胖子飞走了。”

    “别说话,也别理会那只盯裆喵。”

    “是的,二哥欧巴。”

    跟着大队伍的两只基老再次沉默。

    “王基徒啊王基徒,我又来了,你准备好了吗。”诸葛琴魔冷笑。“看你还要躲避我到几时,叮当猫已将你的落脚处告诉我了,在我基友的见证下,你定会身败名裂!”琴魔大袖一挥,去势如电。

    “基友,慢些。”

    “哎,琴魔一定是想早些见到王基徒。”

    “难道他们之间的消声情很长久?”

    “马上就知道了,等待吧。”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