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该结束了。”

    赤枣平淡道。

    两桩重宝,螺纳尔多·迪奥迪奥,煤西,它们撕比的不分轩轾。彩螺的九孔再不能喷东西,遂化为一海马,不,是海骡!

    田螺子的的内心是崩溃的,他取彩螺,只因它名字中有个“螺”字,如今变成“骡”了,这让他如何接受。

    大杀马特累觉不爱,看着那头耀武扬武的海骡,他想死的心都有了。“再不济也是海马,为何是骡子?”田螺子怒道。

    “白痴。”那头海骡轻声道。“你懂什么,基老。”海骡子叫嚣。

    “你马币!”杀马特大贵族吼道。

    “我有两种形态,一种是彩螺,另外一种就是海骡子。不过啊,我更喜欢第二种形态。你懂的,骡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很难描述。”

    “”

    闻言,田螺子泪流满面。

    草!多有想法的宝具。

    螺纳尔多·迪奥迪奥现了第二种形态,煤西怎会不回敬它。征得赤枣的同意,煤西也不再是煤山之形,它摇身一变,倏化一俊朗的汉子,身长八尺,双眸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较之螺纳尔多,煤西有三种形态,其一,黑煤,其二,煤山,其三,英俊的小生。

    眼瞅到终身之敌变成了一帅气的小哥,海骡的眼都都瞪直了。“发棵由!煤西,你为何不按常理出牌。我变成了骡子,你应该变成驴子!这样我们还能愉快地玩耍。”

    煤西先向赤枣施了一礼,后才道:“螺纳尔多,你仰慕骡的消声消声,才以它的形象出现。而我不然。我是要做球王的男人。”

    闻言,海骡子大笑。简直笑破肚子,“太好了,煤西。我要做球王,你是我敌人啊!”

    田螺子终于忍不住吐槽,道:“草!你们为何不消声基。我都听不下去了。”

    赤枣也道:“确实,我也也有同感。”

    田螺子道:“我可不想要什么海马。太扯淡了。”

    腐女灯的器灵道:“别啊,坚持,你要坚持下去。海马有什么不好的,能在水底下游动,还能驮着美女与帅哥拍戏。你懂的,都不用特效。”

    田螺子扛起他的“狰面缸”,“说不要就不要。”

    赤枣道:“我有说让你离开?”

    田螺子道:“为何不能来离开?”

    赤枣道:“算了,也许我的转世会对杀马特感兴趣,谁知道千百年后会发生什么。”

    田螺子不解,可他也没多问。自行离开。

    他还有一件事情未了,海螺尊者,此獠不死,他的基老之心还有裂痕,唯有尊者的死亡才能弥合他心中的那道沟堑。

    变成英俊小生的煤西,变成海骡子的螺纳尔多·迪奥迪奥,他们似乎没多少隔阂,可以愉快交流。煤西道:“你真的打算以骡子的形态面对我?”

    螺纳尔多·迪奥迪奥道:“还用说吗,骡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无与伦比,煤西,你还是太年轻,等你经历的姑娘多了,才发现汉子才是真爱。”

    “是吗。”煤西淡淡道,有种说不出的忧伤。

    螺纳尔多·迪奥迪奥道:“煤西,你我同为当代豪雄,可Gao基哉。”

    煤西道:“非也。”

    刷刷,两道人影先后而至,是田地会的会长以及甜山铜姥,他们站在赤枣身旁。甜山铜姥道:“主人,您交办的事情我们已经完成。”

    田地会的会长也道:“主人,我们现在做什么?”

    赤枣道:“做什么好呢,腐女界的超级腐女即将成为过去,而我还不是最腐的那个。阿拉神灯,你过来。”她向腐女灯的器灵阿拉·达迪奥招手。

    阿拉·达迪奥本能地后退,不愿过来。

    赤枣冷笑,“腐女灯在我手上,由不得你!”

    不管阿拉·达迪奥愿不愿意,赤枣将其摄来,同时,她又取出一块玉石,“璞玉终有见光之时,前提是它遇到明主。”

    “主人。”煤西舍了螺纳尔多·迪奥迪奥,捧来一长匣,匣中放置着一排雕刻刀。

    因为田螺子已经离去,捧画基老的心思暂时落空了。九尊石像与他一同前来拜见赤枣,“主人。”捧画基老道。

    “很好。我就以你为原型,再雕刻出一尊玉石之象。”赤枣道。

    阿拉·达迪奥已被赤枣按入腐女灯之内,再不能出来。砰砰砰,他一次次的撞碰腐女灯,“赤枣,你关不住我的,你也管不了我,我是阿拉神灯的器灵。只要有基老福至心灵,对我许愿,我就会出来!你一介腐女,妄想得到我,可笑。我是阿拉·达迪奥,永不屈服的阿拉神灯之灵!灯火不灭,我永世长存。”

    赤枣道:“是吗。”

    她脚下升起一座祭台,祭台的中心放着一坛子,除此之外,再无它物。“阿拉神灯,你可知这是什么坛子?”

    嗡,腐女灯的灯口升起一团火焰,内中浮着一只眼睛,刷,那只眼中迸出一道虚电,劈向祭台中的坛子。

    Duang!

    坛子发出清越的鸣声,却无任何损伤。

    “啊,那是”

    腐女灯的器灵终于想起一物来,同酱油瓶齐名的至宝,醋坛子!

    “它,它也被你得到了,赤枣!”阿拉·达迪奥难掩震惊之情。

    “我什么都没说,你也什么都没看到。”赤枣道。

    “我迟早要完的,你也知道这点,所以很不安分。”她又传声道。哧啦,一缕红芒旋了出去,劈中火焰包裹的那只眼睛。

    “啊!”腐女灯的器灵尖厉嚎叫道。

    赤枣轻跃而起,离开祭台。可腐女灯被她留下了,祭台中间的那只坛子遽地幌动,轰隆隆,轰隆隆,醋的气息旋飘而出,涌向腐女灯,将它湮没了。

    “赤枣,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个小贱人。”阿拉·达迪奥哪还有什么从容之态。“你矫情就是了,困我作甚。你自己去死,不要拉上我!”

    “可惜,酱油瓶不在我手上,这只醋坛子也是仿品,而非真品。不过,它困住你,绰绰有余。腐女灯啊腐女灯,不告诉我当世谁是腐女界第一人,毁了你又何妨。”

    腐女界有七位超级腐女,可她们并不是当今腐女界的第一人,阿拉神灯的器灵知道是谁,可他绝口不谈。

    “七位超级腐女能拉拢的只有一二人。剩下的已死。”赤枣轻声道。“阿拉·达迪奥,珍惜你所剩无几的时光吧,再不听我的,我将改变你的基老本质,让你忘了初衷与Gao基的乐趣。”

    “发棵!”阿拉·达迪奥惊骇道。“好狠毒的腐女,你不让我做基老了吗?”

    “是。”赤枣冷酷道。

    “你真想知道当今腐女界第一人是谁?”阿拉·达迪奥又道。

    “是。”赤枣道。

    “哈哈哈哈。”腐女灯的器灵大笑。“告诉你又何妨,赤枣。任你想破脑袋,也不会猜到腐女界的第一人却不是姑娘!”

    “嗯?”赤枣诧异道。“不是姑娘,难道是汉子?”

    “不错!”腐女灯的器灵得意道。“准确的说,他的前半生是汉子。后半生是姑娘。”

    “难道,难道他摘掉了自己的……消声巴!”赤枣道。

    “如你所言。”腐女灯的器灵笑道。

    “腐女界的人会承认他的身份吗!”赤枣不满道。

    “当然不承认。”阿拉·达迪奥道。

    “不被腐女界承认,那他算什么腐女界第一人。”赤枣发问。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因为那个成为了姑娘的汉子发现了腐女界的真理!”阿拉·达迪奥敬畏道。

    “什么真理,说来听听,也让我震撼一下。”赤枣道。

    “我偏不告诉你。”腐女灯的器灵道。“我能说的只有这些。去找他吧,他现在比姑娘还要姑娘,比腐女更腐女。无愧于当今腐女界第一人之说。七位超级腐女和他一比,就像是腐草之光,岂能与日月同辉。”

    “真难得。你对他的评价那么高,我更想见一见他。杀与放生,视情况而定。”赤枣道。

    “不用欺骗我。我还不知你,赤枣。你决定的事情从不会改变,你说杀他就一定回去做,我所能做的只是推迟他的死亡时间。”腐女灯的器灵道。

    “推迟吗。”赤枣道。

    她和阿拉·达迪奥相谈的时间里,并未衔着,那块玉石在她的雕刻下,渐现人形。九尊石像很欣慰,因为玉石雕像也木有叽叽,这点真的很重要。

    “还好主人一视同仁。我们的新人也不例外,同样木有擀面杖。”

    “虚惊一场,还以为主人会为他雕刻出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哩,看来我想多了。”

    “就该如此。他用的是玉石,等级比我们高。可他是新人,只能算是我们的弟弟。我们一定要以长者自居,传授他基老方面的知识。”

    “还有基老该有的姿势。”有石像补充道。

    九尊石像望眼似穿,只等第十尊石像现世。赤枣以捧画基老为原型,雕刻出第十尊石像,“阿拉·达迪奥。你可满意这尊玉石雕像?”赤枣问道。

    “哈啊,你什么意思,赤枣,我不太明白。”腐女灯的器灵寒声道。

    难道,难道赤枣要把我扔进那个玉石雕像之内,远离腐女灯?阿拉·达迪奥心中升起一个可怕的念头。

    “诚如你所想,腐女灯非是你的久居之地,偶尔挪个地方,你也许会换种心情”赤枣道。

    “千古一坛醋。”赤枣轻声道。

    祭台中间的那只坛子遽地颤动,将腐女灯放了出去。

    捧画基老收好雕刻刀,也开始欣赏即将成型的玉石雕像,“主人真是有眼光,只是石像没了唧唧。美中不足呐。”

    捧画基老的审美观和九尊石像差不多,不怎么理解赤枣。为何不给他们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当。

    赤枣一掌拍在腐女灯之上,并将阿拉神灯的器灵轰了出来,“赤枣!”阿拉·达迪奥吼道,他很狼狈,更狼狈的还在后面呢。

    “在欣赏几眼腐女灯吧,你很快就要和它说再见。”

    赤枣右手拂舞,攫来腐女灯的器灵,刷,她向玉石雕像飞去,右掌拍了下去,将阿拉·达迪奥放到石像之内。

    砰砰砰!

    阿拉·达迪奥在玉石雕像内撞来撞去,不愿久留。

    赤枣早有准备,玉石雕像自成一体,毫无缝隙。阿拉·达迪奥不过在做无用功而已,“赤枣,你这丫头会后悔的。我是阿拉神灯的器灵,伟大的器灵,谁也不能这样待我。”

    “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着我。”赤枣命令道。

    倏地,玉石雕像睁开眼睛,两道玉华迸出。刺向赤枣,“我要杀了你,赤枣!”玉石雕像抬起右臂。陡地抡起,呼哧,一道气旋飙向赤枣。

    “啊!”阿拉·达迪奥惊呼。他是器灵,是灵体,他这一动,和玉石雕像再不能分开,几难割弃。

    “如何,新的身体可让你满意?”赤枣道。醋坛子冲了过来,撞碎气旋,挡在赤枣前方。

    “你、你对玉石雕像做了什么!”阿拉·达迪奥问道。

    “也不能做什么,让你离不开石像而已。”赤枣道。

    是壳,也是笼。

    是新的身体也是新的藩篱。

    阿拉·达迪奥再不能和玉石雕像分开,已成一体,一损俱损。

    捧画基老道:“感觉真不舒服,为何?”

    玉石雕像转动身体,望向捧画基老,“独一无二的才是最好的,你是原型,所以你要死。”

    这次,他不再针对赤枣,而是捧画基老。

    可捧画基老也不会等死。他要向赤枣证明他比石像更优秀,仿他者死!

    刷!

    捧画基老电射而出,基气迸扬,“天地之间有基老。”捧画基老喝道。骤然间,地形丕变,一根根土柱遽地刺向苍穹,连成一片,将玉石雕像困在其中。

    赤枣在旁观望,阿拉·达迪奥刚刚入主石像,尚不习惯,他和捧画基老撕比,胜负各半吧。

    九尊石像挺喜欢捧画基老的,他们的新伙伴不怎么讨喜,让他们无论如何也是开心不起来。“可以的话,我们不希望外人加入到这个小队伍当中来。”

    “是啊,九个人足矣。”

    “主人又想做什么,唉,我们只能观望,什么也做不到。”

    “我只希望主人帮我们接好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这样就心满意足啦。”

    “我们都是没有擀面杖的苦比,主人不知道我们有多辛苦。”

    九尊石像互相交流道。

    另外,踢球的雪照书生、怒松真人也停止了撕比,茨木桐子、酒吞瞳子也恢复了主仆关系。“主公啊,赤枣她真的想做腐女界第一人。”

    “只是开始,未来怎么还不知。”

    “她的志向比你远大。主公。”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